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两根一起好胀 H

2022-01-13 15:43:04情感专区
坦白说,段勇平不是很理解苏远山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毕竟远芯这么些年来已经奠定了从品牌到产业链的基础和优势,别说苹果这种以前没有涉及移动智能设备的落魄贵族,就算

   坦白说,段勇平不是很理解苏远山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毕竟远芯这么些年来已经奠定了从品牌到产业链的基础和优势,别说苹果这种以前没有涉及移动智能设备的落魄贵族,就算是微软这种一直亦步亦趋,紧咬着不放的巨头,都已经被市场和消费者残酷地教训了。

 

    手持移动智能设备领域,远芯未必是第一个提出和尝试的,但必定是第一个从十年前就把其作为战略方向的。特别是随着yidoo4上市半年的成绩,更是给了他无比的信心——yidoo4已经热销近超过八百万部,非但给远芯带来了充裕的现金流,更实现了低毛利下的盈利。

 

    这意味着,yidoo4只一炮就走进了良性循环中。

 

    但段勇平也知道,苏远山与乔总关系匪浅,既然苏远山如此警惕,那自然有苏远山的考量。

 

    在沉吟几秒后,段勇平试探性地道:“你是担心苹果会对yos生态造成冲击?”

 

    “是的。”苏远山依旧皱着眉,一脸的担忧:“yos生态正在打开局面,但对于用户而言,尚没有形成使用习惯,应用也没形成碾压式的优势……如果苹果能够在系统上提供不输于我们的体验,再加上优秀的产品,它极有可能借着我们推动的移动手持设备的浪潮一下子就起飞了。”

 

    “苹果一家公司能够抗衡整个yos系统?”段勇平明显有些迟疑:“我觉得不太可能吧。”

 

    “如果仅从市场占有率而言,确实不太可能,毕竟yos已经下探到了全部移动平台。但有乔总在的苹果,显然不会瞄准中低端的,他们要的是高端份额。”

 

    苏远山一脸的悻悻:“乔总五月份不参加我们的发布会,显然就是有问题……娘的,惹毛了我把苹果买下来。”

 

    段勇平:“……”

 

    “而且,手机其实我都还不怎么担心,毕竟他们要面临索尼星海这帮人的冲击,我现在最担心的其实还是ipad。”

 

    “苹果采用yx架构自研芯片已经搞了四年了,谁也不知道他们能够搞出什么黑科技来。”

 

    苏远山说着望向段勇平:“老段,他们真要发布不输于ipad的平板,那我们才真的给人做了嫁衣啊。”

 

    *

 

    *

 

    十月二十号,苹果发布会正式召开。

 

    如苏远山所担心的那样,乔布斯在发布会上,几乎没有怎么卖弄,就直接宣布了最新的苹果产品,apad的诞生。

 

    apad与远芯的ipad一样,搭载了一块九英寸的电容触摸式屏幕,以及搭载了128mb的运行内存,以及1g的高速闪存。

 

    除此之外,苹果a1处理器也正式亮相,它采用yx3的升级架构为基础,拥有三千万个晶体管,主频达到800ghz,同时它也采用了先进低功耗设计,能够支持高达六个小时的视频播放时长。

 

    在硬件上,苹果并没有多做宣传——特别是在它的外表与远芯的ipad十分接近的情况下——相比去年微软定义的平板电脑,ipad和apad都采用了窄边框+少按钮设计,且双方都拥有一个圆形的返回键。

 

    只不过为了做出区别,apad的home键中间有一个明显的正方形标志。

 

    发布会上,乔布斯花了大量的时间用来介绍其先进的ios系统,并表示其可以与macos完美地融合。

 

    这一切都表示……最具创造力的两个科技公司,在对平板电脑的认识上,品位和态度惊人的相似。唯一不同的,是远芯先发布,苹果后发布。

 

    ——如果苹果发布会早半个月,那就是苹果在前,远芯在后了。

 

    唯一不同的是,苹果发布的不是概念机,而是量产机型。

 

    圣诞节上市。

 

    ……

 

    “jobs,过分了啊!”

 

    苏远山愣是憋着,等到硅谷分公司给自己传完了现场录像,然后在上班时间看完了之后,这才一个电话拨到了乔布斯的手机上。

 

    嗯,硅谷那边应该是半夜。

 

    但电话中,乔布斯的声音丝毫没有听到半点疲惫,似乎他晚上都没睡觉似的,清醒异常不说,甚至还带了几分奸计得逞的窃喜:“改变世界的伟大产品让你们先发布了,为什么说我过分?”

 

    “我……”苏远山差点没忍住国骂。他白眼一翻,心想这些狗屁口号还不是跟你学的。

 

    “说老实话,你就不怕我们先一步拿订单?”苏远山顿了顿:“哦,你也不知道我们要发布ipad。”

 

    电话中,乔布斯语气十分平静:“我猜到了的。”

 

    苏远山立刻便坐直了,惊讶起来:“怎么猜到的?”

 

    “我们在三年前聊过,电子产品将会细分到各个尺寸。在手机已经被你们设计得很完美的情况下,剩下的产品空间,它的尺寸便会介于手机与手提电脑之间,它拥有手机的便携性,又拥有比手机更优秀的视觉体验,所以就一定是pad。”

 

    “至于为什么不是yidoo4,是因为你们希望yidoo4s或者yidoo5会更带来颠覆性的体验,而你们现在采用的麒麟芯片,是无法带来这种体验的——别忘记,我们对yx架构的理解不比你们麒麟团队弱。”

 

    “……那你就不担心我们和yidoo4是那样备现货开卖吗?”

 

    “不担心,因为朱雀芯片一直都是适用于你们的xbook,你们需要设计更低功耗的芯片才能让你们的ipad完美起来——要么你们就用麒麟芯片,但麒麟成本很高,而且供不需求。”

 

    “最重要的,是你们抢注了ipad这个商标。”乔布斯的声音有点哀怨:“我想用的!”

 

    苏远山:“……娘的!”

 

    这种被人直接看透底裤的感觉让苏远山很不爽。但不爽归不爽,很快他就释然起来。

 

    毕竟……自己把ipad的商标都抢走了,不是么?

 

    而且现在看似苹果占了便宜,后发制人。可作为第一款多点触控的电容屏pad,市场到底能不能接受还是未知数。

 

    ——苹果的定价还是很高的,499美刀,还不能打电话。

 

    让苹果先在市场上冲一波,明年远芯再来也不为迟。

 

    毕竟这是个蓝得不能再蓝的增量市场。

 

    于是,苏远山叹了口气后笑了起来:“好吧,我就当你的商业间谍十分成功——要不咱俩商量一下,先把bill赶出移动市场?你也看到了,他搞移动操作系统确实不行。作为朋友,我是真不忍心见他亏钱啊。”

 

    “哈哈哈哈”电话中传来盖茨那熟悉的大笑声。

 

    苏远山一个激灵,瞬间站起了身。

 

    “卧槽!你俩在一起?”

 

    “苏,yos已经够强大了,我们要向你宣战!”

 

    电话里,盖茨的声音明显喝得有点多。

 

    苏远山:“……”

 

    *

 

    *

 

    三天后,苏远山把叶如黛送到机场。结果没叶如黛的飞机因为要等客人——叶如黛要从东京转机直飞,而这批曾经来过远芯的“客人”也是到东京的——所以反而是苏远山私人飞机的航次先安排好。于是他便先一步离开省城,直接前往hk。

 

    “晓龙兄,听说你们要搞免费杀软?”

 

    从机场前往数码港的路上,苏远山笑问道。

 

    张晓龙今天刚好从法国返回hk,比苏远山早了一个小时到机场,他索性便在机场等着苏远山一路。

 

    “嗯啊,是丁垒给你说的吧?”张晓龙点头,马上便问道。

 

    苏远山含笑点头。

 

    “老丁这个碎嘴子。”张晓龙笑着摇了摇头,随即道:“不过说实话,我确实有点看不下去杀软行业了……”

 

    苏远山立刻咳嗽了一声:“怎么说?”

 

    张晓龙叹了口气:“前阵子,有个小兄弟从某个著名的杀软公司离职,自己搞了杀软,结果就被老东家打击报复,污蔑说传播病毒,窃取用户信息之类,警察都出动了……”

 

 文学

    苏远山顿时惊讶起来:“怎么我没听说这事?”

 

    “杀软是小江湖,你自然没听过了。”

 

    “……好吧,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那哥们是我学弟,被搞了之后才托人找到我这来。”张晓龙耸了耸肩:“苦头都吃了,各种处罚都下来了,找我有什么办法?但我还是有点气不过,所以才和老丁在吃饭的时候顺口说了一下,问他能不能找到免费杀软的盈利模式。”

 

    “……”苏远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是国内互联网和软件行业影响力第一人这个确实是事实,但要论对国内it行业的了解程度……别说张晓龙,就是连他老婆都赶不上。

 

    而且还奇怪的是,无论是谁,似乎都不愿意和他聊这些事……

 

    他知道张晓龙想做杀软,还是和丁垒聊天的时候,丁垒顺便问了一下他,免费的杀软可不可以做,然后他才多问了一句。

 

    “好吧,免费杀软确实可以做,但这玩意……怎么说呢。个人免费,企业收费。个人用户,依靠弹窗和广告收费……不过我个人有点抵触弹窗,这玩意迟早要被灭掉。”

 

    张晓龙听得一拍大腿:“说到心坎上了,弹窗烦的一批不说,而且自从cc语言上次更新后,不知道哪个天才搞出了漂浮广告,天杀的,你点个页面进去,一个**女人就在你面前飘啊飘的……把你气得半死。”

 

    “我靠,广告严重到这地步了?”苏远山倏然一惊:“我怎么觉得没这么多啊。”

 

    “你平时都上什么网站?”

 

    “就……”苏远山立刻明白了,自己上网几乎连newbook这种新闻类门户都不打开,而是直奔eso的论文库去。

 

    至于新闻,他现在是严重依赖秘书组给他准备的每日简报,而且这些新闻简报还一般都是国内半导体等科技行业以及科学领域……

 

    “好吧,我上的网站比较纯洁,一般都是看论文去了。”

 

    “……”张晓龙无语半天:“而且这些广告你说要是点一下出来个页面也就算了,但很多时候都是你点一下,直接给你弹出来n个页面……要不就是直接改你的主页,然后桌面上给你添无数个网站的图标……有些还给你搞病毒这些……反正就是烦得一批。”

 

    苏远山眼睛都瞪圆了:“这么早?”

 

    他的记忆中,流氓软件这些应该是04年之后才开始发威的……

 

    但他随即意识到,国内的互联网进程是加快了的。

 

    非但国内互联网进程被加快了,就连国内的gdp,都比过去加快了——他曾经算了一下,按照这一世的gdp增长速率,国内今年其实都已经相当于04年的gdp了。

 

    意思就是,国内提早富裕了两年。

 

    这一切的改变,如果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远芯的蝴蝶效应,从而拉起了国内整个与之相关行业的崛起,以及其他领域的“模仿”与追赶。

 

    “什么这么早?”张晓龙有些莫名其妙,但他也没介意,而是继续道:“反正现在这种恶心网站和各种破解软件有点沆瀣一气的意思了……甚至有些软件,压根就是弹广告来着。杀毒软件都搞不定。”

 

    “嗯……流氓软件,确实过分。”

 

    “归根到底还是亚马逊搞的广告联盟的错,这些人有钱赚才这么搞啊……”说到这里,张晓龙轻轻咳了一声:“我记得al是远芯投资的吧?”

 

    “嗯。”

 

    “他们今年成立了个tb网,现在也在大肆投放这种广告,一打开就是淘啊淘啊淘,还自动加收藏夹……看到就烦。”

 

    苏远山:“……你一天到晚都上的什么网站啊!”

 

    “我就正常浏览啊。”张晓龙一脸无辜:“你说,该不该管?”

 

    “……该。”

 

    “那就行。”张晓龙松了口气:“反正搞技术的人都有现成的,老子直接把他们全扬了。”

 

    “扬吧,扬吧,降低用户体验的玩意,死了也好——不过别搞得太过火了,现在广告收入是互联网企业重要来源之一,你别把人根给撅了啊。”

 

    “我知道,只搞流氓插件和流氓软件。”

 

    “那还行。”苏远山笑着点了点头,随后眉头一皱:“你说的那家杀软企业叫什么名字来着?”

 

    “放心吧,不是求总。”

 

    苏远山便放下心来。

 

    ……

 

    在互联网中心和张晓龙分道扬镳后,苏远山的汽车径直开向数码港深处。

 

    矽芯gpu已经成功流片,他作为远芯半导体部门的负责人,相当有必要亲自来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