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啊再深点,别停,使劲岳(妖女色诱激情)最新章节列表

2022-01-12 10:57:04情感专区
尴尬和大型社死现场齐头并进。 余瑶脸上的笑僵住,用指腹把眼角的泪擦干,尽量表现得坦然。 余瑶心底暗搓搓的给自己鼓劲:没事,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余

    尴尬和大型社死现场齐头并进。

 

    余瑶脸上的笑僵住,用指腹把眼角的泪擦干,尽量表现得坦然。

 

    余瑶心底暗搓搓的给自己鼓劲:没事,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余瑶僵了几秒,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上前从多多手里拿过玩具,“以名哥。你别说,你买的玩具还挺有童趣的。“

 

    童趣?

 

    意思就是不成熟,幼稚呗!

 

    内在含义:还是三岁以下小孩儿玩的东西。

 

    柯以名不说话,一瞬不瞬的看着余瑶,静等她接下来的解释。

 

    余瑶向来只知道怼人,解释这种事鲜少做。

 

    看到柯以名的目光,余瑶硬着头皮干笑两声,“以名哥,我开玩笑呢,你不会当真了吧?“

 

    柯以名似笑非笑,“你说呢?“

 

    余瑶,“你肯定不能当真。你多大度啊!“

 

    余瑶说着说着,眼看自己实在是解释不清了,给站在一旁的简昊使眼色。

 

    简昊秒会意,忙接话。“你刚才说什么需要我帮忙?“

 

    余瑶立刻表现出一种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我是想让你帮我组装下化妆桌,我新买了一个化妆桌。“

 

    简昊转身把手里的玩具放在书桌上,迈步往外走,“那走吧!“

 

    余瑶冲着柯以名笑笑,紧随简昊其后,“好,好。“

 

    回到卧室,余瑶靠在墙壁上用手囫囵的拍胸口,“吓死我了。“

 

    简昊背对着余瑶拆箱子,看着里面的东西转过头问余瑶。“你怎么不直接买个现成的?“

 

    余瑶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款是我在网上买的,也不是什么大牌,这边实体店也没有。“

 

    简昊问,“你买的杂牌?“

 

    余瑶理直气壮,“我喜欢啊!什么牌子不牌子的,俗话说的好,有钱难买我乐意。“

 

    简昊点点头,转过身认命似得开始帮忙组装化妆桌。

 

    简昊蹲在地上忙,余瑶就搬了把椅子坐在对面啃着苹果看他。

 

    余瑶把苹果啃的咔嚓咔嚓作响,简昊专心致志的拼化妆桌。

 

    余瑶一个苹果吃了大半,面对着椅子靠背坐着,下颌搭在一直靠背上道,“昊昊,这个好安装吗?“

 

    简昊背对着余瑶承认,“好安装。“

 

    余瑶含糊不清的说,“我还看上了很多小东西,都是需要组装的,等过段日子我买回来,到时候喊你帮我安装。“

 

    简昊沉声应。“好。“

 

    约莫二十多分钟后,化妆桌组装好,简昊转过头询问余瑶想摆放在哪儿。

 

    余瑶抬手指了指进门靠近墙壁的位置,“喏。那里。“

 

    简昊闻言把办公桌挪动过去。

 

    余瑶从椅子上起身,一只手抵着下巴左右看了看,总觉得这个位置摆放的不太顺眼,“昊昊,你把它摆到靠窗户的位置我瞧瞧。“

 

    简昊听话再次挪动。

 

    等化妆桌挪动到窗户前,余瑶又说,“是不是有点挡光?“

 

    简昊转过头看余瑶,“余瑶,你能不能好好选一个位置?别总换。“

 

    听见简昊喊自己名字,余瑶从椅子上蹦跶了下来,上前去拧简昊的耳朵,“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喊姐,喊姐!喊余瑶姐!不准叫余瑶!!“

 

    余瑶下手狠。

 

    简昊蹙眉,面红耳赤。

 

    “记住没?“余瑶凶巴巴的看着简昊问。

 

    简昊抿唇,“你松手。“

 

    余瑶执拗。“你说你记住了我就松手。“

 

    简昊眉峰皱的越发深,“余瑶,我让你松手。“

 

    余瑶今天在公司听到助理说了一个段子。

 

    大致是这么说的:年下不叫姐,心思有点野。

 

    起初她也没多想,但是就在刚才,不知道怎么的就感觉被触碰到了逆鳞。

 

    余瑶脑子嗡嗡坐下,简昊已经从她手下挣脱。

 

    余瑶作势还想上手,简昊往后退了半步,一只手捂着发疼发红的耳朵开口,“你以后买回来东西,是不是不需要我帮忙组装了?“

 

    余瑶秒怂,“那,那跟你喊我姐有什么必然联系?“

 

    简昊,“你看你哪里有半点当姐的样,我姐凡事都会为我考虑,为我做,你呢?“

 

    余瑶嘴硬,为了壮声势双手叉腰,“我什么时候不为你考虑了?“

 

    简昊抬头看余瑶,“你见过有姐姐工作处理不好让弟弟晚上帮忙加班的吗?“

 

    余瑶。“……“

 

 文学

    简昊又道,“你见过有姐姐早上赖床还得弟弟叫醒的吗?“

 

    余瑶,“……“

 

    简昊将余瑶不反驳,还准备说下一句。余瑶叉着腰的一只手在空气中做了个阻挡的姿势,“停!“

 

    简昊跟余瑶对视,“怎么?我说错了?“

 

    余瑶深汲气,咬着牙回应,“你没说错,你以后不用喊我姐了,行了吧?“

 

    简昊板着脸没作声,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低着头上前去挪动化妆桌,最后还是把化妆桌挪动到了一进门的位置,只不过比刚才偏房间里面半寸。

 

    余瑶侧头看他。眼底闪过一抹欣喜。

 

    简昊将化妆桌摆放好,转身看余瑶,“这下可以了吗?“

 

    余瑶笑眯眯的点头如捣蒜,“可以了。可以了。“

 

    简昊拍了拍手,收拾起地上的垃圾转身往门外走。

 

    刚走了两步,余瑶拔腿跑上前堵住门。

 

    简昊抬头看她,只见余瑶从兜里掏出一个首饰盒递给简昊。“你帮我个忙行不行?“

 

    简昊看了眼首饰盒,应声,“你说。“

 

    余瑶,“你帮我把这个交给蓝婉呗!“

 

    简昊。“……“

 

    余瑶见简昊没答应,忙打开首饰盒让他看,“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就是一个玉镯。当作是我送她生孩子的礼物,你就跟她说,我还买了一对小金镯送给孩子的,回头等我去看她的时候带给她。“

 

    简昊没接首饰盒,声音里带着跟年龄不符的清冷,“你怎么不亲自送给她?“

 

    余瑶把首饰盒不分由说的塞进简昊怀里,“这你就不懂了,我这不是以前年轻不懂事做过错事吗?我现在去,我怕人家把我直接赶出来,你先替我去探探口风。“

 

    简昊拿起手里的首饰盒看了看,“那你怎么不让我姐帮忙?“

 

    余瑶,“你姐帮忙,蓝婉看在你姐的面子上肯定会妥协啊!但我,但我想让她发自内心原谅我,你放心,你去试试,如果她不接受,我也肯定不会生气。“

 

    简昊默不吭声,恰好门外传来一声柯轩不悦的低吼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你们俩就不能别这么客套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