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攵女乱爱,怀孕 主动捧着奶头送到他嘴边玩

2022-01-13 10:52:09情感专区
一整个晚上,张本民有点失魂,弄材料时几次答非所问。昌婉婷问怎么回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他忙顺话说昨天夜里跟朋友差不多喝了个通宵酒,这会儿有点疲惫,不在状态。 说完,张

    一整个晚上,张本民有点失魂,弄材料时几次答非所问。昌婉婷问怎么回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他忙顺话说昨天夜里跟朋友差不多喝了个通宵酒,这会儿有点疲惫,不在状态。

 

    说完,张本民点了支烟,清了清嗓子,说从现在是满血复活,让大家加把劲,整好材料后他请吃宵夜。

 

    大约十点半钟,材料出来了,送到分局办公室一遍过关。张本民招呼昌婉婷和专职文员一起吃碗小面,那文员犹豫了下,说家里有事要先回去,让他们两人去。

 

    张本民一看不合适,便说要不改天他请客,吃个大餐。昌婉婷说没必要破费,就今晚吃碗小面解决,刚好也饿了。

 

    拒绝是不能的,张本民只好大气地呵呵一笑,说行呐,省钱的事还求之不得呢。

 

    离单位不远有一家颇为精致的面馆——印象面馆,张本民说路不远走过去。昌婉婷看上去对路的远近并不在乎,说无所谓哪儿,只要能吃到面就行。

 

    时间较晚,顾客稀少。很快,老板就端上了一碗牛肉面和一碗青菜鸡蛋面。

 

    昌婉婷看着桌上各种摆放整齐又整洁的调料瓶,很自然地拿了起来,帮张本民的牛肉面里弹点胡椒粉,又放了点辣子,末了还问要不要滴点醋,像极了贴心的女朋友。

 

    张本民看在眼里,颇为感触,如此平常的日子,不管和谁在一起,本该是多么安淡幸福,可是对他来说似乎却遥不可及。

 

    “刘队,怎么了?”昌婉婷抬眼见张本民愣愣地出神,便小心翼翼地问道:“是不是状态又崩了?”

 

    “没,瞬间有了些感触,挺伤怀的。”张本民怔怔地叹道,“唉,多愁善感本不是我的性子啊。”说完,咧嘴笑笑,继续道:“要不,咱们换家店,喝点啤酒?”

 

    “面都上来了,还换什么呢,你要喝啤酒也不耽误嘛,要俩小菜不就得了。”

 

    “那算了,今天确实累得慌,就吃碗面,赶紧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张本民道,“也辛苦你了,刚来就摊上了加班。”

 

    “这个还好吧,相当于是办公室的事,不用外出东奔西跑的。”昌婉婷道,“其实我到你们大队,就是想锻炼一下,外勤的事情可别不让我去。”

 

    “一个女孩子家,那样合适嘛。”

 

    “瞧你,又看不起女同志了。”

 

    “行,你甭说了,把你列入外勤小队可以了吧。”张本民边说边吞吸着面条,“我呢,就怕你出什么意外,因为是王主任亲自送你过来的,显然你并不是一般人,背后肯定有关系。那我要是照顾不好,怎么也说不过去呐。”

 

    “不要你照顾,我来的目的就是要好好锻炼一下,如果照顾来照顾去把锻炼的机会都弄没了,那不是白来了么?”

 

    “也不一定。”张本民说着夹起两块牛肉,准备送到昌婉婷的碗里,刚移动出碗外,突然觉得不合适,忙又缩了回来,而后尴尬一笑。

 

    昌婉婷都收在了眼底,不过忙低下头来,假装没看到,“不一定什么,你说啊。”

 

    “我是说,即便你不出外勤,也不会白来我们大队,毕竟还认识了一帮人嘛。多认识点人,关系网就密一点,以后办事也方便。”

 

    “俗气。”昌婉婷刚说完,忙摆摆手,“哦,不是,刘队,不能对你不尊重。”

 

    “随心而欲吧,我还不算老,能开得起玩笑。”张本民说完,把身份证掏了出来,“你看吧,就大你几岁而已。”

 

    昌婉婷接过去,使劲看了看,道:“你这照片,比你本人老多了。”

 

    “那,那是照相馆摄影技术不行。”张本民伸手拿过身份证,“改天重新办一张。”

 

    昌婉婷没接话,只是用一种带着质疑的眼光看着张本民。

 

    “你这眼神,有点奇怪。”张本民看了,笑道:“似乎是在向我发出灵魂的拷问。”

 

    “哪里敢,我是觉得,你重办一张身份证,是不是会有点难度?”

 

    “笑话,我办身*份证那还不简单嘛。”

 

    “哦,也是。”昌婉婷点点头,放下了筷子,“我吃好了。”

 

    “稍等两分钟,我把汤喝了。”张本民假装专注地喝汤,心里琢磨起了昌婉婷的话,似乎话外之音,但又拿捏不住。

 

    琢磨不透,干脆不去想。

 

    在送昌婉婷回宿舍的路上,张本民东扯西扯地随便讲着,故意试探昌婉婷会不会引什么话题。

 

    不过没走一会儿就快到单位了,刚巧听到警铃大作。

 

    职业的敏感让张本民快速小跑起来,昌婉婷也加快了速度,但不忘提醒慢点,刚吃完宵夜,跑快了容易岔气肚子疼。

 

    张本民顾不上,他听到了警车鸣了一声笛。

 

    果然有大事发生,锦华商场的停车场发生了爆炸事故。

 

    锦华商场?张本民一下想到了那是沈时龙安保公司的业务合作单位,当即回头招呼昌婉婷快点,一起去现场看看。

 

    消防人员也去了,几辆汽车和几间房子着了火。尤其是房子,连着后面商场的仓库,如果火头扑灭不及时,后果将极为严重。

 

    好在有惊无险,消防车到后,强大的水龙很快就压制住了火势。半小时后,火灾隐患彻底消除。接下来,就是探寻火灾起因,同时,治安大队和派出所的民警也开始了相关调查。

 

    张本民把商场的值班组长叫到一边,直接问是不是跟安保业务争夺有关。

 

    值班组长一愣,说他认为是的,起码可以肯定的是人为纵火,因为线路老化起火、烟头致燃等原因根本就不存在。

 

 文学

    “把你的认为说说,比如现在安保方面合作的公司情况,以及想撬取业务的安保公司情况,都谈一谈。”张本民抓住时机想尽量多了解一点,他知道纵火方应该是成道安保公司。

 

    “警官同志,我们商场不想得罪人,有些话不能说。”值班组长并不配合,因为他觉得张本民上来就点出安保业务争夺所致的敏感核心,所以此事应该很严重,他不想卷入其中。

 

    张本民眉头一皱,“老子不是人?你不说不得罪我?!”

 

    “……”值班组长一愣,忙摆起手来,“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刚才我说的不想得罪的人,那都是有黑道背景的。”

 

    “如果你是商场的老板,你不想说的话,我可以什么都不问,毕竟是自己的东西,爱怎么着怎么着,不过前提是不能危及老百姓的安危和利益,否则,也不行。”张本民道,“可你呢,只是个值班的小组长,说白了就是帮老板打工的,是否要说明相关情况,你能做得了主?”

 

    “老板交代过了,能不惹的人尽量不要惹。”

 

    “也就是说,你还是不想说是吧?”

 

    “……”值班组长沉默了起来。

 

    张本民回头看看,喊来了昌婉婷,“叫几个人过来,把这家伙带回去,涉嫌包庇纵火,要严加审问!如果事实成立,走程序判刑。”

 

    “不,警察同志,我没有啊!”值班组长惊慌了起来。

 

    “让你留下人生污点,到时你的孩子在入党党、参军、从警、步入仕途等方面,全都来个一票否决!”张本民口气凶狠,道:“这就叫一人获罪,全家遭殃!”

 

    张本民说完手一挥,命令拷起来带走,任凭值班组长怎么叫唤也不搭理。

 

    值班组长被带进了警车后,张本民与消防部门现场指挥交流,弄清了起火点,是一辆近乎报废的面包车,从燃烧痕迹看,里面装有很多易燃、助燃物。

 

    随即,张本民到停车场岗亭了解情况,得知面包车是晚上才开进去的,司机是一个年轻人,副驾驶上有一个中年人。

 

    事情了解得差不多了,张本民带着队员回去,接着审问商场的值班组长。

 

    此时的值班组长就跟竹筒倒豆子一样,知道什么全都说了出来。情况跟张本民猜测得一样,前段时间成道公司有人到商场谈过,希望能接手一部分安保业务。

 

    “当时负责后勤的经理胡筠流说,跟现有的合作公司合同未到期,无法中途变更业务量。”值班组长道,“成道公司的人一听当场就拉下了脸,说论实力,成道公司在兴宁市是第一块招牌,怎么能拒绝优质服务?然后暗示商场可以毁约,出现后果他们会全部承担,最后又撂下狠话,说否则出现任何问题都跟他们无关。”

 

    “好大的口气,一个小小的安保公司,敢如此猖狂!”张本民一撇嘴,“胡经理是怎么说的?”

 

    “还是没有同意,说签订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商场可不跟跟法律作对。”

 

    “哦,看来胡经理还不错,当初没有看错人。”

 

    “你认识胡经理?”值班组长问。

 

    “之前就有过简单接触。”张本民想到当初曾到第二人民院、兴宁科创城、锦华商场走过一遭,与分管安保的相关负责人打过招呼,在锦华商场时,就是跟胡筠流接的头。

 

    “那,那真是太好了!”值班组长忙道,“我跟胡经理的关系很好,就看在他的面子上,让我早点回去吧。”

 

    “把问题说清楚了就可以回去,不为难你。”张本民道,“胡经理最后回绝了,成道安保那边的人怎么说的?”

 

    “他们说如果不相信实力,马上就送一份火辣辣的大礼。”值班组长道,“今晚这场火,可能就是。”

 

    “真实狂妄到了极点!”一旁的昌婉婷很是气愤,“成道安保公司到底有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