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高H肉特虐_高H虐文)全目录阅读

2022-01-12 16:55:51情感专区
“该死的混蛋,什么狗屁的圣诞商品运作,什么狗屁的斯泰尔基金,还有华尔街的那群杂碎,都是一群可耻的骗子,他们骗走了我的钱!”

“凭什么啊!明明外面圣诞商品的
 “该死的混蛋,什么狗屁的圣诞商品运作,什么狗屁的斯泰尔基金,还有华尔街的那群杂碎,都是一群可耻的骗子,他们骗走了我的钱!”

    “凭什么啊!明明外面圣诞商品的销售非常好,但股市上却崩盘了,这不科学,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操纵,肯定是华尔街的那些机构,还有全美电视也是他们养的走狗,他们就是勾结在一起的强盗!”

    “我的钱都没有啦,那可是我抵押了房子和车子向银行借贷来的,我还有那么多的贷款,还有我的妻子和六个孩子,上帝啊!难道你真的舍弃了您的信徒了吗?”

    “骗局,要我看这个斯泰尔基金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骗局!和此前的霍克基金一样……”

    纽交所大厅里,无数的怒吼哀嚎声响成一片,这些都是此前斯泰尔的投机者,都是看斯泰尔形势混乱,想.操作一波短线赚一波大钱的,毕竟但凡是个老股民,就能看出随着临近圣诞,斯泰尔基金只会越涨越狠。

    事实似乎也确实如此,从中午开始,斯泰尔一顿疯涨,最高都一度冲过了9%的涨幅大关,这让所有投资了的股民们,都如同提前过年了一样的狂喜起来。

 


    可最终的结果是非常糟糕的,因为就在收盘的最后一个小时,随着哥伦布经济学教授预言斯泰尔基金是跟随圣诞商品形势到了头,基金股价直线暴跌,就这短短一个小时时间,不仅把一上午9%的涨幅都跌了回去,甚至还向下探到了8个百分的底,也就是短短一个小时狂.泄了17个百分点。

    原本都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吃了一波红利的投机股民们,当然接受不了,于是这才有了纽交所大厅的这一幕。

    这些股民并不知道,就在他们的头顶上,在纽交所的贵宾室里,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正在庆功,只是他们这次的庆功,却没有往常的喜色。

    因为他们最大的目标周铭没有抓到,只从下面那些韭菜身上挽回一点损失,对他们来说不仅毫无成就感,甚至还有很强的挫败感。

 


    他们每个人都咬牙切齿的,认为周铭故意在中午的时候,就召回郎克的举动,就是在对自己的羞辱,这个场子,自己早晚要找回来。

    只有伯亚皱着眉头,认为郎克中午离开纽约,肯定不是为了羞辱那么简单。

    ……

    与此同时在千里之外的芝加哥,郎克的飞机也降落在了机场,是由伍德率队迎接,然后周铭和杨斯顿等其他人,都在泰雅大厦里欢迎他从纽约得胜归来。

    仪式是一个很简单的仪式,就是在会议室里,周铭带着所有人在漫天飞舞的彩带下,鼓掌欢迎,但这些人的身份却极大满足了他的虚荣心,甚至周铭都说了,这一次斯泰尔基金的胜利,和郎克在纽约的努力分不开来!

    简单的欢迎仪式结束后,周铭就让郎克坐下来,一起探讨接下来的事情。

    在这里,郎克才看到电视上的斯泰尔基金曲线,发现从中午开始一路上扬,然后又在最后一个小时突然暴跌,这正对应了自己离开的时间。

    这让郎克也终于问出了自己心底的疑问:

    “周铭先生,如果让我在纽约待到最后不好吗?我这中午离开,不仅惊动了摩根他们,让他们敢于最后操作一下,甚至他们还会认为我们这是在故意羞辱他们。”

    周铭对此笑着告诉他:“我就是要让他们这么认为。”

    郎克十分惊讶,周铭接着给他解释,因为这跟他们接下来的打算有关。

    “因为我们接下来要回收斯泰尔基金的股份,我们要重新控股斯泰尔,以斯泰尔基金为核心的推动工厂搬迁活动。”周铭说。

    郎克也是这才恍然大悟,对呀!他们不管是运作圣诞商品还是搞出斯泰尔基金,说到底都是为了他们的工厂服务的,自己在纽约那么长时间,都要忘了这一茬了。

 

 

 文学

    如果他在纽约坚持到最后,那斯泰尔基金的结果不好说,但现在他提前离开,摩根和洛克菲勒他们就会直接放弃斯泰尔基金,这样一来,他们不仅回收基金股份的价格便宜,还不会遇到任何阻力,简直是双赢,就是自己赢了两次。

    郎克敬佩的看向周铭,没想到周铭已经想到这么多了吗?

    “所以经过这个事情,皮耶罗那些家伙就会忘了阻止我们继续搬迁工厂了吗?”郎克问。

    周铭对此耸了耸肩:“这不好说,不过我们回收斯泰尔基金,以及华夏商品回归市场,肯定是没什么问题了。”

    确实如此,经过这一次圣诞商品的超高价格洗礼,全美的消费者都能认识到所谓的反夏浪潮根本就是个阴谋,他们很容易重新接纳华夏商品,而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要是没有市场,他们的工厂搬迁就要继续谨慎了。

    邀请大家都坐下来,周铭开门见山的直接说道:“在座各位都是五大湖区的制造业商人,我知道你们手上都有很多急需转移到国外的工厂和生产线,而我的祖国华夏,就是一个很好的目的地!”

 


    周铭不仅老生常谈的强调国内廉价的人力成本,同时也告诉大家关于当局对于发展经济的决心,更告诉他们,他们此前对华夏的刻板印象都是摩根他们造谣的结果。

    “大家都看看我就知道了,如果我的祖国真的像你们媒体里说的那样,是一个极度压制商业,极度不自由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我这样的商人,甚至连摩根和洛克菲勒他们联手都拿我没办法。”

    郎克他们又想起刚刚结束的斯泰尔基金交手,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笑容。

    “所以你们大可以放心大胆的去投资!”

    周铭同时也表示:“当然,具体的投资事宜,你们得自己和国内的相关单位去谈,这个我不干涉,我可以向你们保证的就是沟通渠道的畅通,以及为你们提供相关的贷款服务!”

    其实周铭极力的推动斯泰尔基金上市,尤其还采用ABS杠杆不断扩大资金盘,现在还必须把股权收回到自己手里,最大的目的就是当成华商商会那样的资本机构。

    毕竟投资投资,资金就是最大的问题!

    但凡有点金融常识的人就知道,市面上的钱并不是无限多的,尤其在涉及外汇投资的时候,如果一下涌进来过多的钱,很容

    易就能造成通货膨胀,这也是中央一直对涉外投资这一块,既不断推动,又严防死守这么矛盾的原因所在。

    因此如果要让他们自己去投资,恐怕一个审核就要卡很长时间,可如果自己通过斯泰尔基金,提前在国内设立一个专门的资金池,就能很好解决这个问题。

    这就像一满盆水一样,如果你直接倒水进去,很容易溢出来,但如果首先盆里面就有一个冰块,我们需要的时候只是把冰块溶解成水,就不会对盆里的水位造成任何影响了,因为他已经在盆里了。

    除此之外斯泰尔基金本身万亿规模的体量,也能帮华夏解决一部分外汇问题。

    是的,别看国家外汇储备年年在涨,千禧年都突破了两千亿美元大关,但事实上仍然相当紧张,如果你去查看外汇构成,会发现很大一部分是向国外政府和银行的借债,每年都是负支出的,只是由于商贸活动的进行,资金一直在流动,所以没什么大碍,可要真有什么大规模的项目采购,那资金就完全不够了。

    这也是为什么高铁早在十年前就被提出引进,却一直等了将近二十年,才开始正式招标的原因所在……就是一次拿不出那么多外汇呀!

    现在这些五大湖工厂的搬迁也一样,虽然说是投资,但实际执行层面,肯定会涉及到很多外汇金融的问题,最直接的一个问题,就是国内现在产业链不全,很多原材料,以及机器零件等等,都需要从国外进口,这都需要花外汇。

    总不能郎克这些人工厂搬去了国内,结果等到了要买东西的时候,去打报告向国家申请外汇指标吧,那可就要吓退很多人了。

    正是这样,如果自己这里的两个资金池就能发挥作用了。

    听着周铭的不断介绍,郎克他们都不住的点头,认为这个斯泰尔基金是真的很有用。

    “甚至于斯泰尔基金还可以承担保险公司的业务,为你们在国内的投资提供最后的保障,这样哪怕你们遭遇怎样糟糕的情况,都不至于亏得血本无归。”

    周铭最后这番话才让郎克和伍德他们真正狂喜起来。

    毕竟他们对华夏的刻板印象那么多年,不管周铭怎么解释介绍,都很难一下子扭转过来的,不过现在周铭说这些都可以保险,那就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啦!

    于是马上有人站起来说:“有周铭先生这样的保障,我们就完全放心啦!”

    “其实我早就不想继续在这里了,这边不仅要面对工会那些家伙,还有各种团体,还有摩根和洛克菲勒那些金融豪门的吸血,我他吗受够了!”

    “周铭先生真是上帝派来拯救我们的啊!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投资?”

    听他们都这么积极,周铭也长舒了一口气。

    周铭告诉他们,这个事情不要着急,自己这边需要先登记他们的工厂和制造业类别,然后跟国内对接,还有建立资金池的牌照等等。

    但同时周铭也强调:“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一定会尽快给你们安排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