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妈妈的那里实在太 跪在桌子下用嘴伺候主人

2022-01-12 15:05:06情感专区
程父走后,许大茂一个人思虑了许久。 老丈人的话不无道理,他也确实是听进去了,但苏连解体搞得这场轰轰烈烈的私有化实在是机会难得。 这不单单是让许大茂通过做空卢

   程父走后,许大茂一个人思虑了许久。

 

    老丈人的话不无道理,他也确实是听进去了,但苏连解体搞得这场轰轰烈烈的私有化实在是机会难得。

 

    这不单单是让许大茂通过做空卢布,自己大赚特赚的事情。

 

    国内也可以通过苏连,在工业方面少走不少弯路。

 

    他怎么可能会轻易的离开。

 

    这边结束吧,回国以后就蛰伏一段时间。

 

    许大茂心中默默下了个决定。

 

    历史的车轮滚动向前,那些没有抓住车轮的人事物,就那样跌落在尘土,留在原地,慢慢的死去,腐朽。

 

    许大茂不想成为车轮下面的石子,他更想成为车轮上的随其而转动的附属品。

 

    …………

 

    1991年8月20日,爱沙尼亚宣布脱离苏连。

 

    8月24日,乌克兰宣布脱离。

 

    8月25日,白俄罗斯宣布脱离。

 

    8月27日,摩尔多瓦宣布脱离。

 

    8月30日,阿塞拜疆宣布脱离。

 

    8月31日,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同时宣布脱离。

 

    昔日辉煌的苏连,如今彻底分崩离析,只剩下几国还在苟延残喘。

 

    苏连实行大范围的私有化,先从商业、服务业以及小型工业、运输业和建筑业开始,然后转向国有大中型企业。

 

    大中型企业的私有化采取将其改造成开放型股份公司和拍卖等形式。

 

    西方人没有浪费机会,苏连内部的当权者也没有闲着,他们乘私有化改革之机,损公肥私,化公为私,把苏连几代人艰苦奋斗积累的成果,瞬间化为自己口袋里的财富。

 

    许大茂自然也不会闲着,只不过他没有那些西方人来的更明目张胆,但也绝对不畏首畏尾。

 

    乌拉尔机器制造厂售价三百七十三万美元。

 

    没说的,买!

 

    有三万五千名工人的车里亚宾斯克冶金联合企业,售价三百七十三万美元。

 

    继续买!

 

    科弗罗夫机械制造厂,有五万四千名工人,只卖了二百二十万美元。

 

    还是买!

 

    苏连人民几十年来用辛勤的劳动创造的、属于全民所有的大量财富迅速落到少数人手里。

 

    这已经不是正常状态的下的私有化了,而是一场明目张胆的掠夺。

 

    乌拉尔汽车厂、远东海运集团、列宁格勒金属工厂、等等一些工厂许大茂都没有放过。

 

    而到了这边的价格和捷克相比,便宜的令人发指。

 

    他现在都已经有些后悔在东欧花了那么些钱了。

 

    这一年来,许大茂也经常换地方,基辅、列宁格勒、莫斯科,还有一些其他小地方,总之一直都没闲下来。

 

    没办法,超过100万美金的收购项目,都需要有他的首肯。

 

    国外如此热闹,国内同样也有不少事情发生。

 

    从56月开始,该来的大雨还是来了。

 

    那大水同样来了。

 

    不过情况比许大茂印象中好许多,虽然依旧有两省受灾,可许大茂给水利部的捐款终究不是白费了。

 

    水利枢纽虽然没有完全修好,但河道总算是梳理了出来。

 

    纵使如此,这次水灾的受灾群众依旧有不少。

 

    8月初,许大茂往家里打电话的时候,电话是许母接的,从她口中得知程小繁和娄晓娥早已经走上救灾的路上了。

 

    问清两女身边全部带着保镖后,许大茂这才稍稍放心一点。

 

    然后在接下来的日子,他更是三天两头的给家里打电话。

 

    一直到两个女人救灾结束回到了家,他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跟两女聊了一阵之后,娄晓娥告诉许大茂一个特别的消息。

 

    香江的包船王去世了!

 

    许大茂沉默片刻:“我是回不去了,苏连这边现在正是要紧的关头。”

 

    娄晓娥说:“那我跟小繁代替你出席吧。”

 

    对她的建议许大茂想了想,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香江地方不大,但是人口众多,牛人也不少。

 

    可这个包船王,许大茂确实没有太多的接触。

 

    虽然没接触,但是这个华人豪商的去世,按道理确实应该去一趟的。

 

 文学

    如今回不去的情况下,娄晓娥和程小繁代表他去一趟,那也是再好不过了。

 

    进入12月份,莫斯科气温已经在零下,事实上从11月开始,俄罗斯日均最高气温低至冰点以下。

 

    话说莫斯科的冬天冷不冷,德国人和法国人最有话语权了,他们先后都跟俄国人怼过,最终都是败在了这让冻死人不偿命的天气上。

 

    今年的冬天,这里也不好过,针对一些无家可归者来说,已经有许多人冻死在街头了。

 

    许大茂和许昕从最初的心有不忍,到最后的逐渐麻木。

 

    到最后看着一些莫市街头冻死的底层人们,他们甚至已经能坐到完全视而不见了。

 

    没办法,出现大量问题,例如消费品严重不足,市场上只有劣质的货品,人们必须轮候获得少量物资,人们必须大排长龙,以轮候生活必需品。

 

    通货膨胀也令人吃不消,只有权力阶层才有机会获得好东西,引发出内外大量矛盾。

 

    矛盾有许多,可机会同样不少,至少来苏联淘金的人越来越多了,已经不止是西方人了。

 

    七大洲四大洋的人是来齐全了,他们在这种重大利益面前,可是不怵美国的。

 

    苏联人自己都不管了,你美国人凭什么来管?

 

    捞金各凭本事!

 

    反正,许大茂就第一个站起来表示不服,老子刚尝到了甜头,想让我罢手,门都没有!

 

    国内的倒爷们,也开始了前仆后继,每次出门他都能看到不少华夏人的脸孔,这比之前在捷克看到的还要多的多。

 

    儿子许昕在这一年多见识了很多,也学会了很多。

 

    平常的人际交往中,脸上总是挂着让人舒服的微笑。

 

    虽然许大茂知道这笑容是自己儿子装出来的,但他还是很欣慰。

 

    人总要成长的不是嘛!

 

    尤其是许昕也明白自己父亲的心思,日后接父亲班的人,在妹妹弟弟长大之前就只是他一个人了。

 

    但是父亲现在的摊子铺的太大了,许昕也不知道他以后能不能管理好父亲的商业帝国。

 

    可他心里是想要做的更好,希望能为自己父亲分忧的。

 

    许大茂也知道摊子确实越来越大!

 

    苏连之行,让他插手了太多以前没有碰过,甚至一点都不了记得的行当。

 

    比如说远东的木材加工和水产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