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新(听了会湿的声音bilibili)最新章节列表

2022-01-12 15:40:52情感专区
“牵手了!骆墨和静姐牵手了!”唐诗语在一旁看着,刚刚还感动的一塌糊涂,现在又激动地欲仙欲死。 她看了一眼骆椿等人,发现他们一群大老爷们也露出了“姨母笑&r

“牵手了!骆墨和静姐牵手了!”唐诗语在一旁看着,刚刚还感动的一塌糊涂,现在又激动地欲仙欲死。

 

    她看了一眼骆椿等人,发现他们一群大老爷们也露出了“姨母笑”。

 

    【墨许CP】太可怕了。

 

    唐诗语一开始对骆导还有点男女间的歪心思,想着如果可以,我也不是不能加入进去。

 

    精神上,身体上,事业上…….方方面面都不吃亏,感觉还小赚。

 

    可在他们二人边上待久后,这个茶里茶气的女人,变了。

 

    “锁上,给我把他们锁上!”

 

    “谁想拆散墨许CP,谁就给我死!”

 

    这二人莫名其妙的就是很好嗑。

 

    当然,也怪她闲着没事看两人这么暧昧,大晚上的在酒店故意去搜他们的CP文看,然后……..

 

    “见鬼了!真是见鬼了!”

 

    写得太好了!这人写得太好了!

 

    甜到离谱!

 

    以至于她觉得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两人已经在一起了。

 

    唐诗语扭头看向骆椿和周佟等人,只见这群老男人的脸上,也露出了“姨母笑”。

 

    “小骆导演和许初静,还真是很配啊。”周佟道。

 

    骆椿点了点头,道:“看着就让人舒服。”

 

    此时,这一幕场景已经拍到收尾部分了。

 

    太皇太后身边的众人见老人家又开始犯糊涂了,就开始赶人。

 

    言豫津和萧景睿便带着梅长苏和飞流告辞。

 

    在离开前,霓凰郡主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在方才冒犯了自己的男人。

 

    至此为止,这段小剧情便告一段落。

 

    骆墨起身,眼睛有点发酸,抬手一边揉捏自己的鼻梁,一边问道:“可以了,大家休息一下,调整一下,我去看看效果。”

 

    他朝着机位走去,骆椿等人冲他竖起大拇指。

 

    周佟还笑着道:“小骆导演,我们刚才可是都全程旁观了,都觉得这条可以直接留。”

 

    “是么?”骆墨笑了笑,整个人的情绪还是稍微有点低。

 

    他的状态还没有完全出来,这也是为了等会可以继续拍摄。

 

    有些演员,你如果去看幕后花絮,会发现他们在剧组和在外面的时候是两个状态。

 

    比如胡歌就是如此。

 

    甚至于在不同的剧组,演员就是不同的状态。

 

    胡歌在拍摄《琅琊榜》时,整个人在剧组就很静。

 

    要尽可能的让自己随时处在角色之中,而不是在镜头前后来回切换。

 

    骆墨看了看后,也满意地点了点头,觉得再补拍两个特写镜头就好。

 

    “没什么大问题。”他一锤定音。

 

    骆椿等人虽然都说这条可以留,但最后也还是要骆墨这个导演拍板才行。

 

    实际上,如果骆墨不是一个有主见的导演,事事都听他们这群老演员的,他们反倒会不看好这部剧。

 

    因为这证明了你这个导演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想拍什么。

 

    接下来,场景要重新搞,另外一批演员也要做准备,骆墨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可以休息。

 

    许初静拿着两个热水瓶来到他的身旁,问道:“喝水么?”

 

    骆墨接过她手中的黑色水瓶,这两个水瓶都是许初静的助理提早准备好的,是同款。

 

    “刚刚有没有抓疼你?”骆墨关心道。

 

    “一点点。”许初静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道:“我有看到剧本里标注的是用力地抓住,但没想到你会这么用力。”

 

    “不是我用力,是梅长苏。”骆墨看着她,一脸认真地甩锅,表情真诚。

 

    我可会怜香惜玉了.jpg。

 

    许初静懒得理他,而是看了一眼饰演飞流的小演员,道:“我听说,他家里人想让他签在你的工作室?”

 

    骆墨点了点头,道:“他在进组前,父母有当面向我表达过这个意愿。”

 

    丁小余火了之后,骆墨工作室开始莫名的很讨这些未成年小演员的家长们喜欢。

 

    或者说,是眼红了。

 

    小演员们想要光速蹿红,其实挺难的。

 

    不少未成年小演员的确热度不低,但也只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那种。

 

    可反观丁小余,现在已经有女星中的顶流的架势了。

 

    她这段时间的综合数据,是可以直接吊打四小花旦的。

 

    在一旁默默补妆的这位饰演飞流的少年,叫程乐。

 

    和小余一样,也是个小戏骨了,五六岁就开始出来演戏了。

 

    被骆墨的剧组给挑中后,程乐的父母连续乐了好几天。

 

    至于要不要把他签到工作室里,骆墨肯定会再观望观望。

 

    他手里头倒是的确还有一部需要少年当主演的口碑漫改网剧。

 

    但会不会落到程乐头上,就要看他这段时间在剧组里的表现了。

 

    飞流这个角色,是有着大量打戏的。

 

    骆墨的剧组不是那种拍起打戏来就靠慢镜头糊弄的剧组,他喜欢那种行云流水的流畅感,对打戏的要求是极高的。

 

    所以,饰演飞流要吃不少苦。

 

    这个角色看着萌,和萌…….蒙大统领呆在一起,更是很戳观众萌点。

 

    但背地里是要付出大量的汗水,甚至是受伤流血的。

 

    程乐在这方面表现的不错,至始至终没有一句怨言,昨天拍摄飞流在谢玉的府中和蒙大统领对战的戏码,他小腿有点扭着了,今天也还是跟来拍了些文戏。

 

    骆墨对许初静道:“你知道我最看重他什么吗?”

 

    “什么?”许初静好奇道。

 

    “他有我当年一半的帅气。”骆墨说着。

 

    ………

 

    ………

 

    接下来的两场戏,和许初静都没有任何关系。

 

 文学

    拍戏不一定按照剧本的顺序来,本来的话,见完太皇太后,就该是霓凰和梅长苏偶遇还在掖幽庭里的萧庭生了。

 

    还别说,《琅琊榜》第二部中,萧庭生这个角色是带来了极大的泪点的,同时,也是一个刻画的极好的人物,能唤起大家对于第一部的回忆。

 

    略感疲惫的许初静回到了自己剧组的专属房车内休息。

 

    一接过助理递来的手机,她就看到了心理医生给自己发来的微信。

 

    “空了的话,给我弹个视频。”心理医生对她道。

 

    许初静直接把视频请求弹了过去,那边几乎是秒接。

 

    “什么事?”许初静问。

 

    她现在的习惯是,如果对方没有正事,她会直接挂电话和视频。

 

    这人自从开始写CP文后,和自己聊天就不纯粹了。

 

    她那是和朋友闲聊吗?

 

    她是取材!

 

    她是激发灵感!

 

    她是在八卦!

 

    心理医生所写的CP文,许初静本人是全程追更的。

 

    从文中,她经常能发现这位友人的一些歪主意。

 

    戴着金丝眼镜的女心理医生看着她,一脸严肃地道:“我想了好几天,每天晚上都睡不好,纠结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你。”

 

    “希望你接下来的内容的确很重要,而不是跟以往一样套路我。”许初静没好气道。

 

    “怎么会!?”她大喊冤枉。

 

    心理医生推了下自己的金丝眼镜,开始讲述起了自己在《夜的第七章》和《假行僧》里的发现。

 

    她在叙述的过程中,还加入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专业术语,借此来增加说服力与可信度。

 

    数次开口,都是以“以我的专业素养和职业经验”起头,讲得那叫一个头头是道。

 

    本来呢,她是想着自己找机会见一下骆墨的真人,见了之后,再和许初静聊一聊这些事。

 

    可骆墨和许初静最近都在剧组忙碌着,许初静也不同意她来探班。

 

    她打从心眼里觉得这人来探班的目的不纯粹。

 

    所以,静姐表示:“你就算来了,我也只会带你去酒店,然后继续履行你女技师的工作,给我来个全套的头部按摩。”

 

    “剧组你就别想去了,我也不会带你去见骆墨的。”

 

    心理医生闻言,气急败坏:“我知道我又性感,又知性,而且还自带制服诱惑和职业加成,可你也别把男人藏得那么好吧?”

 

    许初静这种时候都只会给她一个从上到下打量的眼神,仿佛在说:“就凭你?”

 

    此时此刻,心理医生讲得很激动,也讲得很细致,她甚至还专门在电脑里做了份PPT………

 

    这一切都把许初静搞得一愣一愣的,觉得她最近是不是生意不好?

 

    这人怎么老是想着跨界,好好的做自己的本职工作不香吗?

 

    有那时间,你不能多写点CP文,多更新点?

 

    正主都在追更,你每天就写那么丁点玩意,敷衍谁呢!?

 

    实际上,心理医生的确对骆墨太好奇了,好奇到她对他有无穷的探索欲,想走入他的内心深处。

 

    讲完后,心理医生还总结道:“我怀疑……..不,我几乎是可以断定,他心里肯定有什么大秘密,心理方面,也绝对有点问题。”

 

    “我觉得你最好找个机会带我见见他,放心,我会在潜移墨化中了解一切的,不会让他觉得我是在做心理方面的工作。”

 

    “他问题肯定不小,绝对!”

 

    “喔?是么。”

 

    某位间歇性认为“我其实是一只猫”的天后大人,懒洋洋地猫着道:“巧了,我也有病。”

 

    说完,她就直接挂断了视频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