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撕咬吸允她粉嫩的奶头|又粗又大前后夹击3p

2022-01-12 11:37:20情感专区
安安捧着脸,身体前倾,把过重的胸放在桌上,让自己稍微省点力。一会儿看看电脑屏幕,一会儿看看仙人球,宾宾在脚下钻来钻去也不理,就是发呆。 她被学校禁足了。 具体原因

    安安捧着脸,身体前倾,把过重的胸放在桌上,让自己稍微省点力。一会儿看看电脑屏幕,一会儿看看仙人球,宾宾在脚下钻来钻去也不理,就是发呆。

 

    她被学校禁足了。

 

    具体原因她不知道,但她的辅导员告诉她,反正奥运会开始前,绝不能再去缠着江森了。警告她的时候,眼里带着愤怒和鄙视,好像是在看一只祸国殃民的妖精。

 

    但这回实名举报她的人,其实是苗工宽。

 

    今天早上江森投篮训练结束后,心血来潮早起的老苗,愣是非让江森跑了两组一百米,结果江森连十秒都没跑进去。这腿软的表现,当然老苗认定为都是江森彻夜啪啪的结果。

 

    于是成绩报到卢建军那边,卢建军二话不说就给华师打了电话。

 

    华师那边的大领导得知后哭笑不得,笑着满口答应,一定会限制安安同学的活动时间和范围,然后这句话通过学校办公室向二级学院方面传达,学院又把话传递到系里,系里又传到安安的辅导员这边,层层加码之后,就变成了——

 

    “江森被安安累断腰,严重影响国家奥运备战战略,即日起严禁安安出校门,更不许和江森见面。对这样不知羞耻、不知大局的同学,应当严厉教育和谴责,理当给予严重警告、留校察看处分,但看在江森的份上就免了,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于是,安安就被华师禁足了……

 

    而这个算不上处分的处分决定,偏偏又不知道到底在哪个环节就走漏了风声。总之下午江森他们的挂牌仪式才刚结束没一会儿,她和江森开个房的破事儿,就分分钟在华师传得人尽皆知。校园网上一时间到处流传安安是千年狐妖,活生生把江森榨干的校园传说。

 

    “呜……我才没有!”看着屏幕的安安,突然捂着滚烫通红的脸,随手又按了下F5,停不下来地刷着校园网的段子,加她好友的人蜂拥而至,多到批量处理都嫌手不够用。

 

    “大奶!”室友周慕菲走到她身后,冷不丁伸出手,欠欠地在安安胸前一抓。

 

    “啊!”安安一声尖叫。

 

    周慕菲怪笑大喊:“哇哇哇!难怪让江森爱不释手,我都想多摸两把!”

 

    “你疯啦?”安安抓起鼠标,就想往周慕菲脸上扔。

 

    这时另一个室友赵萱萱却突然惊声喊道:“申城大领导去沪旦了!安安!你男人无敌了啊!”

 

    “什么什么?”周慕菲立马扔下安安,朝赵萱萱那边凑过去。

 

    “什么领导?”安安寝室里最安静的姚娜,也都忍不住跑到了赵萱萱桌旁。

 

    两人看着赵萱萱的电脑,某论坛上,刚刷出一条很劲爆的帖子。

 

    发帖时间是半分钟前,一张江森和申城二把手握手的照片下面,是发帖人的一段话:“今天有幸受邀来见证这堪称历史性的一刻。我的偶像江森,在沪旦申医学院,开办了一间完全属于他个人的药物研究实验室。那一年,我研一,他高二,我遇到了《我的老婆是女神》,从此入坑,无法自拔。原以为他会走上专业写作的路,却没想到,终究是我肤浅了。

 

    高考状元、畅销作家、奥运选手,当然最关键还是……帅。

 

    好吧,我承认,我爱死他了。可惜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大他三岁。青民乡我去过,青山环绕、绿水如碧,我想只有那样充满人间灵秀的地方,才能孕育出像二二君这样,仿佛是从画里、从童话里、从神话里走出来的人吧?

 

    我原本总对自己说,好想替他吃那些他曾经吃过的苦,好想帮他受那些他曾经受过的罪,可是他太要强,也不给我时间追上他。不过短短两年,那些苦难不仅已经永远离他远去,他还回过头来,将力量带给了更多的人。

 

    今天在这里远远看他一眼,想跟他说话,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最后的最后,只跟他合了张影。二二君,你是行走在人间的天使,让我近距离摸到了天堂。”

 

    这段话下面,还有一张照片。

 

    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半搂着江森,身边站满学术界大佬,众人合影。

 

    “哇,安安,情敌啊……”周慕菲很自觉地马上转头拱火。

 

    坐在电脑前的安安,也已经看到了这张照片,一言不发打开QQ,登上她的粉头群,发出了江湖追杀令。不到十分钟,刚才那个帖子下面,就队形整齐,回帖无数。

 

    “好贱,江森有女朋友了啊。”

 

    “好贱,江森有女朋友了啊。”

 

    “好贱,江森有女朋友了……”

 

    周慕菲、赵萱萱和姚娜很快发现了这个情况,向安安投去复杂的目光。

 

    安安却把笔记本一关,拿起课本就往外走。

 

    周慕菲吓死了,还当安安是要出去寻仇,慌忙叫喊:“安安,你干嘛?”

 

    “上自习!”安安昂首挺凶出门。

 

    赵萱萱不住摇头,“受刺激了。”

 

    周慕菲叹气道:“唉,是危机感啊,除了胸,一无所有的女人。”

 

    “不对。”姚娜道,“除了胸,至少还有脸。”

 

    赵萱萱道:“还有她家的劳斯莱斯,和价值两个亿的写字楼……”

 

    周慕菲:“……”

 

    ……

 

    “感谢,谢谢……”

 

    申医那边,简短的挂牌仪式四十分钟出头就结束了。不过一节课的时间而已。在包括上至申城卫视下到校电视台的镜头下,江森逐一向前来露脸的大佬们握手道谢。当然其实很多大佬并没有亲自现身,只是派了自己的助理或者研究生来。

 

    但要是他们提前知道申城二把手会出现,今天估计就更热闹了。

 

    而这位大大佬的露面,也完全出乎学校和江森的意料。好像是临时起意,来得突然,离开得也很早。上台揭牌跟江森握手合影后,做了个最多五分钟的即兴演讲,就马上把舞台留给了江森。搞得随后上去领取聘书的胡震、陈布达、郭刚和王永胜,都遗憾得不行。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场挂牌仪式,总算是进行得相当成功。

 

    只有周志坚走的时候,满脸的阴鸷,看王永胜的目光异常凶狠。

 

    江森看到了,但也不鸟他。

 

    当药学院副院长兼中药系主任,和中药教研室主任,以及药学院独立实验室首席研究院联合起来,周志坚想拿王永胜怎么样,是几乎做不到的。

 

    所以江森非常确定,金牌二五仔王永胜同志,现在的处境很安全。

 

    “走了。”胡震心满意足,和江森道别。

 

    江森目送最后一批客人离去,抬头看天,天色已经漆黑。

 

    他拿出手机,已经开始习惯地想给安安打个电话。

 

    但是想了想,又改成了发短信:“我这边结束了。”

 

    过了一会儿,安安回道:“呜呜呜,我又被学校关禁闭了,他们说我压榨你。”

 

    江森顿时表情精彩,半信半疑,不过想一想,觉得短期内确实不适合再跟安安对战,便理智地回道:“那好吧,好好学习,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安安:“嘤嘤嘤……”

 

    江森一笑,就把手机放回了兜里。

 

    晚上还有力量训练,抓紧吃饭去了。

 

    “各位观众大家好,今天是三月……欢迎收看今天的东瓯市新闻联播,首先来看新闻提要,今日……我市著名作家、国家队选手江森,今日在沪旦申医为个人实验室揭牌,参与揭牌仪式的嘉宾包括,申城市长……”

 

    几小时后,江森今天的揭牌仪式消息,几乎野火燎原一般,传遍整个中文互联网。晚间时分,哪怕东瓯市方面没有任何一手的现场影响材料,但在七点半播出的《东瓯市新闻联播》里,依然使用江森和那个不知名漂亮女孩的合影当新闻图片,一本正经地播出了这条消息。

 

    结合早上《东瓯日报》的全版面宣传,东瓯市这边很快就跟掀起又一轮“江森热”。即便是去年七月份后,江森的新闻就跟大姨妈一样,几乎每月一次,差不多消耗干了东瓯市市民的热情,可这回江森玩儿的却是新花样。

 

    考试不提了,跟和体育也没关系。摇身一变,嘿!人家玩儿高科技了!

 

    “气不气?气不气?”

 

    东瓯大学的食堂里,邵敏和季仙西虽然学院和专业都不同,这学期却恰巧在校学生会里相逢,此时正借用食堂的空位开会,顺便看电视里的新闻。

 

    邵敏很欠抽地故意出言刺激季仙西,季仙西恼火得要死,伸手就给了邵敏一巴掌。

 

    “我草泥马!”身为二本生的邵敏,已经完全对季仙西建立起了心理优势,怎能容忍季仙西这个三本渣在自己面前猖狂,立马反击回去,在女生们兴奋的尖叫声中打成一团。

 

    ……

 

    “有两个男的,居然为了江森打架……”

 

    “想不到我们居然真的有一天,我们要跟男人抢男人。”

 

    “江森是我见过最特么帅的运动员,不服来辩。”

 

    “不服,明明是最帅的作家,你们看这些地中海。”

 

    “圆寒又写博客骂江森了……”

 

    “我劝圆寒还是算了吧……这真是硬实力,拼不动啊……”

 

    随后几天,江森的实验室新闻,被越传越开,越传越扭曲,信息的重点,已然完全不在实验室上,网络上也几乎没人在乎这个实验室到底是拿来干嘛的。

 

 文学

    只是“科学”的光芒太耀眼,结合江森之前取得的荣誉,和近期越发频繁曝光的素颜近照,他在网络上原本摇摇欲坠的口碑,全凭妇女半边天,就被轻松愉快地挽救了回来。

 

    “江森在沪旦搞T病毒……”

 

    “我靠,T病毒……什么鬼……”转眼到了三月份中旬,郭刚署名第一作者、江森署名第四作者的论文,终于在胡震任审稿人的那份国内顶级中医期刊上发表。

 

    江森对实验室的整颗心,也彻底落下。

 

    心情一好,他连码字的劲头都上来了,每天差不多同样的时间,效率从四千字攀升到五千字左右,把韦绵子高兴得满地打滚。

 

    托江森时不时就爆个大料的福,星星星中文网的国内市场份额也在节节攀升,注册用户量大增。无数有钱有时间的中青年妇女,成群结队奔向网站,只想看看江森到底写了什么玩意儿。

 

    于是一看就中了网络的毒,入坑了就跑不掉。

 

    早上发完稿子后,位面之子跟江森说了下最近关于二二实验室的网络舆论。

 

    对网络上的这些暴论,江森很是嗤之以鼻。

 

    太特么无聊。

 

    老苗则满脸不爽,掐着秒表直摇头,“九秒九一,完了,放在古代我就要被斩首了。”

 

    周末大清早,休养了一整周的江森,依然状态没达标。

 

    老苗嘴上骂江森,心里却在骂安安,她睡江森三天,江森直接白练两周。

 

    操!

 

    “老苗,你淡定啊。我特么主项又不是一百米。”江森倒是淡定,仿佛事不关己,rua了rua刚理的寸头,着实圆咕隆咚的,手感棒棒哒。

 

    老苗见江森这副无所谓的样子,内心的无名火不由更旺,没好气道,“你懂个屁!你要是十项全能比赛里把百米纪录破了,还能单独拿块金牌!”

 

    “不能吧。”陶润吉立马抬杠,“都没报单项比赛的名,按你这么说,十项全能破世界纪录,不是顺带能拿十一枚奥运金牌了?”

 

    “不能吗?”老苗被陶润吉说得有点混乱,他这辈子,根本连想都没想过自己能遇上江森这种情况,身为国家队的田径教练,竟一时间仿佛失忆了,但还是嘴硬,“我记得就是这样啊!”

 

    “是这样吗?”叶培转头用英语问森之队第一混饭达人乔纳森。

 

    白人老头好像也被问到知识盲点了,连声说江森不可思议,难以置信,Johnson这种情况不属于上帝设定的类型,人类世界不该出现这样的玩意儿……

 

    “算了,算了!今天好好练,等下下午……”

 

    “下午不行。”老苗话还没说话,江森就打断了,“我下午要约人见个面。”

 

    老苗一听这话,瞬间整个人都炸毛了。

 

    有完没完了?还有完没完了?!

 

    “江森!你特么要练就好好练,不练就滚!”苗工宽高声怒斥。

 

    场边所有人,被老苗这冷不丁的情绪失控吓了一跳,陶润吉、闻静、乔纳森惊讶地看着老苗,江森也盯着他,一言不发。

 

    过了几秒,老苗的情绪,慢慢平缓了下去,对江森道:“对不起,我压力有点大。”

 

    “我知道。”江森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胳膊,“别着急,我心里有数的。”

 

    “唉……”老苗直摇头,握拳敲了敲额头。

 

    江森却已经走到场边,打起了电话,“罗宾,下午两点,我在四季药业大楼楼下等你的人,对,我亲自去,亲自去才能起到作用。如果今天谈不下来,那就启动法律程序吧。

 

    你们先来,我辅助,中国人不害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