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新(在浴室强奷校花腿让人桶)最新章节列表

2022-01-12 13:51:13情感专区
“小周、小杨,你们就别跟着去了吧?”一位久经战火的士兵,还是那种有着极高权利的,很显然是知道两位小伙子对根据地份量有多重要的,他说出这话的时候,很是不满。

    “小周、小杨,你们就别跟着去了吧?”一位久经战火的士兵,还是那种有着极高权利的,很显然是知道两位小伙子对根据地份量有多重要的,他说出这话的时候,很是不满。

 

    周道龙比杨江更靠近一步,同样他自认为大学期间近代史颇有研究,但是说话的这位,近代史的资料里面,肯定没有这一号,至少是他考过的试卷里面,真心没有的。

 

    另外,他有一种在陌生人面前,被认为是头儿的错觉,这种美丽的误会让他心情爽的很呐。

 

    根据地里面开始流传着谣言,这个谣言也通过一些奸细的秘密电台,传到了保秘局、鬼子特务等处。

 

    但是,这么一个奇葩的让人无法相信的重要情报,敌方没有一个人相信的。

 

    制空权、路路交通都不在这群连一战水平都没有达到的军队手里,敌人们真的无法相信,那些所谓的、忽然冒出来的物资能是真的。

 

    两处敌方的头头脑脑们,为了不引起事故,忍下了教训不会办事的底下人的冲动。

 

    于是,一场不足以载入史册的、小规模的战斗正在暗中酝酿。

 

    一个连建制的还没有满员的队伍,三五成群的行走在荒野中,他们昼伏夜出。

 

    这会儿不知道过去了几天,已经是傍晚,鬼子那头负责侦查的飞机,即使飞行员的脑袋忽然有了智商,正好飞过头顶也不会看见地上这群人。

 

    一个个战士的后背上,挎着的不在是以往放完弹药,就可以拿来当成木棍一样砸人的长枪。

 

    一个个脸上坚毅,而又带着自信的微笑,是后背上,那种比他们已经用出感情的武器,长度还少了快一半的新家伙。

 

    有些沉不住信子的战士,行军的路上,死死的握在手里,那突出在外面的弹夹,如同弯月一般,让他难以置信、而又很震撼的火力。

 

    机关枪和栓动步枪的最新组合版本,明明是一种划时代的产物,足足让这位年轻、却又作战经验丰富的小战士浪费了不少脑细胞。

 

    而在队伍最后面的那两位身穿迷彩服的年轻人,那肤色简直就像从敌占区走出来的狗汉奸似的。

 

    国仇家恨少不了的年代,哪个人没有一点和敌占区那些畜牲有着深仇大恨呢?

 

    还是那一名摩挲着最新武器的小战士,再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偷偷的回头打量了两个年轻人。

 

    拥有着比他还要年轻的模样,但是这并不是他所关注的,而是他把对于敌占区、那些侵虐者的仇恨,不受控制的流露在两个年轻人身上。

 

    他们这次行军的目的,是受了最高层的指示,真枪实弹的验证新式武器的可靠性。

 

    “头儿,我们这次打哪个据点?”在那一名认识不了几个字的小战士开小差的时候,距离他几步远的队伍中,一正一副两位指挥人员已经开始了讨论。

 

    “保险一点,找个弱一点的练练手”正职指挥人员不愿意拿不能确定性能的武器去冒险,认真的说道。

 

    “我觉得这样最好”

 

    周道龙临出发之前,向根据地的管理后勤的部门索要了一把大刀片子。

 

    又在自负和露脸之间纠结了很久,最后拉下脸来找到了杨江。

 

    “你之前说过,有那种吃了一颗,就可以增加很多力气的药?”

 

    “对”

 

    “那……”周道龙停顿了一下,他给自己下了一个保证,只要杨江拒绝了,他最多坚持三下,再不给的话,就不会在索要。

 

    “给你”

 

    一个感冒药大小的胶囊,周道龙毫不犹豫的吃下去。

 

    隐藏在迷彩服下的肱二头肌,实验性的扭动了一下,简直让他一点都不相信,完全没有力量明显增加的感觉。

 

    还是行军的路上,周道龙操起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他的一只手将就可以拿住。

 

    哼~

 

    一声闷喝出声,石块在空中直线飞行了数百米,看起来还没有到下坠的趋势,就被一颗枯树拦住了前进的方向。

 

    咕的一声!

 

    那个枯树掉了一层树皮,周道龙很满意,嘴角上扬。

 

    “杨江,这东西可以再多吃点嘛?”周道龙不愧是大学生,自己完全不能理解的医学领域的玩意,第一次尝到了甜头,就可以毫不犹豫的用生命去尝试极限。

 

    不过,还没有等到杨江的开口,周道龙就自己脑补出了不可能。

 

    这么神奇的东西,人人都可以多吃几口,岂不是满天神佛多如狗呢?

 

    他肯定会说不可以的!

 

    周道龙认为这样才觉得合理。

 

    “可以的,我这里有很多,就是有一个明显的副作用”杨江的声音平静的如同深山老林的湖面。

 

    “什么副作用?”周道龙连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里面,有着他不愿意流露出来的急切。

 

    “这东西只作用于运动神经这一块,而反应这一块则需要自己多锻炼”

 

    “那你花了多久?”周大学生眯着双眼,盯着杨江的面部微表情,试图不让对方有出谎话的机会。

 

    “我没有用过这个东西”

 

    “那……”

 

    砰砰砰

 

    是那种单调的,拉一下枪栓,就可以击发一次的落后武器的声音。

 

 文学

    与之相吻合的时间,是一位和杨江、周道龙同行的战士不甘心的倒下。

 

    “隐蔽”

 

    “卧倒”

 

    很明显是遭遇了埋伏,呼喊声此起彼伏。

 

    哒哒哒哒哒哒

 

    比机枪声音轻几分,一种让鬼子无比震撼的武器,开始露出了獠牙。

 

    还在使用老一套、那种对抗落后单发武器的战术队形,鬼子们遭遇了猛烈还击,顿时到伏下去一大片。

 

    周道龙握着大刀片子的手不自觉地用上了力道,从隐蔽处谨慎的露出头来。

 

    一名战士换了十几个鬼子,这个兑换比例还可以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阿龙,该我们上了”杨江自从来到这个时空,说话的语气总是让周道龙发冷。

 

    “我们从哪个方向绕过去?”周道龙眉头一皱,又冒险伸出头看了战场左右两侧。

 

    入眼尽是让正常人连行走都很困难的绝壁。

 

    “就是这样过去”

 

    杨江说完,只留下一道残影给周道龙,而对面已经扛不住堪比直接面对一个团火力的鬼子,稀稀拉拉的枪声因为他的狂奔而短暂的停止了。

 

    鬼子同样大约有百十号人的队伍,有着轻机枪配置,立刻开启了长点射。

 

    不过,那带着迟滞感的弹头,每次落地,总会落在杨江脚步的后方。

 

    也就是不到两秒钟的时间,那个操着机枪、咬牙切齿的鬼子,额头亲密接触了杨江的脚底板。

 

    鬼子的瞳孔紧接着就凝固了,走的显然很痛快,没有受多少大罪。

 

    再看那工业流水线上出品的军工产物,钢盔,正面凹下去一块脚印大小。

 

    事先接到奸细的情报,早已经挖好排水渠一般大小的坑道内,隔着几步远,握着指挥刀的佐官,反应还不算太慢。

 

    一个爆抽,将指挥刀当成木棍一般,砸向杨江,刀头三寸处,开了刃的,加上一刀流派修炼过的劲道。

 

    一般人碰上了,基本要饮恨当场。

 

    呜~

 

    刀锋挥动之间,是切开空气的怪叫声音。

 

    随后又是叮的一声。

 

    精钢刀身好像被蚊虫叮咬了一下似的,同时也停止了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