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公捡筷子时我故意把腿劈开:我和公发生了性关系公

2022-01-13 13:50:01情感专区
空间被压缩到极致的巨人领域内,仿佛连时间都开始变得缓慢。 周围的一切近乎是凝固的。 无数的树枝树杈死死的缠绕在李天澜身上,看似不动,但却越来越紧。 领域内仍

 空间被压缩到极致的巨人领域内,仿佛连时间都开始变得缓慢。

 

    周围的一切近乎是凝固的。

 

    无数的树枝树杈死死的缠绕在李天澜身上,看似不动,但却越来越紧。

 

    领域内仍旧有着残破的树枝树叶与灰尘,所有的一切正在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朝着巨人的身上聚拢。

 

    巨人的身体已经高达上千米,带着一种直入云霄的压迫感,巨大的似乎要遮蔽天空的拳头缓缓下落,狂暴的力量在近乎凝固的领域中不断发出狂响。

 

    纯粹的力量带起了强烈的风暴,还未接近,李天澜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震动。

 

    那是浑身的骨骼,肌肉,血管,甚至是细胞,连同心脏在绝对力量下的本能震颤。

 

    他挡不住这一拳。

 

    李天澜非常确定这一点,他无法判断这一拳的力量参数,但却可以肯定,这一拳只是论单纯的力量的话,甚至已经超越了摩尔曼斯上空的那永恒一剑。

 

    当然,只是单纯的力量。

 

    如今这一拳出现在荒野的战场上。

 

    如果是在中洲的繁华城市的话,这种狂暴的力量完全可以在一瞬间摧毁一座数百米高的摩天大楼,给小半个城市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在这种力量下,真实环境里的任何生物正面承受这一拳,都只有一个下场,粉身碎骨。

 

    而这一拳唯一的缺陷就是动作频率太慢。

 

    像是慢动作,慢镜头,甚至跟蜗牛一样,随着拳头的缓慢移动,巨人的整条手臂都在不断蓄力,铁拳之下,整个世界仿佛都在震颤。

 

    可如今这片力量领域的存在却完全弥补了这一拳在速度上的缺陷。

 

    领域彻底抽空了周围区域的空气,将空间压缩到了极致,重力瞬间翻了上百倍,李天澜身在其中,身上就像是被压了无数座大山,他引以为豪的攻击速度完全报废,连剑气蔓延的速度都近乎凝滞。

 

    因为他锐利的剑气已经破不开这片被极度压缩的空间。

 

    所以在这片领域中,他的速度比起空中巨大的拳头还要慢。

 

    无数的树枝如同锁链一般从四面八方伸过来,完全固定住了李天澜的身体。

 

    他唯一的选择,就是被固定在这里,然后在这一拳之下粉身碎骨,魂飞魄散。

 

    李天澜只是静静的看着。

 

    围绕着他身体的剑气屏障在这一瞬间被完全收敛起来。

 

    三道黑色模糊的影子围绕在他身边。

 

    李天澜没有跟任何一个影子融合,所以一个人三道影子,形成了一个正方形。

 

    微弱的根本让人无从察觉的幽蓝色电弧在李天澜和三道影子的手指中不断波动。

 

    李天澜放弃了所有的防御。

 

    无数的锁链没了剑气屏障的阻碍,缠绕的更加密集,已经变得脆弱的皮肤开始破碎,树枝深深刺入肌肉,李天澜整个人都变得鲜血淋漓。

 

    笼罩了头顶的拳头还在一丝丝的缓慢下沉。

 

    力量风暴不断呼啸,整片领域都开始摇摇欲坠。

 

    如何破局?

 

    李天澜并非没有选择。

 

    即便是他也无法抗衡这一拳的绝对力量,就算无情在场,又或者是巅峰状态下的王天纵在场都不行。

 

    选择还是有的。

 

    要么破碎眼前的力量领域。

 

    要么想办法毁掉随着不断凝聚力量而躯体已经开始僵硬的巨人。

 

    二选一。

 

    只不过李天澜一个都不打算选。

 

    他懒得毁灭巨人,也懒得破碎领域。

 

    他选择彻底撕裂整个战场。

 

    指尖之中那一道幽蓝色的电弧仍旧在缓缓的波动跳跃。

 

    暗淡的光芒随着拳头一点点的下落而变得愈发暗淡。

 

    最终所有的光芒从蓝色蜕变成了白色,然后逐渐透明,逐渐消失。

 

    李天澜的身体缓缓绷紧。

 

    他无法跟影子融合。

 

    可本身就不是实体只是三道轮廓的黑色影子却主动与李天澜融合。

 

    刹那之间,李天澜手中变得透明的那一道隐晦光芒直接转变成了纯粹至极的剑气!

 

    这道剑气无比纯粹,锋芒四溢,但出现的瞬间,却扭曲到了极点。

 

    李天澜轻轻弹指。

 

    手指间不断扭曲的那道剑气随着他的弹指变成了一粒纯白色的光点。

 

    风暴静止。

 

    领域静止。

 

    整个战场上像是吹过了一缕无比寂静的风。

 

    高空之上,脚下喷射着火苗的使徒默默的看着下方弥漫的雾气。

 

    他的头顶是层层叠叠的羽翼。

 

    一片轰隆隆的震动声在羽翼之上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

 

    战场最外围的地方,风姿优雅韵味十足的圣徒瞳孔本能的收缩了一下。

 

    联盟之中,林十一最先恢复了巅峰状态,其他人也即将再次回到巅峰,可在这一瞬,联盟中每个人都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了森林之内的迷雾。

 

    原本不断震动发出各种声响的森林突兀的静止了。

 

    一排又一排的大树仿佛全部凝固,每一片树叶都安安静静,森林内的白色雾气也完全停滞下来。

 

    一种极致的不安在每个人内心轰然爆发出来。

 

    临近死亡,是什么感觉?

 

    心跳毫无征兆的加快,全身上下的毛孔死死的收缩,本能在疯狂尖叫着提示着身体即将遭遇的危险,大量的血液冲向大脑,意识无比专注,绝对的恐惧在内心之中彻底爆炸,可四肢却没有半点反应。

 

    死神的刀锋带着无比狰狞的色彩无声无息的降临,抽空血液,粉碎身体,磨灭灵魂,夺走一切。

 

    无穷无尽的绝望占据了每个人的意识。

 

    林十一终于看到了森林中那一点光芒。

 

    不,那不是光芒。

 

    而是纯粹的无法形容的剑气,绝对的透明,但却又说不出的闪耀瑰丽。

 

    他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的同时。

 

    森林,巨人,落叶,战场...

 

    所有的一切都在无声无息的静止中纷纷破碎。

 

    一种绝对的寒冷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的出现在了这片战场上。

 

    熟悉,是因为他曾经在漫长的时间中经历过。

 

    陌生,是因为这种环境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那是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辐射,是零下超过两百七十度的绝对冰冷,没有氧气,一片苍茫,极度空旷...

 

    这样的环境,叫做虚空。

 

    这是真正的虚空。

 

    不是领域模仿出来的那些玩意。

 

    疯狂扭曲的透明剑气无声无息的不断弥漫扩散。

 

    这完全是不该出现在真实环境中的一剑。

 

    因为这一剑彻底的,完全的撕裂了空间,完全改变了周围的一切,空间与空气完全变成了虚无。

 

    虚空降临。

 

    这一剑继续演化下去,当离开真实环境之后,在剑气的不断扭曲中,这一剑发挥到极致,甚至可以直接形成黑洞。

 

    这是真正的无敌之剑。

 

    但却不是一剑。

 

    一次次将伤势彻底压制下去,不断的透支潜能,透支生命力,疯狂的榨取第二颗心脏的养分变成战斗力。

 

    李天澜将手中那道原本是惊雷境的剑光不断扭曲。

 

    数百次,上千次,上万次。

 

    抛开一切,无视生死。

 

    那道不断扭曲的剑光跳过了惊雷境,跳过了惊雷境巅峰,跳过了半步无敌,直入无敌境。

 

    这是一道属于无敌境的,而且扭曲了成千上万次的剑光。

 

    剑光与剑气爆发的瞬间,整片战场如同成千上万名无敌境高手同时全力爆发!

 

    李天澜的身体状况直转而下。

 

    可他的战斗力却在一瞬间被推上了前所未有的极限。

 

    这是属于李天澜的巅峰。

 

    也是属于李天澜自己的剑道。

 

    脱离了剑二十四。

 

    剑光的每一次细微扭曲,都是李天澜自己的绝学。

 

    只有一式。

 

    山河永寂!

 

    而且是成千上万次的山河永寂。

 

    没有任何人能够承受得住这种力量。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剑,而是成千上万剑。

 

    这其中每一剑的力量都远不如永恒一剑,可同时爆发的瞬间,那种密集的冲击频率完全跟一次攻击一模一样。

 

    林十一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真实环境的痛苦与震怒。

 

    虚空从森林中心不断蔓延。

 

    所有的一切都被彻底的毁灭。

 

 文学

    大片的森林与巨人几乎是在一瞬间被彻底撕碎。

 

    冲天而起的剑气浩浩荡荡的充斥在天地之间。

 

    强大的力量笼罩住了联盟中的每一个人,人群后方,圣徒伸出手掌,直接将整个联盟向后拉扯了数公里的距离。

 

    前所未有的恢弘剑气澎湃如海,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向着高空之上扩散,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在这道剑气之下坚持哪怕一瞬,所有的障碍都在一瞬间变成虚无。

 

    包括周围的森林。

 

    包括天空中巨大的羽翼。

 

    破碎,撕裂,虚无。

 

    笼罩了天地的白色羽翼在剑气之下彻底粉碎。

 

    羽翼之上,笼罩在天空中的剑气漩涡完全炸裂。

 

    如同末日降临。

 

    狂暴的雷霆,翻涌的云雾,动荡的天空。

 

    无穷无尽的剑气在天地之间不断汹涌,但却又无声无息。

 

    毁灭成了唯一的主题。

 

    李天澜就站在所有剑气的最中心。

 

    他身上所有的锁链都已经完全消失。

 

    就连身体的伤口都已经完全恢复。

 

    一片又一片的羽翼在剑气扩散的方向不断生成,又不断被撕裂。

 

    使徒与圣徒靠拢在一起。

 

    英勇者机甲在剑气的汹涌中彻底粉碎。

 

    而守护着联盟的使徒身体不断震动,一片又一片的鲜血开始从她身上不断流淌出来。

 

    大片的皮肤开始毫无征兆的崩裂,最擅长恢复的圣徒却连伤口都来不及恢复。

 

    只有那片剑光仍然汹涌,不死不休的覆盖过来,吞并战场,甚至要毁灭整个安南。

 

    李天澜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他的身体轻轻向前迈了一步。

 

    “咔嚓...”

 

    清脆的声音从他身上响了起来。

 

    李天澜身上一瞬间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裂纹。

 

    大量的裂纹从额头开始,覆盖住他整个脸庞,覆盖住身体每一个角落。

 

    这一瞬间的李天澜就像是一个瓷器,无穷无尽的裂纹疯狂的蔓延,却再也没有丝毫的声音。

 

    绝对的安静里,剑气弥漫的虚空中,一双眼睛毫无征兆的在睁开,凝视着李天澜的身体。

 

    “呃...”

 

    李天澜的表情猛然扭曲起来,瞳孔幽幽的注视着,李天澜满是裂纹的双手猛然抱住了自己的头颅,声嘶力竭的惨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