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成为女同学们的袜奴(嗯,不要塞鸡蛋)全章节阅读

2022-01-13 09:39:09情感专区
杨文推门而入就看见于小玲躺在客座的长沙发上,陈柱的双手还在于小玲身上不断游走。 陈柱第一时间从于小玲身上离开并坐了起来。于小玲也是把胸口的衣服整理好,整理得有些

 杨文推门而入就看见于小玲躺在客座的长沙发上,陈柱的双手还在于小玲身上不断游走。

 

    陈柱第一时间从于小玲身上离开并坐了起来。于小玲也是把胸口的衣服整理好,整理得有些匆忙还是有些春光乍泄。

 

    两人被突然打断有些不知所措。脸上的神情也有些慌乱,只要脑子正常的都知道里面刚才发生了什么。

 

    虽然于小玲还是单身,但是陈柱是有妇之夫。这种事传出去肯定不好听,但是能坐上陈柱这个位置的人处变不惊的手段还是有的。

 

    陈柱问道:“杨文,你来这里干什么?”

 

    陈柱的语气中火药味十足。这几天每天把郑天凌的事汇报上去,电话那头可是许诺要是他干得好,他就可以进分公司的经理。这职业可是连升好几级。想到这他就人逢喜事精神爽。

 

    刚好今早于小玲来汇报这个星期的营业额。陈柱看到外表靓丽,身材凹凸有致的于小玲。一下子可把他的邪火可勾了起来。本来他连哄带骗地都要把于小玲这朵鲜花给拿下了。可是却被推门而入的杨文给打搅了。这时候要是他还有好脾气才有鬼。

 

    杨文也不知是怒火冲昏了头脑还是怎样,直接回怼道:“那你们在干嘛?”

 

    “我们当然是在谈工作!不然呢?”于小玲说完还白了杨文一眼。

 

    于小玲今早来汇报营业额,一进门陈柱就动手动脚的。于小玲虽有怒气但是也不敢发泄,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只好不断躲闪。陈柱边靠近边哄着于小玲说他马上就要升职,他这个职位马上就会空出来。

 

    于小玲不是傻瓜,她当然听出了陈柱的言外之意。她本来还以为郑天凌是“微服私访”,可是经过那个翡翠“打碎”的事情过后。她就不太觉得是了,只认为是郑天凌是陈柱的亲戚一类的。

 

    这时候陈柱还给于小玲画了个饼。于小玲知道错过这个机会可能以后不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升职,如果拒绝以后陈柱还可能会给她小鞋穿。

 

    想到这于小玲便有点欲拒还迎。她是一个既聪明又漂亮的女人,她很懂得如何让自己更有“价值”!

 

    陈柱也是一只老狐狸,他又不是看不出于小玲这点小心思。

 

    两人正准备前戏,就被杨文推门而入。

 

    杨文这时也算是脑子冷静了下来。他知道这时候要是要是还撞在陈柱的“枪口”上,说不定可能连饭碗都会丢。况且两人不是还没怎么样嘛!杨文开始想办法为自己开脱。

 

    “那个…那个…是郑副店长让我推门进来的,对,没错!”杨文想起了把整件事都嫁祸给郑天凌。

 

    郑天凌在杨文进去之后就一直待在门外旁边。他本来就是来找陈柱的,况且里面还有一场大戏。他怎么舍得离开呢!

 

    “郑副店长?郑天凌?他人呢?”听到郑天凌的名字陈柱的语气立马软了下来。

 

    “我在这!”不等杨文说话郑天凌便从门外走了进来。

 

    “陈主管我今早本来有事要找您商量,但是走到门口就听到于店长和您在里面谈工作。所以我便想着等一会再过来找您。这时候杨文冒了出来,发了疯一样直接冲进了您的办公室。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请,你,不,要,污,蔑,我。”

 

    郑天凌把情况说了一遍,并且最后一句话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人物:气场+1

 

    气场:赢得别人的尊重与敬畏!”

 

    系统的声音从脑海中传来。郑天凌也没想会有这种好事。别看平时郑天凌说话是个很温和的人,但是他最讨厌别人污蔑自己。所以他很生气,说话的语气才会那么恶狠狠的。

 

    郑天凌的气场也是震撼到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突然感觉这跟昨天因为打碎翡翠首饰而哭泣的郑天凌判若两人。

 

    就好像一个熟悉的人经过了一个晚上变得一点都不熟悉了。

 

    “就是你叫我推门进去的,你还说想让我进去英雄救美!”杨文也是抱着反正没人看见,两人各执一词看谁能奈何得了谁的想法打算打死不认账。

 

    杨文说得有模有样的,于小玲和陈柱又有些怀疑了郑天凌。

 

    郑天凌轻蔑一笑,傻白甜地说:“好像走廊里有监控摄像头哦,好像还带录音功能的呢!”

 

    郑天凌的脑子明显好用多了,要换成以前郑天凌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要不要我调一下录像大家一起看一下呀?”陈柱的眼神死死盯着杨文。

 

    杨文这时已经大汗淋漓,他“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陈主管我是猪油蒙了心——糊涂一生。放过我吧!我啥也没看到,求求你放过我吧!”杨文开始祈求陈柱。

 

    陈柱大有把杨文开除的想法,但是又怕开除以后杨文把办公室里的事到处说影响不好,而且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他能做主了。

 

    “你现在得罪的是我吗?得罪的是郑副店长!连错在哪里都不知道?”陈柱把这个“难题”丢给了郑天凌。

 

    杨文明白陈柱的意思,虽然他不想向郑天凌认错,但是人在屋檐下况且为了保住饭碗只好低头。

 

    “郑副店长,我错了!我害怕丢了工作才诬陷你的呀!我对不起你呀!你跟陈主管说说让他不要开除我呀!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杨文说得声泪俱下,十分悲惨。

 

    杨文虽然嘴上那样说心里却十分不服,他没办法报复陈柱。因为陈柱的职位太高了。所以他把所有一切的错误都归咎到郑天凌身上。

 

    “好吧好吧!你污蔑我这件事就算了!”郑天凌被杨文的表演给骗住了,郑天凌于心不忍还是决定放过杨文。

 

    杨文听到郑天凌的话后松了一口气,他的饭碗总算是保住了。不过杨文对郑天凌可没有半点感激之情,他暗暗发誓今天受到的屈辱他日一定要加倍还给郑天凌。

 

    陈柱听到郑天凌都这样说了,便让杨文退了出去。

 

    杨文虽还想留下来,但奈何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只好乖乖听陈柱的话走了出去。

 

    临走前陈柱还不忘叫杨文把门给关上,杨文也是只好赔着笑脸轻轻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杨文走后陈柱缓缓说:“那个…天凌呀!我刚才真的是在和于店长在谈工作上的事!”

 

 文学

    郑天凌看着陈柱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简直是有些无语。这是把他当白痴嘛?可是郑天凌知道这些话肯定是不能说的。

 

    “哦!”郑天凌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哦?陈柱听到郑天凌的话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这声哦是什么态度呀!陈柱也不太好直接问郑天凌。

 

    两人各揣心事,都不好开口说话,便上演了沉默是金的戏码。

 

    “郑副店长,你找陈主管有什么事呀?”于小玲见两人都不说话便把话题转移了。

 

    郑天凌随着声音看向于小玲,就看到于小玲胸口还泄露了一丝春光,郑天凌也是第一次看,眼神难免有些“笔直”。

 

    于小玲跟着郑天凌眼光看向自己春光乍现的胸口,捂住胸口惊呼了一声。

 

    郑天凌也是被这声惊呼“吓醒”了,一只手盖住眼睛心里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

 

    于小玲连忙整理好衣服,多看了几眼确认没问题才说了句:“好了!”

 

    郑天凌放下手捂住眼睛的手,看见于小玲脸颊泛红。颇有楚楚动人之姿。

 

    郑天凌赶紧掐了一下自己腰间上肉,这也算是为以后做练习。

 

    “我有一个计划想跟陈主管商量一下。”

 

    陈柱和于小玲都等着听下文,可是郑天凌说了这一句就没有再说话。

 

    郑天凌使了使眼色,陈柱和于小玲会意。

 

    “郑副店长,你这算是越级汇报呀!有什么事我还不能听吗?”于小玲笑了笑,只是笑声中透露了不满。

 

    “好了好了,于店长你先下去吧!我跟天凌谈一谈!”

 

    陈柱都已经发话了,于小玲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起身离开,离开的时候关门特别用力仿佛述说着她的不满。

 

    郑天凌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陈柱思索了一番让郑天凌先回去,他先考虑考虑。

 

    待郑天凌离开后,陈柱随即打电话把郑天凌的计划说一遍。

 

    “你怎么看?陈柱!”

 

    “以往这种促销手段不是没有人提出过,但是实施起来效果却差强人意。基本上能保本就已经算是不错了,根本赚不到什么钱。更何况是玉石这种高价值的物品。大概率是血本无归。”陈柱就事论事战战兢兢回答道。

 

    “哦,那你是觉得这个计划行不通咯?”电话那头毫不在意地说。

 

    陈柱压力山大,他也不知道电话那头是怎样的想法。

 

    “郑少的计划当然可以,但是要做好血本无归的打算!”

 

    电话那头笑了笑仿佛很满意陈柱的说法。

 

    “你就让他放手去干吧!让他全权负责。记得把称呼改一下,别说漏嘴了。还有一件事:别怕会亏本,因为他是个能创造奇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