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43章:我被自己家里的亲戚睡过的

2022-01-13 10:13:09情感专区
程亦可有些担心,毕竟那两人就不像讲理的人。 她想跟过去。 一方面是担心,一方面也是觉得,依他们俩现在的关系,她大可以对他多一些了解。 徐菓见程亦可过来,神色淡漠

 程亦可有些担心,毕竟那两人就不像讲理的人。

 

    她想跟过去。

 

    一方面是担心,一方面也是觉得,依他们俩现在的关系,她大可以对他多一些了解。

 

    徐菓见程亦可过来,神色淡漠地瞥了一眼,然后领着俩人向大楼一旁走去。

 

    那态度,摆明了不想让她听见他们的交谈。

 

    程亦可也识趣,停了脚步,然后站在门口远远地看着他们。

 

    不一会儿,他们好像起了争执。

 

    女人上手拉了徐菓的衣衫,然后又被他甩开,那个男人也上手去拉他衣领。

 

    程亦可心中一慌,立马走进大厅叫保安。

 

    等她再跑出来的时候,徐菓已经满身的红漆,甚至脸上头发上,也有。

 

    格外狼狈。

 

    应该是那女人泼的,因为她手上还拿着一个装红漆的小瓶子。

 

    程亦可和保安急忙跑过去,那女人还在叫喊撒泼。

 

    “你们快来看看,这就是大公司的领导,没良心的白眼狼!”

 

    “欠债不还,狼心狗肺!”

 

    “就会欺压我们老实人!”

 

    “。。。。。。”

 

    女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鬼哭狼嚎,言语刻薄。

 

    周围还有一些上班路过的人,大家都认识徐菓,停步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

 

    保安到了也有些发懵,不敢上手。

 

    程亦可跑上前直接掏出湿纸巾,想帮徐菓擦擦。

 

    可是徐菓只是很淡漠地退了两步,好像非常抗拒程亦可的靠近。

 

    明明昨晚,他们之间的交谈还,情意绵绵的。

 

    程亦可有些不敢相信,他现在如此冷漠对她,像陌生人一样。

 

    半响,徐菓冷冷吐出两个字:“报警!”

 

    保安这才上手去拉地上撒泼的女人。

 

    女人坐着不肯起身,嘴里大叫着:“徐菓,你心被狗吃了吗?你怎么敢这么对你的姑姑?”

 

    “你忘恩负义!”

 

    还真是,姑姑?

 

    保安听见女人这么说,又看了一下徐菓。

 

    “报警!”徐菓再次冷冷开口。

 

    保安这才完全没有顾虑,拉拽她也更用力了。她儿子明显慌了,推搡了一会儿保安才把两母子制服。

 

    保安把他们拖走后。

 

    程亦可看了看手上的湿纸巾,她刚想靠近。

 

    徐菓直接转身走了。

 

    只留下一个冰冷的背影。

 

    程亦可顿住。半响后她才反应过来,徐菓已经走远了。

 

    她有些不敢相信,刚才那么冰冷淡漠的人,是他。

 

    清洁阿姨拿着清洁工具过来清扫地上的油漆,似乎证实了刚才那一幕确实是现实,确实是他。

 

    程亦可上楼录入指纹打卡的时候,已经九点多。

 

    这是她这大半年来,第一次迟到。

 

    她心不在焉的打开系统,没有了以前的好心情,看那些BUG列表也莫名的烦躁。

 

    她随意点了几个进去,又退出来。

 

    程亦可脑袋里全是徐菓冷漠的神情,她掏出手机犹豫半天,也不敢发消息。

 

    快到中午的时候,她特地去研B问了一下,研B的人说他没再回来。

 

    中午,食堂。

 

    程亦可照例先去占座等大杨他们。

 

    早上发生的那一事件似乎已经传遍了公司,她已经听见好几个人在议论了。

 

    大杨他们打了饭过来,因为何东帆今天也是和他们一起吃饭,周围人也就没了先前那些议论声。

 

    毕竟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何东帆和徐菓关系匪浅。

 

    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事,大家都埋头吃饭,就连平时话最多的于简,也没说话。

 

    程亦可吃了两口,便没了胃口。

 

    她抬起眼,去看何东帆。

 

    何东帆一手玩手机,一手大口扒饭,似乎并不在意周围人时不时投来的目光。

 

    可是,她好担心,好想问。

 

    “亦可!”何东帆放下手机,看过来,调侃道,“你这么看我,我都吃不下了!”

 

    接着,研C的人都把目光投向程亦可。

 

    程亦可有些尴尬,然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没说话。

 

    “是想问徐工的事?”

 

    程亦可立刻点头。

 

    “哎——”何东帆放下筷子叹了口气,“你们别听那些风言风语,你们徐工的为人,可不容质疑!”

 

    “那是当然!”

 

    “我们懂得!”

 

    大家纷纷附和!

 

    “那你们今天怎么吃饭话都不讲?”何东帆翻了个白眼。

 

    何东帆这样一说,大家才发现,自己的表现确实有些欲盖弥彰。

 

    何东帆似乎也不打算再吃了,他叹了口气,说:“那两母子确实是老徐的亲戚,老徐也确实是欠他们钱!”

 

    大家纷纷放下筷子,听何东帆说。

 

    “他妈死得早,他爸在他初中就得了白血病。”何东帆有些脸色不好,“为了活着,是借了好些钱,不过三年前就还清了,那两母子就是吸血鬼,一差钱就找他要利息。”

 

    程亦可从来没问过徐菓的家庭情况。

 

    他们认识了快八年。

 

    她一直觉得他应该是家庭条件很好的那种,从来没听他抱怨过,或是提起过这些事。

 

    程亦可又想起他们去临阆市出差,他喝醉了。

 

    他当时说,哥哥还得还债呢。

 

    原来,这不是醉话。

 

    她还记得,当时徐菓眼底的哀伤和自嘲。

 

    “去年,老徐又给了五十万,还在派出所签了协议,两清了!”何东帆突然气愤地拍了一下桌子,“靠!这才不到一年,又来了!”

 

    程亦可被何东帆拍桌子的那声惊了一下。

 

    “那这样说,徐工,好可怜啊!”大杨砸砸嘴巴,有些感概。

 

    “那徐工爸爸现在?”

 

    何东帆:“我们刚毕业那年就去世了!他当时在国外,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太惨了!”

 

    “你们徐工,那真是一步一个脚印自己走出来的。”何东帆笑了一下,“我这辈子,要真说服谁,就他一个,徐菓!”

 

    程亦可忍住眼眶的泪水。

 

    原来,她从不曾了解他。

 

    这些年,她所有苦水,都倒向他,把他当作倾诉的垃圾桶,他也照单全收。

 

    后来,她甚至把这当成理所当然,却从未去想过,他的人生,会不会也有不如意,会不会也很难。

 

    是他坚强,还是隐藏的太好?

 

    不过,她确实从未去询问过,连了解他的念头都不曾有过。

 

    程亦可又想起他早晨的冷漠,应该是伤疤被揭开,难受的紧,才那样吧。

 

    她当时应该跟上去的,应该在他身边的。

 

    “你们一个二个的不要哭丧着脸!”何东帆释然大笑,“你们徐工的坚强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那都小事一桩,下午肯定就神采奕奕来公司了。”

 

    小事一桩?

 

    程亦可眨巴眼睛,豆大颗眼泪掉进饭盘。

 

    这都是小事的话,那他还承受过多少的苦呢?

 

    她不敢再想,努力压抑情绪,不让大家看出来。

 

    下午,徐菓还是没来。

 

    程亦可在下班之前又去了一趟研B,确定他没来。

 

    何东帆不是说下午就会神采奕奕的出现吗?

 

 文学

    可是再坚强的人,也是会累的不是吗?

 

    程亦可拿出手机,QQ聊天记录还停在昨晚,往上没翻几条,还能看见那条让她心动的“想你了”。

 

    下了班,程亦可也不打算加班了,她要去找他。

 

    程亦可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誉峰国际!”

 

    程亦可到誉峰国际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路上太堵了,早知道就坐地铁了。

 

    她背着包走到誉峰国际大门厅。

 

    “你好,我想去九栋二十楼A户!”程亦可舔了舔唇,“可以帮我开下门吗?”

 

    保安上下打量一番,礼貌开口:“不好意思,我们得问一下业主!”

 

    程亦可点头,侯在一旁。

 

    保安随即按了一连串数字,然后他面前的仪器传来呼叫声。

 

    很快被接通。

 

    “你好,徐先生,这边有一位小姐想拜访您!”保安语气柔和,转向程亦可,“请问您是?”

 

    程亦可小声道:“同、同事!”

 

    保安继续说:“您同事想拜访你!”

 

    “不用了!”话筒里传来徐菓冰冷的声音。

 

    拒绝了?

 

    程亦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凑近仪器,仓惶出声:“哥哥——”

 

    静谧两秒,她听到话筒里再次传来徐菓的声音:“让她进来,谢谢!”

 

    保安随即回应:“好的,徐先生,需要我们带她进来吗?”

 

    “不用,我到楼下接她!”

 

    “好的!”

 

    保安随即按了一个键,大门这才打开。

 

    程亦可也来过两次他家,不过第一次自己独自上门来,没想到这么麻烦。

 

    她向徐菓那栋楼走去。

 

    远远的,就看见他站在单元楼外。

 

    徐菓穿着杏色毛衣,黑褐色休闲裤,他看见程亦可,然后直直向她走过去。

 

    程亦可还没说话,徐菓自然地把她肩上的包卸了过来,然后提在手上。

 

    “怎么现在过来了?”徐菓表情很淡然,看不出任何低落的情绪,“吃晚饭了吗?”

 

    程亦可摇摇头。

 

    “走吧,我做给你吃!”

 

    程亦可明明是来安慰他的,可是他却丝毫没有需要安慰的样子。

 

    她路上想了好些话,现在都说不出口。

 

    她只好愣愣地跟着他上楼。

 

    徐菓给程亦可倒了一杯果汁,便进了厨房。

 

    程亦可也跟了过去,不过她不敢说话,只好站在门口看他。

 

    徐菓很熟练的在削土豆皮。

 

    如果是以前,程亦可肯定会夸他厉害能干,可是现在,却觉得,他做的一手好饭,应该也是从小练出来的,毕竟没人给他做饭。

 

    程亦可一直觉得自己生活在水生火热中,可是,她连做饭都不会。

 

    根本不能和他比。。。。。。

 

    想着,程亦可又鼻子一酸,觉得他的背影特别落寞。

 

    到底是怎样的心境,才能强大到撑过那些岁月,走到现在这一步。

 

    程亦可不敢再想。

 

    她现在好想抱抱他。

 

    她这样想,也这样去做了。

 

    程亦可缓步上前,她的头只到他肩胛骨的地方。

 

    她缓缓伸出手,从背后环上他的腰,然后贴上去。

 

    徐菓削土豆的手一顿。

 

    他微微侧头:“怎么了?”

 

    “哥哥——”程亦可带着颤抖的鼻音,“你被取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