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球硬了怎么办 白日梦我沈倦林语惊开车

2022-01-13 10:38:11情感专区
“实不相瞒。” “这丹方……” 白发老头刚想说话,但又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迟疑,抬起头看向叶飞,沉声问道,“老头子也想知道,阁下

“实不相瞒。”

 

    “这丹方……”

 

    白发老头刚想说话,但又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迟疑,抬起头看向叶飞,沉声问道,“老头子也想知道,阁下是从哪儿得知这丹方的,阁下莫不是那重明堂培养出来的炼丹人?”

 

    “重明堂?”叶飞皱起眉头,疑惑道,“那是什么玩意?”

 

    “重明堂,是江南省里,赫赫有名的中医理学协会,据说能够加入其中的中医,基本上都是赫赫有名的妙手华佗,他们垄断了江南省将近百分之七十的中医药物供应。”

 

    “而且,想请他们出手救助病人,起价就是上十万,上不封顶。”

 

    “可以说,是一个商业化的组织。”

 

    不等白发老头解释,陈渔就摸着自己的尖下巴,一字一句解释道。

 

    “不错。”

 

    “这位小姑娘,你也是……”

 

    白发老头颇为惊讶地看着陈渔。

 

    “我是春秋药业的董事长。”

 

    “您老应该听过。”

 

    陈渔笑着回应道。

 

    “春秋药业?”

 

    一旁的女孩听到这个名字,脸上明显多了一抹惊讶之色,轻轻捂住自己的小嘴,说道,“就是那个短短一年时间,就声名鹊起,响彻名头的春秋药业?”

 

    “对。”

 

    陈渔对这小女孩的惊讶很是满意,嫣然一笑。

 

    “看来,两位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不菲啊。”

 

    但,白发老头却微微一笑道,“我可是听说,春秋药业最近惹了三个竞争对手,再加上公司里头也暴露了不少的漏洞,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面临巨大的危机吧?”

 

    “如果我没猜错,阁下来抓这些药材,是为了炼出清脉丹,来挽救春秋药业的大难临头吧?”

 

    “你,怎么知道?”

 

    这话一出,陈渔和叶飞都是一愣。

 

    这老头……

 

    直觉还真是厉害。

 

    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就猜到了两人的目的?

 

    “实不相瞒,老头子最近也在关注此事,春秋药业这一年时间里,推出不少物美价廉的药物,这些药物对于那些病人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白发老头慢悠悠道,“但,这相当于强行动了其他药企的这块蛋糕,春秋药业如果想再次打响名头,很难。”

 

    “但,有了清脉丹之后,可就容易多了。”

 

    陈渔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她虽然没有认出眼前这个老头是谁,但凭借她多年的从商经验来看,这个老头应该来历不小,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其独到的见解。

 

    何况,能够这么快就猜测出叶飞的想法,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老头,你说的不错。”

 

    “我的确是打算用清脉丹,来挽救春秋药业。”

 

    “但,这好像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叶飞眯起眼盯着这个白发老头,笑眯眯道。

 

    他看得出来,这个老头话里有话。

 

    只不过,是什么话。

 

    他感觉不出来。

 

    “阁下,想必误会了。”老头笑道,“关于这张丹方的来历,我们稍后再表,老头子出于善意,要提醒一下二位,倘若打算用这清脉丹,来占据制药市场这一块的话,那么你们会遇到更大的麻烦。”

 

    这话一出,陈渔和叶飞又是一愣。

 

    “更大的麻烦?”

 

    “什么意思?”

 

    陈渔美眸微蹙。

 

    “是那个什么重明堂?”叶飞问道。

 

    “不错。”白发老头点点头,沉声道,“重明堂之所以能够占据这么大的市场,不仅仅是因为背后有高人指点,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对待那些不愿意归顺的同行,手段狠厉。”

 

    “他们之中,也有像阁下一样的炼丹人,专门通过一些古法炼制所谓的丹药,这些丹药每一粒的出售,都有着严格无比的限制,如果堂中有任何人私自出售,都会面临巨大的处罚。”

 

    “重明堂,便是依靠着这样的手段,让自己声明远扬。”

 

    叶飞听后却是嗤笑一声,说道:“我看,这也不是什么干净的手段嘛,老头你是想告诉我,如果将这清脉丹通过春秋药业推出去的话,那个什么重明堂,一定会找我麻烦?”

 

    “不错。”

 

    白发老头点点头,笑道,“老头子虽然看好春秋药业,但如果被重明堂盯上,用不了三天,它就会被除名。”

 

    “而且……”

 

    “是丝毫没有挽救余地的那种。”

 

    听到这话,陈渔不禁娇躯一抖,脸上多了一抹愠怒,说道:“那重明堂真敢这么做的话,我也不惜跟他们鱼死网破!不过是一个协会罢了,哪来这么大的本事赶尽杀绝?”

 

    白发老头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而是,将目光放在叶飞身上。

 

    似乎。

 

 文学

    在等他回应自己。

 

    “你按照我所说的抓药便可。”叶飞摆摆手,并没有将老头的话放在心上,随意道,“那什么重明堂,不值一提,真要来找事的话,那就再说。”

 

    白发老头听到这话,眼中闪过了一抹意味不明的欣慰之色,轻声道:“秀秀,你去后面替这位先生抓药。”

 

    一旁,女孩听到这话,连忙点头,拿起工具,开始抓叶飞所需要的药物。

 

    “至于你刚才问的这个问题——”

 

    “我只能告诉你,这种丹方,是我师父传给我的。”

 

    叶飞打了个哈欠,回应了老头刚才的问题。

 

    算是,礼尚往来。

 

    毕竟,重明堂这个存在,叶飞和陈渔也不知情。

 

    这个老头,完全没有什么必要告知。

 

    “你师父?”

 

    “你师父是不是叫,赵金鑫。”

 

    老头子听到这话,连忙追问。

 

    “你……”

 

    “从哪儿知道这个名字的?”

 

    叶飞明显一愣。

 

    赵金鑫这个名字……

 

    的确是他师父的名字。

 

    只不过,是他师父的曾用名罢了。

 

    自己那个好吃懒做的师父,在收叶飞这个徒弟之前,曾是一名云游四海,惹上了不少仇家的道人,为了隐匿身份,他用了不知道多少名字。

 

    这赵金鑫,算是他老人家,最喜欢的一个名字。

 

    因为,师父曾用这个名字,钓了不少的美女。

 

    这事儿,一直被师父津津乐道。

 

    叶飞也不知道听他讲了多少遍。

 

    耳朵都生茧了。

 

    “他……”

 

    “他如今如何了?”

 

    老头却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一脸紧张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