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火(少妇不带套直接进去全过程)全文阅读

2022-01-13 09:51:34情感专区
市局技术科,检测实验室内。

当卢薇薇利用顾晨的图片提示,将现场异常情况还原出来时,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合着搞了半天,一直找不出凶手的最终痕迹,原因或许就在于&hell
 市局技术科,检测实验室内。

    当卢薇薇利用顾晨的图片提示,将现场异常情况还原出来时,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合着搞了半天,一直找不出凶手的最终痕迹,原因或许就在于……现场根本就没有第三者?

    可如果是这样,那么所谓的“凶手”,或许就在二人之间。

    但是从许泽雨和陆熙雯的伤势来看,很显然,根据顾晨刚才还原的情况,似乎许泽雨处在绝对的劣势。

    而且顾晨从许泽雨身上的伤口来看,也能发现,许泽雨几乎没有招架之力。

    尤其是刚才顾晨在众人跟前还原挥刀的动作,已经将水滴溅洒在背后薄纸上,而且位置基本和陆熙雯的睡衣后背和肩上几乎没有太大区别。

    “原来是这样。”沉默许久的王警官,也是不由分说道:“可能房间内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凶手,而陆熙雯口中的凶手,似乎压根就不存在。”

    “不是不存在,或许凶手就是她陆熙雯自己,她贼喊抓贼。”卢薇薇也是插嘴说。

    原本大家还在因为凶手的踪迹而苦恼,可现在看来,似乎这种情况也能有一定解释。

    顾晨收回手机,也是来回走上两圈后,说道:“虽然从理论上看,凶手在与许泽雨和陆熙雯连续打斗之后,却并没有留下任何踪迹,这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如果说,凶手是个反侦察高手,善于清理自己留下的痕迹。”

    “但是在这种复杂情况下,尤其是在夜晚,我就不信凶手能够在打斗过程中仓皇而逃,并且没有留下一点问题,这显然存在猫腻。”

    “陆熙雯,一定是陆熙雯。”王警官甩了甩手指。

    老王同志现在对陆熙雯的怀疑,也更加坚决:“你们想想看,现场什么情况,完全都是出自陆熙雯她自己的讲述。”

    “凶手什么样子,她说没看见,可听她这口气,凶手是在跟她丈夫许泽雨打斗之后,捅伤了许泽雨,又跟陆熙雯打斗。”

    “然后在发现情况不可控的时候,这才仓皇的逃离,逃离过程中,总能留下一点蛛丝马迹吧?”

    “但是很可惜,一点都没有,这就说不过去吧?”

    “嗯。”一直默不作声的高川枫,在听完几人的讲述之后,也是默默点头,插嘴说道:

    “如果按照你们这种分析,那么凶手留下痕迹是必然的,你们想想看,陆熙雯和她丈夫许泽雨,都在现场留下那么多凌乱的痕迹,凶手怎么可能就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呢?”

    “如果是这样,那只能说明,陆熙雯口中的凶手,或许根本不存在,这一切都只是陆熙雯在演戏而已。”

    “没错。”见大家都已经统一了意见,顾晨也是发表看法道:“其实房间里的每处角落,我都有认真检查。”

    “包括水池,还有地下车库,但是这些地方,跟陆熙雯所说的情况有很大出入。”

    “凶手既然是仓皇逃走,那么又怎么会在逃走的同时,将现场痕迹擦拭干净呢?所以我认为,陆熙雯在撒谎。”

    “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卢薇薇表示不解,继续说道:“她才跟许泽雨结婚,却又要至许泽雨于死地,难道说,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出现了问题?”

    “我觉得也是。”顾晨默默点头,也是道出自己的想法:“其实,从那天婚礼就可以看出。”

    “就如卢师姐所说的那样,陆熙雯原本不应该跟刘洋见面,但是他们两个还是见面。”

    “而且当初陆熙雯离开刘洋,似乎也带着一些主观情绪,也就是,她或许知道,刘洋在江北那头的处境都是摆谁所赐,但是她装疯卖傻,故意跟刘洋产生矛盾。”

    “对,这种情况,完全是有可能的。”卢薇薇上前两步,也是赶紧解释:

    “首先,刘洋经常被混混骚扰,这点肯定跟许泽雨脱不了关系,但是当时许泽雨跟刘洋之间,显然有着许多矛盾。”

    “因为刘洋在学校的时候,特别出风头,也曾经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教训过许泽雨,篮球场上就是最好的例子。”

    “所以,许泽雨找人报复刘洋,这说的过去,而且许泽雨当时也在追求陆熙雯,显然这样一来,刘洋的精力就不在陆熙雯这里。”

    “而且还会因为各种频繁的进出派出所,导致人设崩塌,朝着负面人设发展下去。”

    顿了顿,卢薇薇抬头看着大家,又道:“还有就是,陆熙雯她真的不了解刘洋吗?我看未必。”

    “跟刘洋相处这么久时间,尤其都在学校,刘洋的为人,她应该是最清楚才是。”

    “但很可惜,她却在刘洋最困难的时候,选择疏远刘洋,这让刘洋寒心。”

    “她这样做,显然是想借此机会,摆脱刘洋,跟许泽雨在一起。”

    “可能是吧。”听闻卢薇薇的分析,顾晨双手抱胸,也是若有所思: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陆熙雯,的确看上去很不简单。”

    “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要对新婚丈夫痛下杀手呢?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

    “我们现在也并不好判断啊。”王警官随意找了张凳子坐下,也是没好气道:“这毕竟是我们目前的猜测。”

    “当然,现场的情况,倒是可以将凶手指向陆熙雯,可是她的杀人动机,这需要去具体调查。”

    “不好。”顾晨突然想起什么,忙道:“如果陆熙雯的目的是杀掉许泽雨,那么许泽雨没死的话,陆熙雯的杀人行为岂不是被暴露?”

    “而且两人好像好都在同一所医院。”卢薇薇也恍然大悟。

    王警官眸子一瞪,赶紧道:“得立马通知小袁,让她小心陆熙雯,可千万不要让陆熙雯单独和许泽雨待在一起,否则那许泽雨就完蛋了。”

    “我……我打电话。”见情况紧急,卢薇薇立马掏出手机,开始拨通袁莎莎电话号码。

    没过多久,电话接通,卢薇薇直接小声问道:“小袁,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顿了顿,卢薇薇看向周围几人,随后又对电话道:

    “小袁,你给我盯住陆熙雯,没错,根据我们从现场调查情况来看,可能凶手就是陆熙雯。”

    “所以,我们现在怀疑,陆熙雯肯定会对许泽雨不利,如果许泽雨没死,那就是对陆熙雯的最大威胁。”

    “因此,陆熙雯一定会利用一切手段,将许泽雨杀害。”

    “而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给我死死盯住陆熙雯,尤其是陆熙雯接近许泽雨的时候。”

    话音落下,卢薇薇短暂的安静了几秒,这才嗯道:“对,你给我盯住咯,我们马上过来支援,嗯,好,就这样,一会儿联系。”

    挂断电话,卢薇薇也是神情紧张道:“小袁说,陆熙雯正在接受伤口清洗之后,已经待在病房内休息,而许泽雨目前已经接受手术,转入ICU病房。”

    “我们现在过去。”顾晨感觉,目前的情况刻不容缓,现在对于陆熙雯来说,似乎已经到达魔怔的地步。

    要知道,陆熙雯如果真是凶手,那么他突然捅伤自己的丈夫,并且要至自己的丈夫许泽雨于死地。

    那么此刻的陆熙雯,思想上肯定已经到达了一个极端的表现。

    人在极端恐惧,或者思维短路的情况下,原则上什么疯狂的事情都做的出来。

    顾晨跟检测室里的高川枫简单交代几句后,便带着卢薇薇和王警官,继续火急火燎的赶往医院。

    ……

    ……

    江南市人民医院。

    此时已经是凌晨4点30分。

    眼看天就快亮了,整个街道上,车辆也并不算很多。

    当顾晨几人匆匆赶到的同时,袁莎莎已经站在一处病房门口,对着顾晨几人招招手。

    有了之前卢薇薇的电话提醒,袁莎莎现在一刻也不敢离开陆熙雯。

    表面上,袁莎莎表示自己是保护陆熙雯而留在病房,但实际上,是替大家监视陆熙雯的一举一动。

    毕竟从目前的重重迹象来看,陆熙雯似乎有很大可能就是凶手。

    因此,看住陆熙雯十分有必要。

    “顾师兄。”见顾晨带人走到跟前,袁莎莎也是上前两步,整个人显得异常疲惫。

    “陆熙雯呢?”顾晨问。

    袁莎莎指了指后排的病房,说道:“在病房。”

    “她来这里之后,有没有什么异常反应?”卢薇薇问。

    袁莎莎想了几秒,这才说道:“异常倒是没什么异常,只是她不让同志家属,怕家里人担心,说是等她老公许泽雨度过安全期后,再通知家人,免得家人担惊受怕。”

    “还有呢?”王警官也问。

    “没有了。”袁莎莎也是摇摇脑袋,表示只有这些。

    顾晨透过病房大门上的透明玻璃,瞥了眼病房内躺在床上的陆熙雯,这才对着大家简单交代几句后,轻轻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这间病房一共四张床位,但是目前只有陆熙雯一个人躺在里头。

    此刻的陆熙雯,闭目养神,似乎早已陷入沉睡。

    袁莎莎凑到顾晨耳边,也是小声提醒:“医生给她缝好了伤口,护士也帮她打完吊瓶,现在估计是太累了。”

    “知道了。”顾晨闻言,也是默默点头,这才缓缓走到陆熙雯窗边。

    似乎是听见了一些动静,陆熙雯缓缓睁开双眼,这才带着虚弱的口吻问顾晨:

    “顾警官,是我老公许泽雨有消息了吗?”

    顾晨不太清楚这边的情况,于是看了眼袁莎莎。

    袁莎莎赶紧回道:“你丈夫许泽雨,目前已经接受手术治疗,听刚才给你输液的护士说,总算保住了性命。”

    “但是就目前来情况来看,仍然非常危险,已经转入ICU病房,重点看护。”

    “那就是说,我老公许泽雨还活着?”陆熙雯有气无力道。

    袁莎莎默默点头:“还活着。”

    “呼!”听闻袁莎莎说辞,陆熙雯幽幽的叹口气,也是闭目养神。

    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因此现在连说话都显得有些疲惫。

    顾晨见此时的陆熙雯,身体的确非常虚弱。

    加上现在已经是深夜,如果这个时候再来问话,那么陆熙雯完全可能找借口需要休息而搪塞过去。

    想想之后,顾晨感觉,目前并不是一个合适的谈话时间。

    感觉可以等天亮之后,陆熙雯的精力完全恢复之后,再来问话也不迟。

    “那你先休息,这里有我们保护你,你不用担心。”顾晨说。

    陆熙雯默默点头,也是感激着说道:“谢谢你们,谢谢。”

    回头瞥了眼众人,顾晨又道:“卢师姐,王师兄,小袁,要不你们先回去休息,陆熙雯这里有我看着。”

    “也行吧。”王警官打着哈欠,感觉今晚睡的断断续续,已经让自己耗尽了精力。

    现在也迫切需要找地方好好休息。
 

 文学

    而袁莎莎也同样如此,从春溪湖畔,跟着救护车一起来到医院。

    现在就一直根据顾晨的要求,守在陆熙雯身边,时刻保护着陆熙雯,并且实时跟顾晨这边保持沟通。

    要说袁莎莎也是个兢兢业业的警察,没有顾晨的允许,她根本不敢闭眼休息,就这么一直值守在医院。

    现在整个人也是昏呼呼的,感觉站着都能睡着。

    顾晨来这接自己的班,袁莎莎也是松上一口气,没精打采的说道:“那就有劳顾师兄了。”

    “卢师姐也回去休息吧。”顾晨说。

    卢薇薇摇摇脑袋:“我要留在这里陪你,再说了,这里最少需要两个人,你但凡离开,我都能耐一直守在病房。”

    顾晨也看得出,卢薇薇是有意留下来陪伴自己,想想自己身边也需要人手。

    于是顾晨果断答应道:“那行,卢师姐留在这里陪我值班,王师兄和小袁回去休息。”

    简单安排好工作后,大家各自散开。

    卢薇薇和顾晨,一人找了一张床铺,躺在一旁休息。

    卢薇薇是倒下之后便呼呼大睡,但顾晨得保持足够的清醒,以防止陆熙雯有意外发生。

    因此,整个晚上,顾晨都不敢有丝毫懈怠,闭眼的同时,也只是轻睡过去。

    ……

    ……

    翌日清晨,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射在顾晨的脸上。

    顾晨微微睁开双眼,第一时间看了眼身边的陆熙雯。

    此刻的陆熙雯,似乎也睡得很死。

    如果不是昨晚的现场勘查,顾晨很难想象,睡在病房当中,疲惫不堪的陆熙雯,竟然有可能是谋杀丈夫许泽雨的凶手。

    当然,这还只是根据已知线索做出的推测,还需要对陆熙雯展开进一步调查。

    坐起身,顾晨扭动胳膊,这才穿好鞋子,将临床的卢薇薇叫醒:

    “卢师姐,卢师姐。”

    “嗯?”卢薇薇嘟囔一声,睡眼惺忪的揉揉眼睛。

    看见面前的顾晨后,也是打了记哈欠,笑笑说道:“早啊顾师弟。”

    “卢师姐,这里有你看着,我去给你买早餐。”顾晨说。

    “好。”卢薇薇又是一记哈欠,赶紧拍了拍嘴,坐立其实。

    目光也是第一时间看向临床的陆熙雯。

    顾晨推开房门,走出病房,一路下楼之后,来到江南市人民医院的门口附近。

    这里有许多餐馆,卖早点的也到处都是。

    顾晨买了三瓶热牛奶,还有一些发糕和包子,这才匆匆赶回病房。

    路过病房楼下的草坪时,顾晨发现有道身影,从另一处走进了建筑视角,跟自己成相反方向。

    顾晨不由一愣,心里喃喃道:“这个人好像有点眼熟啊?难道是我们警队的同事?”

    缓慢行走,回想了几秒之后,顾晨这才又重新加快脚步,返回病房。

    此时此刻,陆熙雯也已经睡醒,卢薇薇正拿着病房内配发的一次性毛巾,在给陆熙雯洗脸。

    两人也是随意交谈。

    毕竟,参加过陆熙雯的婚礼,又帮助陆熙雯解决了前男友徐洋的事情。

    大家彼此之间,也变得有些熟悉。

    顾晨将热牛奶和早餐放在床头柜上,也是缓缓说道:“我们三个人的早餐已经买过来了。”

    “谢谢顾师弟。”帮陆熙雯洗完脸后,卢薇薇这才返回洗手间,简单的用随身携带的湿巾,给自己擦了擦脸。

    而另一头,顾晨直接将吸管插入牛奶,交到陆熙雯手里。

    陆熙雯脖颈上,套着护具,因此也不能扭动脑袋,只是微微点头,表示感谢:

    “顾警官,真是麻烦你了。”

    “不客气。”顾晨说话之间,又将肉包和发糕递了过去,问道:“自己可以拿住吗?”

    “可以的。”陆熙雯微微点头,用右手接过早点说:“我的左手臂被划伤,但是右手还能活动。”

    “另外,医生说,脖子上的刀伤也很危险,好在是没有伤到颈动脉,否则现在就已经看不见今天升起的太阳了。”

    “是你脖子上的项链救了你一命。”顾晨拿起自己的牛奶,也是淡淡说道。

    陆熙雯“嗯”了一声,也是认同道:“没错,好在是脖子上面带着项链,凶手的刀刃,正好划在我的项链上。”

    “否则这一刀下去,估计伤口会很麻烦。”

    “好的。”顾晨默默点头,表示理解。

    几人简单的沉默下来,顾晨也趁着这份间隙,赶紧将自己的早餐解决。

    半个钟头的时间,卢薇薇也将空牛奶瓶,直接丢进垃圾桶,随后用脚拨到一侧。

    与顾晨面面相觑后,两人都心领神会。

    眼看用餐结束,那就是一天工作的开始。

    顾晨将挂在肩章上的执法记录仪打开,对准面前的陆熙雯。

    随后又将笔录本掏出,这才问陆熙雯道:“陆熙雯,关于昨晚你家中遭遇凶手袭击的事情,我想再跟你了解一下,可以吗?”

    “可……可以的。”刚吃完顾晨送来的爱心早餐,陆熙雯现在也恢复了体力。

    “很好。”顾晨微微点头,直接开门见山道:“那就把你跟凶手当时打斗的情况,跟我详细的解说一遍好吗?”

    “啊?”没想到顾晨问的是这个,陆熙雯简单犹豫几秒后,问顾晨:“那你想知道些什么?”

    “打斗的全过程,就从你听见楼下动静开始说吧。”顾晨说。

    “好吧。”陆熙雯秒懂顾晨意思,也是在短暂回想了几秒后,这才说道:

    “当时,我老公许泽雨在我的要求下,去楼下查看情况,随后就听见一阵剧烈的打斗动静,然后就听见我丈夫的惨叫声。”

    “我当时害怕极了,就赶紧过去查看情况,然后,就发现我丈夫倒在一楼客厅,嘴里还发出痛苦的叫喊。”

    “嗯,继续说下去。”见陆熙雯有所停顿,顾晨抬头继续敦促。

    手里的书写笔,也在快速书写记录。

    陆熙雯微微点头,继续说道:“我当时很害怕,但是我老公许泽雨有危险,我很矛盾,不知道楼下发生了什么?”

    “直到后来,我在楼梯口,短暂的停顿之后,发现楼下没有任何动静,我才敢走下楼梯,然后快速跑到我丈夫身边。”

    “当时的灯光是打开还是关闭?”一旁的卢薇薇问。

    “是打开状态,但是,只是打开了一楼客厅的一盏暖色电灯,并不是很明亮的那盏,就是带氛围感的那种灯。”

    “好的。”顾晨将这个记录下来,问陆熙雯:“所以那盏灯光,只是氛围灯,并不是很明亮,但能保证基本的照明对吗?”

    “对。”陆熙雯也是微微点头,肯定的说:“因为大晚上的,突然将客厅内最亮的灯光打开,会对眼睛有伤害。”

    “所以晚上开灯,我们一般都开这种暖色调的氛围灯。”

    “可是当时情况危急,你为什么不把客厅内最亮的灯光打开?”卢薇薇问。

    陆熙雯有些委屈,也是撇着嘴说:“我当时吓坏了,脑子里空空的。”

    “因为许泽雨倒在客厅,我也不敢贸然开灯,而且我也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就感觉客厅有人的样子。”

    吸了吸鼻子,陆熙雯又道:“我只是躲在楼梯口,暗中观察了好一阵子,在确定一楼客厅没有动静之后,我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可当我接近我老公许泽雨时,他已经倒在地上,身上流了很多血。”

    “我当时吓坏了,根本没见过这种情况,所以我就想过去看看情况。”

    哽咽了一声,陆熙雯也是满脸惊恐道:“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突然从楼梯下边窜了出来。”

    “我当时只感觉背后刮来一阵阴风,扭头还没反应过来,脖子上突然感觉一阵冰凉,一把刀就这么划伤了我的脖子。”

    说道这里,陆熙雯时候还一阵后怕,整个人战战兢兢道:“当时完全没想到,身后竟然还藏着人。”

    “而且那家伙搞突然袭击,直接就要杀人的样子,我感觉我的脖子肯定是受伤了,好在是项链帮我挡住了致命一击,但还是流了很多血。”

    “我当时已经吓坏了,整个人直接就倒在了地上,然后,他向我扑了过来,手里的刀子,好像要结果掉我的性命。”

    “然后呢?”顾晨记录完毕之后,抬头又问。

    “然后?然后我就拼命反抗,我知道,如果我退缩,那我就死定了,所以我拿起茶几上的茶杯,就往他那边砸了过去。”

    也就在陆熙雯提到茶杯的同时,顾晨和卢薇薇不自觉的相互对视一眼。

    要知道,按照大家之前的现场调查来看,茶几上面应该是没有杯子。

    而玻璃水杯,应该是放在餐厅位置的餐桌上,那里有一个专门存放玻璃杯的水杯盘。

    而且大家从案发现场的玻璃碎屑可以看出,摔碎的茶杯,至少是三个。

    而玻璃碎屑,却又全部覆盖在血液之上。

    至少在顾晨看来,玻璃残渣上面,并没有沾血迹。

    这说明,所有的玻璃碎屑,都是在惨案发生之后,才被砸碎,然后覆盖在血液之上,依次起到迷惑作用。

    因为这样一来,可以让大家感觉,这是在打斗过程中砸碎的杯子。

    很显然,陆熙雯这样做,是要制造一种打斗激烈的场景。

    可现场所有的玻璃碎屑,却都没有沾血迹,这让陆熙雯的解释自相矛盾。

    趁着陆熙雯解释的间隙,顾晨突然打断道:“你是说,你被凶手割伤了脖子,然后倒在地上,而这个时候,茶几上正好还放着杯子,所以你就当成武器,顺手砸了过去对吗?”

    “对,就是这样。”陆熙雯说。

    “那你一共砸了几个杯子?”卢薇薇也问。

    陆熙雯心里咯噔一下,表情也是有些诧异。

    但是在回想了几秒之后,陆熙雯也是赶紧说道:“好像是三个杯子,我连续砸了三个玻璃杯,这才让那个凶手感觉有些害怕。”

    “所以我趁着他犹豫的时候,直接想要夺走他手里的刀刃。”

    “你想空手夺白刃?”卢薇薇闻言,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毕竟陆熙雯看上去,属于那种柔弱女生。

    要跟凶手厮打在一起,并且夺走凶手手中的利刃,这看上去有点夸张。

    见卢薇薇不信,陆熙雯则赶紧解释:“是真的,我当时感觉,如果不抢走他手里的刀刃,那我肯定要被他杀掉的。”

    “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主动出击,所以我才跟他拼命,抢夺他手里的刀刃。”

    顿了顿,陆熙雯也是惊魂未定道:“可能是别我当时的样子给吓到,凶手可能也没想到,我会主动出击,所以在打斗过程中,显得有些招架不住。”

    “但是刀在他手里,我还是处在弱势,不知不觉中,他也被吓得不轻。”

    “一把将我推开之后,他丢掉了刀刃,这才赶紧逃之夭夭。”

    “那你呢?你当时什么情况?”卢薇薇赶紧追问。

    陆熙雯喘息两声,也是一脸后怕道:“我当时感觉整个人全身无力,就这么瘫倒在地上。”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左手,已经鲜血直流,在之前打斗的过程中,竟然被他划伤了手臂。”

    “但那个时候,我只想活下去,压根也没注意这些。”

    “可能刚开始的时候,只感觉手臂突然一阵刺疼,可后来也没去管这些,直到我倒在地上休息的同时,才发现,我的手臂已经被刀刃划伤。”

    抬头看着面前的顾晨和卢薇薇,陆熙雯也是有气无力道:“再看到我老公许泽雨倒在血泊中,我当时差点吓晕过去。”

    “所以你赶紧打电话报警对吗?”顾晨抬头问她。

    陆熙雯缓缓点头,也是附和着说:“没错,但是我并没有马上打电话,因为我当时懵了,感觉脑袋里什么都没有,愣是发呆了很久,才从这种惊险的状态中缓过神来。”

    “当时记得我们门口的报警电话,所以就打了过去,再然后,就是你们在外头敲门,剩下的,你们也都清楚。”

    说完这些,陆熙雯也是重重的叹息一声,感觉整个人都不想再回忆昨晚的惊魂时刻。

    顾晨将这些记录完整之后,却又问她:“陆熙雯,既然你跟这个凶手已经交过手,那你看清楚他长什么样子没?”

    “没有。”陆熙雯摇摇脑袋,也是一脸无奈道:“我但是傻就傻在这里,明明可以把灯光打开,但是我却没有。”

    “整个客厅,也只是我老公许泽雨打开的氛围灯,整个客厅色调很暗,很难看清对方的长相。”

    “而且那个人好像带着头套,只能看到一双眼睛,反正黑灯瞎火的,再加上当时实在是太紧张了,所以根本就没注意这些。”

    “那具体样貌总能描述一下吧?就比如……身高、体型等等。”

    感觉陆熙雯的说辞,十分具有代入感,但是卢薇薇也得问清楚。

    毕竟,这个凶手来自于陆熙雯的口述。

    从头到尾,目前也只有陆熙雯看见过。

    也就是说,陆熙雯是目前唯一的目击者,这对于案件侦破具有重要作用。

    陆熙雯见卢薇薇一副追根到底的样子,也是短暂回忆了几秒,这才说道:“好像挺高大的样子,体型……不胖不瘦吧?比较强壮。”

    “我在跟他扭打在一起的时候,明显感觉在力量上要逊色许多。”

    “不过当时我全力以赴,那人可能也是被我的激烈反抗给吓坏了,所以才把我划伤之后,这才逃之夭夭。”

    深呼一口重气,陆熙雯又道:“反正,这就是我跟凶手扭打在一起的全部经过。”

    “很好。”见陆熙雯还算配合,顾晨微微点头,表示满意。

    但同时却停下笔,目光死死盯住面前的陆熙雯,继续问她:

    “陆熙雯,按照你这说法,你们家茶几上,放着三个杯子对吗?”

    “啊?”陆熙雯似乎还没跟上顾晨的思路,整个人懵了一下。

    顾晨则是提醒着说:“你不是说,你当时被楼梯下边,突然冲出的凶手击倒在地上吗?然后情急之下,开始拿起桌上的杯子,狠狠砸向对方?”

    “对呀。”陆熙雯默默点头:“我当时就是这么做的。”

    “很好。”见陆熙雯上道,顾晨继续追问:“那么你连续拿着茶几上的杯子,砸向凶手,还连续砸碎了三个杯子对吗?”

    “对啊。”陆熙雯脸色僵硬,但还是点头承认。

    而另一边,顾晨则是坐正了身体,也是义正言辞的问她:“咱就是说,你茶几上正好摆着三个杯子?而你又正好利用茶几上的三个杯子,砸向凶手,是这样理解的对吧?”

    “呃……”闻言顾晨的说辞,陆熙雯有些懵圈,也是一脸迟疑的问他:“所以,这有什么问题吗?”

    “客厅内那么多玻璃碎屑,都是我砸碎的杯子,如果不是我这么疯狂反击,恐怕那家伙也不会被我给吓退。”

    “可是为什么这三个玻璃杯会放在茶几上,而不是放在餐桌上呢?”顾晨见陆熙雯自己上套,便也开门见山,继续说道:

    “我们勘察过你家的现场,发现这种玻璃杯,跟餐厅那边的餐桌上,摆放的玻璃杯茶具是一模一样。”

    “可原本放在茶几上的玻璃杯,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茶几上,还一次出现三只杯子?难道你们家喝茶都用这种共用的杯子吗?”

    顾晨连续的发问,顿时让陆熙雯有些懵圈。

    但看着顾晨那双犀利的颜色,似乎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这个……”陆熙雯此刻有些迟疑,但还是认真回复顾晨的说辞:“顾警官,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我跟我老公许泽雨在客厅喝水,每个人用一只杯子。”

    “可是后来,我离开了一阵之后,再回来就搞不清楚,哪只杯子是我用过的,但我又有洁癖,所以不愿喝到我老公许泽雨喝水的那杯。”

    “所以,所以我才又拿出一个新杯子装水。”

    似乎是解释的通,陆熙雯微微抬头,盯住顾晨问:“所以顾警官,这有什么问题吗?”

    顾晨摇摇脑袋:“这个倒是没什么问题,但问题是,你说你在连续杂碎三只水杯之后,又跟凶手扭打在一起对吗?”

    “对……对呀?”陆熙雯似乎也感受到,顾晨对自己的怀疑,心里也是不由咯噔一下,回答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有些微弱。

    “那好。”顾晨将笔放下,继续追问:“那这么说来,那些杯子在杂碎之后,你跟凶手还有过打斗。”

    “而打斗的过程中,你还有受伤,而且当时的打斗非常激烈对吧?还导致了你手臂胳膊上血流不止?”

    “对,没错,就是这样。”见顾晨将这些情况道出,陆熙雯也是直接点头承认道:

    “当时就是这个样子,凶手也是被我这种疯狂的举动吓坏了,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过吗?”

    “可是,这跟现场情况有些不太一样。”顾晨也是打断了陆熙雯的说辞,再次用犀利的眼神盯住她。

    陆熙雯眼眸一怔,也是微微的皱起眉头,问顾晨:“所……所以,顾警官想说什么?”

    顾晨也不废话,直接将自己的手机从口袋掏出,随后,找到案发现场,自己拍摄的血液痕迹照片,亮在陆熙雯面前道:

    “这是我在你家拍摄的现场照片,这些血迹,全部都是在你家拍摄的,你觉得哪里有问题?”

    顾晨这次将问题直接抛给了陆熙雯。

    而面对顾晨的质问,陆熙雯心里七上八下,总感觉和顾警官似乎有问不完的问题。

    见陆熙雯行动不便,顾晨甚至主动帮陆熙雯划动手机触屏,将照片依次翻过。

    陆熙雯也是在反复观看之后,依然是一脸懵圈。

    她不清楚,顾晨给自己看现场血迹的照片做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顾晨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太一样?

    尤其是顾晨这双犀利的眼神,竟然让自己有些畏惧。

    “还没看出问题吗?”顾晨问她。

    陆熙雯一脸懵圈,也是弱弱摇头,问顾晨道:“顾警官,我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但是这些血迹,肯定都是我跟我丈夫的血迹。”

    “我知道,但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顾晨立刻给予纠正。

    这下,陆熙雯更加慌张了,也是黛眉微蹙,加重语气问:“顾警官,我真的不知道你想问什么?”

    “你真不知道?”顾晨见陆熙雯表情复杂,也是一脸焦急的样子,于是主动替她解惑道:

    “那我就告诉你好了,这里的照片,记录的全部都是现场血迹。”

    “但是从现场血迹来看,除了你丈夫许泽雨的身边,有一些形状不同的血迹外,其他地方的血迹,都是呈现低速滴落的状态。”

    顿了顿,怕陆熙雯不太明白,顾晨则是比划着双手,继续解释:“大概是这么高的位置,低速低落状态。”

    “因为血滴的形状是圆形,这说明是垂直低落,没有受到加速度影响。”

    “而你说,你在跟凶手激烈扭打在一起,并且你当时的脖颈部位,已经被划出许多鲜血。”

    “再加上你手臂在打斗过程中也被意外划伤,还流下许多鲜血。”

    深呼一口气,顾晨也是纳闷的问她:“那么我就奇怪了,既然是激烈打斗,那为什么我们在现场,尤其是你说的那个打斗位置,拍摄下来的血滴形状,却都是圆形的?这说明什么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