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与70岁老妇作爱小说:奶头吊起调教h在线观看视频

2022-01-13 11:42:13情感专区
道观后院,江云一进来,他就看见猫头鹰跟燕隼躺在架子上。 两个小家伙都睁着眼睛,呆呆看着天上的星星,一动也不动。 这是想不开了还是想开了,咋回事? “师叔,这

   道观后院,江云一进来,他就看见猫头鹰跟燕隼躺在架子上。

 

    两个小家伙都睁着眼睛,呆呆看着天上的星星,一动也不动。

 

    这是想不开了还是想开了,咋回事?

 

    “师叔,这两只鹰,是不是有什么烦恼?”江云进厨房洗手的时候,询问道。

 

    直播间的水友,笑着调侃道。

 

    “猫头鹰:丈母娘找我要的五十万只田鼠,这咋办涅【黑脸】”

 

    “鹰生苦短,思考鸟生。”

 

    “我怎么感觉是它俩尿裤子了,所以躺在那里晾一下。”

 

    “老子飞了一天,还不能享受享受吗,接着奏乐接着舞,不要停!”

 

    “救命,我也想那样躺一会,呆呆看着天空。”

 

    “我估计它俩飞得太累了,好不容易才长到可以养老的编制,所以选择躺平,看看自己曾经飞过的天空。”

 

    张师叔将簸箕里的碎碗,倒在了一个塑料袋里,单独放好。

 

    他带着怒气,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

 

    老人家好不容易做好饭,正在盛汤的时候,那两只鸟在外面一路打进厨房,撞翻了两个汤碗。

 

    那两个家伙不值得同情,所以被点了麻穴,所以现在正在躺着面天思过。

 

    刚进道观就这样,那将来还不上房揭瓦,不处罚不行啊!

 

    江云笑了笑,他帮忙重新盛了两碗汤后,然后跟师叔,小白、小黑和猴二一起吃了个饭。

 

    众人吃完饭后,猴二系上围裙,默默端着碗,去厨房洗碗了。

 

    虽然它的身高还没洗手池高,但是踩个板凳,恰好可以够得上。

 

    “小子,你既然收那只金丝猴为徒,那就要教它规矩。”

 

    “你想想自己小的时候,那只猴子做不了饭,但洗碗总没什么问题,它总不能每天来吃个饭,然后学点本事,抹嘴就走吧?”

 

    “道行老夫比不上你,但是论教徒弟,你且有的学。”张圣叹道长开口,谆谆教诲道。

 

    江云突然发现,在这一瞬间,师叔的形象,居然跟师叔完美的重合起来!

 

    好家伙,自己从小做饭管理道观,受了不少的苦,原本以为是师傅培养自己,现在看来,坑徒的嫌疑更大。

 

    不行,天元道观的这个优良传统,可不能抛弃,猴二脑子很好使,它可以学的东西,今后还有很多很多!

 

    晚上晚课。

 

    江云和师叔带着三个徒弟,来到三清殿打坐,他再次心中默诵《周天星斗观想经》。

 

    结果跟在大棚一样。

 

    瞬间,包括张师叔在内,所有人都被拉进了星河幻境之中。

 

    晚课结束之后,张圣叹道长看着江云,口中直呼离谱。

 

    他也是在古籍之中,见过观想经造成的异象记载,原本以为是道门前辈,使用了春秋笔法,夸张记载了一下。

 

    不想到,古人诚不欺我,反正就很离谱!

 

    他的这个修为,在江云制造的星河幻境之中,也提升了许多。

 

    至于直播间中大呼受教悟道的水友,可以说都在装逼。

 

    没有修为那就是零,零乘以任何机缘,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零。

 

    “唳!”

 

    两人从三清殿出来之后,前往后院,刚一进去,就听见一声凄惨的鸟叫。

 

    “燕隼,别打了,快住手!”江云呵斥道。

 

    他说完之后,感觉声音有点不对劲,然后定睛一看。

 

    夜色之中。

 

    猫头鹰一个俯冲,伸直了一对大长腿,直接蹬在了燕隼的身上。

 

    白天威风凛凛的燕隼,此时发出一声惨叫,然后继续待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直播间的水友,突然就理解到了,什么叫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白天明明是猫头鹰在挨打啊!”

 

    “燕隼夜视功能很差,猫头鹰是个夜猫子,这纯粹是上夜班的鸟在欺负上白班鸟。”

 

    “猫头鹰:看我这双大长腿!”

 

    “花大价钱买的夜视仪,看来确实好用,心疼燕隼一秒。”

 

    “猫头鹰可以做到无声飞行,加上超强的夜视能力,燕隼在夜晚真拿它没辙!”

 

    “你们都以为是老鹰看不见,实际上它连听都听不见,因为猫头鹰飞的时候没声音。”

 

    “从霍格沃茨学院出来的鸟,果然不简单【捂脸】”

 

    猫头鹰踹了燕隼好几次之后,它最后飞到了屋檐上,死死盯着燕隼,然后张大了嘴巴。

 

    “唳!”

 

    “唳!”

 

 文学

    “唳!”

 

    它的笑声很是刺耳难听,难怪古人常说,夜猫子进宅没啥好事。

 

    张圣叹道长心疼的拎起燕隼,把鸟关进了自己的屋里。

 

    猫头鹰见没了乐子,也起飞开始了晚上的觅食。

 

    江云开了一瓶黄精酒,他从祖师爷的供桌前,取走了老三样贡品,茴香豆,猪头肉和桃酥。

 

    月色似水。

 

    江云跟张师叔两人坐在道观前,开始了赏月闲聊,拉近关系。

 

    老道长说话,确实有水平,而且有的观点相当犀利。

 

    江云很快就从一个提问者变成了倾听者,一瓶黄精酒喝完之后,他去酒窖里重新取了一瓶。

 

    回来的路上,顺手看了一下直播间的弹幕。

 

    三十多万水友,齐刷刷刷着弹幕,说有一些问题,想请教一下张师叔,希望主播代为转达。

 

    江云回去之后,询问了一下师叔的意见。

 

    “小子,老夫隐居光明顶,修行多年,不说学富五车,但也差的不多,你直播间的居士有什么问题,那就尽管提问!”张师叔摸着自己的胡子,笑着说道。

 

    【阴阳十六字传人】打赏一张藏宝图,附带留言:“道长,我想了很久,有个问题一直想不通,求您问一下老道长。”

 

    “嫦娥在天庭就是个领舞的么,人家天蓬元帅怎么就配不上她,这两人成一对,不挺好的吗?”

 

    江云看着这个问题,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阴阳十六字传人绝对是个散修,那家伙对修行的事情知道一些,但也不是那么精通。

 

    这种问题,普通人就当个笑话,绝对不会深究!

 

    “小子,一个藏宝图,多少钱啊?”张师叔拿着江云给自己买的华为手机,他看着直播间的藏宝图特效,询问道。

 

    “五千。”

 

    “嚯,喜欢你的居士里,有钱人可真多,五千块钱,足够老道一个人在山上,生活两年了。”

 

    “他的这个问题,我恰好看过古籍,知道一些,真实度绝对可信,说出来也无妨。”

 

    张圣叹道长一开口,江云懵了。

 

    啥玩意,师叔,这个问题,您还真的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