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地铁挤压顶供|邻居我把我弄高潮三次

2022-01-12 14:33:53情感专区
三井木的汉语并不算太熟练,不过大家还是能听得清的,都不由自主地向刘青山望去。 估计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有些发蒙:这人是谁呀? 众目睽睽之下,刘青山倒是从容不迫,他笑

    三井木的汉语并不算太熟练,不过大家还是能听得清的,都不由自主地向刘青山望去。

 

    估计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有些发蒙:这人是谁呀?

 

    众目睽睽之下,刘青山倒是从容不迫,他笑着朝三井木点点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三井君一向可好?”

 

    “我也有些好奇,三井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觉得自己没有经商的天赋,改学音乐了吗?”

 

    这位三井木,在刘青山的心目中,地位还是很高的,仅次于李大少,是排名第二的送财童子。

 

    刘青山起家的第一笔钱,就要感谢这位三井先生。

 

    三井木冷笑一声,傲然道:“这次友好交流,是我们三井株式会社赞助,我当然有资格陪同。”

 

    “到是想不到,刘桑你在这滥竽充数。”

 

    这已经是在短短几分钟里,第二次听到滥竽充数这个词语了,刘青山得亏心理素质过硬,否则的话,只怕会产生自我怀疑。

 

    因为三井木突然发难,以至于原本比较和谐的气氛,搞得有点尴尬。

 

    “哈哈,中日两国,文化一脉相承,不必计较太多,各位先生,小泽先生,先请入座。”

 

    还是陪同而来的领导有水平,几句话就缓解了气氛。

 

    文领导伸手向最前面那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位头发挺长,有些花白,显得气质很是独特。

 

    他一脸和煦的笑容,还客气地朝着刘青山点点头,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缓步前行。

 

    一直走到前面,前面摆着两排椅子,显然是给领导和外宾坐的。

 

    小泽指挥忽然停了下来,然后摆摆手,嘴里用汉语说道:

 

    “我们不是政客,大家都是同行,是朋友,我们坐在一起就好了。”

 

    大家都是一愣,然后对这位小泽指挥,不由得心生好感。

 

    而且想不到,小泽指挥的普通话说得不错,还带着点首都的当地口音。

 

    事实上,小泽是出生在沈阳,然后搬到北平,一直在这住到上小学,才返回岛国的。

 

    只是领导们有些尴尬,因为这样的布置,也是习惯使然。

 

    小泽先生在说完之后,就走到下边,正好刘青山的另一边有个空座,他就坐在那里。

 

    “你好,小泽先生,久仰大名。”刘青山客气地伸出手,跟对方握了握。

 

    刚才叮嘱他的那位领导一捂脸:白说了,告诉你少说多看的,在外宾面前露怯怎么办?

 

    小泽指挥脸上的笑容也非常有亲和力:“您是芒廷刘先生吧,我也久仰大名。”

 

    周围民乐团的人都有点发愣:这什么情况,小泽先生这样世界知名的指挥家,放着满眼的演奏家不搭理,怎么偏偏和一个外行相谈甚欢?

 

    刘青山和小泽指挥谈笑几句,这才说道:“小泽先生,大家都等着和你交流呢,我可不能专美。”

 

    “好,我们稍后再聊。”小泽指挥这才站起身,继续和别人交谈起来。

 

    他态度和蔼,待人亲切,很快就赢得了大家的好感,交流的气氛十分融洽。

 

    其他岛国来的音乐人也都差不多,岛国那边的乐器,大多是从这边传过去的,所以很有共同话题。

 

    只有那位三井先生,显得有点无所事事,结果这家伙就凑到刘青山跟前:

 

    “我听说,有人不自量力,准备研究移动电话?”

 

    “哈哈,不是我轻视你们在电子方面的水平,或许几十年后,你们也许能研究出来。”

 

    刘青山瞥了他一眼,缓缓说道:“你想打赌吗?”

 

    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

 

    三井木顿时被噎了一下,想起以前种种,顿觉一口气憋在胸腹之间,上不来下不去,好不难受。

 

    想想数次打赌输给这家伙,三井木心中不由得气愤难平。

 

    既然把复仇的机会主动送来,三井木岂能拒绝:“好,赌就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这家伙对华夏文化的了解,起码比韦爵爷强,没整出来那个什么马难追。

 

    刘青山则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那你说,赌什么,我奉陪。”

 

    随即他又补充一句:“你最好加个期限,我可不想被人说,胜之不武。”

 

    刘青山的态度越是这般不屑,三井木心头的火气就越大,他紧紧盯着刘青山的双眼,恶狠狠地说道:

 

    “那就以十年为期,不,五年,五年之内,你们那个什么鸟公司,要是能研制出来手机,就算你赢。”

 

    刘青山笑笑:“我这个人不喜欢占便宜,所以还要提醒你一下,对手机的性能或者销量方面,总得有个要求吧,不能我们随随便便弄出来一个就算数。”

 

    不喜欢占便宜?三井木差点气笑。

 

    不过他觉得,后面这个要求,还是比较公平的,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免得对方搞出来一个砖头机也算数,那他找谁说理去。

 

    “还有赌注呢,怎么算,三井君,你想不想玩个大的?”

 

    刘青山表面上轻松,心里更愉快:这种送上门的冤大头,不宰白不宰。

 

    听刘青山这么一说,三井木反倒心中有些怯了,主要是以前打赌,给他造成很大的心理阴影。

 

    “三井君,你要是没兴趣,那就算了。”

 

    刘青山摆摆手,一副不准备再搭理对方的架势。

 

    三井木却以为对方是自找台阶,这种报仇雪耻的机会,他当然不能放过,当即说道:

 

    “好,那你要是输了,我要你的地球网!”

 

    这家伙背后还是调查过刘青山的一些商业行为的,知道如今在米国那边炙手可热的地球网,幕后的主人就是刘青山。

 

    “胃口不小,可以,不过我想知道,三井先生的筹码是什么?”

 

    刘青山也点点头,现在地球网的市值已经超过十亿,而且前途无量,三井这家伙,还真够贪婪的。

 

    不过这样才好,你再贪婪,也要拿出来足够对等的筹码才行。

 

    三井木显然也知道这件事情的重大,要是几百万或者几千万,他就可以拍板。

 

    上亿甚至十亿的资金,对株式会社来说,都是超大型的投资,不是他能决定的。

 

    “我出去打个电话。”三井木准备上报此事,一方面是为自己报仇,另一方面,对公司来说,也是难得的一次机会。

 

    只是不知道公司那帮老古董,有没有这个胆量。

 

    刘青山则是笑笑:“那麻烦三井君快点。”

 

    然后还不满地嘟囔一句:“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偏偏三井木还能听到,而且他也理解这句俗语的含义。

 

    可事实确实如此,从这点来看,三井木跟刘青山,还真不对等。

 

    狠狠瞪了刘青山一眼之后,三井木这才匆匆离开会客厅。

 

    刘青山也知道,这种商业对赌,关系重大,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达成的,所以他也不着急,就当下雨天打孩子了。

 

    这时候,会场里忽然响起了掌声,原来两国的演奏家已经登台,准备进行表演。

 

    这个也在交流的范围之内,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总得拉出来练练。

 

    先是民族乐团这边,有人演奏了一曲二泉映月,是刚才那位姓于的姑娘。

 

    她的技法完全没问题,可能是年龄或者阅历的关系,在刘青山听来,情感的把握上,还需要历练。

 

    其实到了一定程度,大家的手把都差不多,比拼的就不是技术层面了。

 

    这姑娘,还是太年轻了一些。

 

    演奏完毕,小于的面色也因为兴奋而微微有些涨红,她鞠躬之后,向小泽指挥道:“请您多多指教。”

 

    小泽先生微笑鼓掌:“你演奏得很棒,只是这首曲子,稍稍有些不适合你,似乎你更适合演奏一些比较欢快的曲子,比如赛马。”

 

    于姑娘愣了一下,脸上变得更红,然后再次鞠躬:“多谢小泽先生。”

 

    等回到自己的座位之后,小于姑娘还吐吐舌头,跟周围的同事轻声说:

 

    “丢脸了,我说要演奏赛马的,团长非叫我演奏二泉,说是更有内涵。”

 

    刘青山也忍不住笑了:这姑娘还挺直率的,这么说你的团长,真的好吗?

 

    张大姐嘴里不饶人:“这下知道现眼了,早干什么去,给你个忠告,想要拉好二泉,不经过生活的磨砺,终究是不成的。”

 

    “你!”小于姑娘瞪起丹凤眼,不过却无话反驳,因为团长也曾经这么跟她说过,而团长偏偏又是她的父亲。

 

 文学

    台上的演出在继续,你方奏罢我登场,台下则掌声不断。

 

    刘青山也渐渐沉浸在音乐的氛围之中,暂时忘却了纷争,音乐的魅力,大概就在于此吧。

 

    此时登台的,是岛国一位演奏家近藤先生,他手中拿着的是古代的一种乐器:觱篥。

 

    这是一种双簧管乐器,从西域传入华夏,又在唐时传到东瀛。

 

    近藤吹奏的是自创的曲子:夏日之终。

 

    觱篥的声音,本来就带着几分悲凉,所以古代又叫悲篥。

 

    而这首曲子,有感慨时光流逝和美好事物终结的意境,听得观众都感伤不已。

 

    岛国的音乐,还是很发达的,八九十年代,翻唱岛国歌曲成风,难怪还有人戏言:一个中岛美雪就养活了大半个华语乐坛。

 

    一曲吹罢,大家都报以热烈的掌声。

 

    近藤也在台上鞠躬,然后嘴里说了几句什么,他不会普通话,不过台下的翻译还比较尽职地给翻译出来:

 

    “这样好的乐器,在华夏却没有被发扬,而被我们岛国光大,不知道是你们国家的损失,还是我们国家的幸运?”

 

    台下的人都不由得一愣,然后不少民族乐团的人,都面色更变:这种话,可一点也不友好啊。

 

    “你说什么呢,你——”演奏二胡的于姑娘想说什么,结果被旁边的女伴给捂住嘴,一个劲呜呜。

 

    陪同外宾的领导也有点挂不住面子,心里埋怨这个近藤太不晓事,可是没法子,领导也管不到外宾。

 

    而台上那位近藤先生,一个劲摇头,好像很遗憾的样子,慢慢向台下走去。

 

    “等等,会吹个觱篥就了不起啊,你没资格说这样的话!”

 

    张大姐的暴脾气当然忍不了,嘴里大吼一声,嗯,不愧是唱摇滚的,全场震动,嗡嗡的。

 

    近藤在询问了翻译之后,一脸大度地摊摊手:“我只用乐器说话,不比嗓门。”

 

    嘿,老娘我今天还治不了你……

 

    张大姐要冲上去跟对方好好理论,却被刘青山给拉住胳膊。

 

    张大姐瞧见刘青山,不由得眼睛一亮,另一只手朝着台上一指:

 

    “你等着,等着我老大上去收拾你!”

 

    众人不由汗颜:你以为是小混混街头打架啊?

 

    这时候,小泽指挥也朝台上说了几句什么,那位近藤虽然依旧是一脸不服气,却也不敢和小泽争辩。

 

    而张大姐嘴里依旧吵吵把火的,叫刘青山上去演奏,灭灭对方的嚣张气焰。

 

    “别上去丢人了好不好?”

 

    于姑娘也在旁边劝阻,就是这话也挺难听,难道搞音乐的都这样,只会吹拉弹唱,不会说话?

 

    “刘先生,我们也想聆听您的大作,可否?”小泽指挥的声音忽然传来。

 

    方才他也没有说服自己的同胞,以至于破坏了友好交流的初衷,这叫小泽也很难做。

 

    小泽看过刘青山吹奏古埙的录像,应该可以给近藤留下终生难忘的教训。

 

    这也是小泽磨砺后辈的一种手段,叫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刘青山也瞧着那个近藤不爽,于是朝民乐团的人询问:“有埙吗,拿一个来用用?”

 

    吹埙?

 

    这个还真比较冷僻,不过到底是民乐团,底蕴深厚,很快就有人拿来一枚。

 

    “你到底行不行?”于姑娘嘴里还问呢。

 

    “你试试不就知道啦!”张大姐则霸气地回道。

 

    刘青山缓步向台上走,有几位领导本想阻拦,不过刚才又是小泽指挥相邀,所以也只能先观望一下。

 

    民乐团的演奏家,也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一会儿把自己最拿手的曲目拿出来,叫那个近藤好看。

 

    刘青山走到台上,朝下面微微点头致意,然后缓缓闭上眼睛,将陶埙放在嘴唇前面。

 

    悠扬的埙声,便慢慢飘散开来。

 

    嗤!

 

    一声轻笑从近藤嘴里发出:“这吹奏的水平,还真是滥得可以,也好意思登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