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年下H骨科男男|揉搓花蒂潮喷h视频

2022-01-13 14:20:27情感专区
陆峰进了公司,几个前台接待小姑娘看到陆峰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急忙道:“陆总好!” “哎!好!”陆峰应了一声朝着电梯走了过去。 “陆总回来了!&

    陆峰进了公司,几个前台接待小姑娘看到陆峰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急忙道:“陆总好!”

 

    “哎!好!”陆峰应了一声朝着电梯走了过去。

 

    “陆总回来了!”其中一个小姑娘脸上带着几分惊喜。

 

    最近一段时间佳峰电子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私底下不少人都在传国家要出手了,佳峰电子要倒闭。

 

    老员工自然是千锤百炼,对于这种话根本不信,可是一些新员工就有些惶惶不可终日,再加上陆峰一直不在企业露面,有人说早就被拘起来了。

 

    现在陆峰露面,让不少人心底的忐忑彻底放平了。

 

    上了楼,刚到办公室,陆峰还没等坐下,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进来!”

 

    魏艳丹推开门走了进来,朝着陆峰道:“陆总,回来了啊?”

 

    “魏总啊?坐坐坐。”陆峰指了指旁边的沙发道:“董事局会议安排的怎么样?”

 

    “目前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会议室安排在了六楼的大会议厅,当天会有礼仪公司到场,车队、酒店都是高规格的,我们已经联系好了所有股东,并且在集团内部持股人通过投票产生了三十七名股东代表,人员名单在您的桌子上。”魏艳丹回答道。

 

    “施罗德集团谁来啊?”陆峰又问道。

 

    “那边回复说,是施罗德投资集团的执行总裁约翰亲自来,他对于您对明年的发展规划,投资去向很感兴趣。”魏艳丹有些发愁道:“人家还说,期待我们在全球市场规模每年不低于百分之二十五的增速,这么高的增速,谁能做得到啊?”

 

    百分之二十五?

 

    国内市场基本上已经饱和,就算是每年家电消费人数在增加,可是百分之二十五可太大了,那就只能依托于国外了。

 

    魏艳丹的脸上满是愁容,比她更愁的是朱立东,陆峰要是把明年这目标压在他身上,恐怕朱立东会立马辞职。

 

    至于凯文,对于这些事情还不太了解,目前在新加坡、马来西亚这两个地方搭建销售线,预计明年开春差不多可以在当地卖货了。

 

    “拿了人家的钱,人家就是爷嘛,坐在那说百分之二十五就百分之二十五,以前是我给你们压任务,从今年开始就是董事局给我压任务,完不成的话,我也好受不了。”陆峰坐下来道:“先不着急,急也没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

 

    魏艳丹最佩服的就是陆峰的心态,就算是火上眉毛,他也是最稳的。

 

    “陆总,我觉得明年要不加大电器城的投资吧,这方面的市场前景很不错,多元化发展,零售业的利润本来就高,做得好,百分之二十五,应该没问题,能够带动产品跟其他企业竞争。”魏艳丹提议道。

 

    很显然,大家对于电器城很是看好,其实陆峰也很看好电器城,尤其是自己主要做家电类,产品、物流、研发、销售一条龙,实现了完美的闭环。

 

    只可惜,陆峰没那么多时间了,电器城是个重资产,需要大量的前期投资,而佳峰电子现在的钱,只能往研发上面流入。

 

    “集团部门多,好的方向也多,这件事儿呢,后面开会再讨论。”陆峰沉吟了一下,问道:“天津的厂区建设的怎么样?”

 

    “一期工程已经完工了,流水线也全部安装完毕,人员已经开始培训,春节前可以开始生产,本来我们还打算安排您去剪彩,不知道有没有时间?”魏艳丹回答道。

 

    “什么时候啊?”

 

    “今天是五号,我们的安排是十号召开董事会后,再去天津剪彩。”魏艳丹回答道。

 

    “还有五天时间啊,那不着急,先去一趟天津吧,工程质量都验收完了嘛?之前的那些单位都撤走了?”

 

    魏艳丹不知道陆峰怎么突然关心这个,想了想道:“建筑工人肯定是都撤了,毕竟工程完工,而且也快过年了,至于一些相关单位,应该还没撤走吧。”

 

    “那就定明天的票,我去看看。”

 

    “陆总,您去的话,肯定得安排好接待,而且当地领导也会参加剪彩,这个事情需要提前沟通的。”魏艳丹以为陆峰要去剪彩,急忙道:“这个月您的一些事情,还是比较多的。收到不少重要大会的邀请函。”

 

    “我不是去剪彩,剪彩你去就行,我就是去看看整体的情况,你把那边总负责人电话给我就行。”陆峰朝着她问道;“一些不重要的饭局、会议都给我推了吧。”

 

    “主要是两个大会,一个是您每年都参加的电子大会,还有一个是今年新起来的大会,关注到比较高,叫互联网大会,今年国内互联网不是跟国际接通了嘛,现在特别火热,很多归国的计算机专业人才都在说这个事情,国家也支持建设信息高速路。”

 

    “互联网大会?这个我得去。”陆峰倒是想看看,第一届互联网大会都有什么牛鬼蛇神,不过1995年确实是互联网的元年,从这一年开始互联网企业犹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一直到两千年初,互联网泡沫被戳破,才在死亡中看到了新的生机。

 

    这个大会,魏艳丹也就是给他凑个热闹,按照陆峰的性格,肯定不会去,没想到他居然要去?

 

    “帮我定一张明天去天津的机票,电子大会也安排上,参加完这两个大会,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放假了。”陆峰伸了个懒腰说道:“今年尽可能的给我多放几天,让我休息休息。”

 

    “那我让行政部门没特别的事情,不给您排行程。”魏艳丹说完由于了一下道:“过两天各大股东就要到了,您去天津的话,接待工作.......。”

 

    “没事儿,来了让他们住酒店就行!”陆峰随口道:“公司发展好,别说住酒店,就是睡街头,这帮人也是高兴的。”

 

    “那我负责接待,一会儿让行政部门联系好天津那边的负责人!”魏艳丹站起身道。

 

 文学

    “行,我先休息一会儿,让他们别打扰我。”陆峰站起身显得有几分疲惫,朝着卧室走了过去。

 

    随着陆峰回到集团,整个佳峰电子内部都像是有了主心骨,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哪怕这个男人只是呆在房间里睡觉,对于高层而言,只要他还在,就说明一切都没问题。

 

    朱立东和杜国盈期间几次想找陆峰聊一下,尤其是朱立东,他觉得明年应该加大对销售渠道的投资,尤其是物流方面的扩张,可是董事长办公室的人一直在说陆总在忙,具体在办公室忙啥,他也不知道,也不敢问。

 

    傍晚时分,陆峰精神头不错,下楼开着车直奔江晓燕家里,多多已经回来了,乖乖的坐在桌子前写着作业,从后背的鞋印看的出来,应该是挨了一顿抽。

 

    张凤霞今天也在,端着两盘菜走了出来,看到陆峰来了,开口道:“我家里人让你去我家过年。”

 

    陆峰眉头一皱,揶揄道:“这帮个忙,怎么还帮出连续剧来了?”

 

    “你去人家家里见完家长,过年了,不得去看一下?”江晓燕走出来道;“得有头有尾吧。”

 

    “那我干脆娶了她.......。”陆峰话说了一半,看向江晓燕道:“正合你心意。”

 

    “什么呀?”张凤霞叫了起来:“晓燕姐是为了我好好工作,这是资本家的做派,安顿好家里人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嘛。”

 

    “那我算啥?华纱厂的员工福利?”陆峰忍不住笑道。

 

    江晓燕和张凤霞忍不住笑了起来,家里的气氛显得格外融洽,三个人在一块的时候,其实只要不提生育这种尖锐的问题,江晓燕还是原先的那个江晓燕。

 

    “你要实在躲不过去,就跟我俩过年吧,今年准备出去旅游,去三亚度度假。”陆峰看向张凤霞道。

 

    “我这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二人世界吧?”张凤霞略显尴尬道。

 

    “什么二人世界?”江晓燕坐下来道;“就是聚在一块过个年而已,没啥打扰不打扰的。”

 

    张凤霞感觉自己夹在中间有些尴尬,不想回家是真的,出去旅游也是个选择,江晓燕的大方很多时候对于她来说是一种罪恶感。

 

    “不说这些了,到时候再看,先吃饭吧,我明天去一趟天津,回来时候买点大麻花啥的。”陆峰看出来她的不自在,急忙换了个话题。

 

    “因为多多老师?”江晓燕思量着道;“我今天琢磨了一下,这事儿是真是假也不知道,说不定是她姐姐挨打了,她来这告状,再说了,咱这又不是公家单位,不调解这些,你让下面人查一查就行了。”

 

    “也不全是,主要是工厂竣工,我去看看,能解决顺便解决一下,这要是涉及到工程质量问题,那可就是大问题了。”陆峰回过头看了一眼多多,说道:“先别写了,过来吃饭。”

 

    饭桌上恢复了和谐,电视播放着节目,四个人有说有笑,好像没什么不对,可又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