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宝贝,我的是不是很大漫画,快乐yín乱史

2022-01-12 11:33:54情感专区
影片讲了一个特别老套的故事,一对恋人分别后又重逢。 程亦可实在看不进去,还有,她实在太热了。 程亦可东张西望见电影院内灯光昏暗,便想着应该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

  影片讲了一个特别老套的故事,一对恋人分别后又重逢。

 

    程亦可实在看不进去,还有,她实在太热了。

 

    程亦可东张西望见电影院内灯光昏暗,便想着应该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

 

    她右手抓住自己左边袖子,然后快速一抬左手,便把左手抽了出来。

 

    镇定两秒后。很好,徐菓并没有注意她。

 

    一个外衫,程亦可前前后后花了接近五分钟才脱下来。

 

    不过脱下来的那瞬间,她突然凉爽了不少。

 

    程亦可畅快地呼出一口气,终于可以好好看电影了。

 

    影片的结尾,男主因为车祸死了。

 

    程亦可翻了个白眼儿,正在心里吐槽,这什么狗血剧情?

 

    突然,荧屏出现字幕,影厅灯光也随之亮起,吓了她一跳。

 

    程亦可还没反应过来,一件外套已经披在她身上。

 

    程亦可抬眼,徐菓不知道什么时候坐过来的,他双手拢了拢外套领子,把程亦可包得严实。

 

    程亦可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缓缓开口:“热——”

 

    徐菓抬眼,一本正经:“外面冷!”

 

    不等程亦可说话,徐菓已经开始收拾他们的零食垃圾,待他收拾好,程亦可才跟着走出影厅。

 

    因为是周末,影城拍片满,走廊里人特别多。

 

    “我要上厕所!”程亦可指了指他手上的衣服,示意,“我的外套给我吧!”

 

    她明明就有外套,大佬还给她披外套,只能说明一点。

 

    虽然程亦可早有猜想,但当她排了队进入女厕所,拉开外套时,她真是有撞墙的冲动。

 

    因为吊带长裙的肩带是可以调节长度的,她又穿了外衫,所以并未仔细去调节。

 

    现在映入她眼眶的就是,她小半个胸都露在外面的,甚至黑色内衣边也露了一些出来。

 

    所以,徐菓看到了,才会给她外套。。。。。。

 

    程亦可有些发气地咬了咬牙,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

 

    她更倾向于他是第一时间发现就给她披上外套了,虽然这个猜想并不合理。

 

    一想到这儿,程亦可是真不想出去了。

 

    她在厕所待了好久,才平顺心情。

 

    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

 

    程亦可换好了自己的衣服,站在镜子前面又检查了一下,补了唇釉,这才出去。

 

    徐菓坐在外面横凳上,目光一直注视着厕所门口,见程亦可出来,他才眉心舒展站起身。

 

    程亦可走过去,别过头。

 

    “女厕所人很多!”程亦可把外套还给徐菓,强调,“你知道的吧?”

 

    哎,她好像不该说的,这样反而显得她是因为害羞才故意在厕所多呆了一会儿。

 

    程亦可还是满脸别扭,然后转过身往电影城出口走。

 

    徐菓也很识趣,不去触碰她的逆鳞。

 

    晚上吃过饭,徐菓才送她回家。

 

    因为没有睡午觉,程亦可在车上便开始打瞌睡。连什么时候到家的都不知道。

 

    程亦可醒来,是因为听见了关车门的声音。

 

    她睁开眼睛,就看见徐菓在车外接电话。

 

    等了一会儿,徐菓才上车。

 

    徐菓坐上车,声音有些低沉:“吵醒你了?”

 

    “没——”

 

    徐菓又摆弄了一会儿手机,才放下。

 

    “明天不能陪你了!”

 

    “。。。。。。”程亦可稍愣,没什么好气,“我没说要你陪呀!”

 

    徐菓轻嗤一声。

 

    程亦可觉得,他现在的表情有些欠揍。半响,她才转头:“是有什么事儿吗?”

 

    徐菓笑了,挑眉:“关心我?”

 

    程亦可瞪着眼睛,咬着下嘴唇,这人又逗她!

 

    徐菓在程亦可炸毛的前一瞬收起笑意,开口道:“明天要去海丽市,把分公司的事情处理一下。”

 

    没等她应声,徐菓抬手抚上她头顶,动作轻柔:“周三回来!”

 

    程亦可脸颊微微发烫,徐菓已经拿开了手。

 

    好一会儿,俩人都没有说话。

 

    程亦可抿着唇,伸手去解安全带扣子。

 

    “可可——”

 

    程亦可小心脏一颤。

 

    “哥哥什么时候才能被你——”徐菓拖腔拿调,嗓音性感魅惑一字一顿,“录、取?”

 

    程亦可没有回答,直接下了车。直到她回到房间,都还未平息心里的悸动。

 

    脑袋里还是他在笑。

 

    那哪里是在笑,简直是在下蛊!

 

    原来,他是真的不正经!名副其实,表里如一。

 

    周日,程亦可把徐菓发来的资料视频看了一部分,又和队友练习了两把游戏。

 

    期间徐菓打了个电话,交代他要登机了。晚上,徐菓也按时的发了晚安信息。

 

    虽然他们还没有确定关系,虽然他也不在身边。

 

    不过现在这样,让她莫名有了恋爱的感觉。

 

    在公司,程亦可除了参加新项目的前期会议,就是处理张雪提交的系统BUG。

 

    她每次处理好,有问题的,都会细心地给张雪发私信讲解一番。

 

    虽然挺累的,可是帮助新人也让她有了一些成就感。

 

    程亦可看了看电脑右下角,又加班到九点了。

 

    其实她本来八点就可以处理完,不过她有乖乖的听徐菓的话,加班的话先去食堂吃饭。

 

    程亦可甩了甩脑袋,又想起他。

 

    不过想到他明天就回玉和了,又忍不住偷笑一声。

 

    晚上九点多,地铁里人已经很少了,程亦可刚找了一个空位坐下来,徐菓的电话就打来。

 

    程亦可抿了抿唇,尽量平静的接电话:“喂!”

 

    “小鬼,你又加班了?”

 

    “你怎么知道?”

 

    “听见地铁里的声音了!”

 

    程亦可这才发现地铁行驶的声音挺大的,她放低音调说:“是,好可怜的!”

 

    电话里传来徐菓轻笑的声音。

 

    不过,程亦可从背景音里听到了机场播报的声音。

 

    机场?

 

    那是已经回来了的意思吗?

 

    “徐工——”程亦可顿了顿,“你什么时候回来?”

 

    “今晚十一点的飞机!”

 

    十一点?那回到家不得凌晨三点多了吗?

 

    程亦可有些教训的口气质问:“太晚了,为什么不明天再回来?”

 

    半响,电话那边传来徐菓好听的声音:“明!知!故!问!”

 

    程亦可心一颤,有些红晕飘上脸颊。

 

    “那你是打算明天来上班吗?”程亦可皱着眉,随即提高音量,“不行,你要休息!”

 

    “这是,要管我呀!”

 

    “我。。。。。。”程亦可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她都能在脑袋中浮现出他现在说这话的痞样!

 

    她磨蹭半天,才吐出两个字:“扣分!”

 

    话筒里并没有传来徐菓示弱的言语,而是他肆意的笑声。

 

    程亦可咬了一下唇,直接挂了电话。

 

    心想可不能被他给拿捏了。

 

    她刚挂电话不久,徐菓便发了QQ消息。

 

 文学

    【糖油菓子】:到家发个消息。

 

    程亦可没回,信息又发来。

 

    【糖油菓子】:我在飞机上睡,在出租车上睡,回家再睡几个小时,够了。

 

    哪里够?

 

    程亦可捏紧了手机,她打开微博,去找那个熬夜猝死的新闻,打算发给徐菓。

 

    她还没找到,信息又来了。

 

    【糖油菓子】:想你了!

 

    程亦可浑身一震,有些不敢相信这三个字是他发送的。不过她有生之年,也不知道能不能亲耳听到他说这三个字。

 

    程亦可也没再找那个新闻,还回了消息。

 

    【一颗小橙子】:知道了。

 

    【糖油菓子】:你最近加班还是因为测试那边吗?

 

    【一颗小橙子】:嗯。

 

    【糖油菓子】:你有没有想过,他是故意的?

 

    故意的?

 

    程亦可脑中浮现出张雪畏畏缩缩的老实脸,应该,不会吧?

 

    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

 

    而且,除了让她晚下班一些,并未造成其他影响。

 

    【一颗小橙子】:应该不会。

 

    【糖油菓子】:小鬼,自己留意!

 

    程亦可到了家给徐菓报了平安,已经十点多了。

 

    也不知道是担心他,还是因为明天就可以见到他,整晚,她都睡得不安稳。

 

    第二天,程亦可起床发现眼底有丝青灰色,她用粉底遮了遮。换成往日,她绝不会这么在乎自己的形象。

 

    恋爱啊,让人每天都得早起十分钟。

 

    程亦可刚走近公司,就看见门口有两人引起小小的骚乱。

 

    虽听不清在说什么,但是格外的刺耳。

 

    一个女人,五十多岁的样子,穿着淡灰色老式西装外套,绑着低马尾,背着一个咖啡色的单肩包。

 

    她拉着另一个女孩儿,她的举止说是耍泼也毫不过分。

 

    她旁边还站着一个大个子男人,寸头短发,灯芯绒外套,看上去吊儿郎当的。

 

    大家都赶着上班打卡未停下脚步,但还是忍不住回头张望他们。

 

    程亦可本着不看热闹的好习性,只想路过。

 

    “我真不认识。”被纠缠的女孩儿把目光投向程亦可,随即一指,“她认识!”

 

    程亦可还没搞清楚情况,那耍泼的女人就向她扑过来。

 

    她心一惊,连忙后退,还是被女人抓住了手,男人也跟过来,叉腰站在她身边。

 

    不知道这两人要做什么,程亦可也有些慌张。

 

    她抽了一下自己的袖子,警惕道:“阿姨,我不认识你!”

 

    那女人一副无赖模样,她斜着眼睛,张大鼻孔质开口:“你是不是认识徐菓?”

 

    程亦可一愣,没再挣扎了。

 

    她又打量俩人一番,尽量礼貌:“是有什么事儿吗?”

 

    “你给他打电话,让他下来,我是他姑姑!”

 

    姑姑?

 

    程亦可有一瞬间的迟疑,她想了一下,觉得不对,如果是亲戚,怎么可能没他电话号码,还要自己来帮她找人呢?

 

    程亦可虽然搞不清情况,但是很反感面前女人的态度,她又退了一步:“我不认识!”

 

    “妈!”旁边男子站过来,他嘴角上扬,肯定道,“她肯定认识!”

 

    女人听罢,捏着程亦可衣服的力度更重了。

 

    简直莫名其妙。

 

    程亦可垮下脸:“放手,再不放我报警了!”

 

    女人似乎撒泼惯了,对程亦可的话一点也不为所动。

 

    程亦可拖着女人使劲儿往大楼门口靠,就在程亦可打算叫保安的时候。

 

    “放开!”

 

    女人一听这声音立马放开了程亦可。

 

    那女人直冲冲向门口的徐菓跑过去,男人也跟了过去。

 

    徐菓站在门口,眉头拧在一起,隔这么远,程亦可也感受到了他的不爽。

 

    还真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