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热(第二天他的还在里面)全章节阅读

2022-01-12 13:35:53情感专区
“轰……轰……”

炸街的声浪从远处袭来,震撼着所有人的心房。

“嘎吱!”

一个急刹,法拉利停在了珠宝店门口。
 “轰……轰……”

    炸街的声浪从远处袭来,震撼着所有人的心房。

    “嘎吱!”

    一个急刹,法拉利停在了珠宝店门口。

    一个个子高瘦的青年,戴着一副墨镜,手按在敞篷车门上,以一个帅气的托马斯动作跳下跑车………

    这么高的逼格绝对可以打到98分。

    下车后他将墨镜取下来,对着镜片哈了一口气,然后扯着范思哲的短袖擦了擦镜片,又重新戴上。

    “哇!这个就是吴少吧?好帅呀!”

    珠宝店的很多女孩子眼睛冒着星星,帅气的不是吴少,而是那一身淫荡花的范思哲和停在边上的那辆法拉利,网络高度发达的时代,对于那辆车的价格就算是小白也知道………

    吴少还没进门,马蓉就热情的奔向门口。

    “亲爱的,你来了,你怎么没带保镖?”

    “带保镖干什么?

    “你看我被打成这个样子,你一定要把那杂碎嘴巴撕烂,然后让他跪在我面前忏悔。”

    马蓉一只手捂住发肿的脸颊,一只手想上前挽住吴少的胳膊。

    可是看着那张猪头脸,墨镜下的那双眼睛闪烁了几下,快走两步,巧妙的躲过了马蓉伸过来的手。

    “就是他,就是这个杂碎打了我,亲爱的你可要给我做主………”

    马蓉还以为吴少是急着给她长脸,急忙跟上后指者林峰,可是看到林峰的眼神后,又怯懦的退到吴少身后。

    吴少正对着林峰,但墨镜下那双眼睛却是斜视着姚飞燕,体内的王霸之气在不断上窜。

    不是因为马蓉被打生气,而是看到林峰和姚飞燕站得很近,男人都是一个德性,没有得到的才是最好的,这姚飞燕他可是觊觎了好久,如今连手都还没碰过,哪能允许别的男人染指。

    像马蓉这种绿茶婊,早就不知被多少人骑过,和她一起只是因为那女人功夫好,能满足他各种癖好,早就已经玩腻了,又哪会在乎她?

    不过很多人都知道是他的马子,这当众被打,也算是把他吴少的脸给踩了,这口气哪里能忍?。

    “在下筑城吴家的吴奇峰,哥们儿看着有些眼生啊,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不知怎么称呼?”

    脸上挂着轻蔑的笑容,一上来就自报家门,还没等林峰回答,脚步却朝着姚飞燕走去。

    “飞燕,你怎么在这里?是来买首饰吗?看中什么只管说一声,我买来送给你。”

    这画风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这吴少不是来帮马蓉出杠头的吗?怎么一上来就围着那个叫姚飞燕的转呢?

    精彩!太精彩了!这比两个男人上来就开打精彩的多。

    “亲爱的!你快帮我教训那个杂种,人家牙齿都被打掉几颗,你快叫人来打断他的腿!”

    吴少在场,马蓉可不敢针对姚飞燕,只好把怒火全撒在林峰身上。

    这时姚飞燕的同伴心机敏捷的走上前对着吴少说:

    “是她先打了飞燕,然后又言语侮辱才被打的,还恬不知耻,我算是明白绿茶婊是什么意思了………”
 

 文学

    “嗯?怎么回事?”

    吴少看着那个女孩问。

    “是这样的………

    ………”

    那个女孩将整个过程给吴少说了一遍。

    “不是这样的,亲爱的,你听我说………”

    马蓉急忙上前解释,吴少一直对姚飞燕觊觎而不得,如果让他知道了真相,这还得了?

    果不然………

    “啪!”

    又是一道清脆的响声。

    马蓉不敢相信的看着吴少,本就已经红肿的脸又挨了一耳光。

    这反转的也太快了,简直是大快人心,旁边吃瓜群众的哄笑声阵阵响起。

    “你!为了这个死贱人打我,你个没良心的,我哪一点不比这个死贱人强?老娘什么姿势都满足你,上下前后都让你走成大路了,你就这么对我?居然为了个死贱人打我………”

    马蓉也是豁出去了,之前被林峰打,现在又被自己的男朋友打,仇恨与屈辱交结,居然连和吴少的闺房之密都抖了出来。

    “哈哈………”

    这一幕更是引起了众人哄堂大笑,姚飞燕娇羞的低下头。

    就连林峰嘴角都不住的抽搐:“卧槽,这小子还真会玩。”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便注视到吴少身上。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关系广“路”也多………”

    “哈哈………”

    难得看了一场好戏,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甚至有个青年还对着自己的女朋友说:“回去咱也试试上下前后………”

    吴少也没想到马蓉那个贱人口无遮拦,可是众目睽睽之下,解释就是掩饰,此时他连杀人的心都有,对于外人怎么看他并不在乎,可是姚飞燕在场啊,他可是苦追了一个月还没得手。

    “得先把这个傻婆娘弄走,不然还不知道她那嘴里会抖出些什么来。”

    吴少正寻思着想个什么办法,可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形象高雅的女人走进了店中,身后跟着一个中年子。

    女子在吴少身上打量了一阵后,两人径直走向翡翠柜台。

    “老扳好!”

    只见几个服务员对着那个女人弯腰问好。

    之前那个服务员急忙走到林峰面前对他说:

    “帅哥,我们老板和经理来了,老板请你过去详谈。”

    “嗯”

    林峰点了下头,然后转身看着姚飞燕:

    “我要谈点事,要不你和我一起,等谈完了我请你吃饭?”

    “好………好的!”

    她知道林峰这是在给他制造离开的机会,姚飞燕考都没考虑就答应了,就和同伴一起跟着林峰离开,只留下吴少独自在风中凌乱。

    “它玛德!就这样走了?把我当什么了?”

    但是在这里他是不好发飙的,刚才那个女人他认识,筑城王家的掌上明珠---王心凌,如果说在筑城年轻一辈中,孙华武和高永胜可堪称翘楚。

    而在女人之中,这个王心凌可称之为女中豪杰,整个王家有一半的生意握在她手里,是出了名的商业女王,他这个吴家少爷也不好当众得罪。

    一场戏剧就这样收场,众人见主角都已离去,都带着失望的表情逐渐离开。

    看着几人转身的背影,马蓉怒不可遏,可是却很无奈,吴少不给她出气,面对高大威猛的林峰,她也只好先忍一下。

    像她这样的女人可不只认识吴少,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身体就是最好的资源,打定主意后,马蓉也愤然的走出珠宝店。

    只剩下吴少站在那里注视着林峰的背影,此时的他可谓愤怒到极点,本想好好的装一波逼,却落得颜面扫地。

    “敢撬老子的墙角,你tmd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管你是谁,不将你碎尸万段,老子誓不为人。”

    吴奇峰在内心发了一阵狠,又在姚飞燕挺俏的背影上扫了几眼,咽了一口口水后也走出了珠宝店,再待在这里无疑会更加丢脸,他迫不及待的要去调查林峰………

    一一一一

    林峰跟着王心凌来到珠宝店2楼。

    办公室面积不大,却装修的很雅致,看得出老板是个高雅之人。

    王心凌没有说话,独自走到茶台上烧水,洗壶,动作轻盈娴熟………

    “这个女人倒是有点意思!”

    林峰在心中说了句,然后很随意的坐到了茶台边。

    姚飞燕两女有些紧张,两人坐在沙发上,对于这个同学,她并不了解。

    而那个女老板所散发出来的气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这么大的珠宝商场,身份地位自然不是他们这些普通大学生所能接触的。

    ………

    王心凌将紫砂杯推到面前:

    “请!”

    而林峰却直接拿过旁边的玻璃杯,将紫砂壶中的茶水全部倒入杯中:

    “粗人一个,玩不来这些高雅,我还是喜欢大杯子。”

    刚泡好的茶水,林峰一口下去,玻璃杯直接去了一半。

    “不错!”

    王心凌一双凤目注视着林峰,在商场打拼多年的她可谓阅人无数,面前这个少年不仅人长得帅气,且身上所散发出的那股不凡气质她还从未见过。

    少年看她的眼神很清澈,行事又是那般的随意,那100度的茶水直接就喝下半杯,处处透着神秘。

    经理和姚飞燕几人都静静的看着林峰两人,这种对话方式让他们都感到压迫。

    ………

    “不知先生怎么称呼?”

    “林峰”

    这个名字很陌生,听口音也不像外地人,王心凌在内心思索了一下,整个筑城甚至周边都没有姓林的家族,而林峰的表现,绝不像一个普通家庭出来的子弟,就连她这个千亿豪门的千金,也自觉输了气场,她不免好奇起来。

    “小女子王心凌,敢问先生可是本地人士?”

    “黔北”

    “哦?据我所知,黔北可没有姓林的豪门世家。”

    “怎么?难道和你做生意还需要门当户对?”

    林峰戏谑的看着王心凌问道。

    “先生误会,小女子只是有些好奇,以先生这般不凡,定是出自世家豪门,却是我庸俗了,还请见谅。”

    “无访。”

    王心凌向经理挥了一下手,经理上前,从办公桌上拿了一个小小的手提箱。

    箱子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一块未经雕刻的玉牌递到林峰手上。

    王心凌看着林峰说:“这是我们公司最好的品级,不知先生是否满意?”

    林峰接过玉牌感应了下, 比在店铺里看到的那一块还要好,正是他所需要的,对玉石他不甚了解,但这块玉石所含的灵气是那块雕着福字的十倍之多,勉强可以和炎晶相比,可以用来制作护身符,如果尺寸再大一些的话,甚至能用来布置阵法。

    “很好,你们有多少?”

    “先生要多少?”

    “暂时一百块。”

    “唰!刷!”

    王心凌和经理两人对视一眼后,将目光看向林峰,她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看着二人吃惊的模样,林峰开口问道:。

    “怎么!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