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又大又硬又粗再深一点 最变态的绿奴小说

2022-01-13 15:59:25情感专区
不管刘大熊、林剑名他们去如何研究出人性的薄弱,并付诸实践,至少有一点,现在确实已经有迹可循了,那就是,嘉道理家族被动得免不了卑躬屈膝了,而高爵士有资格、有实力成为那个可

   不管刘大熊、林剑名他们去如何研究出人性的薄弱,并付诸实践,至少有一点,现在确实已经有迹可循了,那就是,嘉道理家族被动得免不了卑躬屈膝了,而高爵士有资格、有实力成为那个可信任的恩赐者。

 

    因为嘉道理家族受不了失去香江大酒店集团所引起的,形象、信誉、资产等等方面的沉重打击,尤其还是被后起之秀挑落马下。

 

    要知道,本世纪初正是因为开始成为香江大酒店的大股东,嘉道理家族才从沙逊家族的小跟班,一步步地进入香江上流社会。

 

    当前的香江大酒店集团收购战,在爆发后的第一阶段,刘大熊、林剑名一下子便拥有了香江大酒店集团超过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并且刘大熊还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再从股市购入了五百万股香江大酒店集团的股票,使得刘大熊、林剑名双方的持股比例加起来超过了百分之三十五,刺激得香江大酒店集团的股价从五十多港元,上涨到了八十多港元。

 

    相比之下,把当前发展重心放在电力领域的嘉道理家族,只有大约一成的香江大酒店集团股份,那种被打个措手不及的狼狈,可想而知。

 

    攻防双方的第一场正面交锋,围绕着刘大熊、林剑名想要得到香江大酒店集团董事会席位,结果被拒绝,以及稍后的香江大酒店集团董事会主席按照惯例重选,依次展开。

 

    这个时候,声望的玄而又玄效果,便展示了出来。

 

    诚然,刘大熊做为股市里的成功投机者,所取得的战绩,确实得到了媒体的青睐,大众的热议,可未必信誉靠得住。

 

    就像刘大熊公开表示,自己买入香江大酒店集团股份,是因为看好它的长远发展,属于长期投资,但仍有为数众多的香江大酒店集团股东不相信,按照你的一贯“拆骨”作风,把旗舰级分店半岛酒店拆了卖地皮,赚快钱还贷款,回笼自己的资金,才对吧!

 

    于是乎,米高·嘉道理以超过百分之四十三的支持票,对百分之四十一的反对票,险险地再任香江大酒店集团董事会主席,让刘大熊、林剑名进入香江大酒店集团董事会的计划泡了汤。

 

    接下来,嘉道理家族展开反击。

 

    通过回购香江大酒店集团股份的方式,来巩固对香江大酒店集团的控制权,需要时间和资金,而且无法有效解决燃眉之急,说不定还火上浇油,进一步把香江大酒店集团推向别人,于是嘉道理家族向香江收购合并委员会投诉,刘大熊和林剑名的公司,在同一天,以相同的价格和付款条件,购买了那批超过百分之三十的大宗香江大酒店集团股票;还聘请了相同的财务顾问;并在股东大会上相邻而坐和商讨,种种迹象表明,属于“一致行动人”,既然持股比例超过了百分之三十五,理应进行全面收购。

 

    不得不说,嘉道理家族确实老辣,从细节入手,揪住了要害,随之刘大熊、林剑名反而陷入了被动。

 

    简单算一下便能知道,现在香江大酒店集团的股价是八十多港元,刘大熊、林剑名要全面收购剩下的那百分之六十多香江大酒店集团股票,怎么也要再动用五十多亿港元。

 

    香江大酒店集团对于刘大熊、林剑名这个级别而言,是一块值得奋力一搏的大肥肉,但那也是有明确成本可以衡量是否划算的,尤其香江大酒店集团终究比不了之前香江大型收购战中争夺焦点——置地、九龙仓、和记、怡和、会德丰那种综合大集团的地位,哪里值得不计代价地破釜沉舟一战?

 

    说白了,刘大熊、林剑名再出五十多亿港元,全面收购香江大酒店集团,不划算,也无法承受那么大的资金压力,甚至搞不到那五十多亿港元。

 

    事实也是如此,对于嘉道理家族向香江收购合并委员会的投诉,刘大熊和林剑名极力辩解,那个啥,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经过聆讯之类的环节后,港府给出了一个颇耐人寻味的裁定结果,嘉道理家族所投诉的“一致行动人”,没有明显证据支撑,投诉失败。

 

    终于如愿请到高爵士的米高·嘉道理,在推心置腹地大倒苦水过程中,便提到了,看来,这是中华电力公司和内地合作日益密切,引来了敲打啊。

 

    这话的切入点非常有技术,因为早就被高氏财团控制的香江唯二电力供应商——香江电灯公司,也像中华电力公司那样,参与投资了内地主导的那座核电站;而且这些年以来,香江电灯公司和中华电力公司,在香江内诸如联网供电等等的合作,也挺多的。

 

    甚至联想开来,TVB被穿小鞋事件,仍然历历在目啊。

 

    高弦当然能察觉到,米高·嘉道理这是在两人私交的基础上,建立公务方面尽可能多的共情点呢,尤其是面对那种微妙制衡的同仇敌忾。

 

 文学

    那么,米高·嘉道理这种煞费苦心,能不能打动高爵士呢?

 

    首先,高弦对嘉道理家族当前的处境,还是比较了解的。

 

    在英资远东利益集团里,像惠丰,和已经在香江解体的怡和,都是由苏格兰人掌握实权。比如凯瑟克家族在香江失去怡和一系后,还能在苏格兰过自己的富贵翁日子。而苏格兰在英国比较特殊,像那个处理吉尼斯交易丑闻的英国重大欺诈案件调查局,现在管辖范围在英格兰和威尔士,没包括苏格兰,懂得都懂,就没必要多说了。

 

    太古的施怀雅家族是英格兰人,至于嘉道理家族,是从巴格达,经孟买,到远东投奔属于亲戚关系的沙逊家族的犹太家族。

 

    人嘛,不说有个根,基地总归还是需要的,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嘉道理家族在香江发展的心思还挺稳的,进而对内地投资颇有热情。

 

    从这个角度审视,高弦和嘉道理家族有利益方面的共同语言,他还真不希望对方垮掉了。毕竟,某些产业不是只盯着赚快钱的投机者,愿意做和能做好的。

 

    更何况,香江是个国际中心,红花还需绿叶配嘛。

 

    想必,嘉道理家族也是分析出了这一点,于是米高·嘉道理千方百计地堵到了信义无双的高爵士。

 

    耐心地听完了米高·嘉道理的声情并茂倾诉后,高弦很给面子地为对方倒上酒,主动点破了那层求助的意思,“你想保住香江大酒店,我自然是支持的,但目前在香江,高益自己已经暂时远离了大型收购兼并业务。”

 

    “其中原因,你也明白,香江商界利益格局再次划分得差不多了,现在就这么大的地盘,不管帮谁抢肥肉,都会无可避免地让面临被割肉的财团心生不悦,高益的业务那么多,犯不着,在庞大的香江海外市场,又不是没有可观的收购兼并业务。”

 

    “所以呢,如果你想找我帮忙,我只能介绍高益的外围成员,去协助保卫香江大酒店,当然了,效果应该不会打折扣。”

 

    米高·嘉道理听得连连点头,他从高爵士话里品味出的潜台词是,论交情,高益免费帮嘉道理家族都没有问题,但要进行代理人战争,大家都懂的……

 

    那么,米高·嘉道理作何感想呢?

 

    如此危急情况下,嘉道理家族总要低头,为什么不向高爵士低头?至少,向高爵士低头,不会跌份儿!而且,同时不用战战兢兢地提防那种肯定经不住利益考验的两面三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