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中年熟妇的大肥臀|叔叔帮你看看你里面是不是有虫子

2022-01-13 09:46:45情感专区
黄益娟父母的事情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解决了,双方立下字据,肖风代表黄益娟,佟志国一次性给了十万元的抚养费用以及赔偿款。 一晚上的时间,所有事情都解决清楚了,黄益娟也搬

    黄益娟父母的事情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解决了,双方立下字据,肖风代表黄益娟,佟志国一次性给了十万元的抚养费用以及赔偿款。

 

    一晚上的时间,所有事情都解决清楚了,黄益娟也搬到了肖风的小屋子里。

 

    那个特殊的年代,其实死伤事故是非常的多的,肖风也通过这件事情看清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发誓一定要让黄益娟出人头地。

 

    晚上,肖风搂着黄益娟久久的不能入睡,这丫头可能也是被吓到了,一直高烧不退,不过这孩子嘴里一直都在呼唤肖风,“哥哥,哥哥,不要离开我!”

 

    “哥哥,哥哥,我听话!”

 

    “哥哥……”

 

    肖风整整流了一晚上的泪,电话也关机了,就算是程爽打电话,他都不想接了。

 

    直到第二天清晨,肖风摸了摸黄益娟的额头,觉得她退烧了,心里才稍微好受了一点,毕竟他一晚上没有睡觉,用内力一直在给她退烧。

 

    黄益娟趴在肖风怀里,抱着他胳膊睡的很香,佟志国有点内疚,一早上就过来了,看了看熟睡的黄益娟,他小声说到,“肖风,你真的不应该管这个事情。”

 

    “我不管?你看到老黄那些同乡了吗?让他们接手的话,黄益娟能不能长大都是个问题。”

 

    “可是这个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她会拖累了你的!”

 

    “叔,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她叫我一声哥哥,我就要对得起她。”

 

    “唉,你还是太小了,你会后悔的!”

 

    “我不后悔!”

 

    “那你还有其他的要求吗?”

 

    肖风思考了一会儿说到,“以后我们两个人要常住这里了,但是如果我有不在的时候,你吃什么,她就得吃什么,花多少钱,回来我给你。”

 

    “你看,我就说她得拖累了你吧!”

 

    “我愿意!”

 

    肖风哽咽着抚摸着黄益娟的小脑袋,心里难受的要死。

 

    “那行,都依你行了吧!”

 

    “叔,你在这个地方有人脉,你帮忙找找吧!”

 

    “什么?”

 

    肖风轻轻的叹息到,“我想让黄益娟去上学,你马上安排,今天我就想送她去学校。”

 

    “这孩子野惯了,她会去吗?”

 

    “她听我的话,你帮忙安排一下吧!”

 

    佟志国也想表现一下,“那行,我立刻打电话,不过,你呀……”

 

    “行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佟志国不管怎么说,对肖风也是另眼看待的,毕竟他们两个人都是本地人,而且肖风现在的情况他也摸不准。

 

    都快七点了,黄益娟打着哈欠才醒了,六七月份的天,七点那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哥哥!”

 

    “小宝贝,你醒了!”

 

    “嗯,哥哥,我想找妈妈!”

 

    肖风难过的把她搂在怀里,“小宝贝,你的爸爸妈妈他们要休息,所以他们去别的地方了,以后哥哥会照顾你的,你要快快长大,等你长大了,他们就回来了。”

 

    “可是,昨天我看到妈妈和爸爸根本不理我。”

 

    “因为他们睡着了!”

 

    “那我要尽快长大!”

 

    “嗯,只要你长大了,他们就该来接你回家了。”

 

    “哥哥,那我就天天和哥哥在一起。”

 

    肖风按了按她的脑袋,“那可不行,你要上学了,你看有些小朋友他们就天天去上学。”

 

    “为什么要上学?”

 

    “因为上学你会学到很多知识,上学你就会认识很多的字呀。”

 

    “哥哥你说过,你教我识字的。”

 

    “哥哥也会教你的,但是你要听话,只要你去上学,每天中午你回来,我就给你一块钱随便买吃的,下午你去上学,傍晚回来,我再给你一块钱,你知道的,可以买很多好吃的。”

 

    “哥哥,那我早晨也要一块钱。”

 

    “为什么?”

 

    “因为我想像哥哥一样,有很多钱!”

 

    “好,哥哥给你,哥哥一定给你,那一会儿我就带你去学校,那里有好多小朋友的。”

 

    “那我现在就去,哥哥给我一块钱。”

 

    “好!”

 

    肖风拿出一块钱递给她,“听着,以后早晨起来要刷牙洗脸。”

 

    “那我去洗脸!”

 

    黄益娟也是个聪明的孩子,拿过钱去外面水池洗脸去了。

 

    从此肖风还真是多了一个累赘,每天早晨三点起来去工作,六点回来把黄益娟叫起来,给她洗头,然后让她自己洗漱,给她准备好早餐,给她买最漂亮的衣服,当然了,肖风可不是花的黄益娟的赔偿款,都是自己的钱,他是把黄益娟当亲妹妹了。

 

    说来也怪,这两天胡珊没有纠缠肖风,程国忠也没有找他,胡珊玩欲擒故纵,程国忠以静制动,程爽则在消磨肖风的意志力。

 

    这天中午李金柱开着车来了,正好是黄益娟放学回来,黄益娟也懂事的很,每天肖风要是还没有回来呢,她就把肖风的饭缸子拿到伙房去先打上菜,怕肖风吃不上了。

 

    其实肖风也算计着黄益娟放学的时间呢,也差不了几分钟。

 

    这天黄益娟刚回来,李金柱开车来了,黄益娟也没有注意,小孩子本来注意力就不集中,没有来得及避让。

 

    李金柱放下玻璃斥责她,“小丫头,你没听到我按喇叭吗?撞到你怎么办?”

 

    “你敢,我哥哥肯定不饶你。”

 

    “你哥哥那么厉害吗?他叫什么名字?”

 

    黄益娟自豪的拍着胸脯说到,“我哥哥最厉害了,我要和他说你吓唬我了,他肯定不会饶了你的。”

 

    这时候佟志国也看到了李金柱的车,他以为是有人来订砖了,赶紧迎了出来。

 

    “您好!”

 

    “你是老板?”

 

    “对,请到办公室来谈吧!”

 

    李金柱下了车,一边走一边和佟志国埋怨,“这小丫头片子怎么这么刁?”

 

    “你可别惹她,这是我们的活祖宗。”

 

    “一个臭打工的,他能上了天吗?”

 

    “你还别说,这孩子不简单,叫肖风。”

 

    “啊!”

 

    李金柱一愣,赶紧转身快步的过来拉住了黄益娟的手,“叫大哥哥。”

 

    “凭什么和你叫,我就一个哥哥!”

 

    “那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行不行!”

 

    “叫你胖子还差不多。”

 

    “行行行,小妹妹,你哥哥在哪儿?”

 

    “不告诉你!”

 

    “我在这里!”肖风笑着回来了。

 

    黄益娟甩开李金柱的手,跑过去搂住了肖风的一条腿,“哥哥,他凶我!”

 

    肖风脸一沉,“李金柱,你什么意思?我的小宝贝你也敢凶,我看我是白救了你一命。”

 

    “兄弟,误会,绝对的误会!”

 

    “够了,和我的小宝贝道歉。”

 

    李金柱不敢不从,赶紧讨好黄益娟,“小妹妹,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你想让我怎么做,我保证做到。”

 

    黄益娟仰着头幸福的看着肖风,“哥哥,我饿了。”

 

    “小宝贝,那你去伙房打饭了吗?”

 

    “都是这个死胖子耽误了我!”

 

    肖风从兜里掏出了一卷钱,抽了两张一元的递给黄益娟,“小宝贝,今天给你加餐,想吃什么就去买吧,哥哥和这个胖子有话说,买了你就回咱们屋子里去吃!”

 

 文学

    “嗯,哥哥!”

 

    “但是小宝贝,以后不许叫他死胖子了,他是哥哥的朋友,以后叫胖子可以,知道了吗?”

 

    “哥哥,那他还凶我了呢!我就不改口。”

 

    “那先去吧!”

 

    黄益娟跟李金柱扮了个鬼脸,蹦蹦跳跳的去了小卖部。

 

    “李金柱,你有事吗?”

 

    “兄弟,我这也是从胡小姐那里打听来的,这才来这里找你,你一定要帮我的忙。”

 

    “什么忙?谁允许你私自给我做主了?”

 

    “兄弟,这件事情非同小可!”

 

    李金柱说着赶紧给肖风递烟,“兄弟,先点着。”

 

    肖风接过烟,李金柱赶紧给他点上了。

 

    “兄弟……”

 

    “我不是你兄弟,萍水相逢。”

 

    “我知道我做的不对,请兄弟原谅我吧。”

 

    肖风是吃软不吃硬,一看李金柱都要哭了,心也软了,“行了,我早晚被你们害死,走吧,去我屋里说。”

 

    “哥哥,我买了两个鸡腿,哥哥一个,我一个!”

 

    黄益娟幸福的跑到肖风面前,伸手就往肖风嘴里递。

 

    “哥哥,你吃!”

 

    “小宝贝越来越好了!”

 

    肖风轻轻的咬了一小口,“真好吃,不过小宝贝替哥哥吃吧!”

 

    “哥哥,你不喜欢吃,那我以后不买了,我要买哥哥喜欢吃的东西!”

 

    “哥哥喜欢,只是想让你吃两个。”

 

    “哥哥,我今天讲故事,讲和哥哥的故事,老师奖励了我一支铅笔。”

 

    “是吗?我的小宝贝真的是厉害了,你要加油哦!”

 

    “嗯,那这个鸡腿就算是哥哥奖励我的!”

 

    “嗯,这个理由很好,我的小宝贝越来越聪明了。”

 

    “哥哥,咱们一起回屋里去吧!”

 

    “好嘞!”

 

    肖风轻轻的把黄益娟抱了起来,领着李金柱回到了那个小破屋里。

 

    “兄弟,你们兄妹二人就,就住这里?”

 

    “怎么了?我觉得很好呀!”

 

    肖风开心的把黄益娟放到了床铺上。

 

    “行了,说事吧。”

 

    “兄弟,实不相瞒,你救了我,我非常的感激你,可是这次求你必须出手帮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