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挺进耸动h|车上他弄得我好爽高潮

2022-01-13 11:12:01情感专区
聂磊神色微微绷着。 他的小媳妇漂亮又优秀,惦记着人真不少,这让他着实感觉到了一定的压力。 但他不会担心朱珠招人惦记就想要把人给藏起来,束缚住朱珠的手脚,剪去她想

  聂磊神色微微绷着。

 

    他的小媳妇漂亮又优秀,惦记着人真不少,这让他着实感觉到了一定的压力。

 

    但他不会担心朱珠招人惦记就想要把人给藏起来,束缚住朱珠的手脚,剪去她想要展翅翱翔的翅膀。

 

    这种自私又无能的事情,不是他聂磊能干出来的。

 

    聂磊拉着朱珠的手轻轻捏了捏,温柔的眉眼里藏着坚定,低声说:“是时候找个人替我随身保护你了。”

 

    姐夫能让小六贴身跟着聂娇保护她的安全,他自然也能。

 

    只是这个保镖的人选要怎么选,从哪里找,他还得托人问一问有没有信得过且合适的。

 

    “你也想为我找个保镖?”朱珠眨了眨眼,心想这样是不是有点夸张了。

 

    聂磊看出了她的想法,低声道:“这很有必要的。

 

    珠珠你别忘了,除了张子豪那个混蛋,朝阳县赵家也不得不提防。”

 

    朱珠觉得聂磊有点草木皆兵,赵家被他们拒绝后,最近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应该是放弃了吧。

 

    赵家那样的门第,有的是想嫁过去的人家,她朱珠又不是什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香饽饽,不至于的。

 

    然而聂磊却不这样认为。

 

    他见识过人性的劣根性,像他自己的那个亲爹,不也是大领..导么?但人品,还不是不咋的。

 

    反正请一个保镖随行保护一个月也花不了多少钱,但朱珠的安全却多了一层保障,聂磊觉得这个钱有必要花。

 

    聂娇也是担心那个张子豪日后会趁着聂磊不在羊城,鞭长莫及的,欺负了朱珠,所以对于弟弟的提议,她也表示赞同。

 

    朱珠这姑娘,经常要去羊城拿货,服装批发市场那边又是鱼龙混杂的,不是只有一个张子豪,还有当地那些混偏门收保护费的地头蛇,惹上了哪一个都麻烦。

 

    身边带上一个有身手的,关键时候就能护着。

 

    聂磊听他姐说可行,便也顺势开口请聂娇帮着打听合适的人选。

 

    聂娇一口应下了。

 

    朱珠见状也就没有再说不用的话了。

 

 文学

    大家都是为了她好,她就领受了这份好意了。

 

    前世她当影后那会儿,出门也是身边跟着助理和保护的人,她也没什么不习惯的。

 

    宋青峰这会儿看张子豪这事儿彻底说破了,也大大松了一口气。

 

    要知道背着好兄弟瞒着这么大个秘密,他也是很矛盾很辛苦的好吧?

 

    不过他这口气也松得太明显了,聂磊一个秋后算账的眼神飞过来,宋青峰就知道坏事了。

 

    这家伙要寻他的麻烦了,哎呀,头疼!

 

    说话间,时间竟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小一个小时。

 

    随着米国代表团和经贸部主办方的人陆续出现在台上,现场在一阵骚动后,很快就恢复了安静。

 

    经贸部主办方的徐主任在跟米国代表约翰.洛夫沟通后,含笑起身准备宣布中标的结果。

 

    在场所有参与竞标的公司代表们也都紧张起来,一个个身体坐得笔直,期待着自己公司能够雀屏中选。

 

    然而,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中选就会有人失败。

 

    在徐主任宣布塑料捧花由风行贸易有限公司中选后,在场许多家参与这项竞标的公司代表都朝着站起身来的聂娇投去了探究和质疑的目光。

 

    “居然是个女人?”

 

    “这个风行贸易公司是个什么来头?之前没听说过啊!”

 

    “这里面会不会是什么暗箱操作?怎么会是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中标了呢?”

 

    “不可能啊,我们可是做了多年出口的塑料花厂家,怎么可能输给这家风行贸易?”

 

    面对着无数人的质疑,聂娇不骄不躁的朝道恭喜的人点头致意,上前去与米国采购代表约翰.洛夫握手交流。

 

    因为时下许多华国人还不会讲英语,所以,洛夫身边特意带了一个翻译。

 

    然而聂娇的英语说得十分流利,翻译根本无用武之地。

 

    约翰.洛夫询问聂娇:“亲爱的聂女士,你为什么会想到用小雏菊、月季花和橄榄枝来制作出那样精致又富有美感的捧花呢?”

 

    聂娇这个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捧花不是她制作的,这么搭配的寓意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她得问朱珠才行。

 

    “洛夫先生,这捧花是我们公司的一位很有才华的设计师做出来的,我请她过来跟你解释可以吗?”聂娇笑着问。

 

    洛夫自然表示欢迎。

 

    于是,聂磊和朱珠就一块儿被叫了过来。

 

    当着洛夫的面,朱珠同样用流利的英语解释了自己自己这样制作捧花的用意。

 

    虽然是巧合,但不得不说,这份巧合实在是太过于应景了。

 

    “小雏菊、月季花,橄榄枝,都是代表着和平,三种花语组合在一起,就是荣耀、胜利和勇敢。

 

    我觉得每一个去参加奥运的运动健儿,站在赛上的那一刻,就是代表着荣耀和勇敢。

 

    虽然大家都是来自不同的国度,但可以同场竞技,为国争光,这本身就很了不起......

 

    我希望大家都不忘初衷,一起维护世界和平!”朱珠侃侃而谈,一番话,直接却让洛夫也为之动容了。

 

    洛夫为朱珠鼓掌叫好,直夸她有非常好的想法。

 

    张子豪远远的看着这一幕,眸底闪过一丝不甘。

 

    他辛苦找人又找关系的,本以为这次怎么着肯定能拿下一个标的,没想到,到头来还是陪跑。

 

    张子豪满心的不忿。

 

    “聂娇和聂磊,你们姐弟俩给我等着!”

 

    张子豪带着人,匆匆离开了现场。

 

    其他没有中标的,有的还不太信服这个结果。

 

    不知道是谁先开口质问主办方,陆续也有人表示想要知道风行贸易公司中标的理由。

 

    于是,在众人的一致请求下,朱珠制作的那两束塑料仿真捧花,被送上了台。

 

    很多人跑上前去围观。

 

    对比他们红艳艳的、塑料感十足,‘便宜大碗’的花束风格,代表着和平、荣耀、胜利和勇敢的小雏菊捧花能顺利突围赢得标书,真的没有悬念。

 

    但仍然有那鸡蛋里面挑骨头的,说花束太小,小家子气的。

 

    这些当然就不用管了,吃不到就说葡萄酸的人,这世上还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