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17P:闺蜜用黄瓜帮我高潮

2022-01-13 15:30:34情感专区
“号外!号外!港督拒收利雪炫钢铁联盟三百万捐献!” “港督一怒为民众!与钢铁垄断势不两立!” “利雪炫钢铁联盟惨遭打脸!香港未来可期!”

 “号外!号外!港督拒收利雪炫钢铁联盟三百万捐献!”

 

    “港督一怒为民众!与钢铁垄断势不两立!”

 

    “利雪炫钢铁联盟惨遭打脸!香港未来可期!”

 

    翌日,几乎全香港大小报刊杂志头版头条都是关于港督戴灵芝严守道德品质,绝收钢铁联盟捐献的大事件。

 

    一时间,戴灵芝高尚的品格再次被众人提到了一个新高度!

 

    与此同时,原本快要摆到台面上成为正式商业组织的“钢铁联盟”遭遇滑铁卢,名声一落千丈!

 

    《东方日报》社长卢雅雯率先带领倪框,古龙等人借助报纸疯狂的销售量对“钢铁联盟”组织,以及该组织的参与者利雪炫等人进行口诛笔伐。

 

    “垄断赚取黑心钱!”

 

    “钢材价格高过黄金谁之过?”

 

    一篇篇社论文章犹如锋利匕首投到了敌人内部,直中心脏!

 

    香港其它报纸见风使舵,也闻风而动纷纷开启匕首投掷模式,充当正义使者开始对“钢铁联盟”进行口诛笔伐!

 

    钢铁联盟不得不借助《星岛日报》等舆论阵地进行反击!

 

    “尊重市场!垄断有理!”

 

    “自由竞争,焉能被道德左右?!”

 

    一时间,香江文坛闹得沸沸扬扬发,两大阵容更是斗得难分难解!

 

    ……

 

    “简直岂有此理!”

 

    啪地一声!

 

    利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愤怒的利雪炫狠狠地把名贵的咖啡杯摔在地上!

 

    这枚咖啡杯是大英帝国舶来的珍品,属于文物级别,据说当年温莎公爵爱德华八世“不爱江山爱美人”,为了讨好心爱的女人特意制作了这么一对“同心”咖啡杯。

 

    后来这对杯子流落英国拍卖会,被利雪炫以一万三千英镑拍下!

 

    看着地上碎了一地的珍品咖啡杯,鬼佬温泽顿吓得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示意听到动静进来的女秘书:“把碎片处理一下!”

 

    女秘书捂着嘴,眼神惊恐地看着地面上那只破碎的不能再破碎的杯子,知道这是利小姐最为珍爱的杯具。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收拾!”温泽顿呵斥道。

 

    女秘书这才忙答应一声,动手收拾起地上陶瓷碎片。

 

    “事已至此,利小姐,我们该怎么做?”温泽顿小声问利雪炫道。

 

    利雪炫披着红色风衣,傲立在落地窗旁,即使风衣很是宽大,依旧遮挡不住她修长美腿。

 

    利雪炫把美眸从窗外移到室内,最后落到温泽顿身上,“你说该怎么做?”

 

    温泽顿不敢和利雪炫目光对视,吞咽一口唾沫道:“现在舆论对我们很不利,尤其底层民声反对浪潮很大,我看不如---”

 

    “不如什么?”

 

    “不如暂时休息一下,修生养息!”

 

    “你的意思就是停咯!让我把创立的钢铁联盟停下?”

 

    “如果不这样做,怕是要激起民愤!”

 

    “哈哈哈,哈哈哈!”利雪炫仰天大笑,猛地美眸凝视着温泽顿:“那位石老板给你几多好处,让你同我这样讲?”

 

    温泽顿吓了一跳,忙解释道:“不是的!我只是同他饮茶而已!还有啊,我一直都站你这边的!”

 

    “站我这边?那为乜要为他讲话?”利雪炫不依不饶。

 

    “我只是觉得他讲的有理,现在钢铁联盟提高钢材价格也赚了不少钱,适当松一松手也是好的!”温泽顿硬着头皮说道。心中却恨死自己,那天不该接受石志坚邀请去陆羽茶楼饮茶,更不该和他谈话聊天!那个奸诈家伙仿佛有蛊惑人心魅力,不知不觉自己就被他说服,还答应帮他做事,真是该死啊!

 

    “你拿了他钱没有?”

 

    “没拿!我一份都冇!”温泽顿慌忙摆手,钱他是真的没拿!

 

    利雪炫眼神鄙夷:“讲真,你倘若拿了钱还好说!可是连一个子都没拿都帮姓石的讲话,到底是在小看我,还是在高看他?!”

 

    “小姐,我一直都忠心于你!”温泽顿都快哭了。“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我只想是想要你好!这些天你不吃不喝,脸上挂满忧愁,让我们这些手下好心痛的!”

 

    利雪炫闻言,冷若冰霜的脸上浮现一丝情感:“我不需要你们心痛!我利雪炫做事向来无需对任何人交代!”

 

    顿了顿,利雪炫走向总裁座位,眸子射出精光:“去,告诉钢铁联盟的所有人!钢铁联盟是我一手创建的,他们想要退出,可以!把之前吞下的利润吐出来!要不然就和我并肩作战!我要让那港督戴灵芝知道,不收我的捐款,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错误!我要让那扑街石志坚知道,他想要摧毁我的联盟是在痴人说梦!”

 

    温泽顿感受到了利雪炫浑身上下弥漫出来的杀气,忍不住提心吊胆问:“利小姐,你要怎么做?”

 

    “怎么做?继续抬高钢材价格!一倍,两倍,三倍!甚至十倍!我要让香江大乱!要那位港督大人亲自登门来求我!”利雪炫语气决绝!

 

    ……

 

    “这个丫头疯了!”

 

    李佳诚来到新鸿基地产公司,对地产三巨头的李照基,郭德胜还有冯景琪三人说道。

 

    “她这么一意孤行,很容易适得其反,收到逆反效果!”

 

    “我也知道。”李照基老神在在,“做生意不是她这种做法!”

 

    “那我们该怎么做?”李佳诚向李照基等人求教道。

 

    “怎么做?我们做生意是讲原则的,不欺负老实人不赚黑心钱不是吗?”李照基反问道。

 

    李佳诚摊手:“当然!我们做生意搵钱天经地义,难道我们赚了钱就都是她帮的忙?分明是在无理取闹!”

 

    李照基点点头:“话虽如此,但人言可畏!”

 

    “现在总归要想个办法才行!人多力量大!”李佳诚有些焦急道。

 

    郭德胜和冯景琪两人一直都没怎么说话,此刻只是拿眼神看向四叔李照基。

 

    李照基想了想,忽然说道:“让我打个电话先!”

 

    “李兄,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打电话?”李佳诚忍不住批评道,“城门大火,殃及池鱼!”

 

    “别急!我这就是在想办法!”说完话,李照基首先打电话给嘉道理家族掌门人。

 

    电话那边回复:“唔好意思,嘉道理先生最近生病,正在医院休养!”

 

    李照基笑了笑,放下电话又打给包船王那边。

 

    很快包船王女婿苏文迪接了电话,回复:“对不起了,四叔!我岳父大人偶感风寒,正在家里休养,暂时不过问公司事务!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告诉我即可!”

 

    李照基随便叮嘱了几句,让包船王注意休养身体云云,然后挂断电话。

 

    李照基看向李佳诚,“现在如何?”

 

    李佳诚用手揉搓太阳穴:“简直岂有此理!遇到大事正需要同他们好好探讨研究,他们却一个个……哎,我的头啊!好痛好难受!对不住了,李兄,看起来我也要去一趟医院!告辞先!”

 

    李佳诚说完,就站稳摇摇欲坠身形,然后朝四叔李照基抱拳作揖。

 

    李照基也不留他,看着李佳诚晃着身形离去,这才端坐在老板椅上端起茶杯抿一口,然后笑眯眯地对郭德胜和冯景琪二人说道:“你们呢?要不要也去医院休养几天?度个假嘛,听说大屿山附近新开了一家富豪疗养院,那里环境很好的!”

 

    ……

 

 文学

    利雪炫的一招钢材涨价!

 

    直接让原本已经高达一吨300港币的钢材,直接飙升到了500港币!而最早之前钢材的一吨价格不过才150港币!也就是说,这次在利雪炫的操纵下,全香港钢材价格已经暴涨了三倍还要多!

 

    钢材的暴涨,直接引起了建材市场的暴涨!而建材市场的暴涨,又引发了地产价格,水电价格的暴涨!

 

    连锁反应,多米诺骨牌效应直接爆了出来!

 

    首先受不了价格暴涨的不是那些劳苦大众,而是那些小地产商!

 

    这些商人平时都是捡那些大地产商的饭渣食,因为资金不充裕缘故开发的小楼盘也都是价格比较低廉的!

 

    可是现在建材价格暴涨,他们的成本一下子翻了三倍!原本价格低廉优势直接被击垮!

 

    与此同时,因为原材料涨价缘故,那些供货商更是追在他们屁股后头要债!

 

    于是乎,这些快要活不下去的地产商就成了热锅上蚂蚁,不得不组织起来,纠集了二十多人跑到香港最大的华商总会寻求帮助。

 

    华商总会的主席是香港霍家大佬霍鹰东。

 

    面对这些哭诉惨状的华商众人,霍大佬没有躲避,更没有闭门不见客,大大方方从办公室出来把这帮小地产商请进会议室,又让秘书为每人倒了一杯茶水,然后关心地询问众人来意。

 

    这一刻众人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也打开了话匣子。

 

    即使霍鹰东帮助过很多人,处理过很多事儿,也被这次的事儿搞得焦头烂额。

 

    那些小地产商你一言我一语,唾沫星子横飞地说着自身苦楚---

 

    “活不下去了!”

 

    “都快揭不开锅了!”

 

    “要债的堵在家门口!”

 

    “家里墙上被泼红油漆!”

 

    “房子价高卖不动,惨啊!”

 

    霍大佬不动声色地听着,端起茶碗轻抿着,神情凝重。

 

    这时候一个姓刁的小地产再也忍不住,咆哮道:“霍主席!你是华商总会会长!说白了大家都要听你的,看你脸色食饭!以前你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这些人可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现在你要是不给我们做主,我们就赖在这里不走!”

 

    “是啊,我们也不是软柿子那么好捏拿!”

 

    “你今天必须给我个交代不可!”

 

    “啪”地一声!

 

    霍大佬正端着茶碗饮茶,一听这话,当即扬手就把手中茶碗朝地上摔碎!

 

    再见他脸上表情,从一开始的凝重同情直接变成愤怒:“讲咩呀?你们在讲咩?边个敢让我给你们交代?我交代个鬼!是我搞得建材市场价格大涨吗?不是!是我让你们贷款盖房卖楼?不是!是我让你们一家大小无家可归,揭不开锅,食不上饭?也不是!”

 

    霍大佬鹰隼般锐利目光扫视众人,众人在他目光扫视下噤若寒蝉!

 

    霍大佬继续:“讲真!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们的遭遇我很同情,我也不愿意看到你们房子卖不出去,被建材商在屁股后追债!可问题是你们这样跑来大喊大叫有乜用?”

 

    那帮小地产商一个个被骂得喘着粗气红了眼睛,却不敢抬头与霍大佬对视。

 

    最后,还是那位姓刁的地产商壮着胆子说道:“那个……霍主席,我们知错了!”

 

    “是啊,我们知错了!您大人有大量息息怒!”其他人也都看清楚了眼前形势,一起附和道。

 

    既然这帮人认怂了,霍大佬也就不再继续黑着脸,缓和口气道:“天无绝人之路!你们信我,最多一个月此事一定会圆满解决,到时候钢材也会重新落回最低价格!市场规律嘛,我不懂!我只知道做人要善良,搵钱也不是这种搵法!”

 

    “最后,倘若此事到时还未解决,你们尽管来找我算账!边个问你们,你们就讲,我说的!”霍大佬拍拍胸膛,豪气干云。

 

    他这番话,多少让众人吃了一颗定心丸,毕竟人的名树的影,有霍大佬这斩钉截铁的话在,他们心中也踏实许多。

 

    于是众人当即就道:“霍主席,我们都信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我们呢,就再多坚持一个月!如果真如你老人家所讲,我们定当登门叩谢!”

 

    此时此刻,这帮小地产商早已没了主意,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霍大佬是香港华商总会主席,等同于华商中的大佬话事人,拥有无穷能量。如果连他都无法帮忙解决眼前难题,就更不用讲其他人了。

 

    话又说回来,这次神话石志坚单挑香港钢铁联盟利雪炫,可谓两尊大菩萨交锋,没想到最先遭殃的却是他们这些小鬼!

 

    等到这些小地产商离开之后,刚刚吹完牛逼势不可挡的霍大佬立马掏出手帕擦了一把冷汗,然后招呼手下道:“备车,我要去见石志坚!扑街仔,闲的没事搞得香江大乱!还要我老人家帮他收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