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师办公室狂肉校花小说:游泳池被强系列小说

2022-01-12 14:44:40情感专区
陈炳培内心有愧疚,所以这次回庆丰村表现得很低调。 但陈夏的两个小堂弟,陈海和陈湖可能是事先被教育过,也可能是真心,对陈夏是比较亲近的,见到陈夏就是一声声“大哥

    陈炳培内心有愧疚,所以这次回庆丰村表现得很低调。

 

    但陈夏的两个小堂弟,陈海和陈湖可能是事先被教育过,也可能是真心,对陈夏是比较亲近的,见到陈夏就是一声声“大哥”喊着。

 

    这点让陈夏比较满意,内心也希望这两位小堂弟最好像二叔家的陈江一样,高情商一点,这样他以后也好拉他们一把。

 

    当然他们自己不争气,陈夏也懒得当这个圣母。

 

    陈夏的内心是不反感家族企业,创业初期当然要亲戚互帮互助了,这年头如果连自己人都靠不住,你去靠那些职业经理人?

 

    浙商从来不信任这些“外人”

 

    陈炳培站在庆丰村,看着眼前这个小康化的村庄,心情是久久不能平静。

 

    现在的庆丰村旁边就是四季影视城,周边非常热闹。

 

    为了配合影视城,还专门修建了一条四车道的柏油马路直通国道线,而村中也已经开通了公交车,可以直达越州城区。

 

    村中的学校,集幼儿园、小学、初中于一体,气派的教学楼,平整的操场,甚至操场全部都是用水泥浇平了。

 

    要知道这时候的农村小学,一般都是以煤渣弄成粉沫铺在地上当操场的,有些操场上还能看到坟墓没有清理干清。

 

    对比一下庆丰村小学,完全就是按香江学校的标准建造,里面的教学用具一应俱全,所有老师都是“名师”,师资力量强于城区学校。

 

    (庆丰村每月额外补贴老师100元)

 

    这所学校是由陈夏和陈德发两人共同出资500万新建而成,主教学楼就叫“德发楼”。

 

    除了学校和马路大有变化,最大的变化在于村庄内。

 

    原来的庆丰村内没有一条水泥路,村中道路要么是石板铺成,要么是泥路。汽车只能到村口村委那边,村子里面进不去。

 

    农村的房子嘛,几乎都是破破烂烂的,江南多雨水,一到雨季,整个房子都会发霉。

 

    现在庆丰村已经整体改建了。

 

    每家每户都是按别墅式样建造,统一规划,统一外观,统一绿化,统一污水管道,看起来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现在庆丰村的人,要么承包了四季集团各种小工厂,要么进入了四季集团本部工作,要么借了创业基金,在四季集团三大批发市场里面自主创业。

 

    但凡是有手有脚的人,背靠四季集团这颗大树,完全不愁找不到工作,赚不到钱。

 

    实在不行,你还可以去影视城门口摆个摊位,卖点工艺品饮料啥的。

 

    越州人有一个好,整个社会风气都是看不起“懒汉”,鄙视不勤劳的人,所以庆丰村没有几个穷人,这家家户户住上别墅根本不是什么难题。

 

    像房地产开发,光是建筑成本才多少?建个乡间小别墅也花不了多少钱。

 

    还是有不少庆丰村村民家条件实在跟不上,不是家中缺乏壮劳力,就是老弱病残。

 

    这批人,由村委统一新建了单元楼,跟城里人一样,一幢两单位5层楼,跟城里人的生活标准是一样的。

 

    至于五保户,孤寡老人,则由村委统一安排住进村中的“养老院”,所有费用由村委承担。

 

    可以说,庆丰村目前已经成为了全国最富裕的村庄之一。

 

    村中60%的人家已经购买了小汽车,电话普及率达到了100%,这样的成绩在1993年,绝对是一个亮眼的成绩单。

 

    陈亦根虽然已经不当村支书了,但他还是村子里的灵魂人物,功劳也是最大的。

 

    陈炳培走在村中,看到这气派豪华的庆丰村,再想想自己一家4口人还挤在两室一厅的单元楼里,上下班都是骑个破自行车。

 

    当年原本他是怕家里的穷亲戚想卡他的油,所以才断绝了来往。

 

    想不到30年河东,30年河西,他这个鲤鱼跳龙门的“精英”,以为当上工人就是人上人了,眼前却变成了陈氏子弟里面最穷的几户。

 

    这个心理落差,让陈炳培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他是聪明人,早就意识到这一切都是他的大侄子陈夏带来的。

 

    当初陈夏成为战斗英雄已经让他大吃一惊,

 

    后来他的大伯父成为著名的四季集团董事长,堂妹陈淑琴成为总裁,陈夏居然当上了副董事长,让他心里更加不平衡。

 

    他也想过,如果大伯父是香江大老板,没有理由只照顾老大一家,以及老二家的陈江,怎么着他老三一家也得照顾照顾呀。

 

 文学

    他也偷偷写信到了香江四季集团。

 

    大伯父陈德发回了一封亲笔信,信中提到了四季集团是陈夏创建,他不过是挂个名而己,这才让陈炳培死了这条心。

 

    跟侄子去开口,他是真开不了这个口,也没有这个资格开口。

 

    陈氏宗祠内。

 

    族长陈亦根站在最上首,拿着一张黄纸,正在抑扬顿挫地宣读一些文言文似的祭文

 

    陈夏则别扭地穿着身上的长衫,怎么看怎么感觉不舒服,要死的是头上还戴一顶圆帽,纯满清朝的打扮。

 

    陈夏可是“明粉”,让他穿着满清鞑子的衣服,这不是要他的命嘛。

 

    看到不停扭身子,一点不庄重的大孙子,陈德发气不打一出来:

 

    “混蛋小子,你是小孩子嘛?扭来扭去得在干嘛?好好给我跪着,再动看我不打死你。”

 

    陈亦则,也就是传说中的那位人小辈份大的“小叔公”这时候正跪在陈夏前边,听到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大哥你也别骂他了,小夏夏平时还是挺乖的。”

 

    陈夏听了,一口老气没憋上来,差点就要现场去逝。

 

    这个比他小6岁,辈份却足足大了2辈的小屁孩,最喜欢的就是装大人,装长辈,最要命的是,每次都被他装到了。

 

    谁叫他跟陈亦根,陈德发是同一辈的呢?

 

    “小叔公,你今年的分红是不是拿多了?明年我要不要让巧姑给你的体育用品厂削减一点定单啊?”

 

    陈亦则听了也不急,砸砸嘴道:“调皮!”

 

    陈夏真想一脚踢死他!

 

    陈亦根在最上面,看到陈夏正在交头接耳,气得趁换气的时候赶紧咳嗽了几声。

 

    做为陈氏未来的族长,居然这么不端庄,这怎么能让祖宗放心?怎么能让全族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