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抵住碾磨bl文库,好多水好爽小荡货好紧好热

2022-01-12 10:51:00情感专区
领头的当然是杨厂长的夫人了。没有办法,给了自己科里的领导发送福利鱼,那么上面的领导肯定也要发。上面的领导发了,其他的领导肯定也要发。所以这一下就得发出去好几百斤的

   领头的当然是杨厂长的夫人了。没有办法,给了自己科里的领导发送福利鱼,那么上面的领导肯定也要发。上面的领导发了,其他的领导肯定也要发。所以这一下就得发出去好几百斤的鱼。

 

    这些厂长、副厂长的夫人不认识何雨天,但是科长夫人还是认识何雨天的。他看到何雨天走了过来,赶紧走到他的身边,小声对他说道,“何班长,你去哪里去了?就等你给我们分鱼了。”

 

    这些领导夫人还是知道分寸的,没有跟其他的普通职工说这个事情,显然她们还是有顾忌的。

 

    何雨天笑着对朱科长的夫人说道,“刚刚没有看到你们来,我还以为你们没有来呢。我跑到朱科长那里去问你们去了,这不知道你们来了赶紧回来了。”

 

    朱科长夫人也并不是真的怪罪何雨天,赶紧催促道,“何班长,赶紧给我们发鱼吧。”

 

    何雨天对着这些领导夫人说道,“到这边来吧。”他把这些人引到了一个木板车旁边,这里上面全都是鱼,等着等下再来出售。

 

    在旁边排队的人看着何雨天带了一些人到那边去,认出来了这些都是领导夫人,有些人就不满了。

 

    “何班长,你们这样也太过分了吧,领导的家属就可以不用排队了吗?”

 

    “你们大青山农场怎么能够做这样的事情呢?领导家属就不用排队了,我们就要排队吗?”

 

    也有一些不明就里的人,刚刚进场不认识这些领导家属的人,也在那里说道,“那边不用排队,我们去那边买鱼。”

 

    “快来呀,这边不用排队,到这边来买鱼。”

 

    作为厂办儿子和副厂办儿子,马伯川和文启平也算是见识很多,他们俩人赶紧站出来说道,“大家不要急也不要吵,这边不卖鱼。都散了吧。”

 

    有了两人帮忙维持秩序,人群渐渐的散开了,但是议论声还是没有停止。

 

    何雨天看着大家这么说,没得办法。本来只是好意让这些人挑选自己想要的鱼,结果弄成这个样子,谣言满天飞。

 

    他不得不站了出来,看着这些排队的人说道,“我们这边确实不是卖鱼。大青山农场初建,多亏了厂里面的领导鼎力支持。这不,我们今天劳动抓了这么多鱼,想着回馈一下厂里面的领导,这不给大家发几斤福利鱼,并不是卖鱼的,所以大家不要乱传了。”

 

    “那她们给不给钱啊?”

 

    “钱是会给,但是比你们买的要便宜一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虽然还有人对此愤愤不平,但这件事情还是平息下去了,何雨天暗自想到,自己做事还是毛糙,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考虑进去。

 

    见何雨天把事情解决了,这些领导夫人本来心里还是有些不高兴的,这时也随着烟消云散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言的在评论着木板车上面的鱼。由于人实在是有点多,这些人还跑到其他两个没有出售的木板车那里去挑选鱼。

 

    很快大家就挑选好了自己想要的鱼。何雨天纷纷给她们上秤之后,多退少补。只是大家宁愿多要鱼,也不愿要何雨天补的钱。

 

    终于把这些领导夫人给安排妥当了。她们拿着分发的鱼,高兴地走了,看着这些人离开的背影,何雨天心想农场这下有背景有靠山了,一定能够好好的办下去。

 

    何雨天和其他人维持秩序,许大茂等人则在卖鱼,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鱼卖光了,正准备走呢,杨玲玲回来了。她看到何雨天赶紧走了过来,说道,“小天,我辜负了你的信任,你交代我做的事情没有办好。”

 

    “怎么了?”

 

    “杨厂长说了,会帮我们去沟通一下,但是他也说了轧钢厂成立供销社,本来就是不合规的。所以他也没有把握能够把这事定下来。”

 

    何雨天叹了叹气,说道,“那只能等我们家的白菜以及小关村的白菜成熟了,才能继续做这件事情了。”

 

    杨玲玲叹了叹气说道,“也只能这样做了。”

 

    “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去大青山农场抓鱼去。”

 

    “走喽。抓鱼去喽。”

 

    ……

 

    一行人高高兴兴的,推着木板车往农场赶去。这一来一回的,整个上午也只搞了2趟。

 

    中午饭都是何雨天他们自己推着木板车送到大青山农场的。张叔作为后勤总管,早就把姜汤和凉茶给烧上了。

 

    这不最后一趟鱼之后,他就知道时间快到中午,要吃饭了。赶紧烧了一个大火堆,然后带着几个人去旁边的山上砍柴。尹叔跟着他们去保护他们去了。

 

    等到何雨天他们来的时候,大家都上了岸,围着火堆,找了石头坐在石头上面休息,一边烤火,一边喝着姜汤。

 

    女生躲到山后面,去换干净衣服去了。男生则跑到了山脚下面换衣服去了。每边都有人看守,互相看不到。

 

    换了衣服之后,大家都觉得暖和多了。围着火堆烤火,一边喝着姜汤和凉茶,驱寒又驱除疲劳。

 

    “过来吃饭喽。”张叔和小东都拿着勺子给大家勺饭勺菜。

 

    这几天的菜都不错,鱼管饱,今天还有红烧肉,这都适合雨天花了钱的,食堂后厨给他们开的小灶。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多好吃的菜。连主食都全是白面馍馍以及白粥。

 

    红烧肉不多,每个人挖了半勺。汤倒是能够多分一些。对于这样的饭菜,从大家的吃相上面就可以看出来,大家很满足。

 

    劳累了这么久,人早就饿了,有的吃就觉得很香了,何况还是这么好吃的红烧肉呢。

 

    吃完饭,大家就着张叔烧的热水,把碗洗干净之后,坐在石头上面休息。一边休息一边闲聊着。

 

    王海月好奇的向杨玲玲打听道,“小玲,你去找领导反映情况,结果怎么样了?”

 

    这事关系到接下来农场的事情,抓鱼最多也就是这两三天的事情,大家对这个事情很关心,都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

 

    杨玲玲无奈的说道,“别提了,杨厂长说了,这个事情可能没有办法解决,县里的供销社可能根本就不会听厂里面的。”

 

    王海月叹了叹气说道,“我就知道是这样,县里面的供销社可牛的,根本就不管轧钢厂的死活。从来都是卖东西给县政府要比卖给扎钢厂要便宜的多很多。简直就是区别对待,我就知道会这样。”

 

    何雨天看着大家都有一些丧气,他赶紧笑着说道,鼓舞人气。“泡菜的事情,大家都不要担心。再过几天我们家的白菜,就要成熟了,有20多亩。还有小关村可是种了200多亩的白菜。那里可有我一成股份,厂里一层股份在里面。所以大家不用担心接下来的工作。”

 

    听了何雨天的话,大家果然信心高涨了很多。也不再关心这个事情了,而是互相闲聊起来有说有笑的。

 

    休息了一个小时,大家才继续起来抓鱼。下午又运了两批鱼,这才回去轧钢厂吃饭。不过小溪里面已经不怎么上鱼了,再抓也抓不到了,倒是何雨天他们围起来的田埂里面的水已经退去了一大半,到明天应该就可以捡鱼了。

 

    晚上依旧是好菜好饭供应着。因为下午下水的时候换上了湿衣服,回来的时候又换上了干衣服,所以大家身上还是干的,没有必要回家去换衣服。

 

    还是留着小东在看门。门锁上了,里面是今天卖鱼的钱,比昨天要多很多。

 

 文学

    还是张叔给小东打了一份饭菜,等张叔回来之后大家才吃起来。今天倒也没有什么事情了,大家吃了之后便回了家,每人还是分了10斤鱼。

 

    不过今天下午已经可以看得出来,卖鱼有些卖不动了,明天的鱼可能要去做腊鱼和咸鱼了。

 

    何雨天对着所有人说道,“明天不卖鱼了,把鱼运回来,留一个人在这里盯着,然后请厂里面的职工家属过来帮忙杀鱼。杀鱼的事情也挺简单的,给5毛钱一天包吃饭,我相信肯定有很多人愿意来做。你们说大概要多少人才能忙的过来?”

 

    大家都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并不知道多少人才能把这些鱼给处理干净,所以没了办法,只能摇了摇头。

 

    迎着何雨天的目光,看着所有人都摇头,何雨天也没得办法,只能说道,“既然大家都不知道要多少人合适,那就直接先拉10个人来帮忙,如果不够再加。你们自己推荐吧,最好还是找熟人,便于管理。”

 

    10个名额很快就在大家的吵吵闹闹当中给确定了下来。本来大家还在争论着,被何雨天的一句话给终止了。

 

    “大家不要吵了,虽然说暂时只需要10个人,你们也可以把其他人也拉来嘛,到时候忙不过来还是需要人手的。”

 

    有了何雨天的话,大家这才安静下来,也没有什么事了,大家才散了。

 

    今天晚上的钱更加多了,足足有2573块5毛6,简直就跟抢钱一样。

 

    这么多的钱放在办公室里面,实在是太危险了。何雨天和杨玲玲并许大茂、张叔、小东5个人护送这个钱,来到了县里的信用社,存了2500元进去。

 

    这样何雨天手里就只剩下700多块钱的,也算是一个比较安全的线。

 

    钱存进去了,存折还是何雨天保存的,他把钱收进了口袋里面,趁着没人收进了随身空间。

 

    大家散了之后,便回了家。第2天,大家还是早早的去捕鱼去了。这时小溪里面已经抓不到多少鱼了。

 

    倒是大家围起来的田埂里面的水,已经排的差不多了。为了方便卫生处理,何雨天他们把来帮忙的人也叫到了农场这里。

 

    甚至何雨天就打算直接在这边制作腊鱼,反正旁边有很多柴火地方也大。为此他们还拖来了几百斤的食盐。

 

    围起来的水坑里面,水基本排的差不多了,那些闯进来的鱼没了办法,在里面扑腾的久了也累了,便躺着一动不动,好像死了一样。

 

    今天比昨天要轻松多了,只是关节以下的腿在水里面,比昨天要暖和多了。

 

    何雨天安排着昨天叫来的职工家属去杀鱼,只要能吃的,哪怕是鱼漂都留下来。安排男生去围起来的水田里面捡鱼,女生则去山上砍柴,制作熏鱼的架子,用绳子将处理好的鱼绑好之后挂在竹竿上面熏。

 

    熏鱼的制作很简单,就是把处理好的鱼抹上一些盐,然后用烟去熏就行了。这么多人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捡鱼的人太多了,处理鱼的人根本忙不过来,没了办法把叫来的,另外10个人也安排进了工作的队伍里面。

 

    人很多,做事也快,整个水坑里面的鱼不知道有多少,在一上午的功夫也只处理了14不到。看样子没有个两三天是处理不了这些鱼的。

 

    坐了一上午,大家吃饭的时间,何雨天就和几个负责人商量道,“我看这里面鱼太多了,我们一时之间可能都没有办法全部制作成腊鱼和咸鱼。”

 

    王海月心直口快,直接说道,“那你说怎么办?”

 

    “农场的场部房子1楼已经做好了,现在正在做2楼和3楼。我的看法是我们赶紧把1楼给整理出来,用来存放这些已经做好的鱼,你们说怎么样?”

 

    聂方红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办法好,省得我们把这些鱼运来运去的,这些鱼光靠熏一天可不够,还要拿出来晒呢。”

 

    其他人也纷纷赞同何雨天的意见,既然如此,那这个决定就通过了。

 

    “张叔你带着他们,还是原来那批人。去把1楼整理一下。鱼这边的事你们就别管了,你们继续把2楼、3楼建设好。”

 

    张叔点了点头,说道,“好的。”

 

    何雨天对着聂方红说道,“聂副班长,你下午负责带着大家多找几个树枝竹竿,多做一些晒鱼的设施。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们可能就要专门有人来负责来晾晒这些鱼了。以后这样吧,大家统一帮忙把鱼晾晒出来,然后统一收进房间里面,但是专门派几个人来翻动这些鱼。”

 

    聂方红点了点头,说道,“好的。”

 

    何雨天又对着王海月说道,“王副班长你跟着她们一起杀鱼,一定要盯着,一定不能让人给偷懒不干活。”

 

    王海月点了点头,说道,“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