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调教我的妺妺h伦: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

2022-01-12 15:45:29情感专区
陈玄丘没好气地瞪了焰女王一眼。 若非知道她是七音染极宠信的部下,早就一脚踢出去了。 好端端一个姑娘,这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 他把婆雅弄进葫中世界三个半

  陈玄丘没好气地瞪了焰女王一眼。

 

    若非知道她是七音染极宠信的部下,早就一脚踢出去了。

 

    好端端一个姑娘,这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

 

    他把婆雅弄进葫中世界三个半时辰,也不过就是叫她见识见识“天外有天”,外加恩威并施,予以说服而已。

 

    因为,进入葫中世界,便会受到葫中世界的大道规则束缚,生死从此掌握在他手中。

 

    可问题是,如果人家不怕死,他便也无可奈何。

 

    所以,掌握其生死,只是谈判的一个筹码,接下来,就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进行谈判。

 

    婆雅要的也很简单,简单到不像一个强大神族应该提出的问题。

 

    不过,一个个人,可能追求的是他的强大,而不管何等强大的种族,一个族群的诉求,不过就是更优渥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条件罢了。

 

    从这一角度来看,婆雅的要求也确实合乎情理。

 

    她要的,就是阿修罗族,能重入三界。

 

    幽冥血海,是阿修罗族的避难之所,而不是他们的诞生之地。

 

    就如巫人住在冥界,严重制约该族的发展一样,阿修罗族住在幽冥血河,对他们来说,这环境也是最恶劣的生存环境。

 

    所以,他们才附庸与冥河老祖,情愿为之先锋,试图为阿修罗一族,杀出一条路来。

 

    三个时辰的交谈,陈玄丘知道了很多阿修罗族的事,而他的目的,就是要推翻现在的世界,打碎现有的秩序,对于阿修罗族的要求,他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

 

    故此,两人可谓一拍即合。

 

    本来,陈玄丘就拥有不逊于冥河老祖的实力,但冥河老祖有“不死之身”,有阿鼻、元屠两大神剑,有十二品业火红莲。

 

    而且冥河老祖追求的是“杀道”,要以杀证道,却困在幽冥血海,他的道如何走得通?

 

    因此,不管是从实力上,还是志向上,冥河老祖天然就是阿修罗族最好的合作伙伴。

 

    也因此,婆雅尽管是被冥河老祖牺牲,才被陈玄丘所擒,却也是嘻笑怒骂,视生死如无物。

 

    可如今,陈玄丘竟然拥有一个小千世界,实力上就不逊于冥河老福了。

 

    他的志向是推翻鸿钧建立的天地秩序,那显然也与阿修罗一族的追求,有着殊途同归的效果。

 

    婆雅自然毫不犹豫地抛弃冥河老祖,转投陈玄丘的膝下了。

 

    实际上,两人不过是游览了葫中小千世界半个时辰,交谈了两个时辰。

 

    剩下的时间,陈玄丘为吉祥姑娘亲手烹制了一桌丰盛的爱心餐,婆雅也有幸跟着尝到了。

 

    阿修罗族好美食,可他们在幽冥血海,只能用血海中凝结的一种血珀结晶来充饥,就连最寻常的食物都吃不到。

 

    如今一下子尝到陈大厨这样的烹饪高手亲手烹制的美食,婆雅馋得差点儿没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去。

 

    她的心倒是未必被陈玄丘征服了,可她的胃,却已是完全倒向了陈玄丘。

 

    陈玄丘告诉鬼王焰,婆雅身为阿修罗王,拥有认可族人与驱逐族人的权利。

 

    这就像是有权给她所统领的族群颁发或撤销某种认证。

 

    而经阿修罗王认证,他就可以拥有阿修罗族的资质,可以潜入幽冥血海而不被察觉。

 

    这种能力,就像正常进出天庭需要一种仙籍认证一样,倒没什么离奇。

 

    只是因为四亿八千万血神子遍布整个幽冥血海,和这种监控力度比起来,天庭简直就像个筛子,所以陈玄丘没有这种认证,在幽冥血海将寸步难行。

 

    而现在,他有了办法进入幽冥血海,他要马上带婆雅潜入幽冥血海,去救七音染出来,避免夜长梦多。

 

    鬼王焰自然也是希望尽快把七音染救出来,可是对陈玄丘要孤身入血海,仍是担心不已。

 

    可别没救出鬼帝,再搭进去一个,那可真就完蛋大吉了。

 

    “陈公子,不与木公商议一下么?多去几个人,岂不更保险些?”

 

    陈玄丘摇头道:“木公已经帮助我太多了,他还需要留下来,主持东极星域的大局,不可轻身涉险。我此去,只为救人,而不是在幽冥血海大闹一场,人少反而易与行动。”

 

    陈玄丘生怕东华帝君和小冥王担心他的安危,出面阻止,所以只把事情对鬼王焰交代一番,便带着婆雅飘然出去。

 

    第七层地狱,冥河教主已经冰封了血海,阻断了地藏的梵唱清音。

 

    但地藏似乎跟幽冥血海杠上了,就在那高台之上入定,不急不躁,安闲恬淡之极。

 

    已经被她清音度化的阿修罗族勇士,则一个个依照她的模样,盘膝静坐于高台四周,闭目消化她所授讲的经义。

 

    这些阿修罗战士有男有女,男丑女俏,却个个双手合什,神态安详,瞧来有些诡异。

 

    陈玄丘带着婆雅悄然潜下,高台之上,绮姹蒂千莎似有所觉,双眉微微一轩,但她没有张开眼睛,只是沉默片刻,张口颂出一段真言。

 

    “唵,钵罗末邻陀宁,娑婆诃!”

 

    随着其真言颂唱,一个个金色梵文自口中飞出,在空中化合为一个繁复玄奥的金色符文,向着陈玄丘当头印去。

 

    陈玄丘并未反抗,任那金色符文自头顶落下,化入识海之中。

 

    这是地藏参悟冥界大道法则,所悟的灭定业真言咒,以其加持,可摧伏、散灭、粉碎一切罪业、罪障、恶业之决。

 

    陈玄丘此去,乃幽冥血海,世间最为污秽、阴邪之所在。

 

    它的污秽、阴邪,不是寻常意义上的肮脏、恶臭,而是幽冥血海所凝聚的邪恶之气、暴虐之气、杀戮之气等诸般容易浸染、影响修士心绪、神志的恶业。

 

    虽然陈玄丘修为高深,未必会受这些负面气息的影响,但至少得分出一部分修为,去抵抗这种侵蚀。

 

    而如今有了地藏的灭定业真言咒加持,就如出淤泥而不染,不必担心经受这种侵蚀了。

 

    陈玄丘自那金色符文落定于识海之上,便已品出其中妙用。

 

    他向高台上静若一朵幽莲般的绮姹蒂千莎微微颔首示意,便带着婆雅飞了下去。

 

    血红色的诡异冰面上,陈玄丘和婆雅站定了身子。

 

    婆雅低头看看那深达数十丈的冰层,眉头一皱,举起了她的修罗刀。

 

    “你让一让,我来劈开它。”

 

    陈玄丘道:“需要几刀?“

 

    婆雅傲然道:“玄冰虽然质比金铁,但这数十丈深的玄冰,本王七七四十九刀之内,一定能劈开。“

 

    陈玄丘叹了口气,道:“还是我来吧,你过来!“

 

    说完,不待婆雅回答,陈玄丘便牵住了她的手。

 

 文学

    婆雅似乎很不习惯,在她生活的族群里,女尊男卑,被人这么牵着,成何体统?

 

    婆雅二话不说,挣开陈玄丘的手,一把揽住了他的腰肢。

 

    只是,二人身高有差异,陈玄丘被她揽着,颇有大鸟依人之感。

 

    陈玄丘好笑地看看婆雅。

 

    婆雅道:“你要怎么做?水遁之法,似乎也遁不过这冰层吧?“

 

    陈玄丘道:“不用那么麻烦。“

 

    说着,他的头上,便长出了一棵小树,枝叶舒展,翠绿一片。

 

    婆雅惊讶起来,陈玄丘要现形了?他是一个树精?

 

    念头未了,婆雅便觉眼前一花,视线再清晰时,身形已在数十丈玄冰之下,头上是厚厚的冰层,四周是血红的海水。

 

    陈玄丘头顶的汤五味似乎很不喜欢这幽冥血海的触碰,迅速收敛枝叶,缩小不见了。

 

    婆雅自有避水之法,施法后惊讶叫道:“空间之术!你竟然懂得空间之术!“

 

    陈玄丘笑笑,道:“不是我,而是方才那小树。“

 

    婆雅又看了陈玄丘一眼,对他更加的另眼相看了。

 

    懂得空间之术,或者能使用空间之术,那就值得尊敬。

 

    这可是三千大道中,也排名前三的强横法则。

 

    婆雅道:“现在去哪里,先去本王的王宫?打听一下此间情形,再做打算?“

 

    陈玄丘道:“我想马上打听一下七音染的下落。“

 

    婆雅皱眉道:“你如今气息,虽不会被血神子察觉,可你的形貌……“

 

    陈玄丘浑身骨骼噼噼啪啪一阵响,身体外形不断发生变化,片刻功夫,竟然变成了一个相貌丑陋但却十分魁梧的大汉,宛然便是一个阿修罗男战士的形象。

 

    婆雅惊得嘴巴几乎要合不拢了:“你这……不是变化之术!“

 

    陈玄丘道:“我与冥河老祖,修为境界应该差不多。不过,他毕竟成名久矣,若是比我高上那么几分,变化之术,便瞒不过他。这是体术,恁是圣人,也辨识不出。“

 

    婆雅心中愈发惊讶,对说服族人,改与陈玄丘合作,更多了几分信心。

 

    她被抓住,这事儿冥河老祖是知道的。

 

    就算她先带陈玄丘回她的王宫,安置好了陈玄丘,她也需要先去见冥河老祖,起码对自己如何逃回来有个解释。

 

    如今既然不怕陈玄丘被识破,自然就直接去了冥河老祖的血海宫。

 

    婆雅在前,陈玄丘持一杆事先便带下来的修罗叉,宛若护卫一般,跟着婆雅驭水而行。

 

    过了许久,忽见前方一座神殿,矗立于海底。

 

    神殿之前,立一方石碑,上边一个大字:“杀“。

 

    待二人再行近些,才看清那大字上边的一撇一捺,竟是由“杀天“、”杀地“两字组成。接下来的一横,却是”杀众生“三字组成,而其下的一撇一捺和一竖,都是由一个个小小的杀字组成。

 

    看见这碑,陈玄丘不禁想起了那著名的“七杀碑”:“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若论一气呵成的气势,尤胜这一句。

 

    但是,那“七杀碑”也还是敬天地而杀众生的,可这血海宫前立的这方石碑,却是连天地都敢言杀。

 

    冥河老祖倒真是霸气。

 

    不过,自鸿蒙初开,他就困在血海,一直也没出去得瑟几回,恐怕也与他追求的“道”有关吧。

 

    就在此时,那血神宫中,一个声音悠悠传出:“谁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