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一进一出一上一下是什么运动*体内灌满(h)

2022-01-12 15:36:28情感专区
慕容睿冷哼一声,将剑竖起来,就那么硬生生的抵挡着面前的剑,两人陷入了僵持的阶段,真的是僵持不下。 剑花不断迸射出来,双方都憋着一股劲,没过多久,就见两人身上的武气越发

    慕容睿冷哼一声,将剑竖起来,就那么硬生生的抵挡着面前的剑,两人陷入了僵持的阶段,真的是僵持不下。

 

    剑花不断迸射出来,双方都憋着一股劲,没过多久,就见两人身上的武气越发浓重了,强大的力量支撑着他们不断对峙。

 

    慕容寒冰瞥了一眼睿儿的情况,魔王年岁大了,现在也有些不中用了,武气本就不及他,所以对峙起来也显得格外容易,就是睿儿那边如同困兽一般,情况确实不太好。

 

    不得不说黑曜的进步是有目共睹的,真是没想到短短时日内竟然有了这么大的转变。

 

    下一刻,慕容寒冰变幻武气球,用着雄厚的武气困住了魔王,魔王面对面前的武气球,正不停的对抗,想要彻底解决这武气球还要一些时辰。

 

    趁这个空,慕容寒冰变幻出空音笛,这笛子还是他最近才得来的,也不知道效果如何,是姜子溯收野兽所得,后又献给了他。

 

 

 

 

    慕容寒冰很快吹奏起笛子,笛声悠扬,似乎是闯入了云霄一般,只见魔王跟黑曜有些陶醉,两人的动作都迟缓了一些。

 

    慕容睿趁机摆脱了黑曜,父子二人颇有默契,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的意思,他们不再停留,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待离开魔窟,慕容寒冰收回了笛子:“走吧。”

 

    两人动作很快,没了笛声,魔王父子很快就会反应过来,到时候怕是会不依不饶的追赶着他们。

 

    急匆匆的往前,慕容寒冰跟睿儿远离了魔族,两人向着天族出发,还不知道天族情况如何,也不知道梅开芍有没有脱离危险,但愿一切顺利。

 

    待笛声消散后,魔王率先回过了神,意识到这是被慕容寒冰给耍了,心里非常气恼:“该死的慕容寒冰,怎么敢糊弄人!”

 

    黑曜颇为恼火,他也中招了,真是一时没有防备:“父王,咱们要不要追上去?”

 

    魔王摇了摇头:“想来他们已经走远了,在外面追逐不太好,被人发现会说咱们魔族欺负天族,已经错失了最佳的机会。”

 

    天族,宸宫格外忙碌。

 

    阳光斜洒在窗户上,透过窗户形成斑驳的影子,梅开芍的寝宫房门紧闭,原本静谧的地方变的特别严肃,宫娥们从屋里端出一盆盆血水,大家低眉顺眼的,只想着做好自己的事情,生怕会惹出事端。

 

    机缘天人正紧盯着天象,玄女星还算稳定,目前来说并没有什么事。

 

    这时紊乱的脚步声传来,下意识看过去,落入眼帘的是云霖,云霖急忙道:“现在情况如何了?”

 

    机缘天人开了口:“没有什么大碍,玄女星很稳定。”

 

    听到这里,云霖点了点头,又唤来宫娥,想让宫娥把草药送进去。

 

    见宫娥进了宫殿,云霖松了口气,世子交给他的事情也就完成了,接下来就看许老伯的了。

 

    这时机缘天人问道:“天君跟世子呢,怎么不见他们回来?”

 

    “天君想让我跟世子离开,世子将草药递给我,立马回去帮忙了……我进退两难,为了顾全大局只能率先回来送草药,就是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了。”

 

    云霖如实的开了口。

 

    梅开芍安静的侧躺在床榻上,她的脖颈处还有背部都有着银针,现在肚子没有那么痛苦,只是腹中的公主也安静了许多,这让她十分忧愁……

 

    “老伯,我,这孩子是不是要出事了?”

 

    梅开芍下意识捂着自己的小腹。

 

    许老伯道:“你别着急,现在没出事,天君去给你摘草药了,我早就准备好了药方子,药一直在炉子上热着,就缺那一味草药了,那草药是药引,等放进去这药也就成了,你不必担忧。”

 

    梅开芍点了点头,十分相信许老伯,见许老伯这么说,她心里多少舒坦了一些。

 

    实际上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许老伯心里也没谱,就算有了蛇蝎草,也怕孩子最终会离开人世,虽施了针,但时辰这么久了,谁知道会不会窒息,他只能说尽力而为。

 

    许老伯安抚梅开芍就是不想让她胡思乱想,倘若让她知道处境艰难,还不知道会不会刺激到她。

 

    没过多久,宫娥拿了蛇蝎草过来,许老伯很是激动,亲自去煎药。

 

    咕嘟咕嘟……

 

    汤药不停的冒着泡,待时辰到了,许老伯又安排宫娥服侍梅开芍喝下。

 

    许老伯仔细观察着梅开芍的情况:“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梅开芍来了精神了,她开口道:“似乎没有那么疲倦了。”

 

    许老伯点了点头:“这副药有蛇蝎草,都是补身子的良药,可以增强公主的力气,有助于你生产……居然药已经喝了,我现在就把你身上的银针给取下,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稳婆,咱们大家都努力一些,这孩子肯定会没事的。”

 

    “好。”梅开芍点了点头。

 

    慕容寒冰跟慕容睿也赶来了宸宫,丝毫不顾及衣衫凌乱,就这么眼巴巴的在外面等着。

 

    得知蛇蝎草已经送进去了,慕容寒冰点了点头,此刻只能耐心等待着,心里十分忐忑,梅开芍真是不容易,但愿她们母女平安。

 

    疼痛感再次袭来,梅开芍粗喘着,这会儿胸口特别闷。

 

    “天后,再加把劲,用力……”

 

    稳婆在一旁说着。

 

    梅开芍咬牙坚持着,不停的用力,心里有种念头,必须保护好自己的宝贝,不能让她有事!

 

    在门外等着的慕容寒冰终于沉不住气了,对着慕容睿道:“我进去瞧瞧你母亲。”

 

    说罢,慕容寒冰大步流星的往前,他眼眸里带着明显的坚定。

 

    慕容寒冰进了产房,宫娥仆从纷纷道:“天君,产房污秽,你怎么能进来,赶紧出去吧……”

 

    他特别不耐烦,直接道:“你们说的那些话我不是第一次听了,说产房污秽,可我这么多年也没出什么事,睿儿都已经长大了,居然还想用这些来抵挡我,简直自不量力。”

 

 文学

    说话间,慕容寒冰已经走到了小女人身旁,梅开芍皱着眉头,一副痛苦的样子,瞧着煞是可怜。

 

    “你,你怎么来了?”梅开芍开口道:“你还是出去吧,我现在这副样子实在邋遢,不想让你瞧见我最难看的模样。”

 

    梅开芍头发凌乱,额头上挂着汗水,她疲惫不堪,这会儿实在是不好看。

 

    慕容寒冰摇摇头:“在我眼里你是最美的,切莫这样说自己,我只是想陪在你身边……你还是按照稳婆说的那些努力,无论如何都不要害怕。”

 

    说罢,男人握住了女人的小手。

 

    梅开芍点了点头,再次用起了力。

 

    有了男人的鼓励,梅开芍更加卖力了,一番折腾后,终于有了好消息。

 

    “孩子,孩子出来了!”稳婆很是高兴。

 

    紧接着就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孩子生的很漂亮,可这孩子闭着眼眸,也没有哭。

 

    孩子生下来没有哭,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稳婆急忙把孩子抱到了慕容寒冰面前:“天君,这……”

 

    孩子小脸皱巴巴的,有些乌青,这下慕容寒冰也急了,连忙使了个眼色给稳婆。

 

    稳婆点点头,把孩子抱了出去……

 

    梅开芍虽说特别疲倦,可她瞧见了慕容寒冰的动作,越发觉得不对劲,急切的问道:“怎么回事,那孩子,我们女儿是不是已经死了?”

 

    “没事,那孩子挺好的,只是想着先给她清洗一下。”慕容寒冰开口说着。

 

    男人的这番话根本没有打消梅开芍的顾虑。

 

    梅开芍反而急了,从床榻上坐起来,根本不顾及自己的身子,她泪眼婆娑的开了口:“慕容寒冰,你跟我说实话,这孩子到底怎么了?我现在只想听你说实话,不然你就亲自把孩子带到我面前,我要见见我的女儿……”

 

    梅开芍特别激动,她想从床榻上起身,然而她重心不稳,差点摔在地上,幸亏慕容寒冰及时抱住了她。

 

    她不停的挣扎着,想要挣脱男人的束缚:“你放开我,不要这么对我。”

 

    梅开芍哭的特别难过,她已经失控了,男人不忍她这副模样,一记手刀砍晕了她。

 

    见梅开芍陷入了昏迷,他叹了口气,将女人放在了床榻上,又安排人替她擦拭身子。

 

    做完这些后,慕容寒冰来到了屏风外面,许老伯正帮公主施针。

 

    慕容寒冰特别严肃,事情很是不妙,他有些担心:“公主怎么样了,会没事吗?”

 

    许老伯点了点头:“放心吧,公主没事,只是有些窒息,憋的有些厉害了,待我打通经脉就没什么事了。”

 

    “哇……”

 

    许老伯刚说完,清脆的哭声响彻在屋里。

 

    慕容寒冰悬着的心揣在了肚子里,他松了口气,还好母女都没什么事,不然心里会十分难过的。

 

    回想起方才梅开芍的表现,他一阵后怕,倘若公主出事,梅开芍醒来肯定会悲伤欲绝,到时候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她交代……

 

    也不知睡了多久,梅开芍终于醒了,她头疼欲裂,身下也痛的很,顾不上旁的,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就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