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噗嗤噗嗤太大了不要了h)全目录阅读

2022-01-13 09:37:40情感专区
“听中医大的徐克老师说,他遇到过一个肝癌的患者。肿瘤大约10cm左右,凸出身体表面,都不用摸,用眼睛就能看见。” 徐克老师现在好像还不是院长,周从文对这件事儿的

 “听中医大的徐克老师说,他遇到过一个肝癌的患者。肿瘤大约10cm左右,凸出身体表面,都不用摸,用眼睛就能看见。”

 

    徐克老师现在好像还不是院长,周从文对这件事儿的印象并不深刻,但脏器介入手术徐克老师可是全国顶尖水准。

 

    “这么大的肝癌,怕是不行了吧。”肖凯道。

 

    “是的,但患者一年后回来复诊,徐克医生发现肿瘤缩小,体表已经看不见了。这事儿和1975年的白血病的患者差不多,于是经过一系列检查后确定肿瘤的确缩小,又询问病史,最后得出结论——砒霜有治疗癌症的作用。”

 

    “这么神奇么?”沈浪有些兴奋,仿佛癌症已经被攻克了似的。

 

    “汝之蜜糖,吾之砒霜。”周从文笑道,“徐克医生当时做了一些研究,但谁敢给患者用?再说他只是一名临床医生,做介入手术治疗肝癌的,能桃李满天下,一己之力带动东北以至于全国一半地区的介入手术的发展,已经算是宏大叙事了。”

 

    又听到周从文说宏大叙事,肖凯和沈浪沉默。

 

    他们有的是不懂,有的却是假装不懂。

 

    宏大叙事能当饭吃?肖凯并不这么认为。他所要的,只是江湖地位。有朋友、领导去帝都住院,能有最好的专家、单间以及最好的资源就足够。

 

    “相关研究因为患者的抗拒,只做了几例手术,但效果还都不错,只是缺少统计学依据。”

 

    “当时国家穷啊,科研工作进展缓慢,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说着,周从文想到在惠灵顿医院老板用准分子激光设备为女王消融冠脉血栓的事儿。

 

    老板像是拿到了玩具的大孩子一样,爱不释手。

 

    原理其实很简单,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连老板那样的人都没好办法。

 

    要想接触世界顶级科技,只能像申天赐、柳无言以及其他师兄一样去美国、欧洲等地。

 

    周从文对这类的思辨不感兴趣,他继续说道,“三氧化二砷这种化学物质的研究……话说回来,不说那些没用的。肖院长,我说了很多凑巧,你还记得吧。”

 

    “记得。”肖凯点头。

 

    “要是临床的医生不注意,这事儿也就错过了。三氧化二砷和全反式维甲酸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作用,估计再过三十年也出现不了。”

 

    “嗯。”

 

    “再比如说,今天咱们聊的甲亢,遗尿是甲亢的一种罕见并发症。你要是有兴趣,可以深入研究一下为什么。”

 

    “……”肖凯一脸懵逼。

 

 文学

    “我只是开个玩笑。”周从文道,“咱们搞临床的,尤其是外科医生,主要还是在一线战斗。就像是军队一样,我们是一线战斗人员,有很多发现,及时反馈,有相关的研究部门进行深入研究。”

 

    “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不过话说回来,类似的情况肖院长你有没有及时反馈呢?”

 

    “……”

 

    肖凯听周从文绕了巨大无比的一个圈子,把话题重新绕回来,绕到自己刚刚说周从文临床经验丰富上,马上瞠目结舌。

 

    “经历,发现,总结,这是一种能力。”周从文道,“走了,吃饭去了。”

 

    肖凯在心里恶狠狠的甩了自己几巴掌。

 

    都说不要招惹周从文,自己还是忍不住问出疑问,以至于周从文不动声色举了两个例子,最后落在自己本身素质不够上。

 

    周从文有说错么?

 

    没有。

 

    和他比,和黄老比,自己的水平完全不够看。

 

    肖凯沉默,跟在周从文的身后,默默的在心里挖了一个大坑,把所有疑惑、不解都埋进去,一辈子都不要再提。

 

    平时医疗组去的烧烤店比较近,从医大二院出来过条路就是。

 

    冬天已经过去,但夜晚的风还是有些冷,众人加快脚步。

 

    路上有交警查酒驾,正在挨个车检查。

 

    “周教授,酒驾是真的很烦人。”肖凯很知趣的把话题转移走。

 

    “是的,我在江海市三院上班的时候,至少40%的重大急诊抢救都和酒驾有关系。”周从文道。

 

    “前些年,我有一个熟人出事了。”肖凯开始八卦道,“他家兄妹两人,老太太走了,出殡之后我的熟人心情不好,一边哭一边喝,结果喝的大醉。”

 

    “然后他开车带着自己一家人和妹妹一家人,结果就撞树上了。”

 

    “车速非常快……怎么说呢,他爱人的头直接飞出去,在车祸现场外将近一百米才找到。”

 

    周从文听肖凯描述那场惨烈的车祸,心中一黯。

 

    这种惨烈的事儿自己见的多了,所以对查酒驾举双手赞成,甚至周从文还认为现在对酒驾的处罚力度不够,完全不够。

 

    “两家人,只有我那个熟人活下来,他妹妹一家和他孩子被腰斩。120急救车去了现场,护士当时就吐了。”

 

    “是真的呕吐。急诊科出120的护士,见过多少大场面,也扛不住现场的惨烈。”

 

    “没办法,后来呢?”

 

    “我认识的那位高位截瘫,但活着到了医院。那时候他的酒已经醒了一些,一直问其他人怎么样。还能怎么说,只能告诉他都还好,然后这面抓紧时间上手术。”

 

    “术后恢复期,他一直问,直到知道了真相的那天晚上,他跳楼,被拉下来。后来过了两天,尝试了各种自杀办法。”

 

    “咬舌自尽么?”沈浪问道。

 

    “不说这个。”周从文虽然郎心似铁,但并不是真的铁打的心,而是尽量不去感同身受。

 

    当医生总会遇到各式各样的悲惨事情,如果每天都感同身受,怕是职业生涯会极为短暂。

 

    虽然说肖凯说的那位属于罪有应得,但一家老小……

 

    唉。

 

    周从文叹了口气,“说起咬舌自尽,那是扯淡的,根本咬不到舌根,死不了。如果是死了的话,那就是舌头堵住食管或者出血太多导致误吸。”

 

    说着,众人来到烧烤店。

 

    坐下后,周从文笑呵呵的说道,“咬舌头这事儿,还有一个八卦。”

 

    听到周从文主动八卦,沈浪的眼睛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