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污到极致的黄文)全文阅读

2022-01-13 08:42:25情感专区
噗! 噗噗! 噗噗噗! 伍振凯的秘密据点,一伙蒙面匪徒非常轻松的就杀了进去。 其他人已经躺下,只剩下一个伍振凯还坐着。 可他的情况也不是太好,只见他的脖

    噗!

 

    噗噗!

 

    噗噗噗!

 

    伍振凯的秘密据点,一伙蒙面匪徒非常轻松的就杀了进去。

 

    其他人已经躺下,只剩下一个伍振凯还坐着。

 

    可他的情况也不是太好,只见他的脖子上一个一次性注射针筒扎在上面,还有一张讨人厌的嘴巴在说着令人非常讨厌的话,“mr.伍,下次注意了,在算计别人的时候,也要注意保护好自己。

 

    别担心,我给你注射的不是毒药,只是肌肉松弛剂,啊,还加了一点止痛剂。

 

    嘘,放轻松,一会就好。”

 

    声音的主人把伍振凯的眼帘合上,然后从身上掏出一把刀身细长的匕首,在伍振凯的双手双脚上分别一戳、一挑,手筋、脚筋全部挑断。

 

    “医护兵,处理一下伤口,给你一分钟,其他人收拾一下战场。”

 

    一分钟之后,所有人悄无声息的撤离,伍振凯和其他的尸体全部被带走,现场也经过清理,抹去了不应该存在的痕迹。

 

    当伍振凯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眼眸里映出了南易的身影。

 

    “醒了?”

 

    南易的目光从电视屏幕上移开,转头看向被绑在椅子上的伍振凯。

 

    “007系列我全部都看了,发现这个系列有一个很大的吐槽点,就是反派的话都比较多,而且心也比较大,明明都已经把詹姆斯·邦德给绑住,最后还能让他给绝地反杀,这可能就是主角光环吧。”

 

    南易耸了耸肩继续说道:“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什么主角,应该没有什么主角光环,所以我不得不小心一点,不但把你的手筋脚筋挑断,还给你注射了肌肉松弛剂,又把你给绑着。

 

    对了,这个房间挺干净的,应该没有蜘蛛,你也没有机会让蜘蛛咬一口,摇身一变成为蜘蛛侠。再说,你属于富人阶层,穷人才靠变异,富人要像托尼·史塔克一样靠科技。”

 

    “你……你为什么要针对我?”伍振凯有气无力的说道。

 

    “很简单,当初你派到香塂袭击伍再盛的人,打击面太大,殃及到了我奶奶,我身为孙子自然要给自己的奶奶讨个公道。”

 

    “方氏集团方梦音?”

 

    伍振凯很快就推断出南易的奶奶是哪一位。

 

    “是的。”

 

    “求你点事,给我个痛快。”

 

    看着眼前的局面,伍振凯很清楚自己的结局,他并没有做白日梦,而是提出了一个有可能会得到允许的请求。

 

    “别担心,我不会杀你,更不会折磨你,我既不是变态,也不是刽子手。”南易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提着椅子就往外面走,“伍生,我们的恩怨了了,剩下的是你们伍家自己的事,我不参与,再见,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走出房间的南易和伍振麟擦身而过,两人没有说话,只是互相点头,一个往外走,一个往里走。

 

    走到停在外面的车旁,南易把椅子放到后备厢里,手上的手套和脚上的鞋套也摘掉扔了进去。

 

    昨天在香塂,南易和伍振麟见面的时候,又收到了伍复业被干掉的消息,紧接着,伍振麟遭到袭击。还别说,伍振凯是豁出去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来了一个斩草除根啊。

 

    伍振麟的运气不错,当时他正和南易在一起,不然多半难逃一死。

 

    也正因为如此,南易莫名其妙成了伍振麟的救命恩人,他们之间的谈判也变得非常简单。

 

    南易没有狮子大开口,只要了怡和银行、赫斯基石油公司22.5%的股份,伍家其他的家产,他一点都没惦记。

 

    其实也没法惦记,伍靖远一死,伍家很多资产的产权就变得不明晰,想安安稳稳的拿过来,不出一点纰漏,已经变成不可能。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最终这伍家的家产还是落在伍振麟手里。校花,等我上飞机就让亨特他们撤了,你在这里多呆几天,伍再盛的葬礼替我出席一下。”

 

    “明白,那刘阿贵呢?”

 

    “你帮我带句话给他,欢迎他回去走走,我期待在京城和他见一面,好好聊聊。”

 

    “好的。”

 

    当南易坐在飞机的机舱里,他就收到了伍振麟把伍振凯干掉的消息。

 

    伍振麟这么做既是清理门户,又是主动给南易一个自己的把柄,关于这一点,双方并没有什么交流,只能说是心照不宣。

 

    至此,伍家的事情真正的告一段落。

 

    ……

 

    “南易,南易。”

 

    “哎,等等,来啦。”

 

    南易从老洋房的客厅走到院子里把院门给打开,映入眼帘的是街道居委会的梁大妈,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小年轻。

 

    “梁大妈,我说一大早就喜鹊叫呢,原来是您这位贵客要上门啊。”

 

    “行了,你个臭小子就别贫了。”梁大妈笑着说道:“今天上来做个人口普查,把你的身份证拿来登记一下。”

 

    “人口普查?前年不是刚普查过么,也没听说今年要搞人口普查啊。”南易诧异的说道。

 

    “口误,口误,不是国家要搞普查,是咱们街道要对辖区做一个统计。打年初开始,咱们街道不但住进了外宾,也来了不少外地人,必须要做好统计,搞好普法宣传工作,杜绝破坏我们街道形象的事情发生……”

 

    梁大妈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串,南易虽然不爱听,也只能竖起耳朵等她说完。

 

    “原来这这样啊,梁大妈,身份证我可没有,我户口不在京城,要不您进去坐会,我把户籍证明和介绍信给你找出来?”

 

    “哎呀,人老了,记性不好,我想起来了,你毕业以后被分配去外地,证明就不用拿了,你把你的户籍所在地说一下,让小张登记,还有刘贞的。”梁大妈说道。

 

    居委会大妈对自己管辖区内的人家可是门儿清,不说南易和刘贞,就算是赖彪,梁大妈也是认识的。当初,他们三个住进来没多久,这位梁大妈就来串过门,了解过情况。

 

 文学

    “行。”南易答应一声,就对着小张同志说道:“我的户籍在粤省深甽市沙角头乡文昌围村,刘贞也是一样,我和她在一个户口本上呢。”

 

    “哪个zhēn?”小张一边写,一边问道。

 

    “坚贞的贞。”

 

    “南易,刘贞快生了吧?”

 

    “还早,预产期还有俩个多月,仨月呢。”

 

    “那得多注意,这段时间好好伺候刘贞,不要让她太累着。”

 

    “嗐,梁大妈,你是不知道啊,刘贞没怀孕的时候,也是我伺候她啊,只要我在家,家里的家务、做饭,还不是我全包了,我啊,就差给她当包衣奴才了。”

 

    “行了,甭跟我卖乖,别当你大妈不知道,你们几月结的婚,刘贞又是什么时候怀的孕,你大妈我可是门儿清,要不是刘贞怀孕了,你们还不会这么早结婚吧?”

 

    “是啊,现在不是提倡晚婚晚育么,我们也得响应号召啊,不瞒您说,要不是怀上了,我和刘贞还真没这么快结婚。嗐,梁大妈,瞧今儿这天热的,还是上屋里头歇一歇,喝口水再走。”

 

    “水就不喝了,还有不少家要去呢,抽个空去趟居委会,找一下管计生的人,把计生用品给领了。”

 

    “好咧,改明儿就去。”

 

    目送着梁大妈和小张同志走远,南易才把院门关上回到客厅里。

 

    已经是回京城的第二天,南易早上送刘贞上班,下午接她下班,一天做三顿饭,就窝在屋里,也没有出去走动。

 

    进入今年,很多国企举步维艰的困窘状态,已经变得无法掩饰,关于如何拯救陷入困境的国企,不时的能在今年的报纸上看到一个个专家开出的良方。

 

    千奇百怪、胡说八道、言之有物的各种方法应有尽有,但是要把这些这繁杂的良方理一理,就可以看到不少良方都提到了“股份化”。

 

    股份制改造,被大多数人推崇,都认为是拯救国企的一剂良药。

 

    当然,关于姓资还是姓社的社会属性问题的争论不可能没有,实际上,报纸上吵得是热火朝天。

 

    可吵归吵,既然大多数人认为股份制改造是一个好办法,那就应该大胆的去尝试一下。昨晚,刘贞就和南易说了一个消息,说是京城已经准备搞股份制改造,如今正在甄选“合适”的试点。

 

    就刘贞所说,不管这个试点最终会被选中哪个企业,反正股票肯定会由宇宙银行代理发行。

 

    南易记得内地第一家股份制企业应该是一家叫什么桥的百货公司,脑子里把京城的百货公司过了一遍,很快就锁定了天桥百货商场。

 

    如无意外,应该就是这家。

 

    南易翻阅着报纸,脑子里琢磨着等股份制盛行起来,可以考虑挑选入主几家不错的国企,要拿到一定的话语权,而不是当一个坐等分红的太平股东。

 

    没有话语权,想顺利领分红?

 

    呵呵,那还是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把这件事情记在脑子里,等把报纸看完,南易右手抓着一把蒲葵扇,左手捧着紫砂壶,上身穿无袖马褂,下身穿的确良裤子,脚上趿拉一双内联升,去厨房里兜了一个咸鸭蛋,又从笤帚上折了一根竹枝丫往兜里一揣,迈着不着四六的步伐就上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