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丫鬟书房里的喘息:老师胸好大下面紧舒服

2022-01-12 14:11:29情感专区
徐静理喝完了奶粉,又睡着了。 小孩子真好,吃了睡,睡了吃,一点烦恼都没有。 这个时候徐慧珍带着警察回来了,当场做了笔录后,程家二小子也是无可狡辩被警察带走了。

   徐静理喝完了奶粉,又睡着了。

 

    小孩子真好,吃了睡,睡了吃,一点烦恼都没有。

 

    这个时候徐慧珍带着警察回来了,当场做了笔录后,程家二小子也是无可狡辩被警察带走了。

 

    李红军也事了拂衣去,回家了。

 

    他刚进家门的时候冯小美就听见了大门响动。

 

    等他进了东屋刚脱下外衣,冯小美就端着饭菜敲响了门。

 

    “小美姐,是不是我把你搅醒了!”

 

    “没,这是给你留的饭菜!”

 

    冯小美闻到一股子白酒味:“你晚上喝酒拉?”

 

    “嗯,小美姐谢谢你,饭我就不吃了!”

 

    冯小美又把饭菜端走了,心里有些失落,自己等他到半夜可是他在外面又吃又喝。

 

    李红军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对不住小美姐,毕竟小美姐是家里给制定的媳妇,自己明明知道徐慧珍对自己有好感,还总是出现在人家面前给人家希望。

 

    冯小美跟徐慧珍之间该如何选择,扪心自问,李红军心里的天平向冯小美倾斜。

 

    一手车跟二手车该如何选择,这么简单的问题是个人都会选,一手车年限新,没被人驾驶过,虽然需要调校但总好过被人驾驶过的二手车,还出了事故。

 

    傻子都会选择冯小美,不选冯小美难道因为新鞋夹脚?

 

    这之后,李红军就再没去过小酒馆,期间范金有也费尽心思的追求徐慧珍,但都吃到了闭门羹。

 

    憨厚老实的蔡全无反而受到了徐慧珍的青睐,但也是想让蔡全无给她帮忙,互惠互利而已。

 

    李红军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尽可能的出去搞副业。

 

    星期天,他去了人民银行。

 

    银行对黄金回收的价格是:每两(31.25克)110.25元,正好是一根小黄鱼的价格,金价再过几年还会涨。

 

    这个时候那些遗老遗少,曾经的大户人家都有些家底,许多人都靠着变卖祖上产业过活。

 

    李红军到了银行换了十根小黄鱼,收获了一千一百块,在这个大米两毛钱一斤,免费一毛八分钱一斤的时代,这么多钱足够他用上几年的了。

 

    有了钱之后他先去百货大楼,挑选了一块上海牌手表,花了131.3元钱。

 

    又给陈金凤买了一架无敌牌缝纫机,花了150.3元!无敌牌缝纫机54年的时候170,过了一年反而降价了。

 

    多少钱李红军不在意,先买先得,买到就是赚到了,毕竟再过几年就会发行工业卷,到时候想买什么都需要票了。

 

 文学

    当天晚上,李红军就把礼物送给了二老。

 

    “爸,这手表送你的。”

 

    “妈,缝纫机送你的,以后做衣裳就不用去胡同口的裁缝铺了。”

 

    李贵首先问的是:“你哪来的钱?”

 

    李红军故意装出委屈的样子:“爸,我不是跟前门小酒馆合作么,在哪里买卤味,还有这些日子我天天早出晚归,红白喜事的活都接,这才攒下钱给你买了块手表,给妈买了架缝纫机。”

 

    李贵:“这才多久?你就赚了这么多?”

 

    李红军:“差不多吧,还有一部分是我妈给我的本金。”

 

    听到钱是靠自己努力所得,李贵也就放心不再言语了,而是稀罕的把手表戴在手上,用衣袖擦了又擦。

 

    陈金凤则是说道;“儿子给你爸买手表干嘛?他又用不到!还是你戴着吧,出去的时候有面子!”

 

    闻言,李贵不愿意了。

 

    “死老婆子说啥胡话呢,我怎么就不能戴了。”

 

    看着俩人又要吵起来,李红军连忙撸起袖子:“爸,妈,别吵!”

 

    “我也有,不过我这块手表是二手的,是旧货!”

 

    “这块手表虽然是旧的,但也有九成新,关键是价格便宜才花了六十块,还不足我爸那块手表的一半价格!”

 

    陈金凤担忧道:“花这么些钱,你还有本金进货吗?”

 

    李红军笑道:“妈,你放心吧!”

 

    李红霞噘着嘴:“哥,你就没给我买点啥?”

 

    李红军拨弄了一下妹妹的头发:“忘不了你,不过我现在没钱,等年跟前我给你买辆自行车,省得你天天坐公交车上下班!”

 

    “真的嘛?”李红霞激动的拉着李红军的胳膊,满眼都是小星星。

 

    “真的,就当我给你的嫁妆了,以后你嫁人我就不送你东西了啊!”

 

    李贵点点头,认可了他的话。

 

    陈金凤则在一旁喊道:“自行车多贵啊!”

 

    “妈,赚钱不就是花的嘛,我这当哥哥的一直也没送过红霞什么好东西!”

 

    李贵则是有些担忧:“咱家已经有一辆自行车了,虽然是旧车,但你再买一辆是不是太显眼了?”

 

    “不怕!”李红军解释:“我妹骑车又不去咱们厂,咱们低调点没事的!”

 

    陈金凤则是嘀嘀咕咕:“将来还要准备嫁妆,又陪送一个自行车,这咋比娶媳妇都金贵呢!”

 

    吃过了饭,陈金凤摆弄着缝纫机,李贵抬着胳膊左瞧瞧又看看,因为是冬季外面早就乌漆嘛黑的了,大家只能早早的回各自房间。

 

    冯小美心里是羡慕的,李红军一直对他敬而有加,虽然舅舅跟舅妈已经做主让李红军娶自己,可始终都感觉少了一分男女之间的冲动与感觉。

 

    李红军没想那么多,这个时候他正给闺女小媛媛削苹果皮呢,用勺子刮着苹果给闺女吃。

 

    吃完苹果不想让闺女那么早就睡觉,李红军先是考校了女儿之前学过的儿歌,跟小红帽的故事。

 

    还让她画了一遍苹果,这些小媛媛都很好很完美的完成了。

 

    李红军又教女儿画小鸡,他觉得女儿很有画画天赋,决定不浪费女儿的天赋,每天都教她画一种水果或是小动物。

 

    当然了,这些都是有选择的,毕竟他也是二把刀,二五眼,会的也就那么点。

 

    这边父子俩学画画,陈金凤推门而入,手里拿着池子。

 

    “唉哟,我大孙女又跟爸爸学画画呢!”

 

    李红军不解:“妈,您这是?”

 

    陈金凤扬了扬手里的木尺:“这不有缝纫机了嘛,给我大孙女量一量给她做一条新棉裤,一件新棉袄!”

 

    陈金凤量完了尺寸,顺手把媛媛画的小鸡给拿走了。

 

    不用想也知道,陈金凤拿回去跟自己家爷们李贵显摆去了,可她也不想想媛媛是她孙女,也是李贵的亲孙女啊!

 

    李红军不知道的是,关于媛媛的一切陈金凤跟李贵都给收起来了。

 

    李贵出生在宣统年间,没上过学但跟村里的识字先生学过几年,陈金凤是上过私塾的,所以二人识字特别是陈金凤也能写写算算,但由于家里是御厨世家所以她这辈子注定只能干跟后厨有关的工作。

 

    陈金凤特意用纸笔记下了孙女出生,什么时候开口叫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姑姑!

 

    什么时候长出第一颗牙。

 

    或者某年某月某日,尿了自己一身。

 

    慢慢的养成了她写日记的习惯,只要是有关于孙女的她都会几率下来。

 

    今天学画小鸡这件事,她回去就记下来了。

 

    如果标题能写上:我天才孙女的一天,那就更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