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热(折磨羽毛刷全身敏感处)全章节阅读

2022-01-13 14:41:04情感专区
发布会结束后,网上的报道开始铺天盖地了,包括一些诸多测评UP等自媒体,天驰技术的宣传部门没闲着,不少的自媒体都拿到了广告费,然后出视频等等,把热度搞上去。 天驰技术这边

   发布会结束后,网上的报道开始铺天盖地了,包括一些诸多测评UP等自媒体,天驰技术的宣传部门没闲着,不少的自媒体都拿到了广告费,然后出视频等等,把热度搞上去。

 

    天驰技术这边怎么运营宣传之类的,陆鸣都不会管,他只关心最终的结果。

 

    到了晚上19点左右,天域云驰这边举办了一场晚宴,今天应邀而来的嘉宾基本都出席了,包括一些业内人士、媒体界人士、投资界人士。

 

    陆鸣一样出席了这场晚宴,热闹的宴会上,大家都在相互认识,或聊天或交换各自的名片,大家都在忙着社交,场面好不热闹。而且类似的场合里,总能看到一些社交高手游走在大家中间,不停地推杯换盏,场面好不热闹。

 

    唯独有一张桌子与众不同,赫然便是陆鸣所在的桌席,此刻只有他一个人默默的坐在位置上开吃,来到天驰公司总部参加发布会到现在陆鸣都没有吃晚饭。

 

    很多人都在宴会开始之前先在场外吃点垫肚子的东西,真到宴会了没有时间吃,忙着搞社交、认识新朋友、拓展人脉之类的。

 

    陆鸣并没有在场外吃东西,自然是饿了就开吃。

 

    在大家忙着社交的时候,陆鸣自己默默的一个人坐在哪里不停吃东西,加上他实在太年轻,在宴会上也就显得格格不入。

 

    不仅如此,整个宴会期间好多人都跑过来准备向陆鸣敬酒,或者套近乎的人,但都被陆鸣旁边的一个随行贴身保镖给拦下来了。

 

    不过有趣的是,并没有人觉得陆鸣这般么做是年轻不懂事。

 

    在宴会的另一边,有两个投资圈的从业人士正朝着陆鸣投来目光并且在私下交谈着,其中一位西装革履大背头发型的男子望着正在吃东西的陆鸣侃笑道:“宴会上来这么多人,都在忙着社交,原来只有陆总是真正来吃饭的,骇……”

 

    与他攀谈的另一位男子也不由得说道:“这会儿我才明白每个人都想去更高级的圈子感受不一样的人生,很多时候你以为的人脉常识其实都是假的,最强大的人脉、最高级的圈子,不过是你自己,陆总显然有这个底气和实力,他已经不需要去可以结交其他人,也不许那些人手中的所谓资源人脉,所以大可随性而为。”

 

    大背头男点头说道:“陆总看起来特立独行格格不入,但仔细想想并不意外,大凡到了他如今这样的无数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和影响力,都要避免玩小圈子,不要给人团团伙伙、帮帮派派的印象,就凭这点,陆总的段位格局就要比那什么会什么岛之类的高得多,很难相信他还差那么两三岁才到三十。”

 

    和他攀谈的男子自我调侃道:“我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拎着个公文包人模狗样的,见个陌生人就以为我是卖保险的呢,哈哈哈……人呐,没法比!”

 

    ……

 

    晚宴过后,陆鸣也没有在天驰公司逗留了,直接打道回府。

 

    不过在走出大楼的这一路上,陆鸣被一群蜂拥而来的记者追着一路提问。

 

    “陆先生,您对郑总表述的天驰技术全力着眼于国内市场暂不考虑国际市场有何看法?在北美的贾先生的FF车怎么看?他能在那边成功吗?您认为贾总未来有没有可能卷土归来?”

 

    陆鸣被一路逮着追问,这时他停了下来,随行的几个贴身保镖依旧用自己的身躯挡住这些记者,在看到陆鸣停下来的时候,众多记者顿时麻溜的把话筒伸过去,恨不得自己的手能在长一倍。

 

    “好吧,我也顺便谈谈个人的观点,但不一定对,先说结论吧,我认为贾老板在北美造车能成功的可能性不大。”陆鸣开口说道,所有的记者纷纷安静下来采集声音,同时不停的抓拍。

 

    陆鸣继续说道:“贾老板的问题关键点不是说他能不能造出那辆车,而是智能车的商业模式在哪里能生存的问题,那显然你说在北美市场,你弄一个智能车的模式,你能收集北美的相关核心数据,老美是肯定不放心的,你华人面孔到老美那里能收集这些数据吗?”

 

    “那显然他漂亮国会说你数据安全、网络安全的问题,你想做一些这方面的隔离,对不起,不行,而且车还不好隔离,因为车是到处跑的,所以这里面最核心的一个问题,还是在于所有的华人面孔的这些个造车企业他首先要考虑的是市场应用场景的问题,那一定是在大中华区市场,那这个问题等于回答了我对天驰公司暂不考虑国际市场的个人看法了。”

 

 文学

    天驰技术目前全部经历都是着眼于大中华区市场,这个市场本来就是世界级的超级市场,把这个市场做起来就完全足以撑起一家万亿市值级别的企业了。

 

    至于国外市场,目前天驰技术是真的压根就没有去考虑,不是没有出海的心,而是时机不成熟,这里面的国际政Z风险是不可预测的。

 

    就以漂亮国的尿性,你天驰技术在布局阶段的时候他可能无动于衷,甚至还大力支持,好了等你几百个亿砸下去,布局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漂亮国跑过来说你不能这么干,你在偷偷采集核心数据,存在国家安全问题,得罚你……得,这你怎么玩儿?

 

    而且你跑到海外其它非漂亮国所在的市场,那漂亮国就会跑去人家哪里软硬兼施,最后的结果也大概率是会把在当地的投入全打水漂。

 

    何况,现在的地球人都知道漂亮国把天盛资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而天盛资本与天驰技术的关系极为密切,相当于“父子”一样的关系。

 

    不同于金融资本的流动性,天驰技术是干实体制造的,你在当地投入了不可能说像股票交易什么的一键平仓马上就能跑,真把钱在当地投下去了想跑都跑不了。

 

    陆鸣最后看向那些记者说道:“至于说贾老板把车拿回国内来卖,那得了,国内这边贾老板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就不是什么网络数据安全了,老贾欠了这么多的钱,在漂亮国那边可以神操作,说这个钱就变成不欠了,那边的法律也认你,但国内的法律可不认你。”

 

    “是吧?所以你在国内这边,前面那么大的一个窟窿呢,贾布斯怎么去把新能源或者说智能车的生态体系建立起来?且不说你现在还有很大的竞争对手,你贾布斯的商业模式怎么办?”

 

    “漂亮国那边他的身份把路个堵死了,国内这边车不车的你先放一边,把前面捅的窟窿补了再说,不然大中华区市场也没有路,这个是基本可以肯定的。”

 

    说完陆鸣便迈动步伐离去,那些记者马上就叽叽喳喳的再次追问不断,但陆鸣再也没有回答任何问题了,在一众随行的保镖们开出的畅通道路里进入了专车座驾,离开了此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