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和秘书在办公室玩到爽*大佬塞玩具无法走路

2022-01-13 08:21:02情感专区
飞往茶素的飞机上张凡坐中间,靠窗户的是王亚男,另外一边是一个肚子如待产孕妇的西亚汉子,坐在这位身边,张凡算是能骄傲一把了,自己比他白! 来回的机票都是三乙医院给订的,虽然

 飞往茶素的飞机上张凡坐中间,靠窗户的是王亚男,另外一边是一个肚子如待产孕妇的西亚汉子,坐在这位身边,张凡算是能骄傲一把了,自己比他白!

 

    来回的机票都是三乙医院给订的,虽然回去的时候,时间改了好几次,可三乙院长这边一句不耐烦的话都没说,而且走的时候,虽然知道的晚,可人家还是想办法给张凡买了两张头等舱的机票。

 

    就着,还颇不好意思的说,知道的时间晚了,如果能早一点,头等舱的机票还能多几张!很是客气的。

 

    张凡飞刀的时候,从来不坐头等舱。这个不光是张凡的习惯,而且也是行业内部不成文的一个规定。

 

    不过不遵守的也很多,比如有的医生,技术不知道到底如何,可出行真的是牌面很大,非头等舱不坐,接机非豪车不行。

 

    真的,虽然他是去给人做手术的,可这种毛病,间接的等于给患者雪上加霜。

 

    真正有品行的医生,就和普通人一样,甚至都不带讲究的,飞机普通舱就行,接机能有个带路的就成,穿着打扮你都看不出来,人家是华国顶级医生。

 

    有人不行,觉得水平如此高了,应该怎么怎么样,其实瞅瞅餐车里睡觉的钟老头就明白了,有时候,当有些东西达到一定层次的时候,真的对身外之物会淡漠的。

 

    也就是医院出钱,不然张凡也会推掉的,这玩意就和破了的套套一样,不管窟窿有多大,只要有了,就会失去它的底线。

 

    头等舱张凡让给了王红和年纪大的护士,护士没什么说的,这次出来,虽然不是器械护士,可张凡上了手术台,台上的时候归张凡负责,台下的时候就是人家负责了。

 

    真的是全力以赴的,深怕出点差错,都每一周的时间,老护士看着比以前更苍老了。

 

    至于王红,主要是这家伙为了给张凡撑面子,收拾的和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一样,让她坐在自己身边,张凡觉得有点太吸引眼球了。

 

    等飞机稍微平稳以后,几个医生如同同时上了发条一样,全都躺在在座椅上呼呼大睡起来,连一点的酝酿都不需要,躺下就着。

 

    特别是王亚男,不光流口水,竟然还带着打鼾,坐在一边的张凡虽然没流口水,可打鼾还是有的,主要是航空公司太尼玛会做生意,椅子弄的窄小,躺下有点憋屈,不过就这样,也没影响张凡他们睡觉。

 

    兰市直飞茶素的飞机是个过路飞机,是从魔都过来的,飞机上各种南方口音很多。

 

    边疆各个口岸的生意,说实话,当地商人的体量在魔都江浙一带商人面前,就和过家家一样。

 

    比如茶素这边偏西南方向的一个斯坦国,盛产锡制装饰品,比如花瓶了、盘子了,然后镶嵌上各种的便宜宝石,看着比托塔老李那个塔都名贵。

 

    结果江浙一带的某个做罐头皮的村长来一看,这尼玛这玩意太好做了,然后不得了,直接就弄的这个斯坦国传统手艺人上了吊。

 

    江浙的这个东西,比他们的便宜不说,质量还好,而且更绚丽,放在太阳底下,五彩斑斓的,直接就是出世的宝贝。

 

    有头脑还能吃苦,飞机的头等舱里,就坐着这么一位女老板。穿着什么的都不用说了,手一伸手表都是满钻的,弄的王红不停的拉自己的衣袖。

 

    头一抬,脖子里的珍珠项链,明晃晃的,就像是沙悟净的项链一样。不过手是看不成的,虽然各种的首饰,可粗糙的就像是个汉子的手。

 

    虽然各种的保养,但仍旧能看的出来,早些年是干了不少重活的。

 

    比较了半天,人家手上的那块手表估计就能让王红破产,不过王红就是微微有点萎缩了一下,然后忽然觉得自己是干部,还是副处级!这一下,就找补回来。

 

    不知道怎么的,两个人上了飞机就相互暗暗较量,也是奇了怪了。

 

    女老板带了两孩子,大的约莫三四岁,小的约莫一两岁。小的头上带着降温贴。估计是感冒了,女老板好像也感冒了,鼻子囔囔的和空姐要体温计。

 

    有时候不得不佩服江浙一带的商人,真的能吃苦。

 

    要是张凡,估计最少也要等自己身体好了或者孩子身体好了才会出发,钱总是赚不完的。

 

    大一点的孩子好像没事,比较淘气,跑来跑去的,让王红皱着眉头很是不高兴。

 

    空姐还微笑的劝说着让孩子坐好,让家长看好,女老板嘴里答应着,可也没怎么行动。

 

    就在这个时候,飞机颠簸了一下,孩子扑通一下,摔倒了。

 

    空姐着急了,不过女老板也没当回事。

 

    结果,孩子大哭,然后等大家看过来的时候,发现孩子嘴角上残留着一个白色的金属小圆球。而且嘴唇上还有破碎了的体温计。

 

    女老板一看,吓坏了。

 

    王红一看,也吓坏了,体温计破了。

 

    女老板刚要抱着孩子,王红立刻起身,喊道:“低头,你别动!”

 

    然后快步的跑到孩子面前,一把捏开孩子的嘴,血液混杂着玻璃,女老板一看王红捏着自己孩子的嘴,刚要过去撕吧的时候,王红喊了起来。

 

    “张院,张院,孩子嘴里进汞了,口腔也有创面,张院,张院,别睡了!”

 

    张凡被王红大声的喊叫声给惊醒了,其他几个医生也被惊醒了。

 

    “劫o机?”听不懂话语的西亚男子立刻吸着肚皮,缩在一起好显示自己没钱又老实。

 

    张凡起身隔着西亚男子就跳了出来,然后两三步的就跑到了孩子面前。

 

    “我是医生!快,鸡蛋、吸尘器,许仙,器械!”

 

    周围的好奇的旅客们探头看着,有的人嘴里念叨着:“这也是个吃货啊,孩子嘴都烂了,他还惦记着吃鸡蛋!”

 

    旁边的人白了他一眼,好像再说,“不懂别哔哔!”

 

    “我们机舱里面没有鸡蛋!”年轻的长腿空姐都快哭了,这叫什么事情啊!

 

    女老板反应过来了,当张凡喊鸡蛋的时候,她就怒了,尼玛什么医生,江湖骗子把,现在要个妹子的鸡蛋啊。

 

    她刚要抓着张凡的时候,许仙咔咔咔,打开了如同手提箱的器械盒,啪的一下,箱子打开再一合拢,一个简易的小手术平台就出现了。

 

    当看到盒子里面,各种长长短短的哑光器械,女老板知道,这个真的是医生。

 

    “怎么了,孩子怎么了?扎的厉害吗?”

 

    “扎的不厉害,可温度计里有水银!”

 

    一个中年空姐,估计是带班的领导,拿着简易吸尘器赶来过来。

 

 文学

    “把周围快速吸一下,谁有鸡蛋?生鸡蛋!”张凡一边说,一边开始戴橡胶手套。

 

    许仙也快速的配合,一边接过张凡的手,继续捏着孩子的嘴,让孩子低头,一边拿出棉球。而王红也很迅速的进入了护士的位置,蓝色的洞巾快速的铺在孩子的脸上。

 

    小男孩,本来嚎啕大哭,可看到亮晶晶的各种钳子,然后嘴又被许仙捏着,再一看,张凡都把钳子和镊子拿出来了,连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了。

 

    硕大的眼睛就是一种惊恐,他知道,这几个是医生,不敢闹的,再闹要被打针的,所以除了眼睛使劲的想看看自己的妈妈以外,竟然是超级的配合。

 

    家家户户都有温度计,老式的玻璃温度计,这个一定要小心,不要给孩子玩。水银这玩意吞入少量都不怕,去医院,医生能想办法给你弄出来,可怕就怕这玩意被呼吸进入肺部或者入血。

 

    张凡他们为什么这么紧张,因为孩子口腔被划破了,一但水银进入血管,那么就是大麻烦。

 

    打过点滴的人都知道,空气要排出去。其实少量的空气入血管问题不大,可稍微一过量,就能形成空气血栓,这玩意进到那,那就堵。

 

    比如进入大脑,脑梗!进入心脏,心梗,进入肺部,肺栓塞,这都是要命的事情。

 

    而水银呢,这玩意可比空气厉害了。不用多,只要一点,关键节点上给你一堵,直接要你的命。而且,这玩意还会造成重金属中毒。

 

    如果量大,这玩意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

 

    所以,一般家里如果水银温度计破碎了,首先是打开窗户,通风,然后不要用手,不要用手去捏,通风后用硬质纸张之类的物体轻轻的带走它。如果有硫磺粉可以用硫磺粉洒在地面上让其反应,记住,最重要的是通风。

 

    “我有,我有生鸡蛋,我感冒了,本来想冲鸡蛋水来着……”

 

    “谢谢!”王亚男一把拿走所有的鸡蛋,转头就跑。如同接力赛一样,对方话都没说话。

 

    不是王亚男没礼貌,而是这个时候由不得她礼貌!

 

    一片,一片,玻璃碎屑被张凡清理出来,“闭嘴,试试,疼不疼,有没有针扎一样的疼痛。”

 

    张凡瞅着调皮的孩子问道,孩子闭嘴舌头转了转,摇摇头,然后转头想看看他妈妈。

 

    结果又被许仙捏开了嘴。头都没转过去,孩子眼睛里泪花花的转悠,可就是不敢哭。是,真不敢哭的。

 

    这两个男医生凶神恶煞一样,特别是正面的这个医生,黑球球的,感觉马上就要被打针一样。

 

    捏开孩子的嘴,然后鸡蛋清被塞入孩子的嘴里,“咽!”四五个鸡蛋的鸡蛋清,腥不腥的不知道,反正从来不吃鸡蛋的孩子一脸乖巧的赶紧咽下去了。

 

    就连嘴角边上流出来一点点的清亮液体,都赶紧吸溜一下,如同吸鼻涕一样,吸进了嘴里。

 

    按照正常的情况,现在最好的方式是催吐,可这里没有办法啊,而且孩子口腔破溃。

 

    这个很艰难,催吐能让水银流出,但也会出现水银入血。所以只能用高蛋白的食物进入腹腔,让其和水银结合。

 

    “飞机落地后,跟我们去医院!最好做一次复查!”张凡说了一句。

 

    “孩子怎么了?不会有什么危险把?”

 

    “估计没有入血,孩子是扑到的,我看了一下温度计的底部是在外面的!但为了安全,还是要去医院的。”

 

    张凡一边脱手套,一边给孩子的母亲说道。

 

    许仙也放开了孩子,孩子一溜烟跑进妈妈的怀里,然后头塞进妈妈的怀里,眼睛偷看着张凡,破口大哭,小指头偷偷指着张凡,哇哇哇的大哭。

 

    而此刻,机舱里面响起了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