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揉弄着刚刚发育的小乳h,荡娃艳妇系列小说

2022-01-13 11:54:28情感专区
过完这个乱七八糟的年,陈夏又要投入到新一年的工作当中去了。 几只中成药的研制都非常顺利,秘方是现成的,南瓜藤制药不缺实验器材,加上这年头监管不严,推向市场的日子不会太

 过完这个乱七八糟的年,陈夏又要投入到新一年的工作当中去了。

 

    几只中成药的研制都非常顺利,秘方是现成的,南瓜藤制药不缺实验器材,加上这年头监管不严,推向市场的日子不会太久。

 

    但在“医疗器械”这一块,还是碰到了难题。

 

    陈夏之前将那些“腔镜仪”都申请了专利,加起来超过了3000多个,但是有一个问题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也是急需解决的。

 

    这个难题不解决,腔镜大规模生产就会碰到极大的阻力和瓶颈,那就是“芯片”。

 

    目前南瓜藤公司已经解决了腔镜仪的材料,以及制造方面的工艺。

 

    有两个难题一时难以攻克,

 

    一个是液晶屏技术虽然申请了一大堆专利,但还是生产不出来,所以暂时只能用“显像管电视”替代。

 

    也只能暂时替代,因为显像管技术不够高清,很容易让医生在手术过程中错过细微的病变。

 

    当光感摄像头传回信号时,液晶屏就像当于医生的眼睛,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课题。

 

    陈夏已经委托华国科学院的科学家,投入巨资,在香江明德村的实验中心进行进一步研究。

 

    后来发现液晶技术的原始专利掌握在了瑞士两位科学家手上,四季集团只能区区10万美元的低价就将这项专利收购了。

 

    这也为将来发展自己的液晶技术扫清了法律上的障碍,

 

    将来各种液晶屏的专利,什么LCD技术、OLED技术、TFT技术、TN技术、STN技术等等都在陈夏手上,那就发财了。

 

    到时无论你是电视、电脑、手机等等,哪个离得开这项技术?

 

    液晶技术好解决,反正更新换代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一开始够用就行。

 

    陈夏有现成的电脑液晶显示器和手机屏幕显示器,到时让科学家们对着拆解研究,复制一下,难度不会太大。

 

    但还有一个难题,那就是“芯片”技术。

 

    1993年,华国也有自己的半导体和集成电路技术,也能制造1微米的芯片,但无论是产量,还是技术水平都已经远远落后于国外了。

 

    这是一个非常遗憾的事情,要知道1978年,霉国GCA公司推出世界第一台商品化的分步式投影光刻机——DSW4800,光刻精度3微米左右。

 

    仅过了两年,1980年,清华大学也研制出第四代分布式投影光刻机,精度高达3微米,芯片研发技术仅次于美国,接近国际主流水平。

 

    结果到了80年代中后期,因为光刻机的研发是需要大量资金支持,有些人舍不得花钱了。

 

    于是“造不如买”思想成为主流。

 

    看到这4字方针,大家是不是很眼熟?

 

    一门三忠烈家族就是“造不如买”的坚定鼓吹者,甚至不惜将强烈要求自主研究芯片的某院士一脚踢出去。

 

    因为这位“忠烈”觉得自己没必要投入太多去研究芯片,反正从国外进口也便宜。

 

    当霉国硅谷“八叛徒”中的诺伊斯和摩尔创办了如今辉煌仍在的英特尔,硅谷开始受到政府的强力支持的时候。

 

    当曰本政府组织企业与科研机构协同作战,成立了日后影响巨大的“VLSI研究开发委员会“,让原本互不通气的企业与企业间相互交流,举全国之力发展芯片。

 

    甚至连棒子国这个原本没有集成电路和半导体技术的国家,也意识到芯片的重要性开始发力的时候。

 

    华国某些人居然说芯片不用自己造,国外造好了咱们买现成的就行,又便宜又方便。

 

    这种人,真的应该吊死在街头,向国人谢罪。

 

    典型的“卖国贼”,最大的“汉奸”!

 

    1993年,华国引起了所谓的最新技术,也仅仅是能制造1微米的芯片技术,就这,因为生产工艺等制约,成本还非常高,产量却很低。

 

 文学

    而此时的主流国家,已经普遍在采用0.60~0.35微米技术。

 

    就这,跟陈夏拿出来的腔镜仪芯片比起来,0.35勉强够用,可是1微米是真的不行,这就头痛了。

 

    因为陈夏想要自己制造什么CT、彩超机、心电监护仪、呼吸机等等,都离不开“芯片”,这是一个绕不过去的技术难关。

 

    噢,还有一个“助听器”,这个原本是陈夏今年想要推出的最新产品,却也卡在了芯片这一难关上。

 

    香江,明德村,南瓜藤医学研究中心。

 

    南瓜藤制药的总经理叶世荣,研究中心主任,原华清大学半导体教授张连厂都坐在办公室里,跟陈夏商量着芯片的问题。

 

    “老板,目前最新型的0.35微米的芯片,英特尔嫌我们的出货量太少,设计和制造成本太高,所以定下来每片2000美元,这个价格真的太贵了。”

 

    叶世荣看着手上的报价单,眉头都皱到了一起。

 

    张连厂连忙接上:“陈总,这些医疗芯片目前只能是霉国的英特尔、荷兰的飞律普才能生产,我们国内根本仿制不出来,所以只能进口,别无他法。”

 

    陈夏也头痛,一个芯片要2000美元,就这还是普通货色,要是那些CT机上使用的芯片,人家开价都是上万美元不等。

 

    而且还是一副你爱买不买的态度。

 

    这个价格如果仅仅是零售用于研究,问题不大,但如果要大规模生产,你就不得不考虑成本和售价了。

 

    比如助听器,你要是芯片的价格就达到了几百美元,那你一个助听器准备卖多少?

 

    几千美元的一个助听器,你是要上天吗?到时卖给谁去?成为富人们的专用品?

 

    那能有多少利润?

 

    还有这个腔镜仪,

 

    如果南瓜藤要大规模生产,一年卖个几万台根本就不是问题,但是陈夏目前就腔镜仪就投入了超过1亿美元,这还仅仅是“仿制”。

 

    等到大规模商业化生产,这样的成本放在那里,还要赚利润,到时你一台机器准备卖多少?

 

    人人都知道你的机器好,但大家都买不起,那也是白搭。

 

    腔镜医疗器械是要跑量的,量越多,利润越高,成本越薄,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

 

    陈夏突然问题:“我们自己可不可以造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