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荡货你就是欠cao*上课忘穿内裤被男同桌摸出水

2022-01-13 14:07:52情感专区
修行难不难? 对天资比较好、传承也比较好的修士来说,大多数时候,其实不难。 真的不难! 因为天资好传承也好的话,修行进度相对来说就会比较快,而一个人如果能明显感觉

修行难不难?

 

    对天资比较好、传承也比较好的修士来说,大多数时候,其实不难。

 

    真的不难!

 

    因为天资好传承也好的话,修行进度相对来说就会比较快,而一个人如果能明显感觉到【进度条】这种东西的话,其实,是比较容易忽略过程中的辛苦、枯燥等等东西,而心心念念地期盼着结果的。

 

    这样的话修者的常规心态也会比较不错,然后就是相辅相成,让修行的进度更快!

 

    就如凌霄宗凌霄下院的那些未入门小弟子,一般都是十来岁甚至十岁以下的小孩,然后,从修行起始到凝元大成步入玄关,耗时不到一年的有,耗时一二三年的有,而耗时超过三年以上,对凌霄宗来说,就已经算是比较“后进”的弟子了。

 

    但在外头,修士从修行起始到凝元大成,需要多长时间?

 

    答案是,很多人需要一辈子!

 

    甚至一辈子到头,也很难凝元大成!凝元中段都是一个值得自豪的成就了!

 

    差距太大了!

 

    所以,真的不能比!

 

    假设,外头的这些修士,知道九大仙宗内门弟子的修行情况,有多少人能保持内心平静呢?

 

    【比较】

 

    是修行的一障,而且是很大一障。

 

    一有比较,就会生出高下,高于对方,心里生出矜高傲慢等情绪,低于对方,心里生出自卑黯然乃至羡慕嫉妒等情绪,哪怕和对方差不多,也还是可能生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情绪!

 

    比如说,你凭什么和我差不多!

 

    你天资不如我,你努力不如我,你什么什么等等等等。

 

    而这些所有的情绪,在绝大多数时候,对于修行,都是有害无益!

 

    在别的事情上,不管是矜高还是羡慕嫉妒等等情绪,其实都是有可能滋生出正面的行为的,对自我产生一种激励。

 

    但修行不是这样!

 

    修行,对于心态要求的主基调,始终都是“平静”,最多偶尔点缀一些高兴黯然等等,而点缀稍微一多,即需调整,否则即会败毁修行。

 

    但人在世间,又怎么可能没有酸甜苦辣。

 

    在这一点上,修者和普通人一无差别。甚至,因为修者比普通人相对更为敏锐的感觉,会把经历中的那些酸甜苦辣,数倍乃至数十倍的放大!

 

    哪怕万药宗出身,而且是嫡系出身,石九阳一路走来也绝不平坦。

 

    这些天里,在给许广陵的讲述中,石真一,哦,现在应该叫石荣枯了,石荣枯在讲着自己故事的时候,相当有心地给许广陵讲了他从凝元境到玄关境到开窍境再到真一境的诸般境况,特别是心里上的种种变化。

 

    那些比较。

 

    那些自许。

 

    千般感觉,万般滋味。

 

    很多都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此刻,在石九阳的娓娓而谈中,一切都仿佛就发生在昨天,那些所有的细节,全都是那么新活。

 

    石九阳是倾诉,像是要用这种方式,梳理自己的全部过往。

 

    但许广陵也听出来了,在这位阁下很多着重的讲述中,这位石荣枯是以这种方式,来对他表示感激或者说作出报答。

 

    许广陵知情,也领情了,所以他确实是认真地倾听。

 

    每个傍晚,他都化身为一个忠实而又安静的倾听者,在倾听的过程中,少许的时候,他也把自己的一些经历和感觉说出来,来和石九阳作印证。

 

    在这种印证过程中,石九阳渐渐忘了,他面对的只是一个小辈。

 

    如果说之前,石九阳是有意和许广陵成就一对“忘年交”,那么现在,慢慢地,没有什么忘年交的说法了,就是知交!

 

    而且还是毕生至交的那种!

 

    而这样一种感觉和默契,让双方都很愉快。

 

    许广陵没有辜负这段〖高山流水〗,在灵光一闪地超水平研制出了白雪香之后,借着这次“超频”,在接下来数日的时间里,他又不断地对白雪香作出调整,使其功效更切合他的所想。

 

    而石九阳是全程的受用者,也可以说是此香的唯一真正受用者。

 

    白雪香并不会调整或引导意识等等,那是通幽香的事,白雪香的功效仅仅只是跨越和穿透“三界”,在【身】、【心(识)】和外界的【灵气】之间建立一个稳定的三角回环。

 

    身闻香,则识中“落雪”。

 

    识中“雪化”,则牵引外界的灵气渗透和滋润整个身心。

 

    每天晚上,石九阳的故事讲完,许广陵则燃起一支香,而两人也在此之后归于寂静。

 

    寂静之中,便是白雪香的功效慢慢发挥之时。

 

    一晚一渗透。

 

    白雪香不改变意识,它只是为身心提供一个更好的环境,而在这个每过一晚,身心情况都会比昨日更好一些的环境中,石九阳的荣枯境前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向前推进!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石九阳大概需要数年乃至数十年的时间,慢慢地度过这个阶段。

 

    如一个老牛的反刍。

 

    如一只老虎的慢慢舔舐伤口以及恢复精力。

 

    总之,那会是一个比较平缓但又相对漫长的修行阶段。

 

    而此际,在白雪香的作用下,石九阳的意识仿佛连接又或贯穿了时间长河,虽未达到“一刹即永恒”那般极大之不可思议,但也还是在某种程度上,凝聚了时间,跨越了时间,突破了时间。

 

    本来的十年之功,此间,一夕可达!

 

    而且绝不是什么仓促地达成,是一种比最理想的方式还要理想百倍地,以近乎于【完美】的方式,来达成!

 

    偏偏在场的两个人,又都是外行。

 

 文学

    许广陵不知道“正常的”荣枯境前期需要多长时间。

 

    石九阳同样也不知道,大宗门在教导弟子上通常不会使其过度前瞻,就如石九阳来说,他大概要度过真一境了,才会从其师尊或宗门那里,获得比较完整的荣枯境的传承,包括功法,也包括相关经验之类。

 

    所以此际,这位阁下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上演一段奇迹,甚至可以说是小小的“神迹”。

 

    他的修行进度,是以一种流光疾电一般的速度,在进展!

 

    而偏偏,在个人感觉上,他的感觉是时光慢了下来,整个人的身心,也都处于一种放松、悠闲甚至是慵懒的状态之中!

 

    慢慢地,可能受许广陵的无形熏染,他也和许广陵一样,把这段行走当成是“度假”或“郊游”了!

 

    两人一路深入,尽管许广陵会比较有意地挑选路线,尽量避开那些强大的野兽乃至凶兽之类,但终究还是有避不开的时候。

 

    这种情况下,当然就是石九阳上场了。

 

    挟晋升之威,石荣枯甚至都不需要动手,仅仅是一个眼神的恫吓,最多了不起再加上一句低沉的如“咄”这般的斥喝,基本上,就是一路平趟,百兽咸伏。

 

    已经有了那么一两分〖大修士〗的风采了!

 

    除了这般小小的枝节,两人的“郊游”之旅,无惊更无险,全程轻松愉快。

 

    日升月落,日落月升。

 

    一天一次故事会。

 

    倏倏然,又是一个多月过去。

 

    而到得此际,石九阳的一双眸子,已是在不知不觉中,又重新走向清澈,而且是远比之前真一境时,要更为的清澈。

 

    直到。

 

    这一日。

 

    两人行到了一条山溪边。

 

    石九阳临溪而立,他本来是无意识地看向溪面,但是突然地,呆住了。

 

    他的身形,映照在溪水里。

 

    包括脸部,当然也包括他的一双眸子。

 

    岸上的眸子,望向水中的眸子,就在这一刻,石九阳的视线好像突然就贯穿了什么东西,紧接着,他看到了一个和往常不一样的世界!

 

    从静立到怔立。

 

    从怔立良久,到抬起头来,左右而视。

 

    再到站到身侧一棵树的面前,近距离地,盯着那棵树的树干猛瞧。

 

    随后,又直接摘下一片树叶,放到手心,托到眼前,看了又看,瞧了又瞧。

 

    如此这般,半小时的时间都有。

 

    然后,这个在这些天里不知何时早已重新恢复阳光的荣枯境修士,用一种仿佛被春风熏染般的轻扬意态高兴地说道:

 

    “广陵,我……”

 

    “我好像开了眼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