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李毅吧gif邪态恶动第900期*总裁尺寸太大不能戴套

2022-01-13 13:39:22情感专区
刘青山当然会答应签署协议,送上门的礼物,怎么好意思推让出去呢? 不过他也在协议上补充了几点:第一就是地球网的估值偏低,以地球网现在的发展速度,五年之后,价值肯定超百亿。

  刘青山当然会答应签署协议,送上门的礼物,怎么好意思推让出去呢?

 

    不过他也在协议上补充了几点:第一就是地球网的估值偏低,以地球网现在的发展速度,五年之后,价值肯定超百亿。

 

    这方面,可以参照微软公司。

 

    第二条就是,协议的规定时间是五年之内,在这五年里,只要青鸟方面达成条件,就随时兑现合约,不用等到五年之后。

 

    三井木当然无法做主,只能再次联系公司总部。

 

    对于刘青山提出来的第二条要求,倒是没什么问题,反正在财团的高层看来,别说五年,就算是十年也不一定能研究出来。

 

    就是这第一条,万万不能同意,上百亿美金,就算是三井财团也吃不消,万一输了的话,那就直接宣布破产好了。

 

    在这方面讨价还价一番之后,最后将地球网的市值定在二十个亿,三井财团,也会拿出来相匹配的资源。

 

    直到一周之后,三井的会长来到首都,这才在双方律师团队的见证下,正式签订这场商业对赌。

 

    刘青山一贯低调,所以在国内并没有宣传。

 

    但是在国际上,这样一场庞大的商业对赌,立刻被传得沸沸扬扬。

 

    就连地球网的股票,都连跌三天,跌幅超过百分之十。

 

    华盛顿邮报,是这样来评价的:芒廷刘先生年少得志,现在终于开始飘了。

 

    而纽约时报则是这么说的:这场赌注,会叫芒廷刘失去手中的所有筹码。

 

    要知道,地球网虽然估值是二十个亿,但是地球网的股份,并不全都掌握在刘青山手中。

 

    他要是输了的话,最少也要填补将近十亿美金的大窟窿。

 

    这几天,国外的家人和朋友,着实对刘青山进行了一场电话轰炸。

 

    好在国内风平浪静,并没有受到影响。

 

    过完了正月十五,哑巴爷爷领着小六子来到首都,身旁还跟着钟教授。

 

    一起来的还有辉瑞的凯文和两名助手,助手都提着那种金属的密码箱,里面装着这半个多月生产的紫杉醇。

 

    见面之后,凯文很热情地跟刘青山拥抱:“噢,刘,你的勇气很令人钦佩,放心吧,我一定会买一部你出产的手机,前提是,它能够如期生产出来的话。”

 

    刘青山也大笑:“希望你能兑换自己的诺言。”

 

    凯文耸耸肩膀:“刘,做好准备吧,也许你家乡那些红豆杉,都保不住了。”

 

    “虽然我很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那样的话,紫杉醇的产量,就能增加一万倍。”

 

    “但是作为朋友,我还是希望你能赢得这场赌注。”

 

    虽然在夹皮沟那个小地方,凯文看不到自己国家的报纸,不过他还是从电话里,得到了这个令他震惊的消息。

 

    这也导致了,凯文现在的这种复杂心情。

 

    刘青山则拍拍凯文的肩膀:“放心吧,我的朋友,就算我变成穷光蛋,我也不会去当伐木工的。”

 

    告别凯文之后,刘青山领着师父和小六子回家,钟教授过年都没回来,所以也先回了自己家,双方约好明天在中医学院见面。

 

    “哥,四姐和五姐也要来的,不过她们快开学了。”小六子坐到刘青山怀里,小嘴叭叭地开说:

 

    “哥,四姐还让我问你,学校给找好了吗?”

 

    刘青山揉揉她的小脑瓜:“早就找好了,六子,要不要大哥给你找个幼儿园?”

 

    这几天没啥事,刘青山就专门跑这事儿,他选的是师大附中,距离琉璃厂这边非常近。

 

    这一跑才知道,什么叫做办事难,像这种名校,就连王战出马,都摆不平。

 

    后来又请林子洲这位副主编出面,人家才勉强答应,不过还要进行入学测试,成绩不行的话,那就对不起。

 

    想想老四老五的成绩,刘青山还是挺放心的,于是也就同意。

 

    至于给小六子找幼儿园什么的,就是逗逗小丫头玩儿。

 

    果然,小六子晃晃小脑瓜:“哥,爷爷说,大山里面就是我的乐园。”

 

    旁边的哑巴爷爷捻须微笑,甚是满意。

 

    到了家,小翠正在厨房做饭呢,看到小六子噔噔噔地跑进来,也抱起小家伙,在半空转圈。

 

    转着转着,又猛的把小六子放下,然后弯着腰在那干呕起来,还吐了几口酸水。

 

    小六子想帮她敲敲后背,又够不着,干脆拉着小翠儿进屋,像模像样地将小手搭在小翠儿的腕子上,开始给诊脉。

 

    约莫两三分钟,小六子一下子跳起来:“哇,嫂子,你肚子里有小宝宝啦!”

 

    然后赶紧又换成哑巴爷爷来摸脉,老爷子也微笑点头,看来跟小六子的结论一样。

 

    倒是小翠闹了个大红脸,赶紧又跑去厨房做饭。

 

    等到晌午,老帽儿师叔和李铁牛他们都回来,听到这个喜讯,把李铁牛乐得,抱起来媳妇要转圈。

 

    “放下,快放下!”小六子咋咋呼呼地吆喝着。

 

    李铁牛还真听话,把媳妇儿放下,欢喜得都不知道怎么好了。

 

    刘青山把他给拉到别的屋,叮嘱一番,这才吃饭。

 

    至于做饭什么的,小翠还是没问题的,怀孕了也不能整天养着,溜溜达达,做点轻省活儿,更加有利。

 

    一家人围在桌边吃饭的时候,刘青山就说了说施老师的事情。

 

    他也不能直说,就说那天因为兴奋过度,险些晕倒,正好叫师父帮着瞧瞧。

 

    下午刘青山开车,把施老师单位,下班就直接接到家里吃晚饭。

 

    搞得施老师还有点不好意思,半路上还非得下车买了几样熟食。

 

    人家的心意,刘青山也没拦着,就当是诊费好了。

 

    到了刘青山家一瞧,人还真不少,结果刘青山一介绍,搞得施老师有点发蒙:没有一个家里的亲人啊,可是偏偏还亲如一家。

 

    聊了几句,小六子就凑上来:“叔叔,我先给你号号脉。”

 

    施老师瞧着这小不点挺喜庆的,还以为是小孩子玩过家家呢,他家里也就一个女儿,不由得想起了女儿小的时候,于是也就陪着小六子玩游戏。

 

    小六子把小手指搭在脉门上,左手完事换右手,小眉头都点拧到一起,最后招呼哑巴爷爷:

 

    “爷爷,好像有点复杂,还是您来吧。”

 

    施老师也被她给逗得大笑:“哈哈,叔叔的身体棒的很呢。”

 

    小六子却摇晃小脑瓜,不过又说不大清楚。

 

    于是换成哑巴爷爷,施老师看到老人家这么大年纪,当然也不好推辞。

 

    等诊完脉,哑巴爷爷这才比划起来,刘青山给当翻译:“施老师,我师父说,你有必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头部。”

 

    “头部经络不畅,容易发生淤堵,堵得严重了,就会把血管撑爆,造成脑溢血。”

 

    这下子把施老师都给下了一跳:“不会吧,这么严重?”

 

    刘青山郑重地点点头:“施老师,请你务必相信我师父。”

 

    随即就把哑巴爷爷的情况,跟施老师讲述一番。

 

    施老师这才知道,眼前这位老者,原来是世外高人,看来必须重视了。

 

    其实哑巴爷爷现在就可以给施老师进行治疗,用汤剂再辅之以针炙,疏通经络,肯定能收到满意的效果。

 

    不过刘青山知道,还是去医院之后,经过仪器检查,确定病情之后,再进行治疗比较好,免得人家心里疑神疑鬼的。

 

    吃饭的时候,施老师都有点没精打采的,早知道,就吃完饭在给他诊脉好了。

 

    毕竟任谁脑子里要是埋个定时炸弹,多少都会有些压力。

 

    “叔叔,没关系的,小六子肯定能帮着你治好!”小六子给施老师夹了一块肘子,还朝他呲牙一笑。

 

    施老师心头的阴霾瞬间消散:生活如此美好,当不负韶华才对。

 

 文学

    第二天,刘青山领着师父和小六子,一起去中医学院,车里也有一个密码箱。

 

    是凯文送的,里面也装着属于他们那部分紫杉醇。

 

    在大门外停车,刘青山提着箱子,哑巴爷爷领着小六子,一起走进大门。

 

    已经有返校的学生出出进进的,门卫老大爷看到哑巴爷爷,一下子就认出来,还热情地上来打招呼。

 

    哑巴爷爷也乐呵呵地跟对方握握手,然后往他怀里塞了一瓶琥珀色的药酒。

 

    “老爷爷,这是我爷爷送给您的虎骨酒。”小六子就充当爷爷的小嘴巴。

 

    把门卫大爷给乐坏了,一个劲嚷嚷,要请哑巴爷爷喝两盅。

 

    一行人进入校园,很快就有学院的领导迎接出来,是高峰的父亲,领着几位副校长和教授,看到哑巴爷爷,也都格外热情。

 

    钟教授也在列,另外还有学院下属制药厂的李厂长,因为哑巴爷爷这次来,主要还是谈合作的事。

 

    刘青山也和院领导握手见礼,然后一起去了会客室。

 

    高副院长对刘青山当然亲近,儿子现在发展的这么好,还拜了位好师傅,全是这位刘总的功劳。

 

    喝了两口茶,高副院长就笑道:“孙老先生,我们学院准备聘请您担任名誉教授,每学期,来个师生进行几次讲座,那我们就获益匪浅。”

 

    还没等哑巴爷爷说话呢,小六子就替爷爷说了:“好啊,到时候,我当爷爷的传声筒。”

 

    屋子里的人都大乐,这个小家伙,还真讨人喜欢。

 

    哑巴爷爷也就顺势点点头,手上比划了几下,意思是叫港岛那边的宋一针,也来授课,专门讲针灸。

 

    那就更好了,都是行内人,当然也知道宋一针的厉害,只是他们学校去请,估计人家也没时间。

 

    哑巴爷爷从来也不敝帚自珍,尤其是中医这门学科,需要长时间的经验积累,所以他也愿意多带带学生。

 

    只是以前没有机会,现在既然中医学院相邀,他当然不会拒绝。

 

    随后,话题就聊到了提炼紫杉醇的合作项目上,钟教授全程参与,所以由他进行了介绍。

 

    当得知已经获得成功并且持续开始生产之后,大家脸上的笑容也就更加灿烂。

 

    刘青山打开箱子,里面放着十几瓶紫杉醇,每瓶一百克。

 

    众人的目光都忍不住投射到这些白色的粉末上,有人感叹一声:

 

    “药是好药,可惜实在太贵喽,咱们国内的患者,只怕绝大多数都用不起啊。”

 

    这话倒是实话,暂时也无法改变这种现状,而且产量有限,也只能当成一种高级药品来使用了。

 

    这时候的医生,济世情怀都是比较强的。

 

    刘青山看到大伙的心情都起了变化,于是笑道:“目前,我们夹皮沟联合体,正在大力发展红豆杉的种植。”

 

    “相信等个十来年后,就一定可以改变现状。”

 

    大家这才点点头,然后把话题转入更实际一些的,那就是给夹皮沟制药厂代工这件事上。

 

    双方都有意合作,事情自然也很好解决,刘青山和药厂的李厂长聊了一会之后,商量好合作的方式,就直接签订协议。

 

    中午,校方安排了一顿午餐,并且跟哑巴爷爷约定,正好开学之初,就留下来进行授课。

 

    至于时间嘛,大概也就一个月。

 

    刘青山也给港岛的宋老师兄打了个电话,宋一针表示,立刻就办手续,马上赶过来。

 

    安顿好这边,刘青山就准备带领大树下的那些人,前往港岛进行演出和交流。

 

    等他去大树下公司的时候,正好看到,于水莲领着两个身材高挑气质不俗的妹子,也正在公司里面溜达呢。

 

    陪同她们的,赫然是张大姐,几个女人聊得火热,不时爆发出欢快的笑声。

 

    看到刘青山,于水莲立刻奔过来:“刘总,你们公司还真不错,我们想加入。”

 

    刘青山正要说些什么,就听于水莲又继续说起来:“这次去港岛,能不能也带上我们,我还没去过港岛呢!”

 

    瞧她一脸兴奋的样子,估计就是为了这个,才想加入大树下的。

 

    “这次办证件肯定是来不及了。”刘青山回道。

 

    明显能看到,以于水莲为首的三位姑娘,脸上一下子就垮了。

 

    刘青山便笑道:“告诉你们,只要你们在国际上闯出名头,到时候去国外演出的机会多了去,你们别想家就成。”

 

    那三个女孩就抱成一团,又蹦又跳的,好像真事一样。

 

    八字还没一撇呢,刘青山摇摇头,然后嘴角也不禁浮现出微笑:其实快乐也挺简单的,只要你心中拥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