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和亲妺作爱很舒服|色诱榨精

2022-01-12 14:46:28情感专区
“二大爷,冒昧的问你一下,你是什么身份呢?你以什么身份让狗蛋妈来参加这狗屁不是的大会?还交代,你以为你是公干?”棒梗看着刘海中,一字一句道。 他没有为自己开

    “二大爷,冒昧的问你一下,你是什么身份呢?你以什么身份让狗蛋妈来参加这狗屁不是的大会?还交代,你以为你是公干?”棒梗看着刘海中,一字一句道。

 

    他没有为自己开脱,而是当着四合院众人的面上演了这个为小寡妇出头的戏码。

 

    棒梗想的很不错。

 

    他就是要小寡妇知道棒梗对小寡妇的那种心思,表达一种棒梗无时无刻都在为小寡妇考虑的想法。

 

    白天三大妈给小寡妇介绍对象的行为,着实吓坏了棒梗。

 

    也提醒了棒梗。

 

    看着不好看,体型像个大水缸的小寡妇,竟然这般抢手,连东区校长都看上了,非小寡妇不娶。

 

    小寡妇可是棒梗的自留地。

 

    棒梗也知道自己的条件。

 

    真担心小寡妇会变成别人的老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成真的那。

 

    到时候棒梗可就连哭都没地方哭。

 

    于是乎。

 

    棒梗想到了这一招。

 

    尽可能的在小寡妇面前表露棒梗那种恨不得为小寡妇去死的想法出来。

 

    你有钱财。

 

    我有真心。

 

    “二大爷,你说你什么身份?”

 

    “我是什么身份,我是……院里的二大爷。”刘海中被问得有点懵了,他哪里有什么身份。

 

    “那我在问二大爷,你这个二大爷的身份得到了有关部门的认可?”

 

    “呃……这……”刘海中被棒梗问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周围的人都有些惊讶地看着棒梗。

 

    他们都有些奇怪,怎么棒梗的嘴今天变得这么厉害了,居然能把刘海中说的一愣一愣的,而且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这还是他们印象中那个比别人慢半拍的有点痴呆的棒梗嘛。

 

    “二大爷,你是大院的管事大爷,我棒梗又是二大爷看着长大的,我不可能不给二大爷这个面子。”棒梗话锋一转,道:“但是二大爷也得给我棒梗一个面子,砸玻璃这件事,就是我棒梗干的,跟狗蛋妈没有关系,有什么事情,朝着我棒梗来,不要牵扯狗蛋妈。”

 

    话罢。

 

    棒梗还挡在了狗蛋妈的身前。

 

    刘海中有些傻眼。

 

    棒梗今晚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强硬和战斗力远超他们的想象。

 

    人家这么说了。

 

    他还怎么着。

 

    被砸玻璃的又不是他刘海中。

 

    刘海中在考虑具体的得失。

 

    “我觉得呢,棒梗的要求还算合理,但是二大爷说的也对,一个大院住着,你棒梗今天砸三大妈家玻璃的事情,做的太过分了,没你这样的。”易中海出人意料的开口说了一句,不知道是为了缓和与棒梗的关系,还是有其他打算。

 

    “这事情棒梗怎么也得交代交代,要不然我们这些街坊邻居不放心,你今天心情不好砸三大妈家玻璃,明天受气了堵谁家的烟筒,我们谁受到了?”

 

    傻柱也开了口。

 

    这阴阳怪气的语调。

 

    真是大出四合院那些人的预料。

 

    棒梗变得不正常,傻柱也变得不正常了。

 

    刘海中是个官迷,他喜欢仗着二大爷的身份管院里的大小事务,喜欢那种给大家发号施令的感觉。

 

    “既然这样,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棒梗,你给我们这些人做个保证。”刘海中朝着棒梗道。

 

    他很直白了,这件事我们可以当个没有看到,但是你必须做出保证。

 

    “我可以做保证,但是某些人也得做保证。”棒梗的眼神扫向了三大妈。

 

    大家也都不傻。

 

    都知道棒梗这句话的具体含义。

 

    算是等价交换。

 

    三大妈不给小寡妇介绍对象,棒梗就不砸四合院那些人的玻璃。

 

    反之。

 

    棒梗将会继续砸玻璃,砸不知道谁家的玻璃。

 

    “棒梗,你说这话亏心,你的意思我们懂,但我们就是想不明白,秦淮茹是你妈,小铛和槐花是你妹妹,都是亲的,她们不同意你跟狗蛋妈的事情,你跟狗蛋妈至今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三大妈也是看到狗蛋妈一个人过的不容易,想要拉扯一把,好心的给狗蛋妈介绍对象,碍着你棒梗什么事情了?”

 

    傻柱又开了口,他又在火上浇油的胡乱说着话,反正跟傻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就说了。

 

    “你看到三大妈给狗蛋妈介绍对象,你不高兴,你有什么资格不高兴?这么些年过去了,你还没有做通你妈秦淮茹和亲妹妹小铛及槐花的工作,还有脸得得得的说着各种理由,你这就是自私。”

 

    棒梗感到无比憋屈。

 

    是他不爱小寡妇?

 

    不是。

 

    是家里的阻力大,闹的棒梗没有办法。

 

    怎么责任变成了我自己的。

 

    计划不是这样的啊。

 

    依着傻柱的说法,棒梗成了对小寡妇不管不顾的那个人,一门心思的看着小寡妇过着不幸福的生活。

 

    这要是被小寡妇当了真,他棒梗这么些年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嘛。

 

    “不是的,不是的,我是看到三大妈给狗蛋妈介绍对象,我心里感到憋屈,我怨恨三大妈给狗蛋妈介绍对象,我砸了三大妈家的玻璃。”

 

    棒梗的声音突然变高了。

 

    就仿佛他砸三大妈家的玻璃,对棒梗而言,是一件极其光荣的事情。

 

    不行。

 

    要说。

 

    “我喜欢狗蛋妈,我喜欢狗蛋和丫丫,在我棒梗的心中,我早已经将狗蛋妈当做了我棒梗的媳妇,狗蛋和丫丫也被我棒梗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我就想朝着三大妈还有诸位街坊说一句,你们能不能不要在给狗蛋妈介绍对象了,要不然我棒梗没法活了。”

 

    傻柱眼睛猛地一缩,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火上浇油的行为好像变成了棒梗的助力。

 

    变坏为好。

 

    这是秦淮茹的拿手好戏。

 

    棒梗深的秦淮茹遗传,这如意算盘敲得好啊!

 

    这么发誓一般的一通说,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他和狗蛋妈的身上。

 

    如此。

 

    最大的受益人自然是棒梗!

 

    也就没人在给狗蛋妈介绍对象了。

 

    更加难得的一点。

 

    是棒梗把这件事变成了一个大型的示爱现场,示爱小寡妇的同时,又将军一般的逼迫了一下秦淮茹。

 

    我棒梗就这么一个意思。

 

    我棒梗非小寡妇不娶。

 

    看样子。

 

    棒梗还有具体的后续。

 

    傻柱猜的没错。

 

    棒梗还真有后续,或许是做贼心虚,棒梗的眼神飘忽不定,在狗蛋妈的关注下,他明显不太自然。

 

    破案了,果然是棒梗的计划。

 

    “妈,小铛、槐花,还有街坊邻居们,我砸三大妈家的玻璃,是我不对,我向三大妈道歉,我赔偿三大妈的损失,但是我想说一句,我棒梗什么人,你们是知道的。”

 

 文学

    四合院那些人都想乐。

 

    棒梗什么人。

 

    他们当然知道,小时候就是小偷小摸的一个混蛋,大了却变成了一个胜过傻柱的超级舔狗。

 

    “我是一个瘸子,家里又穷,还没有房子,哪家的姑娘乐意嫁给我?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很难,鞋合适不合适,只有脚知道,外人不知情。”

 

    众人一听。

 

    还真是这么一个道理。

 

    棒梗说的在理。

 

    “妈。”

 

    棒梗的一声妈的呼唤,让站在人群后面的秦淮如慌了,她本能性的觉得事情要糟。

 

    这场合。

 

    秦淮茹喜欢却又不喜欢。

 

    成了。

 

    小铛和槐花两个人有嫁给二蛋的几率,贾家也会通过吸血二蛋达到改善生活的目的。

 

    不成。

 

    棒梗将要和小寡妇在一起。

 

    别看秦淮茹自己就是一个带着三娃娃和一婆婆的寡妇。

 

    就跟那种穷恨穷一样。

 

    秦淮茹看不起跟她一样是寡妇,也带着两娃娃的狗蛋妈。

 

    在秦淮茹的眼睛中,狗蛋妈不配成为棒梗的媳妇,她秦淮茹也不会有这么挫的儿媳妇。

 

    矛盾之下,秦淮茹的身体有些颤抖,她已经猜到了棒梗要说什么话。

 

    这就是借着众人逼宫。

 

    答应了。

 

    秦淮茹心里不得劲。

 

    不答应。

 

    四合院这么些人不同意,他们会更加鄙视的看待秦淮茹。

 

    秦淮茹里外不是人。

 

    “棒梗,妈知道你要说什么,妈同意了。”秦淮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她在强忍着心头的激动。

 

    一直关注秦淮茹的傻柱,冷笑了一下。

 

    这货肯定还有下文。

 

    要不然他傻柱就不是傻柱。

 

    “妈,我谢谢你的同意,但是我还是要说,有些话不吐不快,我喜欢狗蛋妈,我想要跟狗蛋妈在一起,这是我的想法,也是我的奢望,我知道妈心里怎么想的,你认为我棒梗不应该娶一个带着娃娃的寡妇,我就想说一句,这就是命,跟我生活的是她,而不是妈。”

 

    “棒梗,别说了,妈知道你的苦心,是妈不对。”

 

    秦淮茹很快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及自己面临的困境。

 

    今天这个场合,她秦淮茹是骑虎难下,不答应也得答应。

 

    许大茂说过这么一句话。

 

    有些事情既然你不能拒绝,也无法拒绝,那就不要去阻止。

 

    阻止只能伤了你自己。

 

    识时务者为俊杰。

 

    该低头就得低头。

 

    然后缓缓图之。

 

    许大茂这话说得在理。

 

    在不能不答应的场合下,答应了他又能如何。

 

    来日方长。

 

    要慢慢的算。

 

    鉴于此。

 

    秦淮茹麻溜的摆出了这个知心妈妈的架势,无非演给四合院那些人看。

 

    算计不了棒梗,还算计不了小寡妇嘛。

 

    棒梗是亲儿子,又是贾家唯一的根。

 

    秦淮茹下不去手也在情理之中。

 

    小寡妇跟秦淮茹非亲非故,再加上秦淮茹看不起小寡妇,算计小寡妇没有一丝一毫的心里负担。

 

    “棒梗,是我多想了,我一门心思的想要给棒梗娶个好媳妇,却忽视了合适不合适这个问题。”秦淮茹朝着狗蛋妈道:“狗蛋妈,我叫秦淮茹,你也叫秦淮茹,街坊们用大小来区分我们,我们都是寡妇,也都带着孩子,我们的苦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秦淮茹这话内里含着一丝威胁。

 

    带着娃娃的寡妇。

 

    面对嫁人问题的时候,最大的担心是什么?

 

    旁人不知道。

 

    秦淮茹知道。

 

    担心自己嫁过去,给人家生下孩子,后爹不在喜欢两个孩子,着急还打骂,让孩子心中生恨。

 

    当初就因为这种想法。

 

    秦淮茹愣是将傻柱变成了绝户。

 

    她不想棒梗变成另一个傻柱。

 

    有些话专门提及了出来。

 

    权当给小寡妇打预防针了。

 

    “手心手背都是肉,疼了这个,不疼那个,自己夹在中间麻烦,孩子犯错了,你教育不教育?教育就得动鸡毛掸子,外人肯定说各种闲话,不教育孩子的前途就毁掉了,我之前想不明白这些事情,刚才看了棒梗,我知道了棒梗的心,棒梗的心都拴在了你狗蛋妈的身上,我希望你们好好的过日子,将来给我生下一男半女,也让我秦淮茹过过这个当奶奶的瘾。”

 

    秦淮茹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放心,孩子我一定给你们带,我名字都想好了,姓贾,男孩的话,叫做贾贵,女孩的话,叫做贾仁。”

 

    贾贵。

 

    四合院那些人都泛起了这么一幕旧画面。

 

    依稀记得当初秦淮茹搞乱破鞋炸然大肚。

 

    在安丘当过侦缉队队长的贾贵一个人跑来,说秦淮茹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他贾贵的,还说他贾贵姓贾,秦淮茹前面的那个死鬼也姓贾,贾贵说秦淮茹改嫁给贾贵,等于是没有改嫁,秦淮茹还叫贾秦氏,棒梗他们几个孩子也不用改姓。

 

    贾贵。

 

    怎么叫贾贵?

 

    秦淮茹。

 

    你是认真的嘛。

 

    大家都看着秦淮茹。

 

    秦淮茹却眨巴着眼睛看着狗蛋妈,心里想着鱼与熊掌兼得的好事情。

 

    即狗蛋妈即不同意嫁给棒梗,也不同意嫁给二蛋。

 

    如此。

 

    秦淮茹一方面可以吸血二蛋,另一方面又可以避免小寡妇嫁进贾家。

 

    狗蛋妈笑了笑,咧嘴朝着秦淮茹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好意思了。”

 

    天旋地转的感觉,瞬间涌上了秦淮茹的大脑。

 

    嘛玩意。

 

    我就不好意思了。

 

    这明摆着是答应了秦淮茹的那些意见,愿意嫁给棒梗。

 

    狗蛋妈嫁给棒梗不重要。

 

    重要的事情,是秦淮茹看到了狗蛋妈眼睛中的那种她原本就是无比熟悉的眼神。

 

    当初秦淮茹算计傻柱的时候,也是这种眼神。

 

    混蛋。

 

    你这是要把棒梗变成傻柱,让贾家跟何家一样绝户啊。

 

    秦淮茹的脸上有苦涩表情。

 

    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

 

    没法反悔了。

 

    “棒梗,恭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