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人强进入女人视频(绑住双腿玩弄花蒂)最新章节列表

2022-01-12 16:28:02情感专区
前一刻的叶辰,还是无比虚弱枯槁的模样,但这一刻,在那水镜的照耀下,却在迅速恢复。

“这门术法,叫星天水镜,照见己身,可养生调气,我都说了,我不会死的,没骗你吧?”

 前一刻的叶辰,还是无比虚弱枯槁的模样,但这一刻,在那水镜的照耀下,却在迅速恢复。

    “这门术法,叫星天水镜,照见己身,可养生调气,我都说了,我不会死的,没骗你吧?”

    叶辰微微一笑,在那星天水镜的照耀下,他很快从枯槁的状态里恢复过来,现在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心情放松之下,手指刮了刮叶洛儿的鼻子。

    叶洛儿惊喜万分,扑到叶辰怀里,再次偷偷亲吻了他一下,呢喃道:“叶大哥,你没事就好。”

    叶辰感到叶洛儿的柔情,内心又是温暖,又是怜惜,轻抚着她的脸颊。

    这次能够恢复,多亏了混沌雨帝传授的水镜神通。

    但,叶辰也能感受到,自己状态虽然恢复了,但武道枷锁,的确加深,明显感到每一道枷锁,都沉重了很多。

    这是修炼星天水镜的副作用。

    武道枷锁加深后,将来他要斩枷,自然也会更加的困难。

    不过将来的事情,可以将来再打算。

    至少这一刻,叶辰和叶洛儿,都没有事情,并且,他们的状态都是恢复了。

    两人相依着,叶洛儿依偎在叶辰怀里,只希望这样温暖平静的时光,能永远持续下去。

    “洛儿,这块天狱魂晶,能给我吗?”

    叶辰拾起掉落在地的天狱魂晶,内心一阵炽热。

    如果这块天狱魂晶归他,他可以立即用兵字诀,将天狱魂晶铸造成地狱魂道的碎片,重新补全轮回圣魂天!

    现在可供铸造的天狱魂晶,就只有这么一块了。

    虽说那黑色的棺材,地狱之枢,也是天狱魂晶打造,但已经铸造过了,不能再用。

    想铸造出地狱魂道碎片,必须要用还没使用过的天狱魂晶原矿石。

    听到叶辰的话,叶洛儿娇躯一颤:“这……”吞吞吐吐的不知说些什么好。
 

 文学

    叶辰道:“怎么了?这块晶石不能给我?”

    叶洛儿深吸一口气,最终咬咬牙道:“叶大哥,这块天狱魂晶,是天女委托我取回的,她说你想要的话,需要拿一件东西兑换。”

    叶辰隐隐猜到了什么,眼瞳微缩,道:“什么东西?”

    叶洛儿道:“一颗魔女的心脏。”

    叶辰脑袋嗡的一声,道:“这是天女的意思?她真是……好计谋,好心机!”

    天女要杀善柔,用她的魔女之心练功,她不强迫叶辰杀人,只是要跟叶辰做个交易。

    想要天狱魂晶,那就拿善柔的心脏来换!

    善柔的生命,和天狱魂晶,叶辰只能二选一!

    如果选了善柔,不要天狱魂晶,那叶辰的轮回圣魂天,再无补全的可能。

    如果选了天狱魂晶,那就要杀掉善柔,拿她的心脏去交换!

    叶辰有点头皮发麻,天女不愧是高手,这布局摆明是挖坑,叫叶辰去跳,让他无比为难。

    叶洛儿也看出了叶辰的难处,歉意道:“叶大哥,对不起,除非你拿魔女的心脏来换,否则这块天狱魂晶,我不能给你。”

    说着,叶洛儿将天狱魂晶,从叶辰手里拿了回来:“天女对我有再造之恩,我不能背叛她,一直都要按照她的规矩来。”

    叶辰顿时沉默,自然也知道叶洛儿的难处,摸摸她的头发道:“我知道的,我不会让你难做。”

    叶洛儿道:“叶大哥,那……现在怎么办?你真不杀掉那魔女吗?”

    叶辰摇摇头道:“我从来不做有愧于心的事情,现在先等等吧,既然天狱魂晶已经拿到手,我迟点再想办法与天女商讨,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黄泉死海煞气太重,就算叶辰有黄泉图的保护,也不能一直长久的滞留下去,必须要尽快离开。

    叶洛儿无奈“嗯”了一声,将天狱魂晶收入怀里,在叶辰没做出最终的决定前,这块晶石,她自然是不能送出去的。

    “我们走。”

    叶辰挽着叶洛儿的手,两人离开孤岛,往黄泉死海岸边折返。

    重新回到岸边,天已经黑了,岸边滩涂上,剑光掌影纵横穿梭,剑兴和荒寒,居然还在打!

    叶辰暗暗吃惊,没想到两人还没决出胜负。

    不过想想也是自然,剑兴和荒寒,都是天玄七层天的强者,实力相当。

    这种强者相斗,没有几天几夜都很难分出胜负。

    激斗之中的剑兴,看到叶辰回来了,而且还带着叶洛儿,两人气息都是无比饱满的模样,显然没受到什么伤害,他心中顿时大喜,道:“轮……叶小友,你可算回来了,一切顺利?”

    叶辰笑道:“多谢前辈了,一切都顺利。”

    他向叶洛儿使了个眼色,两人心有默契,便是飞速加入战阵,帮助剑兴。

    叶洛儿化身成了神龙,叶辰则使出太上战王道,化身成一尊战王,从旁助战。

    荒寒以一敌三,顿感棘手,脸容扭曲着,道:“该死的小子,居然能从黄泉死海里回来,你不是剑族的人,剑族没有你这样的年轻高手,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