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板将舌头伸进了我的私密:半推半就中高潮呻吟

2022-01-12 10:14:15情感专区
勇胜集团概念公司内, 在大会议室里,每个人都静静地坐着,认真地听着某部门经理的报告。 坐在前排的陈光明心不在焉,不停地看着手表。 他身边的杨悦说已经27次了

    勇胜集团概念公司内,

 

    在大会议室里,每个人都静静地坐着,认真地听着某部门经理的报告。

 

    坐在前排的陈光明心不在焉,不停地看着手表。

 

    他身边的杨悦说已经27次了。

 

    这是陈光明从会议开始到现在看表的次数。

 

    总裁从来没有在会议上这么心不在焉,他好像在担心什么事。

 

    可能是在担心总裁夫人吧。

 

    今天,商队集团将召开股东大会,选出新的董事长,总裁的夫人是参选者之一。

 

    所以,总裁的担心也就不足为奇了。

 

    正当杨悦想着这些的时候,会议室里突然响起了手机的铃声。

 

    大家面面相觑,谁想死而开会的时候,没把手机关机。

 

    这时,陈光明从口袋里掏出一直响着的手机,接听了电话。

 

    杨悦吃惊地看着他,今天总裁实在是太奇怪了,在开会的时候想着别的事情,连手机都没有关机。

 

    所有的人都感到很惊讶。

 

    随后发生的事情更让他们吃惊。

 

    陈光明接了电话,对方传来一个陌生的紧急声音:

 

    “你是九月的丈夫吗?她现在在医院……”

 

    他不等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起身向外走去。

 

    杨悦一看,立刻站了起来,连忙说:“散会了,散会吧。”

 

    说完,她就跟在陈光明的后面跑了。

 

    一辆黑色的汽车在公路上飞驰,速度很快,旁边的汽车也在避让。

 

    因为快到中午了,路上的车也不多,否则以这样的速度开车的话,肯定会发生交通事故。

 

    前面亮着红灯。

 

    杨悦想让车减速,让车停下来等绿灯。这时坐在后座的陈光明冷冷地说:

 

    “继续开!”

 

    杨悦什么也不说,踩着油门闯红灯。

 

    从勇胜集团到医院的路程需要半个多小时,但是杨悦闯了几盏红灯,整整缩短了十几分钟。

 

    九月的背部受伤了,没有什么大问题。所以被送进医院不久就醒了。

 

    九月醒来就看见了坐在床边的汪俊老人。

 

    汪俊老人见她苏醒过来,立刻站起来问:“你哪里不舒服吗?”

 

    九月看着汪俊老人担心的样子,仿佛看到了父亲,情不自禁地皱起嘴唇说:

 

    “不,我没事。”

 

    她说着说着,但背上的伤口抽搐着,疼痛难忍,低声叫了起来。

 

    汪俊老人担心,焦急地问:“你哪里不舒服?”

 

    九月笑着摇了摇头,说:“不小心伤口抽搐了,没关系的。”

 

    汪俊老人还是不放心,说:“我还是去叫医生吧,让医生过来看看。”

 

    “汪俊大叔,真的不用……”她想叫住汪俊老人,可他已经出去了。

 

    九月忍不住笑了,无奈的摇了摇头。

 

    总算保住了商队集团,她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现在只等黄伯伯去美国治疗好了,所有的事情都会好起来的。

 

    这时,陈光明匆匆走进了病房。

 

    九月转身看到陈光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说:

 

    “光明,你怎么来了?”

 

    杨悦把门关上,独自一人在门口等着他们。

 

 文学

    “有人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你在医院。”

 

    “电话?”九月觉得可能是汪俊大叔打的。

 

    陈光明皱着眉头问:“你是怎么受伤的?”

 

    九月撇了撇嘴,说:“黄晓娟撞了我。”

 

    又是那个疯女人啊!

 

    果然不能对她手下留情。

 

    “医生怎么说?”陈光明问。

 

    九月摇摇头说:“我现在醒了,还没有见到医生。我觉得没什么大事。”

 

    她脸色苍白,看上去若无其事。

 

    “你哪里受伤了?”他又问。

 

    “我的背,九月说着就把衣服掀开,指着自己的背。

 

    她白皙的皮肤青一块紫一块的,一看就很吓人。

 

    陈光明看到她的背,心疼她,觉得撞得这么厉害,怎么会没事呢?

 

    九月回头一看他心疼的样子,小声说:“其实真的不太疼。”

 

    陈光明不相信她说的话。

 

    九月见他皱着眉头说:“光明,我真的没事。你别太担心了。”

 

    陈光明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握着她的手问:

 

    “选举的结果怎么样了?”

 

    “你帮我,我能不赢吗?”九月得意地说。

 

    陈光明撇着嘴说:“胜利了,怎么又受伤了?”

 

    九月听了这话,想到黄晓娟就生气了,在她即将昏倒的时候,她没有忘记黄晓娟侮辱她和她的母亲。

 

    这一次她是绝对不会对她手下留情的。

 

    “光明,这次你要是想对付黄晓娟,就随你的便吧,我不会阻拦你的。”

 

    陈光明笑着说:“你怎么想通了?”

 

    “因为我觉得这样太没意思了。”九月耸了耸肩。

 

    “我服从你的命令。”陈光明亲了一下她的手。

 

    九月看着他,笑了起来。