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破了数学老师第一次处 (两浅一深好使吗)最新章节列表

2022-01-13 14:52:41情感专区
导演清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但脚步还是非常诚实地随着韦一航的方向走去。 “《知名导演与新晋策划人表面和私下都合作相当愉快》好题材啊!” 韦一航眼睛

    导演清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但脚步还是非常诚实地随着韦一航的方向走去。

 

    “《知名导演与新晋策划人表面和私下都合作相当愉快》好题材啊!”

 

    韦一航眼睛一转,继续不着调地说道。

 

    导演清风:“来点啤的还是白的啊?”

 

    韦一航:“啤的就行,重要的是我要吃鸭肾还有卤藕!”

 

    导演清风:“我也得整点鸭肠来助助兴。”

 

    只见导演清风笑着拿出手机打开了外卖软件。

 

    看样子韦一航和导演清风在这方面还是很有默契的,看好看的节目嘴也不能停下来。

 

    “我靠,你家真大啊!”

 

    “这海景绝了!”

 

    清风摇了摇头,明星就是挣钱啊。

 

    韦一航把买来的东西摆满了一桌,“别说这些了,快搞点吃吧,有点饿了。”

 

    说着打开了电视。

 

    “这个小猪是他主动联系的你吗?”

 

    节目开始了,韦一航看着小猪一脸兴奋地走上台,便不禁问道。

 

    “害,自从第一期节目火了之后,他们都是主动联系我的。不过是有劣迹想趁着节目的热度洗白罢了,刚好咱们节目也需要他们的话题度。”

 

    导演清风目不转睛地一边看节目一边回答道。

 

    韦一航:“但这个小猪显得格外欢脱,我觉得以他在节目里的表现,这次想洗白恐怕是适得其反了。”

 

    导演清风:“对我也觉得,反倒是这个火尊看起来还有点忏悔的意思。”

 

    与此同时,和韦一航还有导演清风在同时追节目更新的还有广大观众和网友。

 

    “好讨厌小猪那副做作的样子......”

 

    “怎么回事啊这个小猪,他是觉得自己犯错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情吗?”

 

    “对他实在是越来越无感了,我只想说,嘉宾们骂得好!”

 

    看来,小猪这次上赶着要上《吐槽大会》,确实是个错误的选择。

 

    但正是因为这期有了他的不知分寸,又让《吐槽大会》的话题度大大增加。

 

    由于两人要商讨后面请什么嘉宾,所以聊的很晚。

 

    反正韦一航家里房间多,干脆就留清风过夜了。

 

    临睡前他们俩抱着好奇的态度打开微博,果然,再一次荣登热搜榜第一。

 

    “该死,本来为了能抢占个不错的收视排名,专门把节目安排在工作日,怎么横着杀过来这么一匹黑马。”

 

    “躲过了周末黄金档,没想到却躲不过他韦一航。”

 

    “自从这个破吐槽节目出来之后,我蝉联了小半年的收视第一都没了。”

 

    韦一航这边是睡得香,但和《吐槽大会》同时段播出的其他节目的策划人着实是睡不着了。

 

    很多平平无奇的小节目不敢占据黄金档,就靠着能在工作日竞争压力小的时候能有个好排名。

 

    在《吐槽大会》横空出世前,这个食物链还算进展得祥和。但《吐槽大会》的热度实在是太高了,让这些节目简直毫无立身之处。

 

    可是事已至此,除了认命也别无他法。

 

    ......

 

    有了第二期节目小猪的下场作为警示,为了洗白自己而疯狂想上《吐槽大会》的艺人倒是相对少了一些。

 

    在导演清风的联络下,第三期节目也筹备得差不多了。

 

    “目前定下的人差不多就是李小鹿,蒋进夫,花晨雨,刘洲城。”

 

    电话里,导演清风和韦一航沟通着接下来这一期节目的情况。

 

    “哈哈哈,这几个人可是太有意思了,我好好准备一下稿子,后天下午拍吧。”

 

    听到这几个饱受争议话题重重的人物,韦一航不禁笑出了声,仅仅是听到名字,他就已经想到了节目后的效果。

 

    导演清风:“那你说,这几个人,哪个当主咖比较合适呢?”

 

    韦一航:“就......李小鹿吧......”

 

    导演清风:“为什么是她?”

 

    韦一航:“但从这几个人出事前的名气,以及出事的火爆程度,她应该都更具话题。而且长相上也更养眼一些,多给镜头也看得下去。”

 

    导演清风:“哈哈哈不愧是你,那就这么定了,我通知他们后天录制。”

 

    第三期的相关事宜定好了之后,韦一航便又要潜心写稿了。

 

    “你在干嘛呀?”

 

    正当韦一航苦思冥想啃笔头的时候,手机屏幕突然亮了。

 

    这突如其来的问候和特有的语气,一看就知道是杨超悦。

 

    “在写稿,准备新一期节目。”

 

    可能是写稿子太费脑细胞了,韦一航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心情和杨超悦闲聊。

 

    “明天录完节目经纪人给我放了三天假哦,你懂的!”

 

    话尾,杨超悦还附带了一个得意笑的表情,对于常常被排满工作的她来说,难得有个小假期简直是太开心的事情了。

 

    韦一航:“我这期节目后天下午录,可能录完才有时间陪你。”

 

    杨超悦:“该死,那岂不是我后天的假期就荒废了嘛!”

 

    韦一航:“实在想我的话,不如我给你搞一张现场的观众票,也免得你一个人无聊。”

 

    杨超悦:“好啊,后天嘉宾都有谁啊,有没有我认识的?”

 

    韦一航:“都是被尘封已久的艺人,你知道肯定知道,但未必认识。李小鹿、蒋进夫、花晨雨、刘洲城。”

 

    杨超悦:“哇,这些瓜确实是有年头了哦,感觉尘封到已经积灰的程度了。不过听起来确实蛮有看点的,票的事就交给你啦!”

 

    两人结束对话后,韦一航赶忙和导演清风联系,让他把票留出来一张。

 

    毕竟现在《吐槽大会》的现场票可是火爆得不得了,别那边抽奖都被抽光了,杨超悦可就真的得自己荒度一整天的时光了。

 

    关于原因,韦一航也没有和导演清风多说,毕竟他和杨超悦之间的关系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堂堂大策划人,要求留票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明日《吐槽大会》第三期节目的录制即将开始,本期共准备六十九张现场票供大家抢,赶紧转赞评哦!”

 

    这边,导演清风在接到韦一航的电话通知后,便在《吐槽大会》的官方微博上发送了这么一条内容。

 

    他这个操作,似乎没有搞懂韦一航口中的所谓留票是什么意思。但或许他也是考虑到了抢票过程公正公开,只能以这种方式留下杨超悦的门票。

 

    “哇,本来就一票难求,这下更难了。”

 

    “这不是凭空增加了我成为分母的几率嘛,这也太难过了。”

 

    “求求已经去过现场的哥哥姐姐们高抬贵手,不要再来和我们争了吧!”

 

    “恳请节目组可怜可怜我们,给多发行几张票吧!”

 

    这样的消息一经发出,虽然只是少抽一张票,但忠实粉丝们依旧接受得很是痛苦。

 

    对于这些节目的忠实粉丝来说,哪怕是半张票也会让他们去现场看演出的可能性大打折扣。

 

    终于到了现场节目录制的当天,毕竟不是什么可以见得光的关系,所以韦一航也不敢和杨超悦在电视台这种公开的场合大肆同进同出。

 

    杨超悦通过邮寄的方式收到了韦一航给她准备的票,这还是她第一次以观众的身份出现在水果台。

 

    为了不被工作人员以及在场的其他观众认出,杨超悦只能全副武装,又是大檐帽又是墨镜,搞得及其神秘。

 

    这么一通装扮下来,也不比她认认真真画个精致的妆容省时间。

 

    从在电视台门口排队进场的时候就不少人盯着这个全副武装的神秘人看。

 

    虽然不是大夏天,但天气还算是比较热的,有个人按照三九天的气温打扮,想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都难。

 

    但对于杨超悦来说倒是无所谓,热就热点,别人爱怎么看怎么看,只要认不出来她是谁就万事大吉。

 

    “欢迎大家收看《吐槽大会》第三期,我是韦一航!”

 

    伴随着熟悉的开场白,韦一航率先登场。

 

    节目已经做到第三期了,有很多内容也在逐渐趋于成熟。就比如韦一航今天的服装,和整场的灯光以及背景相统一,从视觉上让人更加舒服了。

 

    “大家应该不难发现,我们今天这期节目的嘉宾颜值都非常地高,曾经都是偶像派。如今要不是都已经塌房了,我是真不敢站在这随便吐槽啊。”

 

    韦一航一上场就满嘴是梗,他指着身后排排坐的嘉宾们,直接调侃道。

 

    “我写稿子的时候查了查身后这些英雄们的资料,说实话这两位硬汉我是不敢太多吐槽的,懂得都懂哈。”

 

 文学

    话音一落,只见刘洲城和蒋进夫纷纷低头尴尬地笑着。

 

    “咱们先说说蒋进夫,正所谓相由心生,不知道怎么看上去就是一种家暴男的长相。当然,我们夫仔也并没有辜负这张脸,靠着自己独有的这套拳法,从国内打到国外,但凡留情之处,无不留伤员。”

 

    “谁敢再嘲笑我们东亚病夫?我们有东亚进夫!”

 

    “相比于蒋进夫的魁梧,我不禁看了看坐在他旁边的刘洲城。这个风一吹都会折的胳膊腿,明明更像是被家暴的长相,怎么也这么出息学会打人了啊?”

 

    “再看看默不作声的花晨雨,正所谓闷声干大事啊。这边巡回演唱会开的风生水起,那边找女朋友生孩子是一样都没有落下。”

 

    “最后,我们今天的主咖李小鹿,我只想说,今天的发型不错啊,什么时候做的,家里老公孩子知道吗?”

 

    哇真敢讲啊!观众纷纷低语。

 

    说罢,韦一航一个鞠躬微笑着坐到了一旁。

 

    “嗨大家好,我是花晨雨。”

 

    紧接着,韦一航一个眼神,花晨雨便顺势上了台。

 

    “刚才韦策划提到了一个词叫塌房,我看了看在座的几位,我只想说,像我这个咖位的才配得上塌房两个字。”

 

    “别别别,大家别当真,我是开玩笑的,我可不想重蹈某猪先生上一期节目的覆辙。”

 

    “昨天听说今天嘉宾里还有蒋进夫先生,我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这位艺人有什么代表作吗?后来我上网一查就懂了,原来历任女友身上的伤疤就是他最得意的艺术品。”

 

    “这位刘洲城先生,我们也算是从同一个节目里出来的。只是我是当年的冠军,额......刘洲城先生好像和一群被淘汰的人组了什么组合?最后分崩离析的时候好比一出宫斗大戏。”

 

    “小鹿姐我们今天私下要好好交流一下,众所周知李小鹿可没少带着孩子圈钱,我取取经,那边孩子也快会说话了。”

 

    说罢,李小鹿朝着花晨雨点点头。

 

    下一个上场的是蒋进夫。

 

    “今天看到刘洲城,我回忆起了当时在新闻里看到他的场景。我刚和女朋友搏斗完,手上还有残留的血迹。打开新闻一看,这个哥们儿志同道合啊,有机会一定要认识一下,这不还得感谢《吐槽大会》这个节目给了我这么好的机会嘛!”

 

    “至于花花的孩子,又是一个和女朋友搏斗后的上午,我打开手机,心里不禁想,这花花名字花,玩得更是花。”

 

    “再说小鹿......”

 

    “又是一个和女朋友搏斗后的上午......”

 

    蒋进夫这边刚一开口,台下观众便非常配合地齐声说道。

 

    这一波儿互动,可是韦一航在写稿子的时候都没有想到的。

 

    “这届观众不错啊,都学会抢答了,搞得我突然有点忘词了。”

 

    只见蒋进夫挠挠头,有些尴尬地说道。

 

    “好了好了,你忘词了就我来吧。”

 

    虽说上过的节目不多,但刘洲城这一波救场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他走到蒋进夫旁边,把话筒往自己的方向一拽,两个人站在镜头前,身高外形都形成了鲜明对比。

 

    蒋进夫小跑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这边刘洲城便开始说话了。

 

    “大家今晚一直在拿我和蒋进夫做对比,说什么他魁梧我瘦弱,通过刚才的事情一看,这不就是一个傻大个嘛,被观众一起哄都能忘了词。”

 

    “当然我和他还有最本质的区别,蒋进夫是见一个打一个,而我就比较专情了,这些年就可着一个人嚯嚯。后来我问我太太为什么还愿意和我复婚呢?她说我可能找不到比她还抗打的了。”

 

    “花花和我确实是一个节目里出来的,只不过他比我晚个一两届吧。这真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区区家暴怎么能和秘密生娃的相提并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