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看清楚我是怎么进入你的小说|屁股又大又圆又肥岳

2022-01-12 10:15:36情感专区
“不会的,周教授说有病,那就一定是有病。”彭一鸣坚持着。 这时候不能怂,这点基础沟通能力彭一鸣还是有的。 “我老公我还不知道,看着蔫巴巴的,其实

    “不会的,周教授说有病,那就一定是有病。”彭一鸣坚持着。

 

    这时候不能怂,这点基础沟通能力彭一鸣还是有的。

 

    “我老公我还不知道,看着蔫巴巴的,其实身体健康的很。”

 

    “emmm”彭一鸣听她这么说,忽然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没问。

 

    问人家夫妻床第之间的事情……自己又不是泌尿生殖的医生,问这些“没用的”容易挨打。

 

    肖凯也一头露水,他想不懂周从文的意思,见事情暂时被控制住,便走出防火通道来到沈浪身边。

 

    “沈浪,你刚才和周教授说什么了?”肖凯问道。

 

    “没说什么啊。”沈浪也很迷惑,他努力回忆,“我猜那个男人是不是不喜欢女人而喜欢男人。”

 

    “呃……”

 

    肖凯无语,现在的年轻人玩的都这么花花么?

 

    还是城里的人更会玩,自己很少听说这么古怪的事儿。

 

    “再有就是我……我感同身受了一下。”沈浪小声说道,“肖院长,您有电脑么?”

 

    “有啊。”肖院长疑惑。

 

    “您电脑硬盘里是不是也有一些见不得人的电影?”

 

    “!!!”肖凯真的觉得沈浪极其讨厌,真特么的讨厌。

 

    有些事儿可以做,但是绝对不能说,成年人讲究一个心照不宣。

 

    看破不说破,说破没朋友。

 

    沈浪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直接说破了隐秘的事情。

 

    这种事儿拿到台面上来讲,他是不是有病。

 

    “我也有。”沈浪很坦然的说道,“文件夹标记成心胸外科手术图谱。”

 

    “……”

 

    “不过我更喜欢的是奥特曼和变形金刚,我小时候家里没钱,也买不到,最近不是您给我发了钱么,我准备去弥补小时候的遗憾。”

 

    “你刚才和周教授说的是这个?”肖凯问道。

 

    “对啊!”沈浪疑惑的说道,“从文好像听出来什么,说患者有病,就和他走了。肖院长,您说是不是心理疾病?”

 

    “嗯?”

 

    “我要是买变形金刚和奥特曼,肯定不会拿出来和人显摆,偷偷藏好,谁都不让看见。我都多大人了,还玩这个,要是让人知道了还不够丢人的。”

 

    “这倒也是。”肖凯点头。

 

    “我觉得从文是在这句话里找到了问题。”

 

    “你怎么没跟着去看看?”肖凯撺掇沈浪。

 

    “从文没让。”沈浪叹了口气,“估计他是怕人多,患者家属不好意思。您猜这个患者家属宁肯和老婆吵架也要分床睡,是喜欢变形金刚还是奥特曼,要不就是铁臂阿童木或者灌篮高手?”

 

    沈浪一口气说了好多。

 

    这些东西里,肖凯只知道铁臂阿童木。

 

    但不至于因为一些动漫人物影响现实生活吧,肖凯愈发迷茫起来。

 

    他觉得沈浪说的不对,便又追问,沈浪回忆着,顺便给肖凯讲到了江海市三院遇到的那对不伦的翁婿。

 

    沈浪刚讲了一半,看见周从文和患者家属从办公室走出来。

 

    周从文一边走一边笑呵呵的说着什么,男人则低着头,不断应着。

 

    好像问题得到了解决。

 

    奇怪,周从文到底发现了什么。

 

    不过谜底马上要揭晓,无论是肖凯还是沈浪都没有不合时宜的去追问。

 

    来到防火通道,周从文戴着微笑面具一般的解释道,“别哭了,您爱人只是生病。”

 

    “不可能,周教授你说谎!”女人毫不退让,直接说道。

 

    “去做个检查,急诊的T3、T4。”周从文道。

 

    “什么意思?”

 

    “我刚和您爱人聊了几句,考虑他得了甲状腺功能亢进。这种病么,会导致情绪暴躁。您爱人是为了自己控制情绪,所以才分床睡的。

 

 文学

    而且休息不好,特别容易暴躁,甚至自己无法控制,这也是他为什么不看护的原因。”

 

    女人疑惑的看着周从文,又把目光转向自己爱人。

 

    周从文捏住男人的下巴,指着他的眼睛,“喏,您爱人的眼睛从前没这么大吧。”

 

    “呃……好像没有。”女人疑惑的说道。

 

    因为生活在一起,有一些小改变无法注意到,直到周从文提起她才隐约注意到。

 

    “这是非典型的甲状腺相关性眼病。”周从文松开手,笑呵呵的说道,“我查了一下体,认为您爱人的确是甲亢,您二位去急诊科开个急诊化验查一下,带化验单回来我看看。”

 

    女人半信半疑的看着周从文。

 

    “化验单是客观依据,无法作假,别担心么。”周从文笑道,“我说的是真的。”

 

    女人也觉得自己从头跟着,医大二院这种大型医院应该不会弄虚作假到这种程度。

 

    几分钟后,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沈浪长出一口气,“从文,你骗人的技巧越来越高了。”

 

    肖凯和彭一鸣一怔,周从文在骗人?

 

    即便是老奸巨猾如同肖凯,也有些茫然。

 

    在肖凯看来,周从文刚刚说的丝丝入扣,合情合理,但沈浪怎么知道他是骗人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骗人?”周从文一拳敲在沈浪的后背上,发出巨大的“咚”的声音。

 

    虽然不疼,但这个声音把沈浪吓了一跳。

 

    “我了解你啊,咱俩上班的时候就在一起,你和患者家属做沟通,只要在说谎,右侧嘴角就会上扬。”

 

    “……”周从文无语。

 

    自己的小习惯竟然被沈浪掌握了?

 

    孩子,你知道的太多了!这样不好!

 

    “从文。”沈浪被八卦的火焰点燃,完全无视了风险,他神神秘秘的凑到周从文的身边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猜呢。”

 

    周从文微微一笑,就不告诉你,憋死你个龟孙。

 

    沈浪小声自言自语,“按说要是骗人的话,你不会让患者去做检查。就算是黄老打招呼,现场抽血化验作假,检验科的医生也得同意才行啊,我估计没人会做这种傻事。”

 

    “然后呢?”

 

    “可你让人去了,那就证明你说的是对的。”

 

    “说假话的最高境界是九真一假,有个经典的电影你看过没有,叫非常嫌疑犯。”

 

    “看过。”周从文道。

 

    “我觉得你有主角的风采了。”沈浪道,“说的分明都是假话,但别人就是无法看穿。”

 

    周从文饶有兴致的看着沈浪,“你要是能猜到为什么,今天晚上我请客吃饭,饭店你随便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