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扒下班花的黑色丝袜把她啪啪 小东西把它吃下去

2022-01-13 14:00:51情感专区
说着。 那面容冰冷的女子。 则是一把刀横在了绘梨衣的腰间,威胁道:“走,跟我去卫生间!” “你...你要干嘛?” 绘梨衣紧张到了极点,那把

    说着。

 

    那面容冰冷的女子。

 

    则是一把刀横在了绘梨衣的腰间,威胁道:“走,跟我去卫生间!”

 

    “你...你要干嘛?”

 

    绘梨衣紧张到了极点,那把匕首,正顶着她的腰间,几乎刺穿了她的衣服,皮肤表面依然是被刺了少许进去。

 

    她心情十分复杂与憋屈。

 

    今天到底怎么了?

 

    老是遇见一些破事。

 

    不是被威胁就是被刺杀。

 

    抵达卫生间后,绘梨衣语气怂怂地开口道:“你是比田的人吗?”

 

    “呵呵。比田还没资格让我当他的杀手!”女子横眼冷对着她,掐起她的脖子,厉声道:“你尽敢配合对方使诈?我看你是活腻了!你这样的女人,我们老大说了,死不足惜。”

 

    当然了。

 

    此女子正是那竹叶青派来的人。

 

    虽然竹叶青第二次的奖励没有得到。

 

    但第三次的奖励,居然是加100颜值的东西。

 

    本就是美女的她。

 

    更是对这东西向往。

 

    她当然要尽量帮秦风完成任务,赢下来比田一个亿美金。

 

    故而这绘梨衣居然敢配合耍诈,赢秦风的钱?那竹叶青怎么能放过。

 

    这是破坏任务。

 

    “你...你是那位赵先生派来的吗?”绘梨衣脖子被掐着,说话很不清晰。

 

    “你不用知道太多!去见阎王吧!”

 

    女杀手自然不多废话。

 

    竹叶青那边下达的命令。

 

    可是要灭了这上杉绘梨衣。

 

    可是她真要杀人的时候.....

 

    洗手间门外,则有人走动的声音。

 

    那女杀手耳力极好,自然听到了动静。

 

    她耳朵微微动了动,暗道:“不好,是秦先生过来了!可不能让他发现我暗中跟着他....”

 

    倒不是女杀手能闻出来秦风的味道,而是她的听觉很好,通过洗手间外秦风的步伐,就能判断是秦风了。

 

    毕竟暗中跟着秦风几天了,秦风穿的鞋子会发出什么声响,他走路的特点,这些顶级女杀手自然记在了心里。

 

    随即那女杀手只能跳窗而走。

 

    竟也没有发出一点点声音。

 

    也没来得及动手杀了绘梨衣。

 

    只能等待下次的机会。

 

    毕竟这可是竹叶青交代过的。

 

    “上杉小姐?你不是出去接朋友去了?怎么在洗手间里?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秦风进入洗手间,就看见绘梨衣不断剧烈的咳嗦,脸和脖子都是通红。

 

    很显然,她剧烈咳嗦,是刚才差点被那女杀手掐得窒息了。

 

    秦风见她表情很奇怪,疑惑了一下,也没管那么多,走上前,掐着她脖子,厉声道:“对了,问你一个事情,你是不是给对面报信息了?玩配合赢老子的钱是吧?一开始我还觉得你挺不错的,应该不是那样的人,没想到你居然是卧底?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可怜的上杉绘梨衣。

 

    那天鹅颈般的脖子。

 

    如今一连两次被人掐了。

 

    她本来就晶莹剔透的皮肤,上面全是红条子的手指形状捏痕。

 

    “咳咳咳....不不....先生,我没有,是比田逼我的!你原谅我吧,你不要派人来杀我了!”绘梨衣平日里虽然爱笑,也有着万种风情,是一种说不出的风韵,但她毕竟是小人物,哪里不怕这样的场面?

 

    “我要杀你?”

 

 文学

    秦风眉头微微一皱,自己哪里派人杀她了?

 

    难道说.....

 

    秦风现在回想起来,怪不得自己一进来洗手间,就看见绘梨衣搁那儿剧烈的咳嗦。

 

    而且貌似窗户还摇晃了一下,是有人跳窗了吗?

 

    秦风心里已然知道了大致的事情,开口道:“你真是被比田威胁的?才配合他赢我的钱?”

 

    “我不敢骗先生,您请看短信。”绘梨衣立马出示了证据,因为她觉得,投靠秦风,肯定能保全自己的性命和家人。

 

    “这个比田!玩心理战术玩不过老子,居然耍这样的手段?”秦风微微咬了咬牙,把她的手机递还了回去,“你放心,比田要动力,得先问问我!”

 

    秦风知道她是冤枉的后,就松开了掐在她天鹅颈上的手,和善道:“你不舒服的话,就先回去休息。”

 

    “您不派人杀我了?”

 

    “既然你是被逼的,我派人杀你干嘛?”秦风说到这里,随即暗道:“我背后的大佬,做事怎么这么凶残?动不动就打啊杀的?可是我也联系不到背后这要杀绘梨衣的人呐。这杀手不会又找机会要杀绘梨衣吧?”

 

    “你别回去休息了,跟着我!”

 

    秦风可不能让她被自己背后的大佬误杀了。

 

    这些人大佬做事情,就不能查清楚一点吗?

 

    反正一旦有人伤害到秦风,就要不分青红皂白杀人,或者把人家搞破产?

 

    秦风只能把她带在身边。

 

    这才安全一点。

 

    还是那句话,秦风联系不到自己背后的大佬。

 

    唯一能联系的只有苏星河,但肯定不是他派来的。

 

    “恩,我跟着您。”上杉绘梨衣狠狠地点了点头,紧随着秦风的脚步,出了洗手间。

 

    .....

 

    .....

 

    “赵先生!你回来了?还以为你不玩了呢?”比田新野挑衅一笑,现在他是赢家,自然得意得很。

 

    “比田先生说笑了,本人是一个不服输的人,现在输了200美金!那肯定不打算就此罢休的!”秦风笑着半边脸,暗暗骂道:“狗东西,你还威胁绘梨衣,让他配合耍诈?要人品没人品,要牌品也没有!”

 

    “我也很有兴趣多赢一点赵先生的钱呢。”比田狂妄一笑,反正自己那边有绘梨衣这个卧底,想不赢都难。

 

    “这小子,貌似被绘梨衣的美色征服了,就这么相信她?难怪你要输钱!红颜祸水呐!”比田暗暗得意。

 

    很快。

 

    对局再次进行了下来。

 

    双方牌面如下:

 

    秦风:AAA。最大的牌。

 

    比田:KKK。第二大的牌。

 

    果然。

 

    这局要出大事情了。

 

    冤家牌来了。

 

    什么是冤家牌?

 

    那就是双方的牌都大得离谱,谁也不惯着谁。

 

    “TM的!我居然拿到了三个A?这三条A?要不要拍给银行的看看?看能不能贷款个100万?”秦风内心狂喜,但是脸上和肢体动作却没有任何表情,因为拿到好牌,最忌讳的就是脸上得意。

 

    “嗦嘎!居然是三条K的豹子!”比田新野狠狠舔了舔嘴角,这局牌,他要赚大发了。但值得一提的是,对方的卧底绘梨衣,怎么不给自己提示了?

 

    不过比田反正拿到了大牌。

 

    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赵先生,我是赢家!我先下注!就100万美金吧!”比田自然不能一开始把筹码下太大,这样很容易暴露自己是大牌。

 

    “我跟你一百万!不过我另外再加5600万美金!”秦风手里是最大的牌,自然不怕,他叫来服务员,开口道:“服务员!拿着卡,去给我换5600万美金的筹码出来!”

 

    “5600万美金!”

 

    比田新野内心咯噔了一下。

 

    看来对方是要殊死一搏了。

 

    但比田手里就是豹子,除了三个A,他根本不怕。

 

    “比田先生,我这次下注5600万美金!我梭哈了!你说话吧!”

 

    秦风梭哈了。

 

    那意思很阴确了。

 

    那就是对方要就跟5600万美金开牌。

 

    要就是直接弃牌。

 

    只有这两个选择了。

 

    “你居然梭哈了......”

 

    比田新野看着桌上的筹码,整整几箱子。

 

    他内心其实开始心虚了.....

 

    但三个K这样的牌?已经很大了。

 

    对方难道会有三个A吗?没那么巧吧??

 

    若这种牌都怕了?以后传出去怕是要被嘲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