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啊…啊一前一后岳 掐奶头一女多男玩弄折磨

2022-01-12 16:20:13情感专区
“证据呢?证据在哪?快拿出来让四婶我瞅瞅!”

刘氏再次凑到杨若晴跟前,双手抓着杨若晴的手臂,踮起脚来上上下下打量杨若晴,恨不得连她的头发丝儿都给扒拉来看看。
 “证据呢?证据在哪?快拿出来让四婶我瞅瞅!”

    刘氏再次凑到杨若晴跟前,双手抓着杨若晴的手臂,踮起脚来上上下下打量杨若晴,恨不得连她的头发丝儿都给扒拉来看看。

    只可惜身高不够,踮起脚都扒拉不到。

    杨若晴笑得一脸无奈,将刘氏的双手从自己手臂上拿下来,“四婶你莫急嘛,证据在我手里跑不掉,要拿出来也要等华茂叔和黄婶子回来了再拿。”

    “啊?鬼晓得他们啥时候回来?”刘氏此刻脸上的神色,就跟便秘似的。

    早晓得晴儿这么快就掌握了证据,先前在路上那两口子闹矛盾,她就该往死里劝,把他们劝回来。

    “那要一直等他们回来啊?万一他们今夜不回来呢?”刘氏看着床上好像被宣判了死刑似的一动不动的华胜婆娘,刘氏更加的心急如焚。

    “应该会回来,要不四婶你帮忙跑趟路,指不定他们已经回来了,还不晓得这边发生的事。”

    “哈好好,我这就过去看看!”

    刘氏二话不说跑出了西屋。

    杨华洲此时送旺生离开,自己也打算一起走了,他可不是华胜婆娘嫡亲的小叔子,犯不着一直留这。

    屋里于是剩下杨若晴,桂花婶子,两个本家妇人,以及几个左邻右舍。

    杨若晴走到床边,将华胜婆娘嘴里塞着的脏袜子拔出来扔到地上。

    “婶子……”

    袜子拔出来,就好像将贴在僵尸脑袋上的符咒给撕了,先前还僵硬不动的华胜婆娘顿时扭动起来,嘴皮子上下翻飞朝着杨若晴就口吐芬芳。

    杨若晴又重新捡起一物塞到了华胜婆娘的嘴里。

    这是一个湿漉漉的裤衩子,体积比袜子大多了,所以华胜婆娘的腮帮子被撑得快要炸开,那裤衩子还有大半截拖在嘴巴外面,让华胜婆娘看起来狰狞可怖,同时又滑稽可笑。

    “婶子,你还是不说话的好。”杨若晴说。

    身后,桂花她们那些妇人都纷纷摇头,“晴儿你也是好脾气,你管她做啥,她嘴巴不干不净的,就那么堵着,堵个三天三夜才好!”

    杨若晴笑着说:“堵个三天三夜那都没法吃饭了,可不得饿死呀?我可没有那么狠心。”

    然后她又转过身接着对华胜婆娘说:“婶子,你先躺着歇息,我去把这药帮你熬了。”

    华胜婆娘拼了命的瞪杨若晴,双手不能动弹,然而她的脚还能动,在被子里使劲儿的踹。

    杨若晴说:“婶子不用感谢我,你喝了药就不容易风寒了,你先躺着就好,我让她们都出去,让你好好歇息。”

    杨若晴拿起药转身往外走,同时跟其他看热闹的妇人们说:“婶子,嫂子们,大家都先去别处转悠转悠吧。”
 

 文学

    其中有个妇人问杨若晴:“我们还想听听证据呢,咋赶我们走?”

    杨若晴笑着说:“好饭不怕晚,等华茂叔和黄婶子过来,到时候我再把证据拿出来,这会子他们不是还没过来么!”

    “行吧行吧,那我们先回去了,待会你说证据的时候可千万得喊我们过来旁听啊!”

    “就是,咱都蹲守了好一阵了,大家乡里乡亲的,这个热闹可一定得让我们蹭!”

    杨若晴微笑着一一应对:“放心吧,一定喊你们过来!”

    …………………………

    远苏盟外。

    “你糊涂啊,怎么能让你弟弟留下呢?”

    贺老五躺在牛车上,唉声叹气道。

    “没办法啊,他不留下,我们都得死。”

    欧阳恒低垂着头,神情十分沮丧。

    “怪我,哎,我老糊涂了,忘了丁业那家伙不是好东西,该提醒你弟弟把脸涂黑的。”

    贺老五还在唏嘘长叹。

    “贺大叔啊,你也别担心,我这就带你去城内看大夫。”

    欧阳恒赶着车往前走。

    来到附近的一处庄子时,已经距离京城很近了。

    “叔,你在这歇会儿,我去去就来。”

    欧阳恒跳下马车,进了庄子里面。

    这处庄子里,有隐卫的一处驻地。

    欧阳恒进去后,出示自己的令牌,随即当场书写一封简短的书信,让人带去城内。

    随后,欧阳恒出了庄子,驾起牛车,往城里赶去。

    ……

    远苏盟里面。

    米琪被几名汉子带到了丁业的住处。

    丁业此人在远苏盟里面的地位很高,要不然,他也不会为所欲为的胡乱行事。

    丁业的住处范围很广,也颇是豪华。

    米琪看到,阁楼上探出了很多男子的脸。

    那些男子,一个个涂脂抹粉的,打扮的很妖艳,而望向米琪的目光,竟然是嫉妒和愤恨。

    这让她有些瞠目结舌。

    这些男人,就甘心被丁业玩弄?

    “前面就是你的屋子了,进去换衣服好好打扮,晚上丁长老会来的。”

    “别想着逃走,你逃不出去的。”

    送她来的汉子,威胁了她一番。

    米琪一句话都没说,就是静静的进了屋子里。

    而她刚进去,外面的门,就被锁起来了,这也是防止她逃走的一种手段。

    只可惜,他们并不知道,这种手段对米琪毫无作用。

    米琪也一点都不担心。

    她进过的龙潭虎穴,有好几处了,以前比这次凶险多的都有。

    最后,她都顺利脱逃。

    这不仅是她艺高人胆大,还因为,她不是一个人,而是隐卫的一份子。

    在她落入险境之中后,外面必然有人殚精竭虑的营救她,为她创造脱逃的机会。

    米琪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布置。

    这里面,无论是家具,还是墙壁上的字画,都颇是精致,只有大户人家才置办的起。

    什么洗澡换衣,她自然是不会干的。

    她打量完屋子以后,就已经将里面的布置弄清楚了,也知道该怎么逃走。

    在靠近屋顶的位置,有一处侧面的小窗户,那处窗户是活动可以打开的。

    普通人几乎不可能从那处窗户上离开。

    一来,普通人爬不到那么高。

    二来,普通人的体型不可能从狭小的小窗户钻出去。

    而这些对于普通人的限制,对于米琪来说,什么都不是。

    但此时不是离开的时候,因为,她饿了。

    “来人啊。”

    米琪大喊道。

    她使用的是伪装之后的嗓子,听起来雌雄难辨。

    很快,外面有人不耐烦的回应:“什么事啊?”

    “我饿了,你们送吃的过来。”

    米琪理直气壮的道。

    “等着。”

    外面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