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女的被弄到高潮喷水抽搐,师生教室play男男

2022-01-13 10:39:48情感专区
在常人的观念里,不列颠王室成员的出行,会像新闻中影视剧上显得大张旗鼓,随行的车队,全副武装的警卫,戒备森严远到生人莫近的样子。 只不过,在像郑建国和大约翰这样与王室成员

 在常人的观念里,不列颠王室成员的出行,会像新闻中影视剧上显得大张旗鼓,随行的车队,全副武装的警卫,戒备森严远到生人莫近的样子。

 

    只不过,在像郑建国和大约翰这样与王室成员打过交道的人来看,王室成员的出行可以称得上是低调和松懈,不说王储夫妇了,便是女王夫妇也经常自己开车上街。

 

    然而,这只是在没有出席场合的私下情况,相当于古代皇帝的微服出巡,在体验民情的时候也有与民同乐,借机传递亲民的意味在里面。

 

    而实际上,郑建国也知道王室不是不想提高安全级别,只是碍于囊中羞涩要节俭度日,在正式场合有现任政府买单,私下想要高级别的服侍就得自掏腰包。

 

    毕竟现在的王室,包括女王在内,都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权利的吉祥物。

 

    当然,相对于其他君主立宪制国家来说,不列颠王室还拥有对苏格兰场的绝对领导权,不列颠的警察们所效忠的对象可不是现任铁娘子,而是以女王为核心的王室。

 

    好在,郑建国也知道他这个城堡的安全性有多高,真严格对比的话,怕是连白金汉宫和温莎城堡也没他这里安全,单是还在测试中的监控画面报警就属于黑科技,也就不要说基于高清摄像技术上研发中的人脸识别,外边敢这么想的不知道有没有。

 

    所以当负责王室安全的兰瑟出现在监控室后,便被眼前超出了想象的情景所震惊,一堵由几十个显示屏组成的墙上,每个显示屏中都在传递着城堡内外的动态:“你们这是在哪里采购的?”

 

    博尔特歪了下头,黢黑的面颊上现出了不以为然:“抱歉,你现在看到的这些都属于公司机密,所以我能做的便是无可奉告。”

 

    “噢,抱歉,我明白。”

 

    兰瑟飞快笑了笑,目光在监控墙上扫过,虽然没有靠近细看就察觉这些电视屏,也太清楚了:“这真的比我见过的所有闭路电视都要清楚——”

 

    笑笑没有开口,博尔特脑海里却在转悠着之所以派他来接待,很可能就是上面想到了这些人会问东问西?

 

    发现博尔特没有接话,兰瑟便又看过监控室内的布置,暗暗记在了心中后转身离开,打量过远处缓缓降下的直升机,心中咋舌的叫过了远处手下:“那好,博尔特,我们就回去了,谢谢你的陪伴。”

 

    露出整齐的白牙齿笑了笑,博尔特探手和兰瑟握了握,后者也就带着人回到了城堡前的车上,一溜烟消失在了城堡门口。

 

    “头儿,这个郑真有钱。”

 

    驾驶位上的手下多德开口说过,兰瑟瞥了眼他却不想开口,想起这两天关于郑建国的传言,就听多德又说了起来:“哦,你说他和卡米尔姐妹俩有一腿吗?”

 

    “我劝你不要在城堡里面这么说,他们的监控很厉害,我可不希望听到有人向我投诉你,多德。”

 

    飞快开口警告过,兰瑟很快也感觉声音可能太严肃了,便接着开口道:“这个人很麻烦,你既然听过他的花边新闻,也应该听过他在港岛的传闻,还有和贵族老爷们以及王室的关系——”

 

    “那个城堡下面有什么?”

 

    想起自己被留在外边,满脸络腮胡的多德看了眼后视镜,不想便见到了双充满警告的眼睛,也就撇了下嘴道:“哦,我知道了,咱们现在是回家还是处里?”

 

    “送我回处里,你不要乱跑,下午准时来接我。”

 

    兰瑟转头看向了车窗外的白色玻璃房子说过,接着鼻翼耸动两下后开口道:“中午不许喝酒,咱们要去肯辛顿宫。”

 

    “好的,BOSS。”

 

    多德一溜烟的将兰瑟送回单位,便转头开着车子到了家热狗店门口,打量过周围的情况后进了门,在吧台上点了份热狗后,付钱的多德将手中车钥匙随意的丢在台上,从干瘪钱包里摸出了张五英镑纸钞递了过去,假装随意道:“今天的天气太糟糕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新的雪来——”

 

    接过钱的女服务员抬眼看了多德,将找零放到了他的面前,面上的微笑灿烂无比:“每一片雪花都是新的,就像每一滴雨都是凭空出现而成。”

 

    “雨和雪都是水蒸气凝结产生的,可不是什么凭空出现的,就像我哈出的白气,这个热狗上的蒸汽,都是水蒸气,你们上学时没学过吗?”

 

    女服务员的声音未落,旁边突然出现了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张嘴接过了话后一番说教,多德便趁着机会拿过了找零和热狗,转身找了个小桌子旁坐下,自顾自的吃起。

 

    “你的咖啡。”

 

    随着声音,多德面前多了杯咖啡,女服务员说完后用抹布擦拭起旁边的桌子,多德左右看了下发现近处没什么人,也就飞快开口道:“后天晚上,王储夫妇将会到达郑氏庄园,参加中国的圣诞节,据悉城堡地下室有什么东西,不过我没权限下去。”

 

    “郑氏庄园?”

 

    女服务员手中的抹布一停,接着又飞快擦拭起,便听多德开口道:“郑建国的城堡,你们不会没听过这个人吧?保护伞公司的老板,要去月球那个!”

 

    “闭嘴,我们当然知道。”

 

    女服务员低声呵斥过,飞快的转身走了,留下身后的多德盯着她的背影曲线喝起了咖啡,等到吃喝干净后打了个嗝,便离开了热狗店回到车里,将副驾驶上多出的信封塞进了内兜,发动车子消失在了路上。

 

    热狗店地下室里,半老徐娘的女服务员正吸了口烟摇着头:“这个家伙越来越应付咱们了,这种烂消息有什么用?”

 

    “有没有用不是你我说的算,咱们只是收集人员,后天才会去,晚上下班你去跑趟。”

 

    女服务员的对面,一个身材矮小头秃肚子大的中年人说了,女服务员便将指尖的烟放进火红嘴唇里,吸了口后满脸不以为然的转身走了,留下中年人数了数手上的英镑,便将这个事儿给扔出了脑海。

 

    直到第二天一早,中年人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不过就在他摸起电话后还没开口,对面传来了个声音:“老板,你们昨天的热狗不错,我感觉还可以更好吃点。”

 

    “好的,先生,我们会让热狗更好吃,欢迎您再次光临。”

 

    中年人说完后放下电话,熟练的将枕头下手枪放回床板夹缝里,又摸出电话拨了个号码过去:“还没起吗?去外边发下传单!我让你们来是干活的,不是睡懒觉的!一群废物!”

 

    将手下人全部撒出去,中年人便慢悠悠的起床吃饭到了楼下店里,不想开门没多久便坐了个人过来:“给我来条热狗,要最大那个——”

 

    “早上好,先生,最好的五英镑。”

 

    中年人笑嘻嘻的说着到了面前,就见来人掏出了五英镑拍在桌子上:“快点,我要赶时间,老板今天心情不好,说干不完就要免费加班。”

 

    接过了钱的中年人眸子一缩,转身快速的将热狗包好递给了来人,便听这人开口道:“这条热狗很不错,我会把它全部吃掉的。”

 

    “欢迎再来。”

 

    中年人笑容不变的说了,只是在目送人家离开后飞快进了后厨,找到正在抽烟的女服务员道:“多德的传单给了?”

 

    “给了,还加了泥巴。”

 

    女服务员狠狠的吐出了个烟圈后面现诧异:“怎么,多德的情报被关注了?”

 

    “上面要求全力配合他。”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女服务员便探手掐灭了手上的半截烟,踩着高跟鞋飞快远去,留下身后的中年男人满脸好奇:“收集郑建国的情报做什么?”

 

    中年男子好奇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远在几个街区之外的苏维埃驻不列颠大使馆里,武官伊万斯基也在问着相同的问题:“我想说如果收集这人的情报暴露了,会让共和国和不列颠发作的——”

 

 文学

    “伊万斯基同志,你还要再加上美利坚才对,根据最新的情报显示,目标已经获得了美利坚高度信任,否则他不会买到最尖端的卫星,同时还有信息表明,他应该参与到了一项极为机密的计划里面。”

 

    电话里的声音清晰传来后,伊万斯基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不禁开口道:“那么,如果咱们调查他的消息泄露,我认为这会带来巨大的麻烦。”

 

    “伊万斯基同志,请你在不打扰到他的前提下,尽量收集目标的情报,因为他将在未来的某个时期,前往莫斯科,这对我们很重要。”

 

    电话里的声音再次让伊万斯基面现惊异时,对方却没再给他说话的机会挂了电话,剩下这边的伊万斯基放下话筒,便是满脸问号:“这家伙要去莫斯科?”

 

    伊万斯基的疑问自然没人回答,不过就在他准备把这个事儿扔出脑海之际,面前的电话突然跳起:“叮铃铃——”

 

    “喂,你好。”

 

    伊万斯基飞快的拿起电话,便听先前的那个声音再次传来:“伊万斯基,我这边有个建议,你可以找总领馆那边,以安东诺夫设计局的名义送点小礼物,祝贺目标新年快乐,明天是他们的圣诞夜,后天是他们的圣诞节,你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你在用我钓鱼,特别是现在这个苏中关系不好的时候。”

 

    脑海中幽幽的闪过这么个念头,伊万斯基却没有迟疑的开口道:“当然,我感觉应该会不错,据我所知中国人是很好客的,只是您感觉今天去,还是明天去?”

 

    “如果你愿意冒下险的话,我想你可以明天晚上过去。”

 

    电话里的声音传来后一如先前般消失,伊万斯基便啪的扣上了电话,他知道自己必须要明天晚上去了,当即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飞快拉开了办公室的门道:“斯坦尼斯拉·瓦芙娜,帮我看下有什么礼物是可以送给中国朋友的——”

 

    “噢,武官先生,我还不知道您有中国的朋友?”

 

    瓦芙娜精致的面颊上现出好奇之色说到,不想就见伊万斯基正盯着自己不说,还面现打量之色,不禁低头看了眼遮住脚面的身形,发现没什么异样后飞快开口道:“我感觉可以送点咱们的土特产,鱼子酱,巧克力,伏特加,这样您的中国朋友在品尝时,就会感觉到您的友谊了。”

 

    目光在瓦芙娜身上梭巡过,伊万斯基的嘴角便露出了个笑意,他之前想的可也就是这些了,不过这会儿他感觉这个问题也没白问,当即开口道:“那好,你去仓库里领一下,明天晚上咱们一起去他那里祝贺下。”

 

    “啊,我也去吗?”

 

    瓦芙娜俏眼圆睁的问了,伊万斯基面露微笑的点了点头道:“郑建国,你不想近距离看看他吗?去他那个城堡里面,感受下被资本主义腐化导致堕落的共和国外交官,是什么样的?”

 

    面上的笑容敛去,瓦芙娜雪白面颊上露出了郑重,开口道:“嗯,那我要去看看!听说他的学习能力,很厉害!”

 

    “瓦芙娜你也很厉害,我感觉你可以想些问题请教他。”

 

    伊万斯基说着转身回了办公室里,不过就在要关门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后开口道:“瓦芙娜,记得穿上你前些天圣诞节时的套裙,你穿这身有点太正式了——”

 

    “您是让我打扮下?”

 

    瓦芙娜眼睛再次瞪大时,伊万斯基已经转身进了办公室:“是的,化妆,抹点口红什么的。”

 

    咔嚓。

 

    望着办公室的门关上,瓦芙娜也就知道自己执行任务的时候到了,虽然这在她看来有些突然,却又有些理所当然,自己之前接受的那些训练,可不就是为了现在准备的?

 

    虽然心底有些不愿——

 

    随着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瓦芙娜雪白的脸上露出了警惕之色,左右看过后到了仓库里填了领取物资的表格,接着让伊万斯基签字后交给大使批了,便在第二天下班前领了出来。

 

    打量过面白唇红眼眸晶亮的瓦芙娜,伊万斯基面现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吧,咱们去看看我那个朋友,祝他除夕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