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新(用舌头狂虐她的小豆豆)最新章节列表

2022-01-13 13:56:33情感专区
比起薛清与虞悦怡,保安更清楚这条街道的环境,第一眼就知道路标被变动过,至于是被什么人变动过,他也不知道,而这也是他恐惧的原因。 按照正常情况,右边街道是能离开动物园的安

比起薛清与虞悦怡,保安更清楚这条街道的环境,第一眼就知道路标被变动过,至于是被什么人变动过,他也不知道,而这也是他恐惧的原因。

 

    按照正常情况,右边街道是能离开动物园的安全出口,现在却充满了不确定性,走左边街道更是必死无疑。

 

    保安的职责是引领感染者到安全出口,也有义务保护每一个游客的安全,但在这种情况下,他完全可以为了自身安全让薛清虞悦怡自行前往。

 

    保安自问也不是舍己为人的圣人,可刚才不知为何,脑子一热就决定在最后一段距离尽到保安的责任。

 

    没有迟疑太久,保安当即在前面带路,薛清与虞悦怡紧随其后。

 

    薛清时刻注意着周围的环境,发现路边原本到处都是的白兔子逐渐开始变少,走了大概十几分钟,已经连一只兔子都看不到。

 

    随着三人的深入,周围的愈发阴森起来,本来翠绿的树木草坪变得枯黄,偶尔还能看到一两只死状凄惨的兔子。

 

    虞悦怡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虽然这场电影的世界一直充满诡异,但那种感觉一直都是若有若无,现在还是第一次体验到亲切的阴森。

 

    不止是虞悦怡,包括薛清和保安都有这种感觉,仿佛危险下一刻就要发生。

 

    就在此时,保安眼前一亮,指着前方激动的说道:“到了!”

 

    薛清与虞悦怡探头往前一看,眼中映入一扇打开的老旧铁门,外面朦朦胧胧看不清是通往何处,但两人都有预感,从这里出去就能结束这场电影。

 

    “既然如此,我的任务也完成了,你们赶快走吧。”

 

    保安深深松了口气,他说完不愿再停留,转身往回走去。

 

    听到这句话,薛清心头没由来冒出一股古怪,出口应该就是不远处那扇门不错,可他怎么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薛清摇了摇头没有多想,无论如何,出口就在眼前,他总得跟虞悦怡试一试。

 

    两人怀揣着忐忑的心情,并肩往铁门走去。

 

    走了两步,薛清忽然停住脚步,扭头看向虞悦怡说道:“雅静,抓着我的手。”

 

    虞悦怡愣了愣,不过还是乖乖抓住薛清的手。

 

    “如果有特殊情况,我殿后,你先走。”

 

    薛清神情凝重,手拉手能确保两人在同一个位置,如果发生危险,他也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虞悦怡眼眶一红,内心有的不是感动,而是害怕,害怕真的失去薛清。

 

    虽然薛清有诸多强大的诅咒之物,但在这部不按常理出牌的诡异电影基本派不上用场。

 

    薛清没时间安抚虞悦怡的情绪,拉着她的手大步走向铁门。

 

    铁门看起来距离两人并不远,然而薛清在大步冲刺下竟迟迟没能抵达,每一次感觉就要到门前,又突然感觉距离变远了一些。

 

    薛清心头直跳,这可不是错觉,绝对是有什么东西在阻止两人离开动物园。

 

    薛清没有就此放弃,加快了跑向铁门的速度,从大步到小跑,最后直接不看铁门埋头冲刺,可无论如何都走不过去,像是有一堵无形的墙堵住了两人。

 

    半个小时过去,薛清与虞悦怡都跑的气喘吁吁,虞悦怡更是累的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

 

    虞悦怡双腿一软瘫倒在地,喘息着摆手说道:“子默,算了,算了,我们过不去的。”

 

    先不说后面究竟是不是出口,就算是出口,光凭这么横冲直撞也不可能过去。

 

    薛清脸色难看,擦拭着额头汗水。

 

    其实他早有放弃从这扇铁门出去的想法,现在毕竟还只是剧情第二幕,不可能那么轻易结束电影,问题是他不知道放弃之后该怎么做,难道原路返回去找保安?

 

    两人休息了一会儿后,起身再次尝试了一遍,发现还是无法走到门前,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原路返回。

 

    无法从这里离开动物园估计也是剧情设定,两人只能原路返回再想其他办法。

 

    薛清满脸颓废,与虞悦怡回头往反方向走去。

 

    薛清摇了摇头没有多想,无论如何,出口就在眼前,他总得跟虞悦怡试一试。

 

    两人怀揣着忐忑的心情,并肩往铁门走去。

 

    走了两步,薛清忽然停住脚步,扭头看向虞悦怡说道:“雅静,抓着我的手。”

 

    虞悦怡愣了愣,不过还是乖乖抓住薛清的手。

 

 文学

    “如果有特殊情况,我殿后,你先走。”

 

    薛清神情凝重,手拉手能确保两人在同一个位置,如果发生危险,他也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虞悦怡眼眶一红,内心有的不是感动,而是害怕,害怕真的失去薛清。

 

    虽然薛清有诸多强大的诅咒之物,但在这部不按常理出牌的诡异电影基本派不上用场。

 

    薛清没时间安抚虞悦怡的情绪,拉着她的手大步走向铁门。

 

    铁门看起来距离两人并不远,然而薛清在大步冲刺下竟迟迟没能抵达,每一次感觉就要到门前,又突然感觉距离变远了一些。

 

    薛清心头直跳,这可不是错觉,绝对是有什么东西在阻止两人离开动物园。

 

    薛清没有就此放弃,加快了跑向铁门的速度,从大步到小跑,最后直接不看铁门埋头冲刺,可无论如何都走不过去,像是有一堵无形的墙堵住了两人。

 

    半个小时过去,薛清与虞悦怡都跑的气喘吁吁,虞悦怡更是累的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

 

    虞悦怡双腿一软瘫倒在地,喘息着摆手说道:“子默,算了,算了,我们过不去的。”

 

    先不说后面究竟是不是出口,就算是出口,光凭这么横冲直撞也不可能过去。

 

    薛清脸色难看,擦拭着额头汗水。

 

    其实他早有放弃从这扇铁门出去的想法,现在毕竟还只是剧情第二幕,不可能那么轻易结束电影,问题是他不知道放弃之后该怎么做,难道原路返回去找保安?

 

    两人休息了一会儿后,起身再次尝试了一遍,发现还是无法走到门前,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原路返回。

 

    无法从这里离开动物园估计也是剧情设定,两人只能原路返回再想其他办法。

 

    薛清满脸颓废,与虞悦怡回头往反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