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新(好涨啊宝贝快高潮了)最新章节列表

2022-01-13 09:36:11情感专区
闻言,老者不禁微微的有些失望,起初他的确对黎镇有些好奇,没想到他会这般狂妄:“小伙子,我真不知该说你是好高骛远,还是自不量力好呢!” “多少年没有人敢在我面

闻言,老者不禁微微的有些失望,起初他的确对黎镇有些好奇,没想到他会这般狂妄:“小伙子,我真不知该说你是好高骛远,还是自不量力好呢!”

 

    “多少年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要和我交手了。”

 

    “我看他就是狂妄,”海文举刚才出手被黎镇躲过去,心里一直耿耿于怀,此时黎镇居然说自己打不过他,他哪里能受得了这种挑衅?

 

    当即低喝一声,双手变掌,直接朝黎镇胸腹攻击而去!

 

    “我说了,你打不过我,”黎镇的身形动也未动,淡淡扫了老者一眼:“我从不说狂妄之言!”

 

    “少废话,接招吧!”海文举双掌带着呼呼掌风,他早就想教训黎镇一下,一直没机会,此时他哪里还不会把握机会?

 

    这一招双响蛇尾是他凝聚全力的一招。

 

    只要黎镇被他打到,肯定会受伤,到时他再丢给他医药费,好好的给他一番难堪!

 

    老者闻言,更是失望!

 

    就在他准备喝止自己孙子的时候,海文举的手掌也已经到了黎镇近前!

 

    下一秒,再也无法靠近黎镇半分!

 

    黎镇伸出了两根手指!

 

    海文举全力的一招,竟是被黎镇用两个指头轻描淡写的制止了。

 

    “这怎么可能?”海文举望着出现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指,咬牙继续用力,却纹丝不动!

 

    那两根手指跟铁钳似得钳住他的手腕!

 

    而手指的主人,正是黎镇!

 

    “我说过,你爷爷出手还有一分的可能——”黎镇摇头,轻轻把手指一抖,同时突出半句话。

 

    海文举立刻觉得自己的手腕像是要断了似得,他的脸涨得通红,但他死死咬牙,没有痛呼出声。

 

    “先生还请手下留情!”如果此时老者还没看出自己孙子和对方的差距,那他这几十年就是白活了。

 

 文学

    海文举可是全力的一击,而黎镇只是貌似随意的伸出两根手指,这说明了什么?说明黎镇有绝对的实力,他根本不屑于出手!

 

    “……不代表有资格!”黎镇说完下半句话,收回了手指:“小小蚍蜉,还想撼天?”

 

    老者快速上前查看海文举的手腕,海文举的手腕被黎镇手指接触之处,如同被重锤砸过,红肿透亮。他的心中一颤,知道自己老眼昏花看错了高人,再无之前的倨傲,此时他的态度无比诚挚:“海群生多谢先生手下留情!”

 

    黎镇没有兴趣知道老者的名字,他背着手,抬脚离去,离去前丢下一句:“你若是不想死,就立刻停止练功!否则你活不过十年!”

 

    老者海群生望着黎镇离去的背影,疑惑不解,听见自己的名字,这人怎么反而走了?

 

    海文举此时忍不住出声:“爷爷,要是你出手,一定能打过他!”

 

    “我也未必。”海群生一直觉得黎镇狂妄,所以多有轻慢,当黎镇用手指阻住海文举全力一击时,他重新评估了黎镇的实力,发现自己居然看不透黎镇:“爷爷总教导你不要以貌取人,结果我自己也不免落了俗!”

 

    “都怪你,不叫我带手机,”海文举埋怨海群生:“要不你刚才晕倒,我也不会问别人借手机!”

 

    “晕倒的频率越来越多了,”海群生喃喃道:“我真的只能活十年了吗?”黎镇离去前的那句话,他听到了。

 

    “爷爷,你别信那小子,医生不是说你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吗?”海文举揉着剧痛的手腕,一边抽冷气,一边龇牙咧嘴:“丝——那小子下手真狠!”

 

    海群生望着黎镇离去的方向:“刚才,他对我做了什么?”

 

    昏迷间,他感觉有人触碰自己的身体,随后他感觉体内有一道暖意流淌,舒爽无比,他就醒了。

 

    “装模作样的把了脉,在你身上点了几下,”海文举撇嘴嫌弃黎镇的装腔作势,他一点也看不上故弄玄虚的家伙:“幸好爷爷醒来了!”

 

    “是吗?”海群生疑惑的看了眼海文举:“胡乱点几下能把我救醒?”他有种强烈的感觉,他应该追上刚才那个年轻人,细细问清楚。

 

    海文举扶着海群生:“那是他瞎猫碰到死耗子,真难为他想到这样的方法在我们面前露脸,不过我们不会上当的,你说对吧?”

 

    闻言,海群生苍老的脸上不免浮起失望之色:“如果我是你,一定与刚才的年轻人结交,不管他是不是别有心思,就为他身手不弱,也要交好与他!”

 

    “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要好的多,这道理,我教过你!”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海文举扶着老者渐渐走远……

 

    黎镇回到校园,学生们已经陆陆续续的到了教室!

 

    董贵拿着手机正在给马启凯看,一脸小人得志的笑,看见黎镇走进教室,他故意大声说了句:“哟!大仙来了!”

 

    不用说,也知道他这句满带讽意的大仙是做自己,黎镇充耳不闻,径直回到自己的座位。

 

    马启凯哈哈大笑,他指着黎镇对身边的李秀莲说道:“看到没有?田老师欣赏这种怂货也没用!烂泥他扶不上墙啊!”

 

    李秀莲闻声,咯咯娇笑,娇声问道:“是吗?黎镇又做了什么,叫你这么开心啊?”她瞥见黎镇面上淡淡的神情,心里突地一跳,有种怪异的感觉在她心里兹长,黎镇现在不缠着她,她该高兴不是吗?

 

    “哈哈,我给你说——”马启凯正要附耳对李秀莲说悄悄话,余光瞥见白心悦走进了教室,他转向黎镇,故意提高声音:“黎镇,我听说昨晚你想自杀?”

 

    此言一出,不仅白心悦被吸引了目光,教室里顿时热闹起来。

 

    “黎镇这小子也就这点出息,不就是被秀莲甩了吗?”

 

    “这小子能出现在这里,这不是自杀未遂吗?”

 

    有人嬉笑着问黎镇:“黎镇,你是打算学电视里投缳啊?还是打算咬舌自尽!?”

 

    四周一片哄笑声大起!

 

    大家都笑成这样了,黎镇还能听的下去?白心悦不禁朝黎镇看去,黎镇一脸神情淡然,似乎别人此时正在嘲笑的人不是他一般,他的身上居然有一种超然物外,他人与我何干的隐士风范?

 

    这还是她所认识的黎镇吗?

 

    黎镇给她的感觉,竟像是过去她从未认识过他一般!

 

    当他在田老师面前对答如流,获得老师赞誉时,他也是这么淡淡的。

 

    这样的黎镇,吸引着白心悦!

 

    白心悦看呆了,一时竟忘记收回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