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太满了子宫吃不下 小东西你看你喷的到处都是

2022-01-13 14:15:18情感专区
李娜心里有种浓重的危机感,她这个家里的老小儿,全家的宠儿地位要不保。 李母听到熟悉的小女儿的尖叫声,这才想起屋里还有一个不省心的。 她抬脚就要迈,看了眼眼前这

    李娜心里有种浓重的危机感,她这个家里的老小儿,全家的宠儿地位要不保。

 

    李母听到熟悉的小女儿的尖叫声,这才想起屋里还有一个不省心的。

 

    她抬脚就要迈,看了眼眼前这个,又顿住了。“孩子,你别激动,我知道让你一时半会的接受我你有些困难,不过等我们找到你养母你就明白了,我真的是你妈妈。”

 

    李玉明心想我没激动,激动的是你!

 

    但她真没激动吗?心里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又期待又恨的情绪是为了什么?

 

    李母又说:“你先等等我,我去看看你小姐。”她嘴里说的小姐指的是家里最小的姐姐。

 

    李玉明都没来得及说话,李母就不舍的松开她的手,“等我啊!”一边说着一边快步往屋里走,紧接着是关门的声音。

 

    李杰赶紧跟进去,“大哥,看好了她,别让她跑了。”终于有人来替她了,她可算能消停的休息一下。

 

    她一进去就听到里面母亲的吼叫:“你个死丫头!你怎么有脸让我们来看你?你干得好事!我们八辈子的老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李娜哇的哭起来,“妈,你光疼那个女的不疼我了……”

 

    李杰本来想劝母亲几句的,但听到李娜的话她干脆不劝了,骂几句也好,省得不懂事,那李玉明是你能攀比的吗?

 

    要真是爸妈的孩子,好不容易找回来了,你心里难道不感动?

 

    李杰即使不喜欢李玉明的性格,但一想到她一出生就离开爸妈,被养母带着吃了不少的苦,她就心疼。

 

    不过李娜不知道,又是被娇惯的长大的,有些嫉妒的心理也是可以理解的。

 

    她也只是委屈的叫叫而已。

 

    李母看到她哭的伤心,又气又疼,上前拍了她一巴掌:“还哭!做月子不能哭知不知道?”

 

    旁边的小宝宝可能是知道母亲挨打了,哇一声张嘴哭起来。

 

    李母这才注意到旁边的小婴孩,再多的气恼也化为叹息,她上前抱起孩子,眼圈再次红了,好像这近二十年的泪水都在这一天流尽一样。

 

    她边落泪边说:“你个死丫头,闯了这么大的祸,你以后可咋整啊!”

 

    骂完姑娘又哄怀里这个:“不哭了宝宝,姥姥抱啊,姥姥抱抱——”

 

    李杰过去轻轻搂着母亲的肩膀:“妈,别难过!李娜她没心没肺的,以后会过得快乐的。”

 

    这是贬还是损?

 

    李娜翻了个白眼。

 

 文学

    她要不想开点,现在不是愁死了?

 

    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事情已经这样了,干吗还要让自己活在痛苦里?

 

    要不说,李家人都心大。

 

    看看李母就知道了。

 

    她和表姨拉着手唠嗑就能听出来,“……大姐,我们家这点破事你也都知道,说实在的,要搁以前我是觉得没脸见你的。我这辈子就好个脸面,没想到……”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李娜这熊孩子我是恨不能打死她,可有什么用呢,事都出了!她姐说帮她养着,要按正理不想让人知道,不如送得远远的,可我只要一想到玉明那孩子从小受的苦,我这心里就难过的不行,就想着,万一这孩子送走了也没遇上个好人家,再像她小姨那样,我这心里就拿不定主意了。”

 

    表姨知道为什么李家的姑娘胆子都奇大了,李母这种教育也是有问题的吧!但拿了块手绢递给她:“我都能理解,儿女都是债。”

 

    “可不是就这句话嘛!大姐,我就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吧,我打算把这孩子留下了。要不是怕李娜她不好再嫁人,我都宁可给她养着这孩子!反正啊,事儿都出了,孩子也是无辜的,我知道孩子离开自己身边的苦,我不能让我女儿也经历这种苦。”

 

    至于李玉明。

 

    李母只是长长的叹气:“都是老一辈造的孽!我也不想多说,这次回去,我打算把这孩子领回去!只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跟我回去!”

 

    表姨斟酌着:“如果能证实她是你们的女儿,那她说不定会愿意跟你们走。我看她之前过得可不算太好。”

 

    李母:“不用证实,她就是我姑娘。不信你去问她,她是不是胸前有个小米粒大小的黑痣?就在这个地方。”

 

    她说着比划了一下位置。

 

    不用问,李玉明正好进屋听到这话,她抿了抿唇,“我晚上睡觉时,她偷看过了。不算!”

 

    意思是说这是李杰偷看到的秘密,不算她是李家女儿的证明。

 

    李杰无语,这一晚上二人恨不能连衣服都没脱,我上哪偷看去?

 

    不过这丫头看来是心知肚明,只是不愿意相认而已。

 

    李母面对她时耐心十足,“好孩子,你大腿根那是不是还有颗痣?你和你娜娜姐都有,她是左腿你是右腿。”

 

    这可是很私密的地方,李玉明咬着唇想要说没有,可不知道为何话到了嘴边却没再说出口。

 

    她们非要认我那就认好了。

 

    看这一家子应该条件还不错,总比跟着庄玉梅继续行骗,过那种东颠西跑的日子要强!

 

    关键是她看着李娜跟她撒娇,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羡慕和嫉妒。那是她在拥有了记忆以后就很奢侈的东西。

 

    她也想……

 

    李母眼睛里带了些泪,脸上却带了笑,她拉着李玉明的手:“好孩子!以后啊,妈不会再让你吃苦受罪!你放心!”

 

    这一次,李玉明没再反驳“我有妈”,也没再尝试挣扎着把手抽出来。

 

    李俊和韩秀婷买了些吃的坐上小客车。

 

    搬到新家李俊曾经去过一次,要不他怎么说大哥去没用呢!

 

    现去找地址,哪有他痛快。

 

    李英听到敲门声,正在做饭的她洗了下手去开门,看到李俊两人愣了下:“你们怎么来了?来秀婷,快进来。”

 

    韩秀婷忙拎着袋子递过去,“二姐,我们过来看看小雅。”

 

    “买这些干啥,也不是外人。”李英说着接过来,拍了李俊的后背一下:“东张西望的看什么呢?”

 

    “爸妈呢?”李俊问:“在小雅那屋?”

 

    “爸妈?”李英被问愣了:“他们不是在家吗?你找他们怎么找这来了?”

 

    “我二姐夫说,大哥领他们来看小雅来了。”李俊更是惊讶:“不会吧,大哥把他们领丢了?”

 

    这得是多不相信李峰的能力才能说出这种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