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新婚夜被老头破了处李富贵,甜梦文库爽的抽搐

2022-01-13 15:45:17情感专区
事实上,只要随便摘取段处长这几个下属的一些耳闻笔录。 差不多就能以点带面,切实的体会到所有特殊部门“空降人员”那心中复杂难言的滋味。 比方说,1984

   事实上,只要随便摘取段处长这几个下属的一些耳闻笔录。

 

    差不多就能以点带面,切实的体会到所有特殊部门“空降人员”那心中复杂难言的滋味。

 

    比方说,1984年6月28日,下午15时左右,在坛宫饭庄二楼的男厕。

 

    杨光听到的一段饭庄新职工和老职工之间的对话就是这样的。

 

    “……哎,王哥,咱俩明儿都休息。今儿下班,要不我请你看录像去吧?我们家那边新开了一家录像厅。门口还搁着大喇叭,满大街都能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噼噼啪啪的打斗声,花两块钱就能看通宵场……”

 

    “算了吧,小李,我知道那种录像厅,现在街头比比皆是。可里面又脏又臭,黑乎乎一片,进去除了烟臭就是汗臭。所谓放映厅,其实就一个大彩电和录像机,到处都是烟雾缭绕、满地瓜子壳。就这大热天儿的,不睡觉跑那儿看录像?过一宿人不得馊了!不去不去……”

 

    “哎哟,王哥,你忒讲究了吧?片儿好看就得了呗。我看那外头写着什么‘火爆枪战片’、‘古装武侠超级巨片’、‘桃色谋杀案’、‘无头女尸’之类的。听听,多刺激!绝对比电影院放的什么《游侠传奇》、《良家妇女》好看多了。”

 

    “就这还好看?你小子也太好骗了。我还告诉你,真正的好片儿,那可不是靠噱头,是靠大明星,好剧本。知道胡因梦吗?知道林凤娇吗?知道许冠杰吗?知道成龙吗?录像厅片名下头不写人名,那就是故意骗你。无非就是拿外边烂大街的破片子糊弄事,而且都是翻录后不知道放过多少遍的老带子,看都看不清楚。你要真想看录像,还不如去我家呢。明儿找我去,给你放两盘让你开开眼。我那儿什么港台的、日本的,欧美的,功夫的,警匪的,爱情的,全有,你随便挑。你那几个钱自己留着买烟抽好不好啊……”

 

    “啊?王哥,怎么……你……你家里还有录像机啊!”

 

    “嗯,上个月刚买的,松下G10……”

 

    “买……买的?那玩意听说得四千块呢……”

 

    “嗨,这有什么啊!当然,你一刚来的实习生,好多事还都不知道呢。我这么说吧,咱们坛宫跟别的地方可不一样。全京城,无论饭店还是饭庄,所有干餐饮的有一个算一个,连京城饭店都算上,没有一处能跟咱们比,就属咱们这儿收入最高,福利最好。知道吗?”

 

    “知道知道,这种事儿还能不知道吗?我就是奔咱工资高才来的啊。等我们实习期一结束,转成三级工,工资就八十了,几乎都能干上我爹的工资了。王哥你一级工,工资一百八,基本上相当于我爸他们厂的厂长。对了,我都忘了给你道喜啦,听说北神厨宴会部一开张,老职工还要原地升一级。领班的工资可是二百四啊,王哥你每月又多六十,都能赶上普通人家一家三口的收入了……”

 

    “哈哈,你小子,工资情况摸得倒是够清楚的。不过小李,你还是只知其一呀。这么说吧,咱们这儿最牛的地方其实还不是工资高,而是奖金不封顶。买卖越好,咱拿钱越多,奖金甚至能比工资都多。你就说我吧,一般忙的时候,绩效奖加上节约奖,奖金拿二百普普通通。最忙的五月、十月,奖金一个月四百块也有过。要不是这样,我哪儿能攒了一年就有钱买录像机?一家三口?你还说少了呢……”

 

    “啊,就一年……不是……奖金真能这么个高啊?真的不封顶吗?听都没听说过……”

 

    “所以啊,你小子能被选上来这儿干,真得算你命好。你呀,一是得感谢咱宁总。咱这坛宫多亏宁总挑大梁,咱才能挣这份钱。否则,做梦去吧。二啊,你可真得勤学苦练,好好干。要是有心,你还得学学外语,尤其是日语。三啊,就是你得懂得珍惜这么好的饭碗。守规矩,别偷懒,别犯错,咱这儿赏得重,罚得也狠。听见没?只要你别偷奸耍滑,做事走心,在咱坛宫待住了。我估计顶多一年,你自己也能挣出一台录像机来。不难……”

 

    再比方说,1984年7月2日的中午12:30,在天坛西门的厕所里,孙然也听到了天坛职工聊得这么一段。

 

    “……哎,我说,昨天看电视新闻了吗?那个在杂志上刊登征婚启事的矿工,叫朱什么的,居然还真找着媳妇了。而且还是个沪海的漂亮姑娘呢……”

 

    “看了看了,这小子这登报的广告费是花值了啊。不过要我说,那女的也真够缺心眼的,这么好的个人条件找谁不行?非大老远的跑到焦作去,找一个身高不足一米七的煤黑子,不会精神有问题吧?”

 

    “我看那倒不至于。关键还得说这矿工脸皮厚敢招呼,结果碰上了这大概有什么难处的姑娘,才吃上了天鹅肉。你想,要不是这样?人家姑娘犯得着大老远的从沪海跑过去嘛,而且去了没几天就嫁了,这能有什么感情?我觉着,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姑娘家里有事儿。弄不好跟家里闹什么矛盾,待不下去才跑出来的呢……”

 

    “嘿,对对,有道理。要不解释不通。不过要我说,这女的还是亏大了。嫁这么一个,图什么啊?地方地方不行,人也差着意思。那女的说图人老实,可老实人多了,老实能顶饭吃。一辈子的事儿,这不冒傻气嘛。还不如跑咱这儿来,见见我们绿化组的几个小伙子呢。我就看哪怕随便选一个,都比那矿工强。至少工作没危险啊。嫁过来还是在首都呢。这就叫好汉无好妻,懒汉娶花枝。”

 

    “嗨,瞧你,老何,又开始替你们组的那几个光棍着急。我看你真快成他们爹了。人的缘分天注定知道嘛。谁跟谁是两口子,月老早就规划好了……”

 

    “话是这么说,可我们组那几个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谈不上个对象,天天魂不守舍。下班不是喝酒,就是打牌。上班干活却没心思,还说不得骂不得,多说几句恨不得就急眼,都跟红了眼的野牛犊子似的。换你做他们的组长,你能不急?”

 

 文学

    “哎,那到底是为什么啊?咱们这儿怎么说也是个大单位啊。工资也比别的公园高,他们也并不是长得歪瓜裂枣那种啊。怎么个人问题就一直没解决呢?”

 

    “嗨,你要说头几年吧,那真就是因为穷。奖金一子儿没有,每月就靠那点死工资,连报销医药费都得拖个三月半年的。可后来咱斋宫租给了皮尔-卡顿,自打那个小宁经理来了之后,又办雕塑展,又办游园会的,让咱门票收入彻底上去了,那就好多了。可问题是新的麻烦又来了,这帮小子天天眼里转悠的都是斋宫那些姑娘,一般人他们还瞧不上了……”

 

    “哦,我明白了,合着是看花眼了。就想挑好的了。”

 

    “可不是嘛。就斋宫那些姑娘,都跟花蝴蝶似的,全是画里的人一样。又哪儿是一般人配的上的?你没看天天泡斋宫咖啡厅有多少人啊?那些人模狗样把花钱不当事的小年轻,不都是为了这些姑娘来的?话说回来。人家斋宫的姑娘挣多少啊?人家可是外资企业的雇员,别看不是铁饭碗,一人工资就能顶咱们公园仨人的。”

 

    “哎哟,这可就没辙了。你得说说他们,别这么不切实际的。画里的人,不是过日子的事儿啊。而且也用不着只盯着眼前啊。还是得在外头找,要能找个教师啊,护士,文化馆之类的,不也挺好?要不你也让他们登个征婚启示?”

 

    “嗨,你还别说。他们几个别看都是五大三粗的,可真做不出花钱打广告找媳妇的事儿,怕丢人。不过这外头的姑娘,其实也没那么好找啊。人家也挑着呢。像他们都相亲不知道多少回了,条件好点的,不是嫌咱们搞绿化的爱出汗,一身泥。就是嫌他们几个年龄大,人晒得嘿。还担心体力劳动干久了,日后落下病。虽然工资奖金高点,每月不也就比一般人多个一二十嘛。一样买不齐一屋子的家电。条件不好的,他们又看不上,老拿对方和斋宫的丫头比。实际上说白了,这帮小子就是心和眼都高,才高不成低不就。”

 

    “嗯,我现在是真明白了。不过说起来,外资企业还真是蜜罐子。你看看在那宁经理底下干的,不管是饭庄还是斋宫。哪个地儿挣得都多啊。不论姑娘还是小伙儿,还个顶个漂亮,精神。像他们这样的,倒是不愁找对象。”

 

    “那可不嘛?什么叫人上人的日子?看看人家,你就知道自己这辈子算是白过了。他们要是再难找对象,别人还能活嘛。除了奖金工资月月保证之外,就连他们的工作服,劳保用品,和鞋袜都不是便宜的东西。说白了,进了坛宫或者斋宫,搞对象就不用发愁了,不是别人挑你,而是你挑别人。现在只要坛宫一招工,咱们天坛谁不想介绍自己熟人来?可惜了,这次人家只要男的。我那外甥女也是命不好,赶不上点儿啊……”

 

    “哎哎,差不多行了,你呀,也别这么叨叨个没完啦。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毕竟别人家再好,终究也不是咱自己家呀。对了,我也告诉你个好事吧。据咱园长办公室透露,这次书市如果成功,咱们园长决定也要比着坛宫的标准给大伙儿发奖金了。听说最少每个人发一百块。这要形成规律,就等于咱们收入直接翻倍,那咱天坛也就一样变福窝了。我觉着吧,你们绿化组的个人问题,到时候,怕也没那么难解决了……”

 

    “啊?你说真的假的?不能吧!咱可是国营,就没这么发钱的啊。真要这么干,那上级单位不得眼红啊?小人一发难,拿上级指示精神说事儿。园长弄不好是要穿玻璃小鞋,大大的倒霉……”

 

    “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听说好像坛宫的宁经理给园长出了个主意,似乎不会被上级追责。反正发钱是肯定的。到时候你就看着吧……”

 

    “哦,你要这么说,那我倒是有点信心了。还真没小宁经理办不成的事儿。不过,这事儿也够让人心里堵得慌的。明明都是咱自己创造的效益,嘿,有钱也不让发。说是王八的屁股——规定。你再看人坛宫,人家不是国营,根本不用去理会什么上级指示,想发多少奖金就发多少奖金。”

 

    “可不是嘛,我现在也看明白了。咱们的铁饭碗,其实还不如人家的合同工哪。大锅饭的原则,就是饿不死你,也吃不撑你。要不是咱也有个不服管的好园长,就冲那么多条条框框捆着咱们,大家伙儿要想过几天好日子,难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