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张行长不戴套全文阅读 太粗太硬太深了太涨了轻点

2022-01-13 15:12:19情感专区
“隆先生,请跟我们去一趟老唐的家,就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到时候你想要怎么处置,我都认了!”樊医生摇头苦笑地说道。 “老樊!” “樊伯伯!&

    “隆先生,请跟我们去一趟老唐的家,就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到时候你想要怎么处置,我都认了!”樊医生摇头苦笑地说道。

 

    “老樊!”

 

    “樊伯伯!”

 

    唐小婉父女几乎同声叫道。

 

    “都不要说话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这一天总会来的,只看来早与来迟!”樊医生阻止了唐小婉父女,不让他们说话,然后眼巴巴地望着隆万鹏。

 

    隆万鹏本来因为时间不早了,既然搞清了他们是一伙的,就没必要浪费时间了,把刚才的录音,往公安局一交,他们自然会带唐小婉去检查,只要揭开他们的谎言,他们自然逃不过法律的惩罚。

 

    但隆万鹏直到现在都没想通樊医生为什么要这么助纣为虐,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当然他有一万种方法,让他就在这里,就在现在自己说出来,但看到输液房里的护士听到这边的动静,在那张望,还有樊医生那求助的眼神,一下子忽生不忍。想去看一个究竟。

 

    “走吧,那就去看看。”隆万鹏说道。

 

    “小毛,我们有点事出去一趟,等会那几位输完液以后,你就关门去睡觉吧。”樊医生向正在张望的护士招呼了一声,等护士答应了之后。向隆万鹏说道。

 

    “隆先生,请你们跟我来,老唐,小婉,前头带路。”没等还想开口的唐小婉父女发声,就往外面走去,唐小婉父女对望了一眼,马上跟了上去。

 

    隆万鹏也招呼杨新美姊弟三,一块走出了诊所,跟在了樊医生他们后面。

 

    “等会给他们一个警告,就放过他们好不?我看他们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杨新美直到最后才知道自己受骗了,到现在都还有点不相信的感觉。

 

    “你可别被他们的外表骗了,你知道那父女两是谁吗?他们就是当初骗走我手机和行李的人。”隆万鹏轻声在杨新美耳边说道。

 

    “啊?”杨新美一下子惊讶的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因为前次隆万鹏受骗,她也听隆万鹏说起过,和今天发生的事,完全没法把他们联系到是同一伙人。

 

    “先去看看吧,看他们还能弄出什么幺蛾子来。”隆万鹏看到杨新美的表情,轻笑着拉起她往前走。

 

    唐小婉的家,距离诊所不远,就在马路对面的一个院子里。走到院子的最尾端,这不像樊医生的诊所一样,有马路通向外面,而且真正的最深处。

 

    当唐小婉父女停下来的时候,隆万鹏知道,这里应该就是他们租住的地方,可他们面前的房子,与前面的不同,不仅比其他的房子矮,而且盖的是石棉瓦,应该是后来加盖的,用来存放杂物的地方。

 

    隆万鹏正纳闷,依据唐家父女的职业,应该收入不菲,要是收入还低的话,也没必要去做那违法犯罪的事情,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只能住在这么破落的地方?

 

    “扑通!”毫无征兆地,一道声音传来,等隆万鹏回过神来,唐小婉的父亲己经直挺挺地跪在了自己的面前,吓得隆万鹏赶紧跳到了一边。

 

    “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任何人做事,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不要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放过你,那样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隆万鹏最讨厌这样的人,平时诓蒙拐骗,一旦被抓了,又服软装孙子。

 

    “我并不奢望你放过我,但请你放过樊医生和我女儿,樊医生是好人,完全是受我们连累,我女儿也是被我所累,她还是未成年,请您放过他们,都是我唐力军的错,我愿意认罪认罚!”唐小婉的父亲边说边向隆万鹏的方向咚咚咚地磕着响头。

 

 文学

    唐小婉看到他父亲这么做,也跪了下来,口里同样说着要隆万鹏放过樊医生,樊医生是好人,是他们连累了樊医生之类的话。当然她叫的是樊伯伯。

 

    “不是要我来看什么原因吗?难道这就是你来带我看的原因?要他们赶快起来,如果再这样,我转身就走,报警让警察来!要跪去跪他们,看他们放不放过你们!”隆万鹏只好赶紧对樊医生说道。

 

    “老唐,小婉,你们先起来,即使隆先生不放过我们,你们也要先去见见黄丽吧。不然只怕再见的机会都没有了!”樊医生连忙向唐家父女喊道。

 

    果然,唐家父女听到樊医生的话后,慌忙站了起来,唐小婉从身上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就往房里冲去,唐立军也什么都不顾地跟了进去。

 

    樊医生这时候反而镇静了下来,示意隆万鹏他们进屋。然后自己先走了进去。

 

    隆万鹏也跟了进去,房间非常破旧,墙上连粉都没有粉刷一下,一个很少的节能灯,上面积满了灰尘,发出本不明亮的光晕,更显昏暗,房间是依着旁边的建筑扬搭建起来的,不宽也不高,但长度还是有很长,中间被砌断开来,弄成了两间房。

 

    外面那间摆着一张桌子,几个高低,颜色不同的塑料凳子,一张书桌上面放着锅盆碗筷,这里应该是当作厨房和吃饭的地方用,樊医生和唐家父女并没有在这间房里,应该是进入了里面的那间房子。

 

    隆万鹏也往里屋走去,掀开当作房门的一块破布,里面的景象出现在眼前,樊医生和唐家父女都围在一张床前,唐立军蹲在床前,手握着床上一人的手,并没有发声和其余的动作。

 

    隆万鹏发现这房子打扫得比较干净,顶上的灯泡也比前面房间亮,但一股让人不舒服的气味传来,连后面跟上来的杨新新美都不禁捂了捂鼻子,这不是一般的霉腐味,那是人之将死发出来的特殊气味,俗称死气,虽然其中还间杂着花露水的香味,但隆万鹏一下就闻了出来。

 

    隆万鹏终于知道,樊医生说过,只要隆万鹏来这里,就会知道他为什么要帮助唐家父女去敲诈勒索别人,原因应该就是因为床上那个将死之人,隆万鹏虽然看不见那床上之人,也大概可以猜想到那应该是唐力军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