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新(伪装学渣所有开车部分)最新章节列表

2022-01-13 10:19:23情感专区
算学的地位终究还是提上来了。 这件事比想象中容易,因为算学地位的提升,符合各方面的利益。 就连最有可能形成阻力山东世家和江南门阀,在这件事上都没有异议。

    算学的地位终究还是提上来了。

 

    这件事比想象中容易,因为算学地位的提升,符合各方面的利益。

 

    就连最有可能形成阻力山东世家和江南门阀,在这件事上都没有异议。

 

    因为当下朝堂权力,几乎为关陇门阀所掌控,山东也好,江南也罢,都被压得抬不起头。

 

    这样的情况下,算学地位提升,其实是给两大派系带来了重新入主朝堂的契机。

 

    毕竟算学也是学。

 

    只要是学,山东也好,江南也罢,都比以军权起家的关陇新贵有优势。

 

    反过来说,要是这都拼不过,那真是活该没落,活该被压得抬不起头。

 

    况且,不同意有用吗?

 

    时代不同了,那是李二和关陇门阀的朝廷,只要人家愿意,他们就是撞墙也没用。

 

    既然如此,何不老老实实选一条最体面,也对自身发展最有利的路?

 

    而对于军权起家的关陇贵族来说,这其实也是一件好事。

 

    别跟我说什么你学习能力比我强你是学霸我是学渣。

 

    且不说是不是那样,就算是,那又如何?

 

    别忘了,近水楼台先得月,朝中有人好做官,这朝堂之上,我关陇说了算。

 

    就算我学渣,我特么也能占更多更好的位置。

 

    还有很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同样是学,算学却到底不是经学,儒学。

 

    这样一来支持算学便有了另外一重好处,那就是挖山东世家江南世家的根。

 

    因为山东世家也好,江南世家也罢,其根基底蕴,在儒家经意。

 

    也正是因为这一系列原因,算学地位不但提升了,且提升之大,超乎想象。

 

    简而言之,算学现在是必修课了。

 

    曾经的算学,实属末流,连律学书学都比不上,但凡有些家世的都不屑于学习,可现如今,俨然已经与经学并驾齐驱,启蒙就要开始学。

 

    国子监的算学科,最初是计划扩招到三百人的,而今是五百。

 

    官阶也大幅度提升。

 

    原计划是把算学博士从从九品下提到正七品上,而今,直接提到了正五品上。

 

    虽不及国子博士,却也与四门博士持平了。

 

    这品阶本身固然没什么大不了,毕竟品阶再高,本质上也只是个教书先生,没什么实权。

 

    却是传递出一个信号,那就是算学有前途,如果经学天赋不够,学算学,一样出人头地。

 

    而这件事要说最得利的,还是李二。

 

    因为不论是给予寒门子弟更多上升机会,还是让山东江南重归朝堂,又或者打破以山东江南为首的儒家势力对教育资源的垄断,都符合他的利益。

 

    也符合整个国家的利益。

 

    就是苦了学生……

 

    算学,多难啊!

 

    别看字都认得,真合在一处,就看不懂了。

 

    什么物不知数,什么鸡兔同笼,那可比经学难懂多了,连当世大儒都抓狂!

 

    而据说,这尼玛还是入门级的。

 

    物不知数,鸡兔同笼,这是《孙子算经》中的问题。

 

    此外,受命重新编撰拟定教材的一帮人也头痛。

 

    因为这帮人大多是文官,简单算个账还行,编教材,臣不会呀!

 

    臣都没正儿八经学过算学!

 

    可那又能怎样呢?

 

    皇帝陛下说了,算学学好,将来就都有手表,将来就都有电灯,他跟皇后娘娘都要学。

 

    朝中大佬们也纷纷表示要学,文武百官更是不学不行。

 

    难不成他们能说,陛下,臣等无能,还是陛下您亲自来吧?

 

    显然不行。

 

    不行怎么办?

 

    不行,便只能求人。

 

    求谁?

 

    求李靖。

 

    求李淳风。

 

    就这帮人,这帮人算学好,可这帮人,谁都不是搞算学的。

 

    李靖是带兵打仗的,常胜将军。

 

 文学

    李淳风是道士,在太史局,观星,占卜,搞浑天仪。

 

    这是一个很奇特的现象。

 

    一个牛人茫茫多,各种成果层出不穷的地方,却从来没人因此而登上高位。

 

    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尊敬与重视。

 

    好在都过去了。

 

    这种事,只要皇帝有魄力,有手段,扭转起来就不难。

 

    而一旦真正看到其厉害之处,那便是时代潮流,煌煌大势,任何试图阻拦之人,都将灰飞烟灭,粉身碎骨。

 

    当然,这跟陈远没什么关系。

 

    还是那句话,什么朝堂争斗,什么争权夺利,他通通都不想参与。

 

    他想要的,只是在有生之年,潇洒的生活。

 

    毕竟人这辈子就这么匆匆几十年,都说脚下的土地是你的,可扪心自问,真是你的吗?

 

    不是。

 

    你只是拥有有生之年一点点使用权而已,要不趁着活着的时候多踩踩,死后想踩都没得踩。

 

    至于改变,交给有能力有理想的人便好。

 

    李二就不错。

 

    私德就不评价了,至少当皇帝这件事,目前来看还行。

 

    实在不行,回头就把九年义务教育的教科书来一套呗!

 

    反正他也是要弄的,毕竟他也要办村学,给村里的村民脱盲。

 

    所以他就压根儿没想过这些事。

 

    长安学子们怨声载道愁得头发都快白了的时候,他忙起了他的酒庄,牧场。

 

    这些东西归根结底不是为了赚钱。

 

    他也没想过要搞多大。

 

    所以,就在法国波尔多地区找了个小酒庄,含三公顷的葡萄园,总价七百五十万欧。

 

    牧场便宜很多。

 

    阿尔卑斯高山牧场,三百顷,上面所有的加起来,也才九百八十万欧。

 

    剩下暂时就没什么想法了。

 

    虽然这钱都跟大风刮来的没什么区别,可适当满足个人消费享受的欲望后,拿回国内去投资也是不错的。

 

    反正不是以他的名义。

 

    管理上也想好了,暂时就这样,都不动,等回了国,再从国内找人派遣过来。

 

    销售上则直接跟国内对接,大不了再专门成立一个公司,毕竟哪怕不为赚钱,这产出也不能白白扔掉。

 

    借着这个机会,又买了一堆东西,什么纯水设备,什么滑翔翼,什么热气球,还有枪支弹药。

 

    诸如蒸汽机,初代坦克,飞机,大炮,风帆战列舰,等等,实物虽然没多少,但图纸基本上都到手了。

 

    他还特意买了不少模型,俨然一位复古武器装备收藏爱好者。

 

    至此,本次出国的目的也圆满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