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爸爸让我吃他的巧克力棒视频,岳的下面好肥厚

2022-01-13 08:31:42情感专区
按照祁名电话里的地址,王岩很快来到了一个小区。 在小区门口的超市里随便买了两件礼品,提着就朝里面走去。 十分钟后,王岩叩开了一家房门。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

    按照祁名电话里的地址,王岩很快来到了一个小区。

 

    在小区门口的超市里随便买了两件礼品,提着就朝里面走去。

 

    十分钟后,王岩叩开了一家房门。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正是祁名的妻子、宋之雯的舅妈。

 

    她的笑容很真诚,看上去倍感亲切,先是招呼王岩进来,而后伸手接过王岩手中的礼品,嘴里客气道:“下次来可别买东西了!家里都有....”

 

    王岩没有说话,只露出晚辈腼腆的微笑。

 

    刚好赶上这家人的早饭,本来王岩已经吃过了,不过没能拗过舅妈的热情,将王岩摁在了餐椅上。

 

    最后他端起一碗稀饭喝了起来。

 

    祁名边吃边道:“我在外面都听说你了,在高校里搞了几个奶茶店是吧?生意怎么样?”

 

    王岩笑道:“还行,每天能挣个几千块钱。”

 

    祁名动作一僵手一抖,握着的筷子差点没掉,诧异道:“这么挣钱吗?”

 

    王岩点点头:“这还是保守估算的,估计到了明年这时候,我就会有百万存款了。”

 

    按照王岩的性情,一般不会主动炫耀什么,更不用提在长辈面前嘚瑟了,不过考虑到接下来的事情,他觉得有必要向祁名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

 

    祁名看上去很欣慰,大笑道:“不错不错!雯雯的眼光果然不差!”

 

    点到为止,王岩没有再说什么,等祁名吃过饭,和舅妈打声招呼后,和祁名一块走出了房门。

 

    祁名的座驾是一辆本田雅阁,看上去很新,妥妥的小资标配。

 

    第一站二人来到了一处工地,这是祁名承包了一个工程,他的施工队也在此施工。

 

    在来时的交谈中,王岩知道他承包了一个政府项目的食堂,工程不大但利润可观。

 

    祁名过来是日常巡逻,主要查看一下工程的进度和工人们的出勤情况,顺便和领工大哥让支烟,吹下牛皮,提醒一下注意工程质量。

 

    王岩则没有下车,隔着车玻璃看祁名指点人生。

 

    半个小时后,祁名回来,出发去了下一个工地。

 

    这个工地较小,像是在盖居民住宅。

 

    王岩以前只知道祁名有一个施工队,以为还是盖摩天大楼的呢!哪知不是盖食堂就是盖民宅,这.....怎么看上去有些跌份啊!

 

    还有,祁名以前说的话不是在吹牛吧?

 

    王岩的异样表情没能逃过祁名的眼神,听他解释道:“今年政府的招标项目有点拉胯,不过明年就会好了。食堂工程用不了那么多人,就接些散活来维持工人的日常开支。”

 

    王岩点点头,问道:“政府的项目?是宋叔给你找的吗?”

 

    祁名摇摇头,笑道:“系统不同,他的手伸不到这一块来。”

 

    见祁名没有详说,王岩也没有再追问,转移话题道:“祁叔你的建筑公司有多大级别的资质、证书?可以盖高楼吗?”

 

    祁名沉吟几秒,回道:“证书这玩意好搞,花点钱,几天就能出来一个一级证书。关键现在没有高楼资源,要是有的话,分分钟可以招来一批工程师。”

 

    见王岩没有说话,祁名脱口问道:“怎么?你难道想进军房地产?”

 

    话一说出口,连他自己都有些哑然。

 

    我怎么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

 

    虽说房地产是个暴利的行业,同时也是个吞钱机器,没有个几千万根本别想入行,再说还要有强大的政治资源,要不然有再多的钱也是白搭!

 

    他一个正在读书的大学生上哪弄那么多钱?

 

    王岩呵呵一笑:“您可太看得起我了!几个奶茶店已经让我焦头烂额了,更何况利益复杂的房地产呢!”

 

    见王岩主动示怯,祁名不禁又鼓励了起来:“你也不要妄自菲薄嘛!你这么年轻就有了百万身家,难保以后不会一飞冲天,祁叔还是很看好你的!”

 

    王岩摆摆手,谦逊道:“我鼓捣奶茶店也就是走了狗屎运,至于房地产,我真的想都没敢想过。”

 

    王岩的态度让祁名一时感到疑惑,这家伙在家里还豪情万丈来着,怎么一会功夫又怂了蔫吧的?

 

    “祁叔,下一站我们去哪?”

 

    祁名笑道:“本来想让你参观一下我的办公室来着,不过还是先办你的事吧!”

 

    “行!”

 

    王岩也不废话,为祁名指挥着道路,直奔目的地。

 

    ......

 

    大半个小时后,二人驱车来到了一处人烟稀少僻处。

 

    这里距商城市区颇远,不过也能看到城市的轮廓,算是商城外围地段了。

 

    虽然地处闹区之外,但马路却是标准的六车道,道路尽头直接连上京广高速。

 

    下了车,王岩往里走了几步,站在一个野生池塘边上撒了一泡尿。

 

    祁名也走了过来,不解问道:“王岩,咱们来这干嘛?连个人影都没有!”

 

    王岩暗笑一声,现在这里确实人烟稀少,可他知道,用不了两年,自己的对面就是一所拔地而起的实验高中!

 

    他记得很清楚,在上一世读大二的时候,他一个室友的父亲就曾参与过实验高中的建设,他跟着室友不止一次来这里看望他父亲,所以才会记忆尤深。

 

    刚来经贸的时候,他曾坐着出租将整个商城逛了一遍,惊喜发现实验高中竟然还没有动工!

 

    经过又两次的细致观察,他可以百分百确定,商城实验高中在不久的将来,就坐落在自己对面的那片空地上。

 

    刹那间,他就明白了,这绝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当时苦于没有资金和相关人脉,哪怕是发现了这块宝地,王岩也只能眼睁睁看着。

 

    他还知道,实验高中会在明年秋季动工,也就是说,立项的时间很可能就在春季!

 

    时间很是急迫,如果等到明年春天,实验高中立项的消息肯定会传播出来,那么,想再以低价拿下这不毛之地可就是天方夜谭了!

 

    王岩虽然心下焦急,可也知道时机不到,只得默默等待。

 

    现在,随着周杰轮新专辑的发布,资金的问题是解决了,而恰好又遇到了祁名这个地皮掮客,人脉的问题又迎刃而解。

 

    于是,深藏在他心中许久的计划,终于在今天启动了。

 

    现在,他想买下这块地的话,就差一个完美的借口了。

 

    巧了!王岩他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套路。

 

    见他伸出手臂,以池塘为圆心,画了一个不规则的大圆,笑道:“祁叔,你看这块地方做什么生意最好?”

 

    祁名眉头一皱:“这个鬼地方能做什么生意?超市和商场自是不用想了,盖房子......好像也有些不切实际,城里还有那么多城中村没拆迁呢!没理由在偏远的郊区盖一幢大楼吧?以商城现在的发展速度,没个十年八年,甭想发展到这里,谁会将一大笔资金压在这?没利息不说,还有一定的风险。”

 

    祁名这样想自是在情理之中,作为一名地道的老商城人,他对商城的发展还是有一定发言权的,既然他这么说,那就只能说明,这个地方在五年之内是没有任何投资价值的。

 

    然而,掌握先知信息的王岩可不这么想,他无比清楚这块地皮的价值!

 

    实验高中一经建成,凭借优良的师资队伍和先进的教育模式,仅在第二年,就向清北输送了五十四名学子,绝佳的战绩一时间名躁整个商城!

 

    嗅觉敏锐的商人蜂拥而来,高价买走了附近所有的土地,以实验高中为中心,很快就建成了一个成熟的商业圈,其中以学区房为重中之重。

 

    王岩如果记忆没有出现偏差的话,他现在所站的地方,就是一个高档学区房,不过后来被政府回收走了,改造了一所实验附小。

 

    这些信息他自然是不能向祁名说的,见他笑了一下,道:“咱爷俩想到一块去了,正是因为这里没人光顾,所以我才打上了它的主意。”

 

    祁名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怪怪地看着王岩:“你什么意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呢?”

 

    王岩不再绕弯子,直言道:“你知道我们大学生在学习之外,什么事情最能牵挂我们的心吗?”

 

    没等祁名回答,王岩就顾自说道:“是亲情!”

 

    祁名听得一头雾水,就算你上学想家,可跟买地皮有毛线关系?

 

    王岩从口袋里掏出烟,递给祁名一支,自己也点了一支,边抽边道:“你别看我才上了半年大学,可我几乎每晚都能梦到我老爸,父子情深莫过于此!我还记得在来商城的那天早上,因为离别在即,他哭了整整一夜,为了不让我看到他那红肿的双眼,甚至都不敢出门见我,最后还是我妈将我送到了车上.....”

 

    祁名一时没得到答案,只听到王岩在一旁煽情,没好气打断道:“你小子别整有的没的,说重点!”

 

    “咳咳!”

 

    王岩被烟呛了一下,缓过来后,又道:“这段时间我刚好挣了点钱,就想着让我爸妈接到商城来,可我也知道,如果他们仅仅为了居住,是万万不会过来的,所以,我就为他量身找了一个生意.....”

 

 文学

    祁名大奇:“什么生意?”

 

    王岩接着侃侃而谈:“祁叔您看,这片空地如果圈起来养羊怎么样?”

 

    祁名嘴角一抽:“养羊?”

 

    “对啊!这里水草丰茂,刚好还有一个池塘,再撒些鱼苗下去.....”

 

    祁名嘴角又是一抽:“养鱼?”

 

    “是啊!我爸他最喜欢田园生活了,肯定中意这种生活模式。每天放学后,我也能过来尝尝老妈做的饭菜,简直不要太美好了!另外我还有一个想法,等小羊长大以后,我就在这儿开一个农家乐饭店.....”

 

    祁名的嘴角简直就要抽搐了:“还要开饭店?”

 

    王岩越说越上头:“嗯啊!你想想啊,羊群可都是散养的,吃的都是地上草,喝的都是池中水,肉质鲜美那是自不用说,关键还健康!现在的人吃惯了冷藏肉,肯定对新鲜的羊肉倍感兴趣,到时农家乐的生意肯定爆棚!”

 

    “打住打住!”

 

    祁名打断了王岩的美好幻想,哭笑不得道:“小子!你可知道这些地皮要买下来需要多少钱吗?这里虽然是郊区,可它仍属于商城!就你随手画那么一圈,没个百十万是下不来的。”

 

    王岩双眸微缩,惊道:“这么贵吗?”

 

    祁名很满意王岩的这个表情,年轻人总是喜欢幻想,可你总得认清事实吧!接着谆谆又道:

 

    “我说的还是保守价格,你先想想,你要是养羊养鱼的话,要多少年才能收回成本?至于你那个农家乐,就算前景很好,可你又知道需要投资多少钱吗?你有做饭店的经历吗?踏入不熟悉的领域可是行业大忌!别到时候赔的裤衩都没有了!”

 

    王岩看上去还是有些不死心,争辩道:“当初我做奶茶店的时候也没有经验啊!可不一样做得红红火火?我觉得事在人为,就算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是从头再来呗!反正我还年轻,经得起折腾。”

 

    祁名顿时语塞,过了一会才道:“行!你年轻你折腾得起,可问题是你现在能拿出一百万来吗?”

 

    王岩摇了摇头,随即眼中大放光芒,叫道:“祁叔你可以入股啊!我们一人拿五十万,到时候挣的钱平分。”

 

    祁名又顿感无语,直到现在他终于相信了一件事情,王岩能将奶茶店开起来,靠的真是运气!

 

    就他这天真的商业思维,早晚有一天将身家霍霍光!

 

    “王岩啊!听祁叔一句劝,这个想法你还是打消了吧!我知道你一片孝心,可问题是尽孝也不是这么个尽法啊!你这是在撒钱啊!关键是真的没有回报!”

 

    听着祁名真诚的劝慰,王岩脸上很感动,可心里一直在笑,这么好的机遇我想分给你一半,是你自己不要的,到时候可不能怨我!

 

    王岩低头沉思了几秒,忽又说道:“祁叔,我心意已决,你就帮我这个忙吧!”

 

    见自己的劝慰没起一点作用,祁名没好气道:“你说让我怎么帮你吧?”

 

    王岩认真道:“你先找到相关部门,问一下这块地的归属,然后再打听一下这块地的价格,有可能的话,争取在过年之前,将这块地过户到我的名下。过年回家的时候,我想给我亲爱的老爸一个惊喜。”

 

    祁名现在一句话都不想说了,蹲下来一个人抽着闷烟。

 

    他实在没有想到,王岩和他父亲的感情竟然如此之深!不惜花费百万也要为他盖一个羊舍。

 

    此等孝心,简直让人.......感到不可理喻!

 

    一支烟抽完,祁名站起身,颇显无奈道:“行吧!我劝也劝了,说也说了,既然你一意孤行,那我就为你再跑跑腿。”

 

    “谢谢祁叔!”

 

    嘴上说着感谢,王岩还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

 

    这张卡是新九的赔偿金,汪威航曾拿着花去了两万五,里面还剩四万块钱,是现在王岩所有的身家了。

 

    祁名看着卡疑惑道:“你这是干什么?”

 

    王岩真诚道:“祁叔,给政府打交道少不了吃吃喝喝,说不定还要送礼呢!这里面有四万块钱,您先花着,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将这块地皮拿下来!”

 

    祁名没有接卡,深深地看着王岩,道:“你买这块地皮真的为了给你爸养羊?”

 

    王岩郑重地点点头:“父子之情,天地可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