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火(两根一起进去好紧好涨)全文阅读

2022-01-12 14:26:38情感专区
和老戴通过电话后,老戴说他大概半个小时左右能赶到,让李达康稍微等一下。 挂上电话之后,李达康想了想,觉得设计代表的事情最好还是先给曾老师通个气,也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和老戴通过电话后,老戴说他大概半个小时左右能赶到,让李达康稍微等一下。

 

    挂上电话之后,李达康想了想,觉得设计代表的事情最好还是先给曾老师通个气,也让她有个心理准备,于是先拨通她房间的内线,然后看左右无人,再次偷偷溜进曾老师房间。

 

    “这个…..曾老师,今天的戏没有演成,你是不是有点失望呀?”

 

    “我才不失望,哼!”

 

    曾茹歪着脑袋对李达康浅笑:

 

    “李达康,我看失望的人是你吧,因为那个人的打岔,你想把我一个人抛下的计划落空。”

 

    李达康苦笑,于是也和曾茹开玩笑道:“是是,我的算计落空,不过曾老师呀,你别高兴得太早,我暂时是没法把你弄到香江,可还有别人呢,有人已经动心思了,非要把你丢在香江不可。”

 

    “啊?!”

 

    于是李达康就把刚才设计代表的事简单说了一下:

 

    “曾老师,刘副院明天可能就会过来征询你自己的意见,我现在呢,就是过来和你吱一声,也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好了我还有事,先出去了。”

 

    “等会你别走。”

 

    曾茹把李达康叫住,李达康回头:“还什么事?”

 

    “李达康,你就一定要把我一个人抛下是吧?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还什么设计代表,哼!”

 

    李达康不知道说啥了,面对这种极端缺乏安全感的女人,有时候真的比较难哄,于是李达康只好继续苦笑:

 

    “曾老师,用你聪明的脑袋想一想,你觉得学校派驻港设计代表的事,这是我能做主的吗?刚才真的是刘副院自己的主意,刚门口遇见他,因为就我们三是土木学院的,他这才随口和我说了一嘴。”

 

    嗯,这个解释倒是被李达康听进去了:

 

    “那…..那如果学院真的征询我的意见,你说我要不要答应?”

 

    “这个……”李达康小心翼翼说道:“这当然还是看你自己的意思,我就不帮你做主了,省得你老怀疑我想把你抛下,不过你如果是征询我的意见,我还是建议你答应,毕竟当设计代表很轻松,另外在香江工作的话,收入也肯定比国内高,你说是不是。”

 

    也许是李达康小心翼翼的姿态起了作用,曾老师突然“噗哧”一笑,然后丢给李达康一个白眼:

 

    “那你的意思还不是一样,说了等于没说,对了,你匆匆忙忙这是准备去干嘛?”

 

    “我约了老戴准备谈生意呀,哦对了,这事情还没来得及跟你说,这才咱们不是马上到帐一千万吗,我准备用这一千万再去赚点,你看我之前没骗你吧,那一千万真不是全给你的,更不是什么给你的补充,你还想得美,你看我现在就准备全拿出去投资了。”

 

    “投资?”

 

    李达康想了想,然后看看时间,接着对曾老师说道:“这样,老戴最多还有10分钟就能到,曾老师要是还有兴趣的话,那就再扮演一次我的助理,和我一块去和老戴谈生意去。”

 

    “在哪谈?”

 

    “还是昨天那个地方,16楼。”

 

    “那…..那……”

 

 文学

    李达康看着曾茹笑了:“你赶紧收拾一下吧,我先过去,还是昨天的那个商务套间,等会你自己过来。”

 

    李达康刚溜出曾老师的房间,就马上接到老戴的电话,于是两人就按照之前的约定,直接前往16楼------昨天两人谈那4个付款节点的事,就是在同一个房间谈的。

 

    而这次,李达康是想做一下期指。

 

    因为根据真实历史中发生的情况,香江金融保卫战真正的决战时间其实很短,就集中在98年的八月。

 

    在八月份的上半月,索罗斯他们开始真正下狠手,恒生指数由8000多点跌倒6000多点,并且索罗斯他们还很嚣张,扬言要把恒数打压到4000点以下他们才肯收手。

 

    然而从8月14号开始,中央政府就真正出手了,承诺国内那1000多亿外汇储备全部可以充当香江的补充弹药,让特权政府放手一搏。

 

    于是双方展开史诗级别的拉锯战,加上杠杆的话,几千亿美金在香江金融市场正面搏杀。

 

    到了月底,恒生指数慢慢由6000多点升回到8000多点。

 

    嗯,其实在那个时候,索罗斯他们本来还是有一战之力的,然而就在关键时刻,老毛子又来了一个神助攻,宣布对自家的卢布放弃治疗----

 

    老毛子宣布对卢布放弃治疗为什么能成为神助攻?这其实就和宣布港币和美金脱钩是差不多的意思。

 

    一旦港府宣布港币和美金脱钩,那么索罗斯他们的操作就是一个笑话了,不仅赚不到一分钱,并且笃定血本无归。

 

    只不过这将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索罗斯他们固然血本无归,但香江的经济将更惨,至少倒退个十年二十年。

 

    所以说这一战,索罗斯们赌的就是咱们国家的节操,就是赌我们不敢让港币和美元脱钩,这才敢放心大胆用那种方式收割韭菜。

 

    只可惜他赌对了咱们国家的节操,却没有赌对咱们国家的决心,没想到咱们国家竟然会选择和他们硬抗。

 

    而在老毛子那里呢,索罗斯却没想10年前还是堂堂超级大国,现在竟然会变得如此没有节操,这还没等他开始收割呢,这就已经放弃治疗了。

 

    老毛子的经济当然一下子就甭了,但索罗斯在那个地方也损失惨重-------

 

    像他那样的量子基金,所有弹药当然都是借美帝华尔街各大投行的,华尔街一看老毛子那里有损失,据说有些投行就开始逼迫索罗斯还钱了。

 

    索罗斯一看形势,知道在咱们国家的决心面前,在香江肯定是讨不了好了,于是在八月底就匆匆撤退,而他一退,其他散兵游勇跟着撤退,香江金融保卫战就此结束。

 

    嗯,因为时间短,并且这个曲线走势简单清晰,那当然就是做期指最合适。

 

    李达康知道根据香江的玩法,恒生指数每跌1点,每张淡仓合约即可赚50港币。而在而在八月份前半个月的交易日,恒生指数就下跌2000多点,自己如果跟着索罗斯做空,每张合约可赚10多万港币,这样的收益当然是非常可观。

 

    然后等到下半个月,当然就是反过来做多,这样的收益当然就更多-------

 

    因为到那个时候,李达康手上的本金多了,这样当然就能赚得更多。

 

    只不过对于李达康来说,他现在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他的本金太少,要到明天或者后天才能拿到一千万,就怎么样一点点钱,身板实在是太小。

 

    说句不好听的话,就这么点钱根本就没资格玩期指的,连淡仓合约都买不了几张,所以就算看到这里面的暴利,他也就只能干看着。

 

    在这次来香江之前,李达康研究过香江炒期指的相关规定,他知道假如不加杠杆的话,那一千万还买不了100张合约,所以就算每张合约能赚10万,一百张也就一千万,这当然就让李达康觉得太少------

 

    一千万本金才赚一千万,你也好意思说去超过期指吗?

 

    然而加杠杆又是个问题。

 

    首先加杠杆需要利息,并且这个利息还很高。

 

    嗯,看在暴利的份上,利息高点也无所谓,就当挣了点钱给人家发红包。最最重要的:

 

    以李达康现在的身份,香江有哪家银行或者金融机构愿意借钱给他加杠杆?

 

    万一到时候给他强行平仓怎么办?

 

    这不就刚认识一个老戴吗,李达康感觉这人的专业素质没问题,不,不是没问题,应该说素质非常优秀才对。

 

    另外前面的那份代理合同一签,两人至少在赚钱方面,在那份合约中诉求是一致的。

 

    正是考虑到这两点,李达康才想找老戴谈谈,看他愿不愿意和自己再合作一把。

 

    等老戴来了以后,考虑到两人确实不算熟悉,于是李达康还是遵循商业谈判中的“二八定律”,把自己的想法和诉求,用用简单明了的方式,直截了当告诉给对方,然后询问对方愿不愿意合作。

 

    李达康没有想到,他自己倒是觉得很坦诚了,一没有打什么埋伏,更没给对方挖什么坑,反正合不合作就一句话的事,同意就继续谈,不同意就马上走人,可是听完他的话,老戴用一种奇怪的眼色看着他。

 

    “嗯,戴生,怎么了?”

 

    怡和堂堂戴总监竟然深吸一口气:

 

    “李生,一千万虽然少是少了点,但以你我俩的交情,帮你加四到五倍的杠杆小事一桩,我甚至可以帮你争取到最低的利息,我就问你一句,你确定……最后中央政府一定会出手,并且一定是在八月份出手?”

 

    李达康当时就一愣,心说是呀,现在才3月份,香江到六月份还进行过一次短期加息。

 

    所以到那个时候,整个香江其实都没什么人知道中央政府什么时候出手呢。

 

    考虑到自己在老戴心目中,那可是一个“背景深厚能量很大的人”。

 

    于是李达康露出淡淡笑容。

 

    其实就是那种淡淡装备笑容,然后高深莫测的反问一句:

 

    “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